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感觉我们完了,雨停了,我们的好运也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海里希靠在树上,几乎没有体力了。

    亚当斯看着被冰雹砸烂的汽车,知道已经修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走到一条土路边,左顾右盼,等了半天也没有一辆车过来。

    亚当斯带着海里希逃出纽约后,专门选的小路,眼下这条,乃是荒郊野外的树林。

    连条马路都没有,完全是抄近路的人多了,继而留下的土路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不好,大多数人应该都待在家里,就算出门,也不可能经过这。

    “槽,真是成也暴风雨,坏也暴风雨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看了看车上的分子合成仪,他和海里希,根本不可能抬着这东西离开。

    而如果留下来,迟则生变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之所以能轻松逃出来,在于弥赛亚那波主力,吸引了绝大多数光明会的人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的激素能力,帮助他忽悠敌人,成功解决了两拨遭遇到的A级小队。

    但此刻,也已经是极限了,继续留在这,很可能会被光明会的人找到。

    “老头,我们得走了,这分子合成仪不要了。”亚当斯说道。

    海里希躺在树下,说道:“谁是老头!我比你大不了几岁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笑道:“就你这体力,不是老头是什么?”

    海里希喘气道:“分子合成仪不能放弃,这东西有图纸都造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面对现实,要是再遇到光明会的战斗小队,我可打不动了。”亚当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万一有车呢?”海里希说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切了一声道:“这荒郊野外,哪来的车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远处响起轮胎剐蹭砂石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卧槽,得救了!真的有车来,我们运气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来着!”海里希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头,会说话就多说点!哈哈!”亚当斯跳出去拦车。

    海里希扑通一下就倒下来装昏迷,他们旁边那辆破车,之前就是这么骗来的。

    亚当斯挥舞着双手,展开气场,极具亲和力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帮帮忙啊!”

    亚当斯把车拦下来,焦急地指着海里希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晕倒了,需要立刻送往医院,但是我们的车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亚当斯声泪俱下,一副焦急万分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话还没说完,丹佛就从车上下来,把车钥匙扔给了他。

    亚当斯接到车钥匙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丹佛说道:“车送你了,别演了,你需要就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丹佛洒脱地走开,大跨步地冲着朝阳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亚当斯懵了,惊骇地看着此人。

    一眼看出他在撒谎也就算了,竟然洒脱地直接把车送给他了是什么鬼?

    老子戏演一半,车就到手了?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亚当斯追了上去,拦住了丹佛。

    丹佛见状,掏空口袋道:“我已经一无所有了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眨巴眼,将钥匙塞在他手上,说道:“我不是劫道的,我的朋友急病晕倒了,您只要帮忙捎我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昏倒了吗?”丹佛看着亚当斯的身后。

    亚当斯回过头来,只见海里希竟然已经坐起来了,正朝这边望呢。

    因为轻而易举就拿到了车钥匙,海里希觉得得手了,便没有继续装昏迷。

    海里希眼见他们都看过来,急忙又躺下装晕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亚当斯无语。

    丹佛看着亚当斯,心说这家伙果然是在骗自己,所以之前的启示,真的是主吗?

    他看了看天空,不知道这是巧合,还是冥冥之中的指引。

    亚当斯很尴尬,见到丹佛仰望天空,眼神空洞而茫然,回想起他的奇怪举动,便问道:“你有什么困难吗?”

    他散发着强烈的气场,气质如同洞悉世情的长者,亦如教父一般谆谆善诱。

    “我看出了你的迷茫,朋友,也许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重新开始。”丹佛被他的气氛所引导,忍不住想要吐露心声。

    亚当斯拍着丹佛的肩膀,道:“来来来,我们上车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九点,黄极一行人,早已离开了小镇,一路向西。

    在到底去哪的问题上,很多人各抒己见。

    恶龙想往米国西部走,无论是加州还是新墨西哥州,他都很熟。

    而且有了这些机器,他们找个偏远的西部小镇,可以安心发育。

    但是索菲亚表示,那里的大城市,光明会势力虬结,小镇里则资源贫乏。

    还不如去到米国中部,找一个普通的二三线城市,扎根发育。

    他是纯粹从研究角度来说的,毕竟虽然有了点工业基础,但没有资源还是白给。

    “华墟,你怎么看?”诺奇拉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看着地图,从始至终都没抬头,而是在不断地把一根针插在不同的城市。

    众人问他时,他把针插在了米国北部,距离他们只有五百多公里的一座城市。

    “就这吧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,底特律。

    恶龙懵道:“啊?为什么去这啊?”

    诺奇拉眼睛一亮道:“原来如此!好地方!”

    索菲亚也恍然道:“确实,这地方……挺好的!”

    恶龙完全不明白道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诺奇拉笑道:“恶龙,你不要总是想着去熟悉的地方,你以前混迹的地方,都是光明会武装力量雄厚的地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熟悉的地方,我们可以掠夺光明会的物资啊!”恶龙说道。

    诺奇拉摇头道:“我们需要的是根据地,不是当一群游牧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肯定还要对光明会出手,你想去西部,找那些军事基地的麻烦,我不反对。但我们可以先有一个大后方,然后只派出战斗人员去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而非每次都像现在这样,全家老小一波流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点头,弥赛亚的研究人员,就剩下二十个了。

    跟着大家一路从伦敦杀到这里,朝不保夕,他们根本发挥不出作用来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工业基础,他们迫切地希望有个根据地。

    恶龙说道:“我知道,根据地当然要有,我只是不理解,底特律有什么好的,我都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看了眼黄极,发现他老神在在。

    便笑着主动解释道:“华墟的这个建议,简直完美。底特律那有不错的工业基础,所在地区也富有矿藏,更关键的是……穷!”

    “穷?”恶龙不解,完善的工业基础,还富有矿藏,怎么会穷呢?

    诺奇拉说道:“底特律曾经是一线城市,米国五大湖地区最重要的工业中心,是世界最大的汽车生产地之一,号称汽车之城。”

    “但那是以前了,六十年代之后,各大工业城市都纷纷转型,多项发展。唯独底特律太过自负,坚信他们可以靠汽车产业永远兴盛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财政百分之八十靠汽车产业,剩下的是服务业。相当于整个城市都在靠汽车行业吃饭,一旦米国的汽车竞争力下降,他们的财政支柱就崩了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补充道:“因为市场不景气,整个城市的收入都受到冲击,无数人失去工作,便离开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在底特律,根本找不到别的工作……所以人口流失非常严重,导致税收降低,引发恶性循环,政府拿不出钱补助,无数的工厂破产。”

    “到现在,那里已经被称作鬼城。大量的厂房和住所空置,标价1美元出售,而无人问津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继续说道:“没有人投资那里,因为没有前景,市政拿不出任何支持。甚至政府自己都要破产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市中心八公里内的区域还算繁华以外,剩下的地方都是空的,被各种帮派、贫民占据,没有人,就没有消费者,谁敢投资那里,谁的资金链就得断绝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对我们而言,那的确是个好地方,只要我们不想着赚钱。”

    弥赛亚的目的,是要有一个根据地,经济不景气没关系,地盘、设施、资源都有,他们又不是去赚钱的。

    恰恰因为这样一个资本黑洞,光明会在那里的势力也不大,理应不存在S级的战力。

    光明会的主要战力,部署在经济发达地区,和科研力量集中的地区。

    其余地方,光明会只需要遥控帮派就好了。

    恶龙点头,没有异议。瑟提等人,更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众人的路径,往北偏西,走山路去往五大湖区。

    他们用了两天多的时间,终于看到了伊利湖。

    这是五大湖之一,底特律在伊利湖的最西边,而他们的位置在最东边。

    跨过或绕过伊利湖,就到了底特律了。

    “啊!这湖好美啊!”

    大家都朝气蓬勃,只觉得摆脱追兵后,空气都清新了。

    看着大湖,以及湖上无数铺天盖地的天鹅、鸿雁,顿时心旷神怡,

    “果然自由的时候,看什么都舒服。”楚少君笑道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说道:“真的自由吗?知道为什么没有追兵吗?”

    “嗯?不是我们甩脱了他们吗?”少君愕然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们遭遇了S4的布兰度,他虽然被惊退,但更重要的原因,我想是他知道,我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身为光明会的强者,他没有理由尝试一次后就放弃了。你以为在闹着玩呢?”

    诺奇拉抬头说道:“我们一直是分散赶路,夜间聚合。过小的目标间谍卫星除非精确知晓我们的位置,否则是找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楚少君补充道:“另外我也检查过大家,身上没有定位器之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黄极一指头戳在楚少君的腹部,不多时,楚少君就恶心干呕,哗啦啦地吐了。

    随后,他感觉到脖子处,有东西在动!

    黄极拿刀一挥,切削下来一小块肉,只见肉里面钻出来一个血糊糊的,只有小半块米粒大小的孢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寄生虫?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,他们完全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寄生虫什么效果?”诺奇拉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要不了命的,只是发送无线电,告诉敌人你们的方向和距离而已。”黄极说着,拿出一个小瓶子。

    这瓶子里还有一颗,还是活的,上面有碎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所以你早就发现了?”恶龙问道,他认出来,这是黄极给他动手术时收集的烂肉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多亏了这东西,所以我们这一路走的很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敌人既没有攻击我们,也没有跟得太紧,他们想知道我们去哪。”

    大家恍然,恰恰是因为这东西,他们这两天才这么安全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该除掉这玩意儿了吧,我们不能带着它去底特律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,华,帮我弄出来。”索菲亚喊道。

    寄生虫这种东西,黄极想剔除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他的医术外加信息感知,对这种东西简直是天克。

    黄极帮所有人检查了一下,最后从中取出了十几个孢子。

    “毁掉还是找些路人带着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没有生命危险,让他们把光明会引走。”众人七嘴八舌说着。

    猪都知道,利用这东西误导光明会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摇头道:“人不行,首先我们找不出一百多号扎堆行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路人各走各路,光明会一下子就知道不对劲了。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道:“另外你们真以为,光明会不直接让人近距离盯着我们?这主要是我们一直在移动,所以他们远远的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‘定位目标’停下,光明会立刻就会派人查看,因为他们不知道,我们是不是‘到目的地’了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抿嘴道:“果然,光明会没那么好骗,我们还是把这东西毁掉,然后赶紧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骗还是要骗的,不然我到了湖区,才告诉你们这些,是干嘛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黄极指了指大湖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湖面上,成千上万,数都数不清的各种候鸟,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。

    候鸟,季节性迁徙,尤其是美洲的候鸟,跨越南北美洲,贯穿整个米国。

    别看候鸟在大湖上觅食,这只是短暂的休息,吃饱之后,他们将日以继夜地飞翔,一路向北,去加拿大繁衍。

    之后幼鸟能飞后,又成群结队,一路南下,飞到拉丁美洲……

    每年就这样,飞来飞去,任何肥沃的湖区,都只是他们路过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太夸张了,光明会看到定位信号,如飞一般跨越山和大海,雪峰大泽,他们肯定会感觉不对劲的。”索菲亚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摊手道:“感觉不对劲那就对了啊。就让他们追鸟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