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言深知自己已经入局,所以他不能把自己掌握的真相公开。

    马可不是凶手,谁信呢?布兰度这么做,一定是统一了口径,制造了伪证。

    罗言明白,自己与缪撒临死前的秘密通话,是他唯一的先机。

    缪撒留下的极可能包含全部真相的眼镜,是破解此局的关键。

    自己只能暗中调查。

    一旦他没有掌握足够证据就冒失地跳出来,把这些告诉会长,一定会被野心派系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敌人会用‘马可是他调过去当教官’的这件事,拍死他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很可能拿诺奇拉的事,牵扯自己。

    诺奇拉明显已经背叛组织了,但并不是加入了弥赛亚,而是加入了野心派系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布兰度随时可以指派诺奇拉,当‘污点证人’,坑害他罗言!

    毕竟诺奇拉某种意义上,可以算作是他罗言的人!

    “好狠,他们想把我也按死!”

    “一旦我被抓到更多把柄,就是被他们拿捏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罗言心中哀叹,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马可是我调过去的,例行公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主谋?这我不知道,你什么情报也不告诉我,我不了解情况,我能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布兰度见状,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怀疑,各自心中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
    而这时白兰迪跑过来说道:“叛军动了!还是向北,卫星被一大群候鸟遮挡,什么也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布兰度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白兰迪反应过来,这是布兰度不想让罗言知道。

    罗言微笑道:“你们在追叛军?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追叛军?没有,我们追候鸟呢。”布兰度随口撒谎道。

    罗言摇头道:“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当傻子?你全权调查缪撒之死,竟然闲得跑来追候鸟?”

    布兰度说道:“有什么问题?我自有我的用意!”

    “你表面在追候鸟,其实是在追叛军,叛军沿着候鸟的迁徙路线,向北逃跑,借此让卫星无法观测。对吗?”罗言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他相当聪明,仅仅从白兰迪一句话,以及布兰度的行为,就猜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切!你好聪明哦。”布兰度懒洋洋道。

    罗言摇摇头道:“你为何这么不真诚?你到底是在怀疑我,还是在消极调查?”

    布兰度盯着罗言道:“缪撒之死,牵扯重大,我保密不行吗?”

    罗言厌烦地转身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他受够这个阴阳人了!

    是,保密没有问题,自己确实在越权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的情况,是他没证据指摘对方,对方也没证据指摘自己。

    罗言明明感觉布兰度在消极调查,却抓不出把柄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在这互相扯皮,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罗言是个聪明人,也是个做实事的人。此番已经获知了一些讯息,且认识到了布兰度的不真诚,便不想在这浪费时间,果断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罗言直接招呼柔伊,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布兰度喊道:“嘿!这是我叫的飞机!”

    罗言冷漠道:“你叫得是那六架,这两架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和柔伊直接开走了两架直升机。

    “你们扯来扯去,扯什么呢?”白兰迪叼着一根草说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盯着飞走的两架直升机,咬牙道:“罗言这个人有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白兰迪咧嘴笑道:“其实我刚才在后面听,看你也挺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蓦然回首,一指头戳在白兰迪的太阳穴上:“动动你的脑子!”

    “你看他走的方向!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呀……”白兰迪叫嚷着躲开钻头手指,看向罗言离开的方向:北方。

    白兰迪说道:“他也想去追叛军,他通过只言片语就猜到了叛军的逃跑路线!打算帮我们把人给抓了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吼道:“抓什么抓!我都说了,我要知道叛军最后的据点!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来搞破坏的!走!把他追回来!”

    布兰度一行人,也立刻上了飞机,追击罗言。

    同时布兰度用飞机上的对讲机疯狂呼叫罗言:“罗言!你去哪!”

    “抓叛军,身为光明会的一员,我有义务为此效力,全力以赴!不用谢。”罗言冷声道。

    他在嘲讽布兰度的消极态度,同时也真的打算,把人立刻抓了。

    趁机从叛军那里,获得一些情报。

    罗言一边说着,一边在调试一台无线电雷达。

    他同时还是一名工程师和机械专家,此番他临时拆了一个雷达,调整波段接收,搜寻布兰度无线电孢子的讯号。

    布兰度怒道:“不要干涉我的行动!我要等他们到达据点!你在破坏我的计划吗?你是不是想隐瞒什么!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罗言就像是察觉到叛军被定位,继而决定放弃叛军,而保护隐蔽据点。

    罗言听了,平静道:“你定位他们的,是你的无线电孢子吧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过,敌人可能知道你定位了他们,在跟你兜圈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更甚至,早已把孢子取出来,换成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抓人就利索点,就算是弃子,也能审问出一些东西的,不要太贪了。隐藏的据点,岂会那么容易被你找到?”

    “这你会想不到吗?还是你故意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布兰度一惊,其实在罗言来之前,他也快想到这种可能性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因为罗言的到来,给打断了思绪。

    他的孢子非常隐晦,就算是现代的医学仪器也检查不出来,除非是特别了解他能力的人,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即便发现了,孢子到底长在身体的哪个部位,也是不可能找得到的,除非解剖身体去找。

    所以他这几天,都没有去考虑孢子被人发现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叛军背后,毕竟是有个神秘的幕后派系的,万一对方很了解自己的能力,继而猜到叛军身上被种植了孢子呢?

    又万一野心派系,掌握了独特的检测方式,能揪出他的孢子呢?

    若如此,那叛军跟着候鸟迁徙,隐藏在湖中这些猜想,也就全部被推翻了。

    尽管可能性很小,但有这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布兰度眉头紧皱,原本都要自己想到了,但现在偏偏是罗言,告诉他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这又不是罗言的能力,所以罗言对布兰度的能力没有自信,更容易想到此节。

    “你离那里远点!抓人也得我来!”布兰度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?喂!”

    罗言已经挂断了通讯,他就要赶在布兰度之前抓到叛军,这才好先问出一些东西来。

    他调试好了孢子雷达,看到位于前方的信号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柔伊,往左边偏一点,好了……全速前进。”罗言说道。

    柔伊说道:“既然存在孢子已经被调换的可能性。如果我们赶到之后,没有叛军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照布兰度的态度……他一定会诬陷是你放跑了叛军,毕竟你非要赶在他前面抓人。”

    罗言微笑道:“那我也必须这么做。他什么都隐瞒着,情报只能我自己去争取了。”

    “赶在他之前,还有可能拿到情报,反之,则一定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抓叛军这事,我只是在帮忙,他胡乱诬陷,也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柔伊叹息道:“罗,你真的想就我们两个,查出真相?这太难了,不如告诉会长,让他来查。”

    罗言摇头道:“谁信我呢?你刚才没听出话外音吗?我自己都还有嫌疑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用了一个多小时,就追到了信号所在地。

    然而这里没有人,一大群候鸟被他们的直升机惊散开来。

    罗言长叹一声,果然,叛军早就跑了。

    布兰度,真特么的在追个鸟!

    十分钟后,布兰度等人赶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他们到时,罗言正盘坐在地上,检视鸿雁身上的皮肤。

    周围,还有用绳子绑着的十几只候鸟。

    罗言竟然将所有发送信号的候鸟,都抓了下来!

    布兰度直接在空中,就跳下飞机,跨越百米的距离,轰砸在地上,他手中的铁伞砸在一块石头上卸力。

    “轰!”乱石迸溅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一块飞溅的石头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朝着罗言的面门撞去。

    罗言淡定地微微抬头。

    “梆!”石头劲射如子弹,却被罗言眼镜的镜片给弹飞了!

    镜片完好无缺,仅有少许磨损。

    “人呢!”布兰度质问道。

    罗言推了推眼镜说道:“喏,你追的叛军,都在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些鸟,布兰度自然也感应得到,孢子都在鸟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破坏我行动的嘛?”布兰度眼神散发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太可疑了,点出孢子会被调换的低微可能性,然后先一步赶到信号所在地。

    之后等自己赶到时,没有叛军,只剩下一地植入了自己孢子的鸟。

    如果情况,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呢?

    “我,破坏你的计划?破坏什么?打扰你追鸟了吗?”罗言很淡定,他就知道布兰度一定会怀疑自己。

    布兰度说道:“我的孢子,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找到,更别说移植!”

    “想移植它,需要非常独特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非常熟悉我的能力,你也喜欢造一些精细的东西,比如你的眼镜,就是你自己特制的,甚至还能人脑联机。”

    罗言笑着摇头,拍拍手站起来道:“你想说是我放跑了叛军,先你一步赶到,把他们的孢子移植到鸟身上,对吧?”

    他说着说着,突然变脸道:“你还说你不怀疑我?这是自己人特么的会想的事嘛!”

    罗言真的被布兰度给气到了,为什么布兰度打从心眼里怀疑自己?

    他做了什么吗?要这么怀疑和防范自己?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……那就是布兰度,根本没把他当自己人!

    布兰度就是个野心派系安排的调查人员,杀了缪撒,诬陷马可,并等着机会想搞死他罗言。

    罗言不想跟他废话了,这件事他一定要查到底!

    “我觉得正常人,都会这么想吧?这是合理的怀疑……”布兰度说道。

    罗言说道:“那你合理怀疑吧,我等你们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说罢,径直上了直升机,带着柔伊漠然离去。

    布兰度注视着他离去,随后查看飞鸟们的皮肤。

    果然,某人用了非常准确地移植方式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完全不是划个口子塞孢子进去这种粗糙方法,错误的方法会让被植入者短时间内免疫系统崩溃。

    他取回孢子,看着挣扎的鸟儿们,他轻轻地解开了绳子,将其放飞。

    “唉,看不透啊,可能是他调换的,也可能不是。”白兰迪在一旁说公道话。

    布兰度舔了舔嘴唇说道:“我知道,两种可能都要查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他,说明我们一开始就在追鸟,我们得回到五大湖区域重新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个家伙一定有问题,你没看到,当我说马可是主谋时,他的气场都变了!”

    白兰迪歪头道:“啊?他没什么表情啊。”

    布兰度说道:“那是你感觉不到,知道他为什么,总能看出我在撒谎吗?因为在气场感应和收敛上,他比我更强!几乎就是光明会的顶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撒谎时,身体散发的信息素会出卖我,所以我撒十句谎,他能感觉出我有九句是不真诚的,我基本只有一句能骗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反之,我几乎不可能感觉出他的深浅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说出马可是主谋时,他表面不动声色,心却乱了,我能感觉他非常紧张和愤怒,内心有很大的心理压力!”

    “这种气场能被我感觉到,说明他真的是心乱如麻,脑海中波涛汹涌!实在是收敛不住气场中的情感映射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想保马可!但是又没这么做!你说他是什么成分?”

    白兰迪挠头道:“我更好奇,你收敛气场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他又补充一句:“你肯定不会吧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布兰度面色宁静,将金发微微拢在额前,肌肉放松,眼神呆萌而毫无压迫感,看起来就像是个平凡的帅哥。

    这突然一下变得好普通的感觉,让白兰迪一愣。

    可不过三秒,布兰度就挺立在风中,再次展现出一副优雅而潇洒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唉,我的气质太出众了,只能压抑三秒钟。”布兰度昂着头,让北风吹着他的金发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