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个女人才10级,说明她仅仅是阿罗娜家族中没什么能力和贡献的人。”

    黄极站起来,问道:“你说她是个变态,到底有多变态?”

    亚当斯撇嘴道:“她喜怒无常,有时候待人温柔,有时候又暴虐残忍,简直就是个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“她经常会想尽办法追一个男人,让对方爱上自己,无论是用钱、用美貌还是阴谋诡计,她一定会让男方对自己深陷情网。”

    “谈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后,维罗妮卡会在某一天突然翻脸,折磨对方,伤害对方的家人、朋友,破坏对方的事业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自己从最爱的人,变成最恶毒的仇敌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那些男人不是崩溃发疯送去精神病院,就是奋起反抗死在她手中。”

    老王等人不寒而栗,这个女人真的是神经病,太恶毒了。

    就连瑟提、霍克等哨兵,也眉头微皱。他们的感情很直接,像维罗妮卡那样利用感情折磨人获取乐趣的家伙,让他们炽人也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道:“我做黑市商人之前,是一名杀手,有个男人花三百万美金要她的命。那个男人就是受害者之一,我接了那一单,了解到了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你调查发现她是光明会掌剑家族的人,就没敢动手?”老王问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摇头道:“不,当时我还并不知道什么掌剑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没动手,是因为委托人最后的三百万,也被那个女人抢走,并且还被指控强歼,后来在监狱里大出血而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委托人,我注定拿不到后面的钱,所以刺客集团最终在平台上取消了委托单。”

    弥赛亚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这女人太狠了。

    黄极歪头问道:“什么刺客集团?”

    亚当斯说道:“最大的杀手平台,有世界各地的杀手在上面接活儿,其中顶尖杀手都是光明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光明会中的一些财阀是该平台的股东,但是这并不属于光明会的产业,里面的杀手也来历多种多样。”

    在光明会投资的产业中工作,不代表就是光明会的人。

    就好像他们掌控了米国政府,但不代表政府雇员都是‘为了光明’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很好,她既然喜欢谈恋爱,那我们就用爱情控制她好了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无语道:“你等会儿!她有屁的爱情啊,她会先跟人爱得死去活来,然后再反目成仇。”

    “这凭什么控制她?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那个委托人有多惨吗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她的确是个变态,从这种恶毒的翻转中获得乐趣。所以我们只需要她的前半阶段,让我们的人用热恋拴住她,然后无限拖延后半阶段,让她舍不得翻脸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乐了,好笑道:“什么好事都给你说了!你怎么能让她舍不得翻脸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她会这么做,必然是爽感与众不同。一定是先爱得死去活来,然后再翻脸折磨对方,看着对方痛苦时……很爽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这是显然的,不爽她图什么?

    肯定是平常的事情让她体会不到乐趣,只有这个过程很爽,她才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黄极冲着亚当斯问道:“爽感的本质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……”亚当斯先是不屑,心说这么简单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随后他愣住,然后恍然惊醒。

    再接着是一脸茫然地说道:“啊?当然是……心理原因了!都说了,她肯定有精神病!精神病的脑子正常人谁懂啊!”

    “大家伙说是不是啊!”

    只见他侃侃而谈,散发亲和而令人信服的气氛,让人不自觉地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才不吃这一套,笑道:“你这能力不错嘛,海里希都跟我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亚当斯急道:“你他吗……再见!”

    他扭头就走,亚当斯是很聪明的人,黄极提了两句他就懂黄极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是要让他以身饲虎啊!

    他的确可以给予维罗妮卡极其强烈的爽感,但是那个女人可不是好惹的,万一玩脱了怎么办?

    想想人家的势力,想想人家的恶毒,万一没有用,他岂不是首当其冲?

    “别走啊,大家不是好兄弟吗?”黄极追上去。

    亚当斯气道:“这还好兄弟?你把我往火坑里推,还好兄弟?”

    “是!你是救了我一命,你要说这事,是让我还你这一条命,那我认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急什么,这可不是火坑。”

    “我绝不会害你,你不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亚当斯抿嘴,要说相信黄极,他之前就信任过一次了。

    在纽约的时候,他报了当年的瞎眼之仇,已经做好了死掉的准备。

    不料黄极却一番忽悠,和他一起进入了晨光学院。

    当时让他去实验大楼策反海里希,黄极也让他相信自己。亚当斯是别无选择,所以相信了他。

    结果黄极运筹帷幄,活生生把光明会的场子给砸了,他最终也得以逃离。

    有过这事之后,两人的信任关系就已然建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亚当斯也知道,黄极是真有本事,但现在这事……

    “兄弟啊,让她爱上我,这个我有把握,但是人家就是爱着爱着,突然翻脸啊,底特律的高手,都在她身边,万一搞砸了,我可不想落得个大出血而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极有谋略,但这个事……这个……你怎么保证你这个办法一定有用?”亚当斯纠结道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我不能保证这个办法一定有用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一愣,他还以为黄极会解释一堆,没想到却说不能保证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都没见过她,我只是有个大概的想法。任何阴谋诡计,谁也不能保证它一定就成功。”

    黄极的话说得很诚恳:“我只能保证,一旦计划失败,我们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赶到,直接把她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掌剑家族的人死了,必会招来S4,但那又如何?我们又不是没打过!”

    亚当斯看着黄极,他没想到黄极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喊道:“瑟提!”

    “在呐!教官!”瑟提哗啦一下,就跳了过来,其余哨兵也一齐站起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伙哨兵们,并不惧战。就连亚姆,也因为黄极背负着秒杀东海岸最强男人缪撒的战绩,而消减了对光明会顶尖战力的恐惧。

    经历过纽约一战,他们一个没死,竟然全身而退,自然对自己的教官,有信心。

    黄极认真道:“亚当斯,恶龙是你兄弟,就不用说了。我们的战力全在这了,不惧一战!这就是我能保证的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张张嘴,最终笑了。

    黄极救了他一命,本可以借此要求他实行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可是并没有。

    黄极也可以像上次一样,展现惊人的谋划,来表现出这个计划一定成功。

    可以依旧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只是告诉亚当斯:如果阴谋失败,我们所有人都带你杀出去!

    大不了这根据地不要了嘛!

    既如此,还有什么好纠结的,亚当斯大方道:“你早说啊,你还以为你们弥赛亚,又是以前那种见势不妙就溜的呢!可以,换了老大,就真有点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则平静地指着诺奇拉道:“我不是弥赛亚的老大,他才是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错愕:啥?刚才那番领袖绝伦的气概,你特么不是老大?

    诺奇拉见黄极点名,知道该他了,立刻站起来沉声道:“华墟的计划,跟我通了气,我觉得值得一试!”

    “正如华墟所说,如果失败,我们就一起杀出去,大不了我们就放弃这个根据地,反正也才刚刚开始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嘴角一抽:刚才的不惧一战,怎么放你嘴里变成打不过就跑了?

    诺奇拉知道,自己的表现不如黄极,没有那种惊人的信心,说话不自觉地保守。

    但他无所谓啊!不如就不如呗!

    此刻他心里在盘算,阿罗娜家族,恐怕就是会长要清洗的最大的害虫了。真是好一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高层争端,他不懂,32级他都没见过几个,更别说33级了,一个不认识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什么弯弯绕绕,恐怕只有高层才知道。

    此番动掌剑家族的人,虽然只是旁支亲属,本身才10级。但如果让光明会内部来动,影响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会长成立暗军,让大佬以弥赛亚的名义去动,真是高明!

    诺奇拉一边想着,一边表示这个计划华墟跟他商量过了。

    亚当斯叉腰,看着照片上的城堡,笑道:“就这么干吧!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维罗妮卡还挺漂亮的,我不亏啊。”

    恶龙大笑道:“废话,你当然不亏啊!你有过的女人千千万,还摆不平这个?”

    “可别乱说,没有那么多!”亚当斯说道:“不过这个恶毒的女人,我可不想一辈子待在她身边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一辈子?你要想也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们只需要利用她,维持住一个稳定的大后方。”

    “等以后不需要她了,你到底是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还是跟阿罗娜联姻,加入光明会当个执剑人玩玩,那还不是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亚当斯表情古怪,摆手道:“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

    不过黄极前半句说的没错,维罗妮卡不是喜欢爱着爱着突然翻脸,折磨别人吗?

    他也可以这么做啊,等她没用了,把她弄死就是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计划的前期,需要一些准备工作。想控制维罗妮卡,光搞定他一个人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她是变态,其他人不是啊。她被冲昏头脑,旁边的人是清醒的,亚当斯不可能控制所有人。她身边一定有很多精明、强大的走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都将其铲除掉,以后换成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拍手道:“妙啊!只要维罗妮卡本人没事,那么换掉几个走狗、手下,又算的了什么?根本不会惊动光明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旦神不知鬼不觉地控制了那个女人,再把她身边的都换成我们的人,整个底特律就是我们的后花园了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点点头,黄极的战略上没毛病。

    “具体怎么做呢?”亚当斯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做回老本行,去暗杀她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亚当斯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