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,老王开着一辆监狱的车,装着3D打印机和电弧炉,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然而,光明会的封锁力度,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强。

    不光以官方名义,在所有出城路段,设卡盘查。

    即便是不起眼的小路,只要是能通过车辆的,都有光明会的暗哨盯着。

    老王让赛文先开车从一条小路离开,不久后赛文就回复了短信:我被一群帮派分子查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警车,他们也敢拦你?”老王问道。

    “照拦不误!”赛文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很快把这情况汇报回去:“不行啊,人可以出去,但是带着这东西,别想走啊。”

    恶龙在电话里说道:“那就杀出去,根据你说的情况,小路段只是一群帮派分子拦截,充其量,里面有几个三四级、七八级的光明会成员。”

    “干脆我们集中力量,从小路突破,将拦路的灭口,然后以最快地速度进入乡下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样会直接惊动光明会追查,但我们只要不断地从小路移动,他们想找到我们也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不少人复议,便一齐看向诺奇拉。

    诺奇拉很想问问黄极的意思,但是黄极竟然直接睡大觉,让他们自行决定。

    自行决定的话,那当然就是立刻离开,越快越好。哪怕是杀出去,也比拖到光明会更多力量赶到要好。

    以他对光明会的了解,这无人仓库很快就会被搜查,他们如果一直留下,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而且黄极的意思,似乎也是走,毕竟他交代了林立,要走的话,直接背着他走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做,所有人立刻动身。”

    “恶龙你在最前面,我带着华墟,这样可以由那群哨兵断后。”诺奇拉说道。

    大约在凌晨三点左右,他们将近一百来人,借着夜色穿街过巷,转移到了一片人烟稀少的地带,然后直接偷来二十辆车,向北逃离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走大路,专挑小路,很快与老王汇合。

    面对拦路的十几名帮派分子,恶龙一马当先,从车上跳下来,一个盾牌就抡死了三个。

    “槽!”拦路者当即拔枪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附近的楼上,竟然还有狙击手射击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爆发,好在弥赛亚已经今非昔比,一车一车的哨兵往外跳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不听弥赛亚人的命令,但打起来,他们肯定还是要出手的。

    十几个普通人,那里是炽诚哨兵的对手,三下五除二便被清理,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嘭!”阿兰精准一击,打中敌方狙击手的位置。

    随后说道:“他的位置太高,这枪没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狙击手和你比起来如何?”恶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差一些,属于一流高手吧。”阿兰说道。

    恶龙咬牙道:“随便一条小路,都有一流狙击手,这意味着整个大都会,所有可以对外通行的地方,都被部署了狙击手!”

    光明会虽然不能把整座城市封锁,但悬赏一些帮派分子负责小路,再让警察守住大路。以此为基础,又部署了超过几百个狙击手,每一个狙击手,都可以掌控一大片范围。

    把这些狙击手的观察范围合起来,光明会相当于在纽约画了一个圈。

    如此,暴力逃离,将拦路者灭口这种方式,就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就算把地上的这些人瞬间击杀,让他们来不及通风报信,可暗中狙击手就没办法了,早在对方暴·露之前,恐怕就已经将情况,汇报给了光明会更高级的战斗小队。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!A级乃至S级的战斗小队,很快就会到!”恶龙立刻大喊着上车。

    众人迅速上车,准备朝乡下进发,打算专挑人烟罕见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米国可不是伦敦,光明会的忌惮会少很多,往人多的地方跑,光明会照样敢跟他们来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“鲍勃,你开这辆车!”诺奇拉指着队伍最后的那辆车。

    鲍勃点头,立刻跑过去,结果发现林立和华墟也在。

    而在副驾驶上,索菲亚正展开着地图,不停地查询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帝王……”鲍勃不动声色地上车。

    诺奇拉与鲍勃擦肩而过,说道:“鲍勃,这个给你防身,后面若有追兵,你就炸他们!”

    说罢,塞了一颗手雷到鲍勃手中,然后拍了拍鲍勃的外套,上了另一辆车。

    鲍勃眼睛一亮,暗道:“这是要趁机做掉华墟啊!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懂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后面若有追兵,就炸死‘他们’!

    诺奇拉暗示这么明显了,他怎会不懂呢?

    鲍勃将手雷装进口袋,上了索菲亚的车,迅速发动跟上车队。

    只见诺奇拉与他并排行驶,经常两车靠的很近!而旁边的副驾驶座是空的。

    鲍勃顿时了然,明白诺奇拉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那空座位是给我准备的,追兵一到,我提前拉开手雷藏好,然后假装车坏了,直接跳到诺奇拉的车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若被我骗了也跳车,则必死无疑,就算索菲亚接过方向盘,仓促之间,速度也会落到最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被追兵杀死,还是被我炸死,大家都会认为是追兵打爆的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眼副驾驶专心查地图的索菲亚,心说:这个女人在我跳车后,肯定慌乱不已。诺奇拉把她安排在副驾驶座上,逼迫林立坐在后座,真是好算计!

    鲍勃知道,林立是个绝顶高手。

    枪法格斗皆是精通,想来驾驶也很厉害。

    若是林立在副驾驶座,到时候自己跳车,他必能接过大任,甚至发现自己扔手雷,到时候这车人很可能死不掉了。

    此刻索菲亚坐在副驾驶,而林立坐在后面,还有一个华墟虽然厉害,可却在睡大觉。

    正是绝好的时机!

    鲍勃开着车,通过后视镜,看向后座。

    林立老神在在,华墟闭眼睡觉。

    根本一无所觉,毫不怀疑,浑身放松!

    鲍勃暗自冷笑:“事发突然,就算是绝世高手,你也救不了局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担心,车队最后会被追兵追上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诺奇拉是光明会的人,而自己是诺奇拉的人。

    跟诺奇拉在同一辆车上,鲍勃很安心,根本不怕光明会。

    想来诺奇拉早已跟光明会联络过了,到时候会放水,让他们走的。

    谁都可能死,但是诺奇拉,和诺奇拉的人不会死。

    这种事已经发生过一次了,也就是那次之后,鲍勃决定抱上诺奇拉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鲍勃手一紧,看到后方有两架直升飞机。

    距离还很远,但这个速度,很快就会追上。

    鲍勃吼道:“追兵来了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诺奇拉将车微微一偏,凑近自己。

    顿时两车并排行驶,且距离极近。

    “快!开快点!全速前进!”诺奇拉大喊道。

    鲍勃伸出一只手,拉开手雷,然后塞进座位底下。

    随后直接打开车门喊道:“这破车坏掉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已经纵身一跃,扑向诺奇拉的右车门。

    怎料,他这一扑的同时,诺奇拉突然一个加速,并且往左侧一摆,瞬间拉开一个距离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鲍勃大惊,他没抓到车门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他直接摔倒在地,被强大的惯性带动得连滚数十圈,摔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车上的索菲亚都傻了,啊?他怎么跳车了?

    “快开车!索菲亚!”诺奇拉吼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立刻跨坐到主驾驶,踩住油门,把稳方向盘。

    鲍勃太轻视索菲亚了,认为她一个女博士,车技肯定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事实上,索菲亚的车技一流,又行事干练。这危急时刻,她虽然不会应对地特别好,但也不会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鲍勃看着车队扬长而去,而自己浑身剧痛地趴在地上,背后螺旋桨的声音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人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帝王!我还没上车呢!”鲍勃大吼,一瞬间的恐慌与不可置信,让他的脑袋都快炸了。

    但是,两辆车已经开远了,而且……自己扔掉的手雷,没有炸!

    这一下,鲍勃全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手雷是诺奇拉给的,此刻没有炸,只能说明自己才是诺奇拉的清除目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华墟都掌握一支哨兵部队了,对他的威胁那么大。这次简直是大好的机会,为什么他反而要除掉我?”

    鲍勃百思不得其解,而此刻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爬起来,回头看向靠近的直升机,立刻挥手大喊:“不要开枪!我也是光明会的!”

    没有诺奇拉,鲍勃什么都不是,他此刻只能疯狂地喊自己是光明会,寄希望于不被杀死。

    “可恶,他们不认识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鲍勃绝望地挥手高喊,喊得撕心裂肺,但是心里,却并不抱有希望。

    可是,出乎他的意料,两架直升飞机枪口都指着他了,却突然放弃了,从他的头顶越过。

    “诶?”鲍勃大喜,随后意识到,这是光明会要抓活的!

    是了,他已经不可能跑得掉了,从车上掉下来,摔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光凭两条腿,还一瘸一拐地,拿头跑?

    眼看他没有武器,还高举双手要投降的样子,光明会当然想俘虏他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只看到直升飞机,但想来等会儿就有光明会的车辆跟上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鲍勃惊喜之余,突然耳边听到滴得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低下头,从他的外套内侧,摸出一颗土制的黏弹。

    这让他想到,诺奇拉递给他手雷的同时,趁着他注意力被吸引,在他的外套上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我干你全家!诺奇拉!”

    “轰!”鲍勃瞬间爆炸。

    诺奇拉一边开车,一边将遥控器放回口袋。

    索菲亚在另一辆车上喊道:“不对劲!车没有坏啊!”

    “而且鲍勃刚才好像在向直升机挥手,光明会为什么不杀他?”

    她这个位置,之前能看到挥手,但现在已经看不到鲍勃爆炸了。

    诺奇拉皱眉喊道:“他跳车前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注意啊……”索菲亚说着,低头望了望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看到异常,但是却嗅到了硝烟味。

    伸手一摸,在座位底下摸出了手雷。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手雷!保险已经被开了!”索菲亚大惊,立刻将手雷扔出窗外。

    “这是哑弹,还好我们命大!”诺奇拉惊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不理解道:“为什么啊!鲍勃的爱人死在光明会手中,他为什么还要背叛我们?”

    诺奇拉说道:“拉库尔不也一样吗?”

    提到拉库尔,索菲亚嘴角苦涩,他们当初也是完全没想到拉库尔是内鬼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阿兰!直升飞机能不能打得到?”诺奇拉拿出对讲器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近一点……”阿兰早就在瞄着了,虽然阿兰所在地车不断抖动,但是他的身体很稳。

    双手正在随着汽车抖动的韵律,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发精准打击,距离他们还有一千米的直升飞机驾驶员,当场暴毙。

    另一架飞机,顿时拉高,甚至还减速,不太敢靠的太近,只远远地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距离太远,另一个打不中了。”阿兰说道。

    恶龙在频道里吼道:“我们被这架飞机一直盯着,永远甩不掉追兵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必须不断地更换方向,否则光明会能从其他地方调人,在我们的前面部署拦截!”

    诺奇拉沉默,事实上,他有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那就是分队,留下一些人当炮灰。

    直升飞机只剩一架,不可能追击两个方向。

    只要甩脱了这一架飞机,他们再想藏匿起来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,他不会提的,巴不得大家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但现在战略不同了,大佬拉出来的这支队伍,他得尽可能地保住才行。

    “为何大佬偏偏要这个睡觉?顺其自然吗?不可能,这么关键的时刻,没有他出谋划策,怎么能摆脱光明会?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在考验我的能力?”

    诺奇拉思索片刻,要说当炮灰,这时候无疑该让恶龙等原有的弥赛亚人员去死。

    如此,整个弥赛亚,就彻底掌控在他和华墟手中了。

    诺奇拉说道:“恶龙……需要有人留下来断后,给大家争取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人不能少,起码得四五辆车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哨兵,指使不动……只能是我们这些老人,与他们分开逃跑。”

    恶龙一愣,明白了诺奇拉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恶龙皱眉,这样一来,两队之中,总会有一队与光明会惨战。

    诺奇拉说道:“这架飞机盯着我们,不分队,就是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飞机拉得那么高,阿兰也打不到,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就在这时,远方传来一声雷鸣。

    诺奇拉错愕,偏头看向右侧窗外,只见远方黑压压一片乌云,被狂风吹来。

    “诶诶?”

    恶龙也惊愕一声,随即大喜道:“变天了!东边有暴风雨朝这边过来了!太好了!我们可以借助天气掩护逃离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诺奇拉无语,当然,他并不是郁闷不能趁机清理恶龙。

    其实清不清理恶龙,他无所谓。

    诺奇拉郁闷的是,改变局势挽救大家的是天气!跟他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大佬故意装睡,要考验他的能力,那就算最后大家逃掉,也体现不出他的价值来。

    暴风雨突如其来,他们这群人,只要不是傻子,都知道该怎么跑了!

    电闪雷鸣,天昏地暗之下,首先那架直升飞机就不敢飞太高,继而要么跟丢,要么被阿兰远距离狙杀。

    没了空中指引,地上的追兵,无疑难度加大!

    而且暴雨会清洗车辙痕迹之类的,这对于追击方,是极为不利的。

    可对于逃跑方就太有利了,反正他们没有目的地,随便跑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顶多撞上凑巧拦截的小股敌人,而这种遭遇战,他们现在几十号哨兵在手,根本不怕!

    他们早已不是只能跑的弥赛亚了,直接硬吃掉遭遇的小股敌人就是了!

    暴风雨覆盖范围很大,只要持续几个小时,足以让他们甩脱光明会,让敌人不知道他们逃去哪里。

    诺奇拉瞥了一眼索菲亚的车,看到黄极还在后座恬静地睡觉,不禁叹气。

    “都打雷了,这么大的动静,也能睡得着?果然是装的啊……听到雷声后,他知道我一定可以带大家离开,就更不用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定了定神,拿起对讲机说道:“天命在我们啊,恶龙!”

    “不用分队了,所有人听我指挥,朝着暴风雨的方向前进!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大家都能活下来,如果遭遇敌人,恶龙,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恶龙笑道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林立看向窗外,没想到真的有暴风雨。

    只见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雨衣,披在黄极身上,随后自己也穿了一套。

    这是黄极嘱咐他的,如果下雨,就这么做。

    理由是人在睡觉的时候,抵抗力下降,如果淋了雨,再强壮的人也会生病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