布鲁克林区一间租用的仓库内,一大票伤员,正在被黄极紧急救治。

    索菲亚等人,则上前帮忙,处理一些轻伤学员。

    忙活了两个小时,黄极体力濒临极限,盘坐在沙发上休息。

    他太累了,尽管他可以依靠信息屏蔽,来实现压榨自身最后一丝体力,但极限就是极限,不可能无节制地运动下去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诺奇拉和恶龙、阿兰确定甩脱了所有追兵,赶来这里汇合。

    黄极看了看诺奇拉,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晴朗干爽有东风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对林立交代了一番,便直接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,我们的目标太大了,相信我,尽管我们已经做得足够隐晦,光明会也迟早能找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立刻决定接下来去哪。”诺奇拉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商议着,恶龙想把黄极叫来一块商量。

    现在黄极在大家心目中,说话分量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生产机器、超凡战力,一时间他们拥有了很多,而这些都是黄极带来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的安置问题是件大事,接下来何去何从,他们想听听黄极的意见。

    然而林立拦住了恶龙,说道:“大哥在休息,不要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必须尽快离开纽约啊。”恶龙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平静道:“大哥说了,你们可以自行决定,不用争取他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要撤离,我可以背着他走。”

    恶龙看了看闭目盘坐,动也不动的黄极,只得走开。

    他回到人群中,发现诺奇拉正在和瑟提等人对峙。

    学员们体力是没有问题的,主要是受伤很严重,此刻包扎着绷带,有些人还能精神饱满地四处蹦跶。

    于是乎,诺奇拉想叫上瑟提等人,也来一起商讨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怎料瑟提茫然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弥赛亚众人愣了,巴布洛索说道:“我们是弥赛亚。”

    瑟提恍然道:“噢噢噢,听说过!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们是叛军!我叫瑟提。”

    他自我介绍了一番后,就靠着墙,没什么动静了,对于什么一起商讨接下来的行动,完全没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们商量你们的,不用喊我,我等教官醒来。”

    瑟提是很直白的一个人,他压根也没把自己当做弥赛亚。

    他们是叛军啊,纯粹是被逼的反叛的,主张、理念什么的,完全没有!

    瑟提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和弥赛亚的人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算了,无所谓,他们只听教官的,以及听从自己内心的喜恶。

    人类的存亡,反抗的尊严,无论如何也要踏入星辰大海的梦想,关他们屁事。

    他们若有那么多复杂的心思,哪还会老实遵从于光明会?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。”诺奇拉微微一笑,带着弥赛亚众人坐到一旁。

    弥赛亚众人明白,这些哨兵叛军,只会被黄极所支配,他们并不是因理念而叛逃的。

    众人无奈,现在看来,只有黄极能统帅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群人,看起来像铁憨憨啊,原来‘炽诚’哨兵,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已经实质上加入弥赛亚了,还以为自己是独立的叛军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我们目标太大,有什么隐蔽的方法能离开纽约?”

    “老王、巴布洛索,你们两个熟悉米国,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他们商量来,商量去。

    最后老王拿出了一个主意:“如果只是人的话,想走还是很简单的,米国的交通四通八达,随便一个大型帮派,都掌握着官方不知道的出城渠道,敌人几乎不可能设卡拦截所有小路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最关键的,是机器。华墟弄出来的这两台机器,不用车是没法运的,而车辆会被光明会排查的可能性就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,我们用警车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拍板道:“那好,老王,这件事交给你了,你弄一辆警车,我们先把机器送出城。其他人再化整为零,分批从小路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多少钱?老王。”

    老王摇头道:“不要用钱,这样会被查到。我们永远不会比光明会更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去偷一辆监狱的车,赛文,你跟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特种兵赛文,看了眼恶龙,恶龙点头,当即老王和赛文去弄车了。

    诺奇拉拍手道:“其他人就休息吧,光明会一时半会还找不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等机器安然出城,我们就离开,林立,到时候你负责背着华墟。”

    林立比了个ok的手势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“槽……”弥赛亚中的一名中年白人,眼皮子一跳,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他焦急地看向诺奇拉,然而诺奇拉却让大家散了。

    趁着诺奇拉单独一人,中年白人凑上去说道:“帝王,情况不对啊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看了一眼此人,说道:“鲍勃,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鲍勃这人,身在弥赛亚,心在光明会。

    诺奇拉当初看出这一点,并拉拢了他,跟拉库尔一样,将其变成了内鬼。

    但和拉库尔不同的是,鲍勃并没有加入光明会,连1级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谓意志不坚定,又没有加入光明会的渠道,纯粹属于诺奇拉的狗腿子。

    鲍勃说道:“新来的华墟,权力越来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阿兰和林立,他们都是跟着华墟加入的。老王是引荐人,经常跟我们夸赞华墟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八十二个哨兵叛逃,更是只听他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弥赛亚总共才多少人?他不过是个新人,却已经实际上,凌驾于您了啊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瞥了眼鲍勃,暗骂:傻叉,你懂个屁。

    废话!他还不知道黄极已经实际掌权?这就对了啊!

    这是新人吗?这是32级大佬。真以为弥赛亚能这么狗屎运,捡到如此牛叉的新人?想屁吃呢!

    人家可是涅槃者,说不定活了一百多岁,多牛逼都不算什么!

    32级大佬亲自下场,短时间内运筹帷幄,把弥赛亚直接一把抓,他这个名义领袖顶在前排,可谓双管齐下,将弥赛亚牢牢掌控。

    完全符合预期!就该这么干啊。

    “现在大佬把弥赛亚打造成组织的利剑,所有人团结一致,被当枪使还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“这比起我当初把弥赛亚弄成一盘散沙的策略,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心里想着,表面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浴火重生计划,乃是绝密,连光明会很多高层都不知道,自然更不能告诉眼前这个连1级都不是的‘精光人士’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想那么多,鲍勃,终究我才是领袖。”诺奇拉说道。

    鲍勃焦急道:“帝王,他的人现在占据绝大多数,如果你再不做点什么,他会直接篡夺成首领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光明会就彻底失去对弥赛亚的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帝王,我有一个想法,他不是在睡觉吗?我们撤离时,把他留在最后,然后你给光明会通风报信,趁机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那些哨兵也群龙无首,你再趁机收服他们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瞳孔一缩,说道:“嗯,我想想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鲍勃说道:“帝王,错过这个机会就没有了!等安稳下来,他一定会篡权的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说道:“好,我会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鲍勃点点头,只得走开。

    诺奇拉看着鲍勃的背影,流露出杀机。

    “此人断不可留!”

    “一个抱我大腿的家伙,也想弄死华墟?搞笑,我也在抱他的大腿啊。”

    自从夺取超导体事件,一部分眼线暴·露,被恶龙当场处决。

    之后伦敦会师时期,拉库尔暴·露当祭品。

    鲍勃,是诺奇拉最后一个眼线了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是除华墟以外,弥赛亚中最后一个知道诺奇拉真正身份的人。

    “战略变了啊,我已经不再需要暗中部署联络网,掌握弥赛亚所有人的行踪,分化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在大佬的运营下,我行事可以光明正大,再也不用像过去一样搞小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家‘铁板一块’,鲍勃这种眼线,我已经不需要啊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的想法很明确,他老老实实当他的老大就可以了,抱稳华墟的大腿,以后把叛贼肃清完,就是妥妥的如火箭般升官。

    现在的战略,不是让弥赛亚变弱,而是变强,因为弥赛亚已经实质上是光明会的外围势力。

    而变强在大家眼里完全正确,用不着偷偷摸摸。

    诺奇拉自觉这内鬼当的,太舒服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以前的眼线鲍勃,现在反而成了诺奇拉的眼中钉。

    计划,是肯定不能告诉鲍勃的,这种人信不过。

    而不告诉鲍勃绝密计划,这蠢货就很容易坏事!

    “现在弥赛亚的气氛很好,万一这家伙乱来,反而把我暴·露了,岂不是坏了华墟的大事?”

    鲍勃突然跳出来,想除掉华墟,顿时让诺奇拉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光明会可以没有诺奇拉,但不能没有华墟。

    在诺奇拉看来,即便没有自己,以华墟的本事,恐怕依旧可以掌控弥赛亚,完成计划。

    无非是少一个人,分摊功劳而已!

    想到这,诺奇拉悚然一惊:“现在我是靠着早早潜伏的老资历,能跟着华墟混功劳。一旦我暴·露,我就没用了!”

    “这最后一个知道我身份的人,是个不稳定因素,一定要除掉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