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当斯被关在维罗妮卡的卧室床上,脖子被栓了一根铁链系在床头,身上的伤势已经被处理包扎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再三勒令小七不要伤害他,便蹦蹦跳跳地去制作甜点了。

    小七见她走了,立刻冲上前搜索亚当斯的随身物品。

    短刀、手机、银行卡、随身的一些暗器,开锁工具,还有一瓶急救药物。

    “不是光明会的。”小七嗅了嗅药物,又划伤手臂试了试,发现这是全新的高效外伤药。

    它的止血效果,比光明会的药差一点,但也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从包装和成分来看,制作工艺并不复杂,明显是手工调配的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的配方。”小七盘算着亚当斯的身份,他已经问过小姐与其之前的通话内容。

    亚当斯无论是反应还是话语,乃至后来的神色,都展现出他其实并不了解维罗妮卡,更不知道自己在刺杀一个何等恐怖背景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还是那句话,这无法解释对方琼斯的情报那么了解。

    “喂!醒醒!”

    小七戳着亚当斯,直把他摆弄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亚当斯一醒来只茫然了刹那,便一脚踢向小七。

    小七从容挡住,退后一步笑道:“你最好老实一点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感受到脖子上的枷锁,不停摸索,同时眼睛快速扫视周围。

    他这些举动,在小七看来都很正常,第一时间观察环境,同时手在摸索项圈,手指在锁头上感受,大约是想研究一下这是什么锁,看看自己有没有可能解开。

    这些行为,换做小七,他也会做。

    亚当斯一副意识到自己被俘虏后的冷静姿态,同时不动声色地摸索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这个?”小七拿出撬锁小工具。

    亚当斯瞥了他一眼没理他。

    “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尝试逃跑,强尼就在隔壁,他的拳头你也品尝过了……如果你轻举妄动的话,我想这面墙壁就该重修了……”小七指着墙壁笑道。

    这明摆着是告诉对方,强尼就在隔壁,如果亚当斯轻举妄动,对方会直接撞破墙壁杀过来将其制服。

    亚当斯脸上微不可查地一抽,脖颈不自然地动了动,说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那个家伙的速度,打破世界纪录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七一直在观察他,见亚当斯脖颈动了动,便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不自觉地微动作,显露了亚当斯是真真切切地忌惮强尼,忌惮之中还带着对未知的恐惧。

    因为强尼打晕亚当斯,就是打中其后颈。

    此番自己提到强尼,对方的后颈就不自在起来,可谓完全地发自内心地惊骇。

    结合之前的种种迹象,小七确定亚当斯是真的不知道炽诚哨兵的存在。

    小七没有直接询问他为什么了解琼斯的能力,那是最下等的问法。

    他打算先摸清死神亚当这个人的成分。

    “哦?你不了解我们?那你还敢来刺杀我们小姐?”小七说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不动声色道:“我是杀手,受人委托,就该杀死目标。”

    小七说道:“是谁委托的你?”

    亚当斯冷笑道:“我不会出卖雇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是不是路易斯?”小七问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面无表情,目不斜视道:“呵呵,你继续猜啊。”

    小七注意到,亚当斯的肌肉紧了一紧,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他是何等眼力,立刻捕捉到这个细节!

    “不是路易斯啊……”小七注意到亚当斯的肌肉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小七笑道:“那就是特米洛了!”

    “嘁……”亚当斯还是面无表情,目不斜视,只是这回,眼神之中似乎在思考。

    两次目不斜视,直勾勾看着前方的样子看似一样,实则内心的想法不一样。

    前一次眼神是聚焦的,真的在盯着前方的床位木栏,乃是刻意地在装面瘫。

    可后一次,提到特米洛,亚当斯瞳孔没有聚焦,他明显在思考,仅仅只是眼‘朝着’一个方向,而非‘看着’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种思考,乃是茫然式的思考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装面瘫的同时,还在茫然。

    “可以,两次都面无表情,他并没有尝试误导我,直接对所有的名字都表达同一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很聪明的做法,不过他明显对路易斯这个名字,更熟悉,肌肉用力了,而对特梅洛却根本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小七想着,说道:“就是特米洛,我已经知道了,我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亚当斯看向小七,腮帮子的肌肉在暗暗用力,也就是说他在憋住不笑。

    小七说道:“你承认吧,你老实交代的话,我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笑道:“承认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承认是特米洛让你来杀小姐的。”小七严肃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的眼神有些挣扎,最终无所谓道:“没什么好承认的,他不是我的雇主,你让我怎么老实交代?”

    小七盯着他,心中已有决断。

    “果然,他不认识特梅洛。”

    小七刚才的问话,是包含多重套路。

    首先他给出了两个答案,路易斯与特梅洛。

    其中特梅洛,他刻意有点口音,把这个名字说成‘特米洛’。

    虽然带点口音,但如果亚当斯知道特梅洛,那在听到‘特米洛’时一样会知道他在指谁。

    反之,则会本能地误以为他问得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果然,在强迫亚当斯承认时,亚当斯的回话中,用的是‘他’,而非‘她’。

    这在英语中区别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逼迫亚当斯承认,也是一个套路。

    在说自己有证据时,亚当斯没有一丁点紧张。逼迫承认时,则有些挣扎。

    挣扎的原因很简单,亚当斯想故意承认一个假的,而误导自己,这是很普通的操作。

    可是亚当斯,却偏偏没这么做,而是说‘他不是我的雇主,你让我怎么交代’。

    “那种故意承认一个假的,层次太浅,他不会用的,他也知道骗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死神亚当,真是个精明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换做普通人,或许就故意承认一个,顺着话说了。

    但是死神亚当,乃是顶尖杀手,精明得很。他若不认识‘特米洛’,怎么编瞎话?能误导一时,却终究会被拆穿。

    届时反过来还容易让人以为是路易斯。

    “当两个选项中,有一个是真的时,最好的对策不是误导别人相信那个假的,而是对两个选项都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死神亚当,从始至终都对两个名字,刻意表现出一样的反应,很稳嘛。”

    小七层层剖析,自诩读懂了亚当斯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的分析的确没有任何问题,他给出的两个选项,路易斯是出钱的雇主,亚当斯不可能不认识。而特梅洛则是小七怀疑的真实主人,亚当斯可能认识,也可能不认识。

    所以,小七是知道答案的。亚当斯要么只认识路易斯,要么两个都认识。

    而亚当斯的表现,则完美符合他是个精密老辣的杀手的人设。

    当小七以此人设去剖析时,便确定,死神亚当只认识路易斯,而不认识特梅洛。

    “特梅洛,请进来吧,你的人我们可不敢伤害。”小七冲着门外喊道。

    这回,小七没有故意有点口音,便是最后一层试探。

    他故意装作小姐的妹妹特梅洛来了,就是想看看亚当斯的反应。

    只见亚当斯对此毫无紧张,虽然看向大门,但眼睛却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他当然心不在焉,因为小七注意到亚当斯的手在偷偷抠床上的木头,想抠出一个木刺来开锁。

    “果然,他根本不在乎进来的是谁,他只想逃跑。”

    小七见他度过了最后一层试探,便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这真的只是个顶尖杀手而已,幕后或许有特梅洛的指使,但他自己却不知道,而是通过路易斯这个中间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路易斯才是特梅洛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死神亚当,并没有牵扯太深,小姐想跟他玩恋爱游戏,就由着小姐吧……”小七暗道。

    只见被小七叫进来的,只是一名普通的保镖,小七从他手中接过一份资料扔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木刺放下,看看这份资料吧。”小七说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一惊,深深地看了一眼小七,撇撇嘴将好不容易抠下来的木刺放下,拿起资料看起来。

    资料上,乃是刺客集团网站上的委托单、接单记录,死神亚当杀手档案等内容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亚当斯一副气急的样子,因为这些资料代表着小七早就知道是谁雇佣他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神通广大啊,你们既然都知道了雇主,刚才是在耍我吗?”亚当斯怒道。

    小七微笑道:“我没有对你动刑,你就该感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那份委托中止书吗?路易斯解冻了资金,违约撤单了,所以网站已经撤销了你的任务状态,你与他没有雇佣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眼见雇主和自己的资料,都彻底暴·露了,干脆也不装了说道:“难怪这个雇主愿意给我一千一百万,果然……这么贵的目标,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啊,你们连刺客集团都能操控?”

    “一千一百万?”小七问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冷笑道:“你们这么神通广大,还用得着审问我?”

    小七说道:“我们没有把你关在地牢,就是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希望你能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想遵守固执的原则的话,喏,这是我们对你的委托单,接受它你就是我们的人了,三千万美金签字费。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么美的事?”接过标价三千万美金的委托单,亚当斯犹豫了片刻,选择接受。

    至此,亚当斯转投维罗妮卡麾下,成为他们的专职杀手,兼维罗妮卡的贴身保镖。

    亚当斯看了眼小七,不知道这个深沉的男人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直到此刻,自己都在按照黄极的剧本走。

    听到什么问话,产生什么反应,他与黄极排练了很多次。黄极设想了大概有一百多种敌人可能的问题,各种小细节都有设想到。

    什么问题什么应对,他和黄极排练的内容,比敌人实际用出来的都还冗余了十倍!

    可以说,不管小七怎么审问他,亚当斯都能做出最有利黄极计划的反应。

    亚当斯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网站上的一百万,只是个幌子,我也不知道路易斯为何这么做,总之他实际上还暗中给了我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先给的我钱,和暗杀目标的资料,然后再让我去网站上等悬赏,之后挂了一百万,我就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,你们都拿走了我的银行卡,查一下转账记录不就知道了?还用得着问我?”

    暗杀目标的资料?小七突然发现,亚当斯随口说了个关键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连忙追问:“资料是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“就是寻常的目标资料啊,维罗妮卡,她的照片,她的手机号码、住址之类的,还有她身边的保镖数量,其中有个叫琼斯的很厉害,但他有个致命缺陷,当其消失在眼前时,不要急,直接一招倒悬踢就可以将其秒杀。”亚当斯说着。

    小七眉头一挑,原来死神亚当并不是知道琼斯的能力,只是知道如何破解琼斯的绝活儿。

    琼斯的能力,小七也不知道,但是从琼斯的尸检上来看,他的确遭受了非常狠厉的窝心一脚。

    “银行记录在这。”进来的手下递出一份文档。

    亚当斯身上的银行卡,小七早就让人去查了,此刻他接过手下的资料看了看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死神亚当身上搜出来的银行卡,是路易斯的。不过里面的钱早在几天前就被转走了,转到了死神亚当自己的隐藏账户中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网站的悬赏,是在这一千万转走之后的七小时,才突然挂上去的。

    死神亚当说的完全没错,就是路易斯先给了钱,然后假模假样地在网站上挂了一个百万的悬赏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他为什么这么做。”小七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不过让他在网站上下单,是我要求的。他找上我想让我接私活儿,还提一大堆要求。我就直接告诉他:没有网站的委托单,不要指望我什么秘密都保护。所以他象征性在网站上下了一个百万的订单。”亚当斯说道。

    小七追问道:“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亚当斯说道:“不要暴·露雇主,不要暴·露与我的特殊委托等等……总之我跟你说的这些,都是他要求不要说的。嘿,我这可不是没有原则,你们把委托都中止了,还是雇主方先违约,这可是真的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给自己找补,小七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年头,很少有那种连命都不要,都要保护雇主秘密的杀手了。毕竟委托都中止了,哪怕是非正常中止。

    小七很快理解路易斯的心理,他找的这个死神亚当,是个表面身价很低,实际能力价值一千多万的杀手。

    可是悬赏一千多万杀维罗妮卡的话,刺客集团里的那些顶尖杀手就会看到这份订单,而那些顶尖杀手,可都是光明会培养的!

    所以路易斯只挂一百万,这样只有一些百万级的杀手能看到。

    这种操作,在小七看来,完全是为了规避影响,避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同时也证明,路易斯知道太多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死神亚当这种存在太稀少了,表面身价只有一两百万,但他归隐九年,实力却达到了一两千万的级别。”

    “真亏路易斯能找到他这样的隐藏高手。”

    小七想通此节,发现全对上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重点,都在这个路易斯身上。

    不光是这暗杀的事,最近他还得到消息,路易斯身边的两名光明会小眼线,被人干掉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个路易斯,傍上了一个大腿,那个大腿告诉了他很多秘密,让他找个顶级杀手,而又不要引起网站上那些老牌顶级杀手的注意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路易斯才是问题最大的人。”小七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