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东尼迪山上,狂风呼啸,黑夜中连一点月光都没有,仅剩下闪电带来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布兰度挺立在半山腰一块突起的巨石上,金发在脑后湿漉漉地飞荡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深沉黑暗的旷野中,一颗又一颗的照明弹,在半空中被引爆。

    白色的强光在大雨中绽放,照耀大地,每一颗都能照明方圆两百米的情况。

    面对突然的暴风雨,光明会同样有诸多对策。尽管照明弹只能持续几分钟,可架不住数量多。

    “嘟嘟嘟嘟!”一颗颗白光就好像烟花一样,自东向西,如一条线一般层层递进。

    “空中力量被全部消灭,北部包围过来的驼鹿佣兵团失联,应该是被无声无息地剿灭了。”在他身侧,一名褐色卷发男子唰得一下落到巨石上,凝声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平静道:“白兰迪,我从一开始就叫你们带上雷达。”

    卷发男子遗憾道:“当然,但是这片雷暴天气,对雷达干扰太大,而目标并非大型机体,仅仅是一些车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布兰度说道。

    白兰迪惊讶道:“这么恶劣的天气,是不可抗力的情况,我们运气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突然低头,一脑袋顶在白兰迪的额头上!

    两人额头碰撞,布兰迪右手食指插在白兰迪的太阳穴上,疯狂钻动道:“动动你的脑子!白兰迪。”

    “雷暴云干扰我们的任务,就把雷暴云干掉!”

    白兰迪恍然道:“是是是……明白了!”

    他飞快地跑开,直接从山上跳下去,只见他两肋鼓起膜翼,如鸟儿一般翱翔在雨中。

    白兰迪与卡特一样,也是摔不死型升腾者,此刻立马去执行所谓的‘干掉雷暴云’。

    二十几分钟后,光明会调动了三辆导弹车,外加位于纽约东海岸的一艘导弹舰,向雷暴云连绵不断地发射导弹。

    当然,弹头中装填的是强效制冷剂以及吸湿性粒子,目的在于催化雷暴云的暖层。

    霎时间闪电变得更加狂暴,无数耀眼的电蛇在黑云中疯狂闪烁。

    暴雨如柱夹杂着大量的冰雹,瞬间让天气变得更加恶劣。

    大都市圈郊外的农庄、建筑遭受了严重的破坏,甚至有足球般大小的冰雹,直接把路边的车顶砸瘪。

    就连光明会自己散落在黑夜中的各个作战小队,也被弹幕般的雨柱和冰雹,轰得看不清道路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一场普通的暴雨,一时间成了灾难。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“这天气也太恶劣了吧!”

    “是导弹,光明会在朝云层中注入催化剂。”

    弥赛亚的车队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所有的车窗玻璃都被砸碎了,车辆颠簸地如在大海上一般,弥赛亚众人晃晃悠悠,抱着头提防着不知何时就突然砸进来的冰雹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颗冰雹在车头崩碎,冰渣溅射在诺奇拉的脸上。

    诺奇拉眯着眼说道:“这样下去,这场暴雨最多持续一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不惜制造自然灾害,也要尽快结束暴雨,这么说,他们带了高精度的雷达,说不定天气晴朗后,还会动用间谍卫星。”

    “车不能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弃车吗?”恶龙半蹲在车顶,举着盾牌为大家指路,毕竟为了防止被发现,他们关闭了所有的车灯。就算没关,现在车灯也都被砸碎了。

    诺奇拉说道:“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弃车,对方也侦测不到,说不定车还会被冰雹砸坏抛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保护好车辆,待风停雨歇,拿东西固定油门,让车队在旷野中自动前进。”

    “雷达只能扫到汽车,如此能把敌人引走。”

    办法是个好办法,索菲亚提出异议道:“3D打印机和电弧炉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两套机器非常精密,首先就不宜淋雨。其次沉重,就算哨兵们力大无穷,能合力扛着走,速度也不会太快。

    而关键的是,太容易引人注目。这荒郊野外还好,难道之后都一直扛着吗?

    诺奇拉笑道:“没有说放弃所有车啊,我们一共二十辆车,留下一辆装机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是会被雷达发现吗?”索菲亚说道。

    诺奇拉摇头道:“一辆车的话,就很不显眼了。如果你是光明会的人,看到雷达上有一支车队,与一辆单独的汽车,你会包围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是说这个办法,完全不会被光明会发现,而是敌人的主力,必然会选择包围大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单独一辆车,有可能是赶着回家的路人,有可能是乡间接到报警电话的警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力因为一丝猜测就包围我们是不可能的,我们能遭遇到的顶多是一个极小的分队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恍然,拍脑袋道:“我还是以前那种完全不敢被发现的心态……其实我们现在实力今非昔比,并不需要完美躲藏,只需要避开敌人主力就好了!”

    他们现在战力不俗,小鱼小虾根本不可能拦得住他们。

    弥赛亚再也不是那个会被一群雇佣兵撵着跑的老鼠了,八十多个哨兵,光明会不出动精锐,根本别想拿下他们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在一阵极其剧烈的电闪雷鸣、狂风暴雨之后,雷暴云就进入了消散阶段。

    云体逐渐崩溃,一部分云气从中撕裂出来,上升至两千米以上高空。

    天空依旧很压抑,但仅剩下底部的一些碎积云,好似北极海面上漂浮的无数破碎冰块,挂满天空。

    此时天边也亮起曙光,照耀在碎积云层中,就像是一道光柱长满了白色鳞片,一团乌黑带闪的小块残云点缀在一角,整体看去就像是飞龙在天。

    “布兰度,我们发现叛军的车队,他们朝西南方向去了,我已经部署了包围网。”白兰迪说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走到他身后,看着雷达说道:“这个移动的点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单独的一辆小汽车,距离车队十公里,应该是乡间的平民。”白兰迪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?如果这偏偏就是叛军呢?”布兰度眯眼道。

    白兰迪笑道: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毕竟雷达探测不到人,但事发仓促,我们就只有三支S小队,六支A级小队,十支佣兵团。”

    “这股力量,对付叛军已是勉强,都有可能包不住敌人。我们总不能因为一点怀疑,就分兵吧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一指头戳在白兰迪太阳穴上,钻动道:“动动你的脑子!”

    “至少也应该有人去确认才行,万一放跑了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呀……”白兰迪抱头说道:“好好好,那我就派赤狐佣兵团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拿出一把伞,说道:“不必了,你继续你的部署,这辆车,我一个人去查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?”白兰迪惊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拿出一把伞,说道:“我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。”

    白兰迪撇嘴道:“缪撒可是都死掉了啊,小心黑魔杖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蠢……”布兰度虽然如此说,但也是心生忌惮,毕竟缪撒都死了,死得好惨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缪撒那么强的男人,到底是怎么被打中的……莫非幕后黑手有办法改进黑魔杖?

    “不要大意!情况不妙就撤!等你的魔杖送到。”白兰迪提醒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笑道:“知道了,还不一定能遇到呢,你也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快步消失在雨幕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雷暴云虽然消散,但天空并没有晴朗,依旧有着绵绵的雨丝在飘荡。

    细雨绵绵之下,一行人在雨中步行,仅有一辆车开路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件雨衣,你穿吧。”林立背负着黄极在雨中行走,手上递出一件雨衣给阿兰。

    阿兰将他的狙击枪包裹怀里,笑道:“这么多人,就你准备了雨衣,真细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林立撇撇嘴,见到旁边索菲亚淋着雨,眼巴巴地看着他,便问道:“看着我干嘛?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索菲亚抹了抹脸上的雨水。

    “你不把雨衣给她吗?”阿兰轻笑道。

    林立这才恍然,连忙把最后一件雨衣递给索菲亚:“哦对对,快穿上吧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嘴唇发白,生硬道:“我也不要。”

    林立惊讶道:“但是你走光了啊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一怔,低头看到自己的衣服湿透,内衣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“嘁!”她连忙抓过雨衣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众人在诺奇拉的指引下,朝着山区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大约两个小时,完全没有遇到一个敌人。

    “很好,看来敌人发现了车队,已经部署包围圈,所以我们这个方向,连零散的敌人都没遇到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说着,突然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他们正行走在一片杉树林中,只见前方高大的杉树,伫立着一人。

    那人打着伞,站在树枝上,正俯瞰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小心!有敌人!”恶龙也发现了,并已经喊出声。

    “嘭!”阿兰果断开枪。

    奈何那人反应极为迅速地用伞在身前晃了一下,就把狙击子弹给挡掉了。

    那把伞乃是合金材质铸就,狙击枪打上去,竟然只留下一个白印子。

    “找到你们啦。”树上的正是布兰度,他露出满足的笑容,从树上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“哈!”恶龙冲上去,一盾牌砸上去。

    布兰度刚落地,身形如闪电般从恶龙身边掠过,便头也不回地冲进人群。

    恶龙脸色惨白,吧嗒一声,盾牌掉在地上,吐出一大口血,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快跑!他是S4!”恶龙嘶吼道,颤抖着捂住腹部,那里中了一拳,脾脏破裂!

    他感觉生命力迅速地流失,趴在地上只有吐血的份。

    诺奇拉大惊,本以为借助天气逃跑很容易,没想到追兵之中,还有S4的超级高手。

    他的计划可以避开主力,而顶多遭遇‘小鱼小虾’。

    是,没错,真的只有一个人过来查看。

    但是这所谓的‘小鱼小虾’,是一个人就能团灭他们的怪物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瑟提大喝一声,飞身上前,却被布兰度转了一下伞就给拍飞。

    布兰度在数十名哨兵包围下,一人一伞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“太……太强了!”巴布洛索惊恐道。

    很多弥赛亚成员,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强的存在。

    连绵细雨之中,还弥漫着血雾。布兰度随手一击,就能把S1的哨兵学员打得喷血倒飞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快得就像无视空气阻力一样,挥舞铁伞时,飞溅开的雨珠都刺得人脸生疼!

    眼看着布兰度冲杀到自己面前,就要一伞戳死巴布洛索。

    一旁的诺奇拉猛地涩声道:“白天看得到流星雨吗?”

    布兰度酒红色的眼眸一凝,深深地看了眼诺奇拉,猛地把伞撑开。

    “嘭!”巴布洛索被伞叶直接拍飞,却没受太重的伤。

    “这是暗桩密语,他是哪个单位的?”布兰度心中暗想,便忍不住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可随后反应过来,不对啊,这些人是叛军,而且背后派系错综复杂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说出光明会的高级暗桩密语,无非是混淆视听,借机保命。

    这反而更加说明,这次叛乱背后,有高级成员在幕后谋划!

    “恶心的虫子,你说这话,更该死!”布兰度调转矛头,突然冲向诺奇拉。

    他眼神之中,流露着玩味地嘲讽。

    都叛乱了,还利用曾经是光明会自己人的便利,简直就是寄生虫!令人作呕!

    诺奇拉大惊,他说出密语,按理来说该故意放水留他一命的,怎么会反而更想杀他了?

    他心中暗道:“原来如此,是野心派系!果然,华墟大佬这次大闹X13基地,清理了一波隐藏的叛徒,仅仅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啊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这追兵,也是光明会内的蠹虫!”

    诺奇拉瞬间明白了眼前布兰度的成分。

    他转身翻滚,不顾泥浆滚满全身,逃到了林立身旁。

    林立背上有黄极,在诺奇拉看来,现在只有32级的大佬可以救场了,待在华墟身边,他才能感受到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布兰度一个闪身就飞跃过来。

    在林立身旁的索菲亚瞪大眼睛,惊吓的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飒!”就在这时,林立突然上前一步,拦在她身前。

    “我等你好久了。”林立低沉道。

    烈风吹拂着林立的雨衣,帽檐滴落着水珠。

    天色本就昏沉,在雨衣的遮挡下,布兰度只能看到林立半张脸。

    林立的手中,握着一根黑色的短棍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