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易斯坐在他的豪宅沙发上,听完手下败军而回的汇报,脸色变了又变!

    他是一名巧克力肤色的黑白混血儿,这才有如此丰富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死了二十六人?混蛋!”

    路易斯站起来,一脚踢翻了沙发旁的花瓶。

    他的一名瘦高精干的手下,说道:“我们这几年发展得太快,恐怕引起了维罗妮卡的忌惮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哼了一声:“维罗妮卡那个女人,终于也要争霸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让我看看她的本事吧,去,把我们在外的人都调回来,另外去我们几个盟友那里,借几十个枪手。”

    “趁着她还没有准备周全,我们直接去她的城堡把她干掉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家族的小头目们,基本都是亲戚,听了老大的话,顿时群情激奋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们就要奇袭维罗妮卡的城堡,在场唯一跟他们不是亲戚的一名小头目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!维罗妮卡的背景深厚,她一直没有争霸的兴趣,怎么可能突然袭击我们?这件事一定有蹊跷!”

    此人剃着光头,身上有着雄鹰纹身,其实是光明会的眼线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过是个小角色,也就是个3级成员而已。另一个眼线等级更高,可惜刚才已经死在了奇袭阿帕奇的战斗中。

    他知道维罗妮卡是掌剑家族,作为最后一个眼线,自然要站出来阻止路易斯。

    “什么蹊跷?除了她,还有谁敢随便攻击我们?最近我们势头这么猛,这俨然是猫眼石想打压我们!我们要想崛起,她是最大的绊脚石。”瘦高精干的黑人吼道。

    路易斯也点头道:“那个女人残暴变态,如今已经先动手了,我岂能没有反应!”

    雄鹰纹身男听了,都快气乐了:维罗妮卡忌惮你们?你能上天啊?

    他知道,这纯粹是眼界差异。

    猫眼石超然盘踞在底特律,实际上就是维罗妮卡建着玩的,帮她赚点钱,做点见不得光的事,顺带充作光明会的眼线。

    但是路易斯不知道,所以一直在忌惮维罗妮卡,将其视作假想敌。

    雄鹰纹身男,摇摇头,换了个说法道:“老大,我认为还是要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不简单,她去年过生日,就花了一千万美金,她还能从克莱恩军火公司直接进货,我们贸然把事做绝,恐怕会没有退路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听了,不禁也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他正是因为知道维罗妮卡这个人,底蕴雄厚,所以才想连夜杀过去,把她干掉,否则慢慢打,拼底蕴是绝对打不赢的。

    但仔细想想,确实容易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雄鹰纹身男,见路易斯犹豫了,正准备趁热打铁,打消路易斯的念头。

    然后再把今晚的事,汇报上去。

    怎料,窗外突然射进来一箭,从他背后洞穿脖颈,箭头从喉咙前露出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雄鹰纹身男捂着脖子,痛苦地挥舞了一下手臂,噗通一声倒下。

    豪宅内的众人大惊,听到门口响起一声: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随后就是砰砰砰的枪声。

    三个黑帮小头目,立刻拔枪冲出去。

    见到门口背对着他们立着一人,好像是看门小弟,其惊慌道:“有个蒙面杀手!朝那边跑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这个‘小弟’又朝黑暗中开了几枪,却脚下不动一步。

    “废物东西!”三名黑帮小头目骂了一声,推开这个惊慌胆小的看门小弟,直接越过他朝着黑暗中开枪,同时拿出手电筒照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什么也没照到,只看到豪宅院子里的守卫小弟们,已经躺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旁边被他们推开的,仅剩的胆小手下,突然从怀里抽出一把短刀,在夜色中如流光一般闪过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三名路易斯家族的小头目,便捂着脖子倒下,不可置信地看着刚才还散发着弱者气息的小弟:他就是杀手。

    杀手带着黑色针织帽,里面压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。正是亚当斯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拿出面罩,把玩着短刀走进大厅。

    扫视一眼,路易斯老大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是趁机跑掉了……还是躲起来了呢?”亚当斯转着刀,走进一间次卧。

    他故意放慢脚步声,让躲在门背后的路易斯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路易斯手上握着一把枪,屏息凝神,就等亚当斯走近一些,完全背对着门口时,朝他开枪。

    奈何亚当斯走了一半,就猛地一撞大门,直接把路易斯的鼻血都撞出来了。

    路易斯痛苦地五官扭在一起,随后就地翻滚,朝着亚当斯大概的方向开枪。

    亚当斯闪身躲开,背靠在门外细数着子弹。

    路易斯连开数枪后,停了下来,咬着牙紧盯着门口。

    他万没想到,会有这么厉害的人,突然杀来。

    豪宅内外,可是有二十个人!竟然被一个人干掉了?

    门外传来亚当斯的声音,说道:“还剩一颗子弹,怎么不打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他吗是谁!谁派你来的!”路易斯已是绝境,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虽然他其实还暗藏了一把枪,并非只剩一颗子弹。但他实在没有信心,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亚当斯笑道:“虽然这是一趟私活儿,但作为职业杀手,怎能随意透露雇主呢?”

    “职业杀手?”路易斯冷汗直流,这是有人出钱要他命啊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是不是维罗妮卡!”

    亚当斯哈哈笑道:“果然这种规矩完全没有意义啊,猪都能猜出来是谁要杀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亚当斯的声音突然变冷道:“让死人知道,又有何关系呢?记住我的名字,死神亚当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路易斯见到门外,突然寒光一闪,一把小手斧飞了进来!

    对方投掷这手斧,只露出一点手掌,他根本反应不过来射击。

    “呼噜呼噜!”手斧转着砍过来,正中路易斯伸直的手臂。

    路易斯顿时惨叫一声,枪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,亚当斯握着短刀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!那个贱女人给了你多少钱?我给双倍!”路易斯捂着手臂喊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的脚步顿了一下,继续前进抬起了刀。

    路易斯却眼睛一亮,对方犹豫了!

    这或许并不是那种莫得感情的自闭杀手。

    对了,他说自己接的是私活!意味着没有中介抽成,有多少钱都是杀手一个人得!

    “三倍!不要杀我!价钱好说!”

    “你接活不就是要钱吗?我有钱!我给你四倍!”路易斯歇斯底里地喊道。

    钱没了还能赚,只要活着,钱都是身外之物!

    亚当斯眉头微皱,放下了刀,说道:“四倍?你知道她出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同时亚当斯心中暗想:叫价多少合适呢?

    路易斯问道:“她出多少?只要你放弃杀我,我就出四倍!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接的是私活儿,又没有杀手平台逼你完成任务,你白拿佣金,还不用杀人!”

    亚当斯俯瞰着他说道:“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这是黄极让他说的价格,亚当斯觉得太少了,他以前当杀手时,都是拿一百万的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多说点,但想想还是按照黄极的要求,说五十万吧,以免坏了黄极的计划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路易斯楞了一下,立刻说道:“没问题!四倍就是两百万美金,我有现金,我现在就给你!”

    同时路易斯心想:“这么强的杀手,竟然只拿五十万?维罗妮卡啊……你是有多瞧不起我?”

    他知道行价,眼前这死神亚当,或许不是不定价位的‘无解级’,但应该是次一等的‘绝杀级’,怎么也应该叫价两百万,没想到才五十万。

    “是了,他恐怕是很缺钱,在不停地找活干,所以有活儿就接,少一些也没关系!”

    只见路易斯一边爬到保险柜那里去拿钱,一边盘算着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只是保命。这家伙明显有点没操守,如果拿了钱又把我杀了,然后回维罗妮卡那再拿一份呢?”

    “维罗妮卡啊维罗妮卡,你那么有钱,却只悬赏我五十万……你瞧不起我,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路易斯一边开保险柜,一边对亚当斯说道:“兄弟,你拿了我的钱,怎么跟雇主交代?这样,我保险柜里有三百万,都给你!”

    “多出来的一百万是订金……你去把维罗妮卡杀了!”

    亚当斯蹙眉道:“你要我杀雇主!”

    见他杀意迸发,路易斯连忙又掏出一张卡说道:“这张卡里还有一千万!你拿去!”

    路易斯豁出去了,准备把注压在亚当斯身上。

    他与维罗妮卡的仇怨,必须解决。如今他的精英手下都死了,跟维罗妮卡火拼定然是不行了,恐怕也只能暗杀了。

    如果亚当斯失败,反被维罗妮卡的保镖杀掉,他等于这些钱都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亚当斯拿着卡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路易斯急道:“你不是私活儿吗?杀手平台又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杀雇主确实是大忌,路易斯怕亚当斯不愿意,极力地劝说。

    亚当斯怒道:“你的命虽然没有挂在平台上,但也有很多同行知道的,我把维罗妮卡杀了,行业内肯定也是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听他这么拒绝,反而惊喜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大帮派的首领,他还是有些本事的。亚当斯没有坚决反对这种行为,反而说这事会被知道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不是不想做,而是不能做。

    路易斯眼珠急转,突然说道:“这样!你是哪个组织的?我在你们组织上悬赏,杀维罗妮卡。你把这个接了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正规的委托单,你接了就得完成,这就是职业操守,私单的雇主,当然比不上平台委托重要!”

    亚当斯咦了一声说道:“你还挺聪明的?这也行?”

    路易斯微笑,口才越发伶俐道:“而且我在平台上,只悬赏一百万,但我实际上给你一千万!平台只会分走少量佣金,你做不做!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亚当斯笑着把卡放进口袋,又提起两口大钱箱,说道:“成交,我在刺客集团网站上,等你的委托!”

    说罢,亚当斯缓缓离开,渐渐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