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庭院中,琼斯是狂压黄极一头,出手狠辣凌厉,让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可两人打着打着,当进入别墅时,琼斯突然发现,对方招架自己的攻击变得游刃有余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进步这么快?还是之前本来就没用全力?”

    琼斯心里一咯噔,没想到会有杀手和自己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杀手界有这么强的人,还不是光明会的?

    在杀手界,顶级高手都是光明会培养的,而那些自由的杀手,最强的也才A1。

    没有基因改造,人类中能把自己磨炼到A1的地步,已经是非常惊才绝艳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,单轮身体素质,也就是A2左右,连A1都不到,倒是符合自由杀手的特征。

    不过,战斗意识和技巧,却是太强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速度明明比对方快,竟然都奈何他不得?

    实战综合指数,也是S!

    “这杀手跟我常态实力差不多……看来得暴·露超级弹跳了。”琼斯眼神一厉。

    他打算拿出全部的实力,干掉这个杀手。

    只见双腿瞬间弹射起跳,如螳螂一般跃出十几米,直接飞到别墅穹顶上,消失在黄极眼前。

    之后手抓在吊灯上,调整方向,双腿冲着穹顶猛地一蹬。

    反向借助这超级弹跳之力,如利箭一般轰向黄极,手中的餐刀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这招速度太快,瞬间离开视野,然后俯冲刺杀,琼斯是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往往敌人都会本能地抬头,看看他会跳到哪去,根本不会想到他又会瞬间折跃俯冲下来。

    等对方大惊失色,再躲闪时,基本已经被他秒杀了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却连头都没抬,在他俯冲的同时,就也跳起,做了一个倒挂金钩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琼斯原本自信满满,却没想到自己俯冲时,黄极的反击招数也已经做完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这一脚势大力沉,琼斯凌空倒飞,撞碎窗户摔了出去,正好撞在富家子弟身上。

    黄极的窝心一脚,让他心脏停搏了几秒,差点死掉!

    即便心跳又恢复了,他也挣扎着爬不起来,身体僵硬得使不上劲,血管仿佛被淤堵。

    血液都不通畅,手脚自然软绵无力!

    “这家伙,他非常了解我的能力!”琼斯心中惊骇。

    黄极那料敌机先的一招,太离谱,两人几乎同时出手,对方凭什么正好就是一个倒挂金钩的动作,破了他的俯冲?

    除非,自己的能力对方了如指掌。但怎么可能呢?他很少出手,乃是独属于阿罗娜家族的私军。

    琼斯其实不是光明会的,是阿罗娜家族弄到了升腾1号,暗中培养的他。

    像他这样的人,每个掌剑家族都有很多,平时都不会出手,上一次暴·露弹跳能力,还是十年前!而且那个人也被他灭口了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连正常光明会的人,都没有他的资料。

    知道他能力的人,只有阿罗娜家族的成员!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琼斯神色一凝,谁会派这么强的杀手要维罗妮卡小姐的命?必然是知道维罗妮卡身边有高手保护,而且还提供了他这个护卫的能力资料!

    如此,琼斯能想到最有嫌疑的是亲人……维罗妮卡其他的亲人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没道理啊!”

    “小姐虽然是掌剑的女儿,但在家族里几乎没有竞争力,他有哥哥,有姐姐,谁会要杀她?旁系分家吗?”

    琼斯想不通,也来不及想更多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金发杀手,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走出来的正是亚当斯,黄极击败了琼斯,便示意暗处看戏的亚当斯:该你了。

    亚当斯点点头,剩下的只是一些普通的保镖,他都可以解决。

    “噗噗!”

    亚当斯拿着和黄极一样的弓箭,瞬间射杀几名持枪保镖。

    一时间,庭院里只剩下了维罗妮卡、富家子弟,以及趴在地上软绵无力的琼斯。

    “快跑!小姐!”琼斯喊道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一副可怜柔弱的模样,缩在富家子弟后面,发抖道:“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琼斯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琼斯心中无语,他知道小姐不至于这么柔弱。

    只是小姐这个人,精神有点问题,此刻是非要代入一个渴望爱情胆小柔弱的小女生的状态,做戏做全套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琼斯也分不清,她到底是不是在演戏。

    如今都是要命的紧张时刻了,小姐莫非把自己都骗过去了?

    “喂!你叫什么来着?算了不管了!你快带着我家小姐走,我来挡住杀手!”琼斯冲着富家子弟喊道,自己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。

    富家子弟脚都软了,眼看亚当斯一步步走来,竟然裹挟着一股仿佛视他为鸡犬般的恐怖气势!

    在之前杀手放箭雨的时候,那一眼虽然冷酷,但自己还有逃跑的勇气。

    可眼下,这杀手步步逼近,气势让他恐惧地连跑都不敢跑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缩在他身后,一副快吓哭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刺杀的竟是这样柔弱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冷漠地说着,突然话语中又带着一丝懊恼:“早知道不接这单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琼斯眼睛一眯,对方说的话,与他猜测的不符。

    这不像是家族其他成员派出的死士,更像是自由杀手,而且是个有点喜欢装逼的自由杀手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你先不要动手!如果你是为钱的话……”琼斯喊道。

    “飒!”亚当斯当即一刀,刀锋掠过琼斯的脖子,顿时切开了他的动脉,鲜血泉涌。

    “啊!”富家子弟大惊失色,死亡的威胁终于让他能动了,噗通一下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歇斯底里地喊道:“你是来杀她的!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“滚!”亚当斯漠然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富家子弟连滚带爬地跑掉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从始至终,看都没看逃跑的家伙一眼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亚当斯。

    金发、高大,眼神淡漠而又驳杂着难以言喻的内心情感,这是个拥有极其复杂内心世界的男人!

    两人对视之下,她与亚当斯之间,旖旎的气氛无形地传荡着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,就好像是传说中的……一见钟情?

    她从来都是选中目标,然后试图让自己爱上对方,以及让对方爱上自己。

    最后自己‘试图’失败,她理智地意识到自己没能爱上对方,而对方已经深爱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便试图让自己无比地憎恨对方,并迫使对方也无比地憎恨自己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一定要怎么做,但很爽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,能同时体会到爱情的甜蜜爽感,与化身残暴女王时的独特爽感。尤其是这二者交织时,那种超乎旁人想象的乐趣,使她更为着迷。

    “是一见钟情吗?我成功爱上男人了?好像没有……只是觉得他很吸引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……这么说,他是我有生以来,所遇见的最美好的目标?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,死到临头,竟然还在胡思乱想着。

    她直勾勾地盯着亚当斯,两人眼神对视,她下定决心,如果可以,她一定要让对方爱上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好像要死了啊。”

    只见亚当斯已经一刀刺来,直接插进了维罗妮卡的胸膛!

    “呃!”维罗妮卡瞪大眼睛,随后幸福地笑了。

    她瞳孔向上,眼神空洞,饱含无限的畅意,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……我绝对是爱上他了!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不是爱上他,为什么他伤害我,会让我这么幸福?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沉迷在被‘爱人刀口刺入胸膛’的独特快乐,完全没有要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的生理与心理乐趣,都与常人不同。如果去残暴地伤害曾爱得死去活来的对象,她就会感受到极致地快乐。

    其实反过来,也是一样的,只要自己无比地深爱一个对象,然后被对方伤害,她也同样会快乐。

    只不过,维罗妮卡,从来不会爱上别人。一次也没有,每次体会到这种感觉,都是自己催眠自己模拟出来的,与她伤害别人时的感觉,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!

    没想到今天,她体会到了一直处于设想,停留在理论上,而根本没有真正体会过的‘被深爱男人伤害的快乐’!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种感觉……”维罗妮卡幸福而激动地盯着亚当斯,任由对方刀插入心口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亚当斯这一刀已经捅进去,却突然一颗子弹射来。

    好在,他早有黄极提醒,随时提防着其他A级高手,看到敌人的瞬间就抽刀暴退。

    城堡里的A级高手,其实已经死光了,就是小四小五小六三人。

    但是,从编号也看得出来,至少还有1到3号的保镖。

    这三个保镖,并不住在城堡里,而是在附近管理黑帮。

    得知维罗妮卡遇刺,这才急忙赶来,其中一名顶尖枪手,拔枪就射。

    亚当斯原来所站的地方,被子弹轰出一个大坑来!

    “嘶……溜了溜了!”亚当斯自知没有黄极那么强,见到黄极所预料的援军赶到,当即蹿入夜幕中逃离。

    “诶?”维罗妮卡呆呆地看着那金发杀手远去,爽感消退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……”

    她感到怅然若失,感受着胸口鲜血流淌,她脚一软,无力地倒下,斜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鲜血染红了她冰雪般的连衣裙,按理来说她当面无血色,可是却奇异地泛着潮红。

    “快救小姐!”

    三名保镖心急于维罗妮卡的伤势,根本无心追击杀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……”然而维罗妮卡躺在地上,还在念念不忘那一刀的快乐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