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罗妮卡的私人医生,很快赶到为她处理伤势。

    “万幸,这一刀刚捅进去就拔出来,差一点伤到心脏,再深半厘米就没救了。”医生庆幸道。

    及时赶到的保镖们也松了口气,1号拍了拍小三的肩膀说道:“你这一枪打得好,晚上半秒钟,小姐也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当时赶到,就见到亚当斯一刀捅中维罗妮卡,千钧一发之际,是小三瞬发一枪,逼退了亚当斯。

    小三摇头道:“对方能躲开我没想到的,这不可能是反应,应该是预判,他看到我们赶到第一时间就想撤退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保镖,都是阿罗娜家族的私兵,人人带着口罩,共有七人,实力至少是A。

    如今四五六都死了,只剩一二三七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个杀手的实力这么强劲,会是谁派来的?”

    “把小七招回来吧,他也是顶级杀手,如今琼斯死了,我们需要他的谋略。”

    三名保镖议论着,这时一旁地上响起琼斯虚弱的声音:“我……还没死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,原来琼斯并没有死透,亚当斯那一刀切开动脉,换做常人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但是琼斯生命力较强,竟然坚持到此刻还没有断气。

    “快!琼斯还可以抢救一下!”小三连忙拉住医生喊道。

    医生紧急处理一番,但效果泛泛。

    光明会的止血药膏虽然厉害,但动脉出血就没办法了,这个伤势必须尽快手术。

    眼看着担架就要将其抬走去医院,只见琼斯死死抓着小三的手,说道:“杀手知道我能力……他不是外……人……”

    小三瞳孔一缩,看着琼斯被抬走,心中反复思考琼斯的话。

    知道琼斯的能力?这怎么可能呢?这连他们都不知道啊!

    有这种情报的,必然是阿罗娜家族里的人,这一点理所当然就能想到。

    强大的琼斯差点死掉,而杀手却不是外人……

    小三将此事与众人说了,众人眉头微皱,这太蹊跷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他们检查了现场,还抓捕了没来得及跑出城堡的富家子弟。

    逼问了一番,然而他也提供不了什么讯息,众人便将其交给缓过劲来的维罗妮卡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我又不是杀手,我是你们小姐的朋友!”富家子弟挣扎着被拖入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正座的古典餐椅上,维罗妮卡胸前缠着绷带,唇色惨白,正痴痴地端详着现场留下来的一支箭。

    “维罗妮卡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!”富家子弟感觉不对劲,但还是表现出很关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依旧端详着羽箭,仿佛没听到富家子弟的话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周围的保镖也尽皆不言。

    富家子弟眼珠左右瞥视一番,挤出笑容道:“维罗妮卡?你的人太不礼貌了,一直抓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心中微叹,自己之前的表现,肯定是让维罗妮卡失望了,看来自己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不过没戏归没戏,不让他回家是什么鬼?

    维罗妮卡终于抬头,淡淡地看着富家子弟,慢慢地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放开他……”

    1号和2号立刻松开富家子弟。

    他顿时松口气道:“我们也不是什么关系,之前的事也无可厚非吧……今晚你受了伤,早点休息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富家子弟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怎料维罗妮卡走过来轻声道:“对不起,我的手下不认识你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富家子弟一愣,看到柔情的维罗妮卡,顿时停下要走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之前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抛下你逃跑的。”富家子弟说着,心想莫非还有戏?

    维罗妮卡摇头道:“都是我不好,如果不是有人要杀我,你也不会受到惊吓。”

    富家子弟张大嘴巴,这也太温柔了吧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没关系,你也不想的,都怪那个杀手!不知道哪来的狗东西,他简直该死!”富家子弟连忙顺着说道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:再说些暖心的话,之前维罗妮卡不理我,或许只是受了惊吓,此刻她正是最脆弱的时候,说不定正需要我……

    富家子弟正如此想着,却不料,维罗妮卡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温柔体贴的气质,瞬间变化,冷艳、高傲,女王气势陡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狗东西?”维罗妮卡眉关深锁,语气清冷。

    她一双美丽的眼睛散发出点点冷光,白净如雪的脸庞没有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富家子弟打了个冷颤,哑然地看着冷艳的维罗妮卡,只觉冷气森森,一股寒意蹿上背脊。可是偏偏又移不开眼睛,觉得这样的维罗妮卡更好看……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维罗妮卡,我没说你,我是说那个杀手……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不等他说完,手上的羽箭就直接戳进了富家子弟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他又惊又痛,惨叫连连,两旁的保镖立刻将其抓紧。

    “没感觉……”维罗妮卡无趣地拔出羽箭。

    她突然翻脸,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。

    实在是跟这个富家子弟,还没有感情基础,这也是她第一次这么快就对一个目标失去兴趣。

    此刻,他心里想的全是那金发杀手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嫌弃地看着箭头上的血迹,连忙拿出手巾擦拭,见擦不干净,便匆匆走向浴室。

    “那个金发的男人,我一定要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不要伤害他。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说着,已然进入浴室清洗箭头了。

    1号2号对视一眼,他们看得出来,小姐对那个杀手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个不妙的消息,那个杀手可是S级,威胁很大。

    可他们也没办法,只得称是。

    随后看向惨叫的富家子弟,他并没有死,维罗妮卡的力气不大,这一下也没戳多深,不过是戳伤了他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姐已经对他没兴趣了,怎么处理?把以前的流程走一遍?还是杀了……”2号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富家子弟吓得亡魂大冒,这时他才想起朋友的忠告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这个女人,根本不是什么温柔娇弱的女子,或许她的身体很纤弱,但是心里却是无比冷酷。

    刚才的样子,完全颠覆了他心中的维罗妮卡,那双淡漠的眼睛,与清冷的语气,与以前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!你们不能杀我,我父亲是通用集团董事。”富家子弟沙哑道。

    1号撇嘴道:“小姐并不憎恨他,而是完全失去了兴趣,就不必走流程了。让他滚出底特律吧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与富家子弟‘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’,将他的家底都细数一遍后,给他处理了一下伤口便放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维罗妮卡遇刺的消息,很快在底特律的上层传开了。

    毕竟现场有那么多宾客,谁都知道有人要杀维罗妮卡。

    这件事发酵没多久,又有新消息传开,那晚最后留下的富家子弟,为了保护维罗妮卡,被凶手射了一箭。

    好在伤得不重,没有生命之忧,但也要因此搬离去南方修养。

    第三天时,他举家搬离了底特律,至此底特律本就不多的白人资本家,又少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这么快就出事了吗?真的是诅咒啊……”富家子弟的朋友,那个清瘦男子得到消息,第一时间打电话询问富家子弟详情。

    奈何对方什么都不肯说,只说自己被杀手射了一箭,怕了,家里本来就打算搬离底特律,正好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同样得知消息的,还有紧锣密鼓招兵买马备战的路易斯。

    路易斯为了对付随时可能攻打他的‘猫眼石’,可谓把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毕竟给了亚当斯一千多万,他的流动资金也不多,只能拿出藏起来的养老资金,买枪收人。

    不光收人,他还提拔了好几个小头目。

    亚当斯当时杀的那一波,外加猫眼石杀的那一波,导致路易斯手下无人可用,尤其是领军的小头目几乎都死光了,只能紧急提拔一批。

    “老王,维罗妮卡没死?消息属实吗?”路易斯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他眼前的老王,正是新提拔的小头目之一。甚至于,都才刚加入自己的帮派几天而已。

    年纪一大把了,可是身手不错,而且颇有头脑,本是个街头骗子,招兵买马时,见他有点厉害,就拉入伙了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他认识一个华人医生,简直神奇,几次针灸加汤药下去,自己身上的暗疾暗伤都没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让自己龙精虎猛,比他所见的其他医生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底特律人口太少,又经济崩溃,根本没有名医,医院的医疗设施都还是非常老旧的。

    在这里,厉害的医生是非常值钱的,所以老王引荐了此人加入路易斯的帮派后,路易斯直接给其拔升到小头目的职位。

    面对路易斯的询问,老王说道:“属实,我认识一个黑客,他叫‘楚’,很有能力,骇入了维罗妮卡私人医生的电脑,获取了那名医生自己的记的医疗笔记,可以证实维罗妮卡差点死了,受了重伤,但却被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咬牙道:“什么死神亚当,还不是失败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个杀手虽然厉害,但维罗妮卡也一定有了警惕,失败一次再想杀死就几乎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恐怕要打起来了,你们都聚集在我的社区,警惕被猫眼石袭击!”

    老王严肃地点头道:“明白,不过若要说那杀手没机会,倒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说?”路易斯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为之,维罗妮卡是否活着,还没有公开。我们可以到处散播谣言,说维罗妮卡已死,趁机鼓动其他几个大帮派,去骚扰猫眼石。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路易斯摇头道:“没用的,先不说其他几个帮派会不会上当,只要维罗妮卡站出来澄清一下,这种谣言就不攻自破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笑道:“这不正好吗?就是要她公开澄清,我相信死神亚当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不站出来呢?”路易斯皱眉道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那谣言就不可能被彻底攻破,谣言是可以三人成虎的,我们可以说他某个手下打算接管猫眼石,然后再编撰另一个手下不服气争夺位子的桥段。说不定就有帮派上当了,没有也没关系,我们又不亏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点点头,笑道:“很好!就这么做!就叫给你了!”

    老王苦涩说道:“boss,我手下根本没有几个人啊……我认识的黑客,可以拉进来做我的手下,但也顶多在网上给其他帮派的人推送、散布一些谣言。但这力度绝对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路易斯也知道老王的尴尬处境。

    他愿意任用老王,还有个很简单的理由,那就是他是华人。

    ‘猫眼石’这个帮派是出了名的只有白人,正是因为最强帮派不要黑人,这才让其他帮派在底特律这座黑人人口特别多的城市发展起来,所以黑人、华人都不可能是对方派来的。

    路易斯的手下全是黑人,可以说是他的依靠,他如此紧急地提拔头目,按理来说,应该提拔老资历的黑人才对,然而提拔的人里却多了个华人,让很多手下不满。

    如此不满下,他强行提拔,老王也不过是个空壳子,根本没有手下愿意到老王的麾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老王可以自己招兵买马,但底特律的华人太少了,简直凤毛麟角。他说自己手下没几个人,完全正常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给你随意招人的权力,你尽快多些可用的手下。至于这谣言的事,我交给被人,你就让你那个黑客手下在网上辅助一下就是了。”路易斯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苦涩点头道:“是,boss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