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罗妮卡的城堡庭院中正在举办一场舞会。

    月色之下,四周是黑压压的人头,只有舞台上一片白色灯光,成为人们视线的焦点所在。

    舞台上,女子穿着如冰雪白花般的连衣裙,微微抬手,似乎是等待着音乐。

    音乐轻轻的响起,女子随着音乐的节奏,变化着动作。她的舞姿优美而舒展,脚步轻缓,像是卷在夜风中的树叶……轻飘漫舞。

    舞台下的人们,都看得呆了,一名富家子弟更是沉迷于她的美貌,面露倾慕。

    一曲独舞完毕,台下立即响起掌声。

    这名女子正是维罗妮卡,她是典型的北欧人种,淡金色长发,眼睛象海水一样蓝,象牙色的皮肤白皙胜雪。

    眼神柔美,气质静淡,像是童话里的公主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家,我准备了夏日甜点,希望大家喜欢。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说完,轻轻招手,立即有专业的侍从推着两台餐车出现,上面是一份份精致的甜点,大多是口味各样的冰淇淋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亲手做的,只学了两个月,做得不好请见谅……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双手握在一起,既期盼又担心大家的评价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皆是底特律有头有脸的人物,即便觉得不好吃,也不会抱怨的。

    富家子弟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块冰淇淋,只吃了一口,便露出惊艳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不,维罗妮卡,这是我吃过最好的松露冰淇淋!”那人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看来我没有搞砸呢。”维罗妮卡松了口气,露出极为清丽的笑容。

    富家子弟看得呆了,旁边的清瘦男子偷偷拉扯了一下,低声道:“喂,你可清醒点,你不会想追她吧?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偷走了我的心……”富家子弟深情道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维罗妮卡了,每一次,他都感觉维罗妮卡的眼睛,在他身上停留很长时间,当自己看过去时,她都会矜持地避开视线。

    清瘦男子说道:“你忘记‘维罗妮卡的诅咒’了吗?她的男朋友没一个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破产的破产,车祸的车祸,全都是家破人亡啊。”

    富家子弟正色道:“不要什么事,都怪罪到女人身上!公司破产,还有车祸火灾,这些与维罗妮卡又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清瘦男子一怔,说道:“布鲁斯的父母在小巷被黑帮枪杀,公司在一月之内破产,他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,跳楼自杀未遂,之后发狂拿刀砍维罗妮卡,说‘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,我想自杀你都不让嘛’,你当初不也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富家子弟说道:“那你怎么不说布鲁斯跳楼,是维罗妮卡派人救下来的呢?布鲁斯受不了刺激,就懦弱地把问题怪罪在无辜的女人身上。可怜的维罗妮卡救他,却反而被自己的男朋友追砍。他事后你也知道,被鉴定出了精神病。”

    清瘦男子说道:“还有托雷斯,欠债无数,怎么可能有闲心去强歼她呢?最后明明证据不足,却被判有罪,在监狱里死得好惨啊。”

    富家子弟怒道:“够了,托雷斯这个人你就更不要提了,他欠债无数,维罗妮卡好心拿出自己珍藏的项链让他去拍卖,他却把项链弄丢了,反而还因违约欠了拍卖会一笔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蠢货,自己无能也就算了,竟然还精虫上脑,他把维罗妮卡当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维罗妮卡一次次被自己的恋人污蔑和伤害,已经够可怜了,你们还要在背后腹诽她!”

    清瘦男子叹道:“一些传言绝不是空穴来风的,一两次我绝对不会说什么,但这是十几次啊!”

    “维罗妮卡前后谈了十二次恋爱,男方全部家破人亡,不是疯了就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是她害的,她也是个受诅咒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富家子弟看着远处与舞会来宾说笑的维罗妮卡,充满怜意道:“这更让人心疼了不是吗?她被伤害了太多次,内心一定很痛苦和孤独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随便你了。”清瘦男子一巴掌拍在额头上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便看着自己的朋友,走上前与维罗妮卡交谈。

    两人有说有笑,当得知维罗妮卡一曲独舞,是因为没有舞伴之后,富家子弟立刻表示自己也没有。

    二人相谈甚欢,相伴而舞。

    富家子弟终于忍不住,向她提出了约会邀请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微低着头,犹豫了一下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二楼突然响起枪声。

    庭院中的宾客们吓了一跳,富家子弟更是抖了三抖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见状,心里微微失望:“他还不够爱自己,现在也只是被我的美貌所吸引,再约会三两次,就会全心全意爱我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念头微转,将注意力放到枪声的来源,随后一副惊慌的样子说道:“发生什么了?琼斯!”

    一名管家服饰的高挑男子,立刻赶到舞场中央说道:“有老鼠闯进来了,我刚才就在后院发现了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啊?尸体!谁……谁的……”维罗妮卡捂着嘴惊道。

    管家琼斯冷静道:“不必担心,小姐,我们的安保力量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就有序地指挥现场的保镖们上楼。

    每一名保镖都有配枪,他们把枪一拔出来,现场立刻骚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城堡别墅中,又响起几声激烈的枪声。

    “啊!”众多宾客纷纷朝城堡庭院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琼斯,你一定要保护好大家,千万不要让宾客受伤啊。”维罗妮卡担忧道。

    琼斯点点头,拿起一把餐刀,走向别墅。

    一旁的富家子弟听着激烈枪声,本都吓得想要逃跑了。

    但看着旁边柔弱的维罗妮卡,便硬着头皮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想着城堡里这么多保镖,各个训练有素,手持枪械,正从四面八方赶来,让人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富家子弟定下心来,见维罗妮卡一脸担忧,心想这是好机会啊。

    当即挺身在维罗妮卡身前,勇敢道:“不必害怕,维罗妮卡,我也会保护你的!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立刻缩在他身后,轻轻伏在他的背脊上,说道:“实在对不起,没想到在我家会出现歹徒,希望大家都不会受伤吧。”

    富家子弟微笑道:“这不是你的错,维罗妮卡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别墅里传出激烈的打斗声,随后三个黑衣保镖从窗口撞碎玻璃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鲜血淋漓,戴着口罩,口罩上印着白色的阿拉伯数字,分别是4、5、6。

    其中两个趴着不动,好似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小四小五小六!”琼斯大惊,这个敌人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个超级杀手!”小五还活着大喊。

    “几个人!”琼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……只有一个!”小五刚说完,随即脑后中了一箭,当场暴毙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瞳孔微缩,目光看向别墅二楼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也离开这,让我们先把敌人解决了。”琼斯急忙道。

    当即让十几名保镖,护送着维罗妮卡往城堡外走。

    “呼,华墟,这些人有点难对付啊,那几个戴口罩的,都是高手。”亚当斯躲在别墅里,又抓一支箭搭上弦,找了个角度偷摸往外看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旁,黄极也在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笑道:“那个叫琼斯的,才是真的难对付,有S的实力。戴口罩的都不过是A级而已,剩下的更只是普通保镖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说道:“A级对我来说也很难对付了啊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又没让你刺杀成功,你只要给她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琼斯我来搞定,你负责撩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看着黄极戴着一头金色假发,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蒙着面,也带着一把精良的短弓,背着箭袋。

    看了看屋内的几个窗口,选了一扇,从内部朝天上连射八箭。

    外面的保镖见到八支箭飞上黑色天空,心里莫名其妙:这往哪射呢?

    夜里地面有灯光,更显得空中漆黑一片,羽箭扶摇直上,没有超强的夜视能力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普通的保镖们根本没管,立刻抬枪冲着射箭的窗口。

    当然,明知道敌人在那里,他们却没有扔雷或乱开抢,因为这是维罗妮卡的房子,要是打得一团糟,她恐怕会生气的。

    怎料,就在他们注意力在那扇窗口时,旁边一扇窗户突然爆碎。

    黄极从窗口纵跃而出,一袭黑衣,蒙着面,凌空翻滚。

    众人看不清他的面目,只见一抹金色在空中转动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一名保镖喊道。

    他脚下猛地横移,挪着枪口,锁定了空中的金发身影。

    正要开枪,却突然噗嗤一下,一支箭莫名插进了他的后脊柱。

    只这一下,他就瘫痪在地,哀嚎不已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黄极稳稳落地,与此同时,八支从天而降的箭,也如雨一般降临在周围保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连绵地箭矢入肉声响起。

    待黄极站起来,八名保镖已然倒了一地,全部是脊椎中箭,只剩下呻吟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嘶!”维罗妮卡远远看着,被这波箭雨惊呆了。

    操作实在太神奇了,提前射出箭雨,掩护三秒后的自己!瞬秒八人。

    可惜两人距离尚远,黑暗中她也只看到这名杀手有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强……我会死的!”富家子弟更是瞠目结舌,没想到维罗妮卡竟然被如此强大的杀手盯上。

    黄极冷冷地盯了他一眼,富家子弟顿感一股寒意,仿佛自己被一瞬间看穿了似的。

    富家子弟意识到对方可能会连自己一起杀掉,连忙朝门外跑去,根本也顾不上背后的维罗妮卡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跑出几步后,身旁的琼斯手持餐刀,凌厉地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黄极也拔出一把短刀,架住了琼斯的突刺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两人的兵器疯狂交击。

    琼斯的匕首功夫极为生猛,在旁人眼里简直快得如闪电,让人眼花缭乱,恐怕一招都接不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番交手,黄极看起来像是处于下风,被狂风骤雨般的刺击压制地连连退后。

    黄极就这样,且战且退,引琼斯进入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管家好厉害的样子。”富家子弟见杀手被压制地退回别墅内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心想着自己跑什么跑,杀手厉害,维罗妮卡的管家更厉害。

    只见富家子弟,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冲上去帮你拖住他,没想到你的管家这么厉害。”富家子弟说道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一怔,心中暗道:“分明是抛下我跑了啊,没意思,原来是脸皮很厚的类型。这样的话,以后恐怕会毫无廉耻的跪着求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在想什么?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?刚才一定是想要拼死保护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帅气勇敢而又绅士,我要爱上他……爱上他……爱上他……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心中胡思乱想着,不停地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表面依旧是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,说道:“真的吗?你不怕他伤害你嘛?”

    “有你在我背后,我什么都不怕了……卧槽!”富家子弟正说着,突然一个人从别墅的窗户里飞出来,迎面撞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滚作一团,富家子弟脸上沾染灰尘,连忙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竟然就是管家琼斯被人一脚踢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!刚才不还是疯狂压制杀手吗?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