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布兰度带着五十人翻越了安大略湖,直接跨境到了加拿大。

    他一路向北,追寻着孢子所散发出的信号。

    起初这些人的信号移动很慢,后来猛地加速,哗啦就越过了五大湖区,直接翻越国境线去了加拿大。

    搞得他们措手不及,立刻也跟着翻越国境线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他们竟然突然速度加快。”

    “八个小时,转进了两百八十公里!打算一鼓作气甩开我们吗?”

    布兰度追了两天,计算出叛军的速度,30~40千米每小时,并且每天能保持在这个速度行进八小时,然后就是长时间的修整。

    非要说做得到的话,炽诚哨兵的确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这速度不过是10米每秒而已,炽诚哨兵耐力惊人,保持这样的速度奔跑八小时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主要是哨兵,少量的普通人,带着那些累赘,大约这就是他们的极限行军速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突然的全速行军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布兰度看着卫星地图,在魁北克省,有大大小小十万湖泽,很多都是无名小湖。

    他比量了一下自己所感应到的距离,指着一处小湖说道:“林立等人,已经全部集中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停在这了……这是谁的地盘?”

    白兰迪说道:“不是谁的地盘,就是自然栖息地。这个湖连名字也没有,属于维伦德里动物保护区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思索道:“这是目的地吗?我们靠近过去。”

    目标在一片湖区停留了一天,布兰度还以为他们到目的地了,结果第二天叛军又突然转进,继续向北。

    就这样走走停停,他们远远跟着,在各种自然保护区,荒野丛林休息。

    到了上一个目标停留的无名小湖,布兰度没有继续追,而是查看现场。

    毕竟信号一直都在,只要察觉对方在移动,那就说明对方还在‘甩追兵’的过程。

    他们想知道叛军的目的地是哪,所以不必追得太紧。

    叛军跑的越快,越说明他们急于甩掉追兵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片湖区,我们的人搜查了一番,叛军什么也没留下。”白兰迪说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看着美丽的大自然,青山绿水,飞鸟掠鱼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下巴道:“停下休息,却没有任何痕迹?”

    “带着电弧炉那么重的东西,没有车辙,也没有脚印吗?”

    白兰迪说道:“这很奇怪,难道他们是在飞?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那么多人,至少需要三架大型直升机,我们的雷达和卫星不可能发现不了。”布兰度跳到树冠上,迎风而立,俯瞰这片森林。

    叛军绝对没有使用任何车辆、飞机等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的移动速度很快,想带着电弧炉这么跑,甚至还不留下痕迹,则是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白兰迪不甘心地再派人搜查。

    布兰度倒是很淡定,用手戳着白兰迪的脑袋说道:“动动你的脑子!”

    “他们肯定是把电弧炉和3D打印机藏起来了,轻装行军!压根就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。”

    白兰迪说道:“这样的话,机器肯定埋在他们行经路线上的某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派人回去找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摆手道:“通知各地的喽啰去找就可以了,我怀疑他们已经把东西,移交给了别人,不一定是埋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啧,我们就应该逼紧一点!”白兰迪说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摇头道:“那些机器不重要,我一定要知道,他们最终会停留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这里停留了一夜,为什么一点痕迹也没有?没有烧火的痕迹,没有脚印,没有粪便……”白兰迪说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仰天笑道: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他们抛下机器,轻装行军,日行两百八十公里,就是为了甩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还留下明显的痕迹,我反而还要怀疑,这是不是调虎离山的诱饵。”

    白兰迪查看四周,说道:“你是说他们把痕迹清理掉了?”

    布兰度说道:“必然如此,你不觉得他们休息的时间太长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以哨兵的耐力,就算背着一些累赘,也可以日行三百再夜行三百。可他们却每天奔袭八个小时,然后休息一整天。”

    “这其实也是在等我们,故意等一天,看看有没有人包围他们。”

    白兰迪恍然道:“越这么做,就越说明他们要去一个很重要的隐蔽地点!”

    “在去之前,故意走走停停,确定没有追兵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优雅道:“我们不用急,调一支直升机小队来,慢慢跟着,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叛军,在某一处地方,停留超过两天,就是我们围剿他们的时候!”

    停留超过两天,说明他们真的到地方了,那里一定有个叛军的隐藏据点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们就这样默默地跟着。

    叛军日行八个小时,每每都会停留在一处湖区,而且是人迹罕至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肯定是往人迹罕至的地方跑。而且长跑这么久,哨兵也得喝水啊。所以必然驻扎在水源丰沛的地方,顺带吃点野味。

    “布兰度,你看这组照片。”这天,白兰迪拿出后方发给他们的卫星照片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大湖,湖边杂草丛生,波光粼粼的湖上成群结队的飞鸟,黑压压一片。

    这是卫星的俯瞰角度,照出很大一片范围。

    布兰度仔细查看道:“这个位置,就是他们驻扎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片湖和你感应的方向、距离完全吻合,叛军就在这里!可是,我们的卫星没有拍到人。”白兰迪说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点点头,笑道:“哈哈!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兰迪问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钻着他的脑袋说道:“动动你的脑子!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湖里!卫星是拍不到湖上的情况的,因为水面反光严重,而湖上总会有一大群候鸟翱翔,遮天蔽日,简直就是天然的掩体!”

    “半身泡在湖中,借助候鸟的掩护,我们的卫星照片还不够精确,是找不到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白兰迪恍然道:“因为这个,所以叛军每次都在湖区休息?”

    布兰度说道:“没错,不光如此,你这张照片提醒了我……他们之所以每天行军八小时,然后休息一整天,其实是在跟随着候鸟!”

    “他们借助候鸟的掩护,以防止被卫星找到。”

    白兰迪听了说道:“感觉哪里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想想……”布兰度也在思索其他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他们的直升机小队赶到了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一队共八架飞机,降落到平原上,上面下来一队雇佣兵的同时,还有穿着西装的一男一女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布兰度眼睛一眯,认出来人正是罗言。

    罗言是菲尼克斯组32级执剑人。

    与缪撒差不多,同样斯斯文文,配戴着一副眼镜。

    身旁还有一名高挑的白人美女,一身黑纹小西装,戴着金丝眼镜,扎着干练的马尾。

    相比起张扬而又优雅的布兰度,这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,气质非常内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躲着我?布兰度。”罗言推了推眼镜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少来质问我,这件事你没有资格过问,我是总负责人。”布兰度双手环抱胸前道。

    罗言平静地从旁边的美女手中接过一沓资料,说道:“你要找的人,资料都在我这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盯着罗言,他之前想查林立和诺奇拉,结果找不到资料,被罗言以权限调走了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以此让光明会的执法队介入,告罗言一状。

    没想到罗言眼下又把东西亲自送来了。

    “感谢你把资料给我送来,给我吧。”布兰度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怎料罗言并没有动身,而是说道:“你要找的人,有个叫诺奇拉。他是柔伊负责的,也就是我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缪撒是我的朋友,你明白的,我也想查这件事,我们共享一下情报吧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摊手道:“你可以不把资料给我,没关系……至于共享情报,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请你真诚一点!”罗言推了推眼镜。

    布兰度坚决道:“把资料给我。”

    罗言沉默,如果不把资料给布兰度,就是他在妨碍公务了。

    此次事件,布兰度有全权调查之能,他因此要的资料,不能不给。

    但是,罗言知道,缪撒之死的背后,乃是隐藏了一个野心派系。

    布兰度的诸多行为,都非常可疑,尤其是和敌人唱双簧,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,没有任何交流的情况下,都宣称‘此事乃弥赛亚所为’。

    实在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如果调查者,本身也是那个派系的呢?那情况就太糟糕了,这次事件,最终不会调查出好结果来,甚至可能作为理由,趁机排除异己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要调查出真相!”罗言暗道,这是缪撒的托付。

    缪撒临死前,将重要的情报托付给一个信任的人,想转交给自己。

    奈何,那个人失踪了。

    眼下,布兰度偏偏很不配合,甚至封锁消息,让他掌握的情报太少了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叫米修的,隐约给自己透漏了一丁点情报,表示布兰度有点可疑。

    所以罗言调走了布兰度想要找的人的资料,想要拿捏布兰度一下,争取情报共享。

    可惜布兰度态度非常坚决,丝毫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罗言深吸一口气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个人的资料,是见过他吗?他是不是在叛军之中?”

    布兰度冷漠道:“关你屁事,把资料给我。”

    罗言无奈,犹豫再三,还是只得将资料扔给布兰度。

    布兰度打开资料一看,顿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他叫诺奇拉,是弥赛亚的帝王?柔伊负责的高级卧底?”

    布兰度不动声色,心中却越看越掀起波澜。

    诺奇拉这个人,他在那天雨夜的杉树林里,见过一次,跟他说了暗语,想要保命。

    之后,布兰度去查这个人,结果X13基地的守卫们表示,追击马可的时候,就是这个人突然杀出,拖延了他们,让马可跑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宣称自己是弥赛亚。

    再之后,就是罗言把诺奇拉的资料拿走了,直到现在才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诺奇拉……竟然真的是弥赛亚的人,不!不对……他是罗言的人!”

    布兰度心中冷笑,难怪罗言想隐藏诺奇拉的资料。

    原来诺奇拉,表面是弥赛亚的人,实际上是光明会的人,他就是光明会派去‘创建’弥赛亚,骗得弥赛亚团团转的大卧底。

    弥赛亚有什么用,杀了缪撒,大闹学院?怎么可能!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弥赛亚可以做到的事,事实也是如此,弥赛亚只在最后出现打个酱油而已。

    整个叛乱事件,幕后黑手从一开始就计划了,让‘卧底的帝王’带着一群弥赛亚的傻子在最后跑出来,转移视线的!

    而在诺奇拉等人出现之前,这场叛乱的主谋是马可,而马可的教官调令,也是罗言签发的!

    “难怪,原来诺奇拉是卧底,还是罗言安排的卧底。我说怎么叛军里还有人故意承认自己来历,这都是安排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偏偏我还无意间接了这个茬,让大家说是弥赛亚所为,这是敌人从一开始就料到调查小组会维稳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一局棋,表面只是掌控弥赛亚让他们当水军,实际上早早就埋下了暗棋,必要的时候推出来背锅。”

    “弥赛亚早已是野心派系,养在外面的暗军了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心中激起轩然大波,表面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拨开云雾见光明,布兰度一下子就解释了很多困惑,理清楚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而这些线,全都有罗言牵扯其中!

    偏偏这个家伙,特别上心此事,自己要查诺奇拉,他竟然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得亏33级掌剑们英明,将此事全权交给自己,才让罗言不情不愿地交出资料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这个派系根深蒂固,随便暴·露出来一个,都是32级!他肯定还不是最高的,他背后还有人!否则不会亲自下场,跟我纠缠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他想要共享情报,是因为我太过强硬,封锁调查进度,未知造成他们沉不住气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要了解我的调查进度,好做准备,提前处理一些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稳住他!表现毫无进展。”

    看着罗言既无奈又难受的样子,布兰度微微一笑道:“多谢你的资料,罗言。”

    罗言沉声道:“你也看到了,他正好就是弥赛亚的帝王。告诉我,你是不是见到他了,他也在叛军中对吧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摊手茫然道:“啊?我没见过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言撇嘴,一眼就看出布兰度在故意瞒他。

    这拙劣的演技……

    罗言叹道:“你不要跟我阴阳怪气!”

    布兰度歪头道:“啊?我没跟你阴阳怪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请你真诚一点!”罗言推了推眼镜,这回反射出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布兰度直接把资料撕了,说道:“好吧好吧,我见过。原来是自己人啊,那就不用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与此事无关,我因为别的事而知道他的。是……萨雅!萨雅叫我查他的,怎么,你不信?”

    罗言皱眉,叹道:“这个诺奇拉,已经背叛了组织。他跟我们失联很久了,你不会以为他是我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若非柔伊告诉我,你在调查他,我都不认识诺奇拉。你不要想多了……真诚一点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暗笑,好嘛,这就甩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的确,严格来说,诺奇拉是柔伊的人,级别又低,罗言说不认识没毛病。

    但谁不知道柔伊跟罗言关系好?都睡一张床了,她的人不就是罗言的人吗?

    而且罗言这么关切此事,说不认识谁信?

    知道自己在查诺奇拉,忙不咧地说他已经叛逃了,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哦!”布兰度点点头,笑道:“原来早就背叛了组织,但跟我没关系啊。我要忙着调查叛军和找马可的事,你这个我没空管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坚决跟罗言打马虎眼,甚至还明确表态,不会追查诺奇拉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反而让罗言心里一咯噔,好像不是在演戏,而是真的不想查诺奇拉。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布兰度不想查诺奇拉?

    如果跟此事无关,那么没毛病。但如果有关呢?为什么不查?

    罗言咬牙,情报太少了,而布兰度态度暧昧,不知道在查什么鬼东西。

    “别让我查出诺奇拉在叛军中,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说。”罗言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罗言突然眼睛一亮,问道:“马可?你在找马可?这个人我一直没找到,他在哪?”

    他早就认识马可,毕竟就是他签署的调令。

    当时罗言差点以为,就是马可杀得缪撒,因为他正好在问缪撒谁是凶手时,缪撒大喊了一声马可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之后,在选择最信任的人时,缪撒却选择了马可,把记录重要情报的眼镜,临终托付给了马可!

    这一点,罗言当时在耳麦里都听到了,马可还傻乎乎的不知道该把眼镜交给谁。

    这就说明,在缪撒看来,马可是值得信任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问凶手时,凑巧喊了一声马可的名字,其实是在用最后一口气招呼马可过来而已。

    罗言去到纽约,暗查缪撒之死,结果情报被封锁,什么都问不出来,所有人都说是弥赛亚所为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杀的,详细内容也没有。

    而在基地的残留人员中,罗言没找到马可,这个人不在!

    “马可为何失踪了?布兰度,告诉我他在哪!”罗言问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皱眉,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,毕竟马可不在基地。

    所以布兰度干脆地说道:“马可就是杀死缪撒的凶手,他用黑魔杖干掉了缪撒,又杀了别西卜,逃离了现场,如今不知所踪!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也没用,我也在找他。”

    罗言眼波微动,推了推眼镜说道:“请你真诚一点!”

    扯什么犊子呢!竟然说马可是凶手!

    布兰度斩金截铁道:“他就是凶手!此人罪大恶极,乃是叛乱事件的主谋!当明正典刑!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哦,我想起来了,他好像是你调到X13基地来的吧?”

    罗言盯着布兰度,心中掀起轩然大波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卧槽!好狠!把马可定位凶手!主谋!

    罗言瞬间理解了,这是一盘多大的棋。

    布兰度也是野心派系的一员,奉命调查,却混淆视听,指鹿为马!

    他们想把当时缪撒最信任的马可给抓了,充罪!

    为什么?因为马可这个人,是他罗言亲手调去当教官的。

    罗言感觉布兰度在说这话时,獠牙都要露出来了!背后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噬人大口,在向他展开!

    “这还调查个屁,调查组本身也是野心派系的人。”

    罗言虽然不知道详细情况,但是唯独确定,马可无罪!

    因为这是绝对当事人缪撒,亲手托付的人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罗言心中的预言家,验了一个金水。

    布兰度竟然把他心中的金水,当做凶手?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成分?”

    “棘手。”罗言很快也理出了一条线,意识到隐藏派系的可恶。

    有布兰度把持此案,绝无可能查出真相。

    “好在,还有我!他们不知道缪撒临死之前,向我透漏了野心派系的存在,并留下了至关重要的情报!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抓马可,还好马可跑了。跑得好啊!要是缪撒的眼镜落到他们手中,就永远无法真相大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蠹虫一定会杀了马可,我得保护他!可惜,马可不知道该把眼镜交给我,缪撒在最后没有氧气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在他们之前,找到马可!”

    罗言面无表情,推了推眼镜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