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七顾不得追杀路易斯,飞速解决最后两人,便从楼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强尼,也早已爬起来,冲进来卫生间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击钢琴砸头,虽然一点事也没有,但这力道绝不是正常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偷袭之人,乃是炽诚哨兵!

    强尼如炮弹一般轰击卫生间,却发现人已经跑了,而卫生间里正有一颗即将爆炸的炸弹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强尼连忙用盾牌护住要害,被冲击波轰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楼卫生间及左右的房间全塌了,暗中偷袭之人也溜掉了。

    “嘁!”强尼知道,对方根本没打算跟自己打,否则不会留下这么多掩护撤退的措施。

    他也懒得追,走到维罗妮卡身边继续保护她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抱着动弹不得的亚当斯,嘶哑哭泣,整个人都快崩溃了。

    亚当斯的鲜血喷洒在她脸上的那一刻,她感同身受,一股极致的伤痛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不!不要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亚当……呜呜呜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此刻的维罗妮卡像个疯子,眼泪和脸上亚当斯的血混合着往下滴,与头发粘在一起,抱着亚当斯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小七走到维罗妮卡身后,深深地看着濒死的亚当斯,终于认可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知道,亚当斯舍身保护维罗妮卡,这绝不是爱,而是贯彻职责。

    以他对亚当斯的了解,如果不是那一纸契约让亚当斯成为维罗妮卡的贴身保镖,这个男人才不会保护小姐呢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他这么有契约精神。”小七看着眼神涣散的亚当斯,一时间也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这个杀手就这么死了,死在他曾经想杀死之人的怀中,以保护对方而死。

    在弥漫的血腥味中,一股沉痛悲伤的气息感染了众人。

    连小七这个对他有成见的人,此刻都对这个男人有些惋惜,更何况深爱他的维罗妮卡。

    她真的要崩溃了,此刻的眼神仿佛魔鬼一般。

    小七苦笑,他知道小姐会比以前更加疯狂,她与自己的亲妹妹,恐怕要开战了!

    家族内部血亲的战争!小七无语,这都什么事啊!

    “快救他!快救他啊!小七!我命令你把他救回来!”维罗妮卡绝望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胸口遍布弹坑,鲜血不住地流,但他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小七叹息地拿出药给亚当斯抹上,勉强止了点血,但是他又不是医生,这个时候也做不了别的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小姐……我没有办法。”小七低沉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的生命力在不断地流失,维罗妮卡在绝望与无助之中即将黑化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应该能救他。”这个时候,被绑在墙角,从头到尾都没人理会的黄极说话了。

    小七看向黄极,他很早就注意到那里绑着三个人了。

    但就是因为绑着,没什么威胁,所以他就没管。

    所以双方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谁都没去攻击这三名华人。

    此刻,其中一名华人竟然说能救亚当斯?

    身中八枪,这个出血量明显伤到了动脉,没救了啊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小七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名医生。”黄极认真道。

    小七还在想,维罗妮卡就直接说道:“真的吗!快救他!小七快把他请过来!”

    “唰!”小七一刀斩断黄极的绳索,没有管墙角坐着的老王和楚少君。

    黄极也没有多说,立刻冲到亚当斯身边,撕开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麻烦去那间房把我的急救箱拿出来。”黄极一边撕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!快去!”维罗妮卡催促道。

    小七闪身冲去拿了急救箱回来,黄极立刻从中抽出一排毫针,双手如闪电一般在亚当斯身上抹过,很快二十多根针就插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后一只手按在亚当斯的脖子上,用电流刺激他其他针插不到的隐穴。

    一只手从急救箱里拿出手术刀,单手用酒精消毒之后剖开弹痕,没有用镊子,而是轻轻一挑,就精妙地把子弹给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叮……噗……叮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划一个弹痕,就取出一颗子弹,手与刀,又快又稳!

    见他凌厉而娴熟的动作,小七面露赞叹与惊讶,没想到路易斯竟然绑了一个如此厉害的外科医生!而且还会一些神奇的中医技术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抹了抹脸上的血泪,双目放光,原本快崩溃发疯的心情,立刻被油然而起的希望所包裹。

    她眼睛迸发期待,或许,这个不起眼的医生,真的可以救活亚当!

    只见黄极取出所有子弹,随后又拿针线为亚当斯缝合,他率先缝合的是动脉血管,这个很麻烦,但依旧难不住黄极。

    他可谓做足了准备,有万分的把握,毕竟亚当斯为维罗妮卡挡枪,是计划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仅此一役,维罗妮卡将对亚当斯百依百顺,而黄极则以救命恩情,被维罗妮卡所信任,顺势转投在维罗妮卡名下。

    随着黄极的救治,亚当斯竟然苏醒了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大为惊喜,一瞬间的幸福感让她几乎要上天了。

    她的大脑,仿佛被幸福的洪流所淹没一般,这一刻她意识到,她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了,你什么血型?”黄极问道,说着手朝急救箱里拿血袋。

    他连各种血型的血袋都准备好了,其中O型的最多。

    “O型……”亚当斯虚弱道。

    黄极随手挑出一袋,为他输血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嘛……”亚当斯看了看左右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茫然是装的,当然,伤是真的。

    之前对他开枪的乃是恶龙,所以避开了心脏脑袋等要害。

    连中八枪后,亚当斯又分泌肾上腺素,撑住了大脑的清醒,然后调动气氛与情绪。

    他信任黄极,黄极既然说绝对能救,那他濒死之际,都依旧想着俘获维罗妮卡的心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成功了。

    就连小七都微笑道:“做得好亚当斯,好好养伤,你可是小姐的保镖和管家。”

    琼斯死了,眼下见亚当斯值得信任,小姐又爱她,干脆小七认可他成为新的管家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也激动道:“太好了!感谢上帝……医生,你很好!很好!”

    一切按部就班,强尼终于有机会说话道:“嘿,小七,刚才袭击者身体素质是S1,他绝对不是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是实战被认为是S,实际上身体素质只有A。这还算是人类可以达到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是身体素质是S的话,就绝对不是人了,绝对被基因改良过。

    小七点点头,S1的话,那就不是老八了,特梅洛还派了更强的手下过来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的话,也是特梅洛的管家,类似琼斯一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唉,竟然让他们跑了……”小七撇撇嘴,不光神秘袭击者跑了,就连路易斯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如今别墅外面院子的敌人已经剿灭干净,他的手下们都杀进来,在楼上楼下找了个遍,也没有找到路易斯。

    强尼沉声道:“小七,这样的话,我就得上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是阿罗娜家族内部的事,我们自己会处理好,不劳烦组织插手了。你理解我的意思,强尼,阿罗娜家族会感谢你的。”小七说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,等这事结束,小姐自然会找特梅洛算账,到时候就是家族内血亲内斗,真的不宜让组织干涉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强尼能说什么呢,打了个哈欠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,这就是他一定要引出特梅洛来背锅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会死了这么多人,闹了这么大,甚至还有S级以上战力出现,而强尼不会上报。

    小七会认为这是家族丑闻而压下去,以免被外人做文章。

    战斗已经结束,小七看向黄极道:“请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路易斯的私人医生,这个老头则是路易斯家族帮派的小头目,这个年轻人是一名黑客,路易斯的御用黑客。他们都是我的朋友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小七问道:“为什么你们会被绑在这里?”

    黄极苦笑道:“我们劝他逃跑,他不听,还认为我扰乱军心,就把我们梆在这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活口?”小七询问手下。

    手下很快带了几个俘虏过来,小七询问了一番,发现都没问题,这三个华人甚至还很不被待见,乃是路易斯强行提拔的。

    小七没有深入问下去,而是话题一转道:“外面都是我们的人,路易斯跑不掉的,他已经躲在某处,或者别墅里有暗道。你们谁知道?”

    几个俘虏慌张的摇头:“不知道……可能躲起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小七抬手就毙了一个,其他的俘虏吓坏了,急道:“我们真不知道,路易斯很狡猾,有暗道也不会告诉我们的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确不知道,小七看得出来,所以摆摆手,让人拖他们出去处理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,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问黄极:“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黄极做了个紧张的姿态。

    小七微笑道:“别紧张,你不知道也没关系,以后你就为我们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想了想说道:“我真不知道,但是我因为是私人医生,也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别墅,哪里我都能去,包括书房,可唯独二楼有一间健身房他不让我进。”

    小七眼睛一亮,他想起来,最后一次见到路易斯,就是看到他进入了二楼的健身房。

    之后因为小姐遇袭,他担忧就跳下来没追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暗道肯定在健身房中。

    “走,你跟我上来。”

    小七叫上黄极,两人来到二楼的健身房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没错,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入其中,小七扫视着里面,东碰一下,西推一下,寻找机关。

    黄极假装无意间被茶几绊倒一下,整个人扑在墙上,双掌正好按在两个凸起的装饰上。

    霎时间,那面墙挪开仅供一人出入的小口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!”小七见黄极无意间触发机关,顿时大喜,感觉这个医生简直是个福星。

    他立马钻进去,里面是个通道,直通地下,然后会进入下水道。

    路易斯显然从这跑了,但是他哪跑得过小七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就追上了没跑多远的路易斯,直接把他如提小鸡似的抓了回来!

    “别杀我!别杀我!”路易斯慌了,他没想到自己会被抓回来。

    小七咧嘴笑道:“放心,我不会杀你的。我有些问题要问你,你愿意回答我吗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”路易斯连忙道。

    小七抓着他,一边往屋外走,一边问道:“你这个项链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啊?我不知道啊,我不知道是谁放在我保险柜里的……”路易斯慌张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别装了,你雇杀手杀我们家小姐,这是特梅洛指使的吧?老八人呢?你是准备去哪跟他回合?”小七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特梅洛?什么老八?我不认识啊!”路易斯老实道。

    小七怒道:“少废话,你连我猫眼石的据点部署都知道,还在这装什么!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路易斯终于听懂了,他连忙指着一旁的黄极说道:“是他啊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小七回头看向黄极,却是眼前一黑!

    只见黄极微笑着,如闪电般出手,手指直接点碎了小七的喉咙!

    随后一股强力的麻痹感颈椎,让他四肢僵直!

    “什么!”小七目眦欲裂,他万万没想到,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,一点威胁也没有,温润无比的华人医生,竟然如此厉害!

    这瞬间的出手,他根本来不及反应!而且只一击,就让自己手脚麻痹,仿佛神经中枢被截断一般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被蒙骗了!我大意了啊!他才是特梅洛派过来统领路易斯的人!”

    “可恶!我竟然因为他被绑在那,而掉以轻心了!”

    小七认为,这个医生就是在和路易斯唱双簧,苦肉计而降低自己警惕心。

    如今该医生救了亚当斯,深得小姐感激。让一个敌人,如此打入他们内部,想害死小姐岂不是简简单单?

    然而他动弹不了,直接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黄极冲路易斯说道:“老大,杀了他快跑!”

    路易斯大脑嗡得一下,感动的哭了。他那么对待黄极,黄极此刻竟然舍命偷袭小七,救了他!

    “先生!是我对不住你,我们一起走!”路易斯说着,拔出一刀插进小七的心脏!

    小七瞪大眼睛,眼中充斥着不甘,爆吼一声:“强尼!!!”

    路易斯吓了一跳,准备带黄极一块跑,怎料黄极却做了一个仿佛被踹飞般的动作,脚一蹬!整个人猛地朝后一撞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后背撞开木栏,从二楼直接跌落到一楼的大厅。

    “啊?”路易斯看蒙圈了,啥玩意儿?诶?先生这是被谁打飞了?隐形人?

    大厅众人抬头,只见黄极撞碎栏杆,从楼上抛飞下来,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黄极胸腹仿佛受到过重创,直接吐出一口鲜血!

    他脸色发紫,横卧在地上,手指向二楼痛苦道:“有……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咻!”强尼第一个冲上二楼,只见他一个腾跃,就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其余手下也从走廊跑到健身房门口,就见路易斯拔出小七胸口的刀,朝密道中钻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看到小七躺在血泊中,他的手下们愤怒地开枪,路易斯身中数枪钻进了密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强尼手握盾牌一砸,直接把墙给砸塌了,砖石压在路易斯的身上,将其掩埋。

    等强行从废墟中把路易斯提出来时,他已经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医生!那个医生!”

    地上,小七还没死透!他张着嘴,五官扭曲,想向众人传达黄极那个医生是敌人!

    奈何……他不知道黄极叫什么名字!

    从头到尾,黄极都在说:“我是一名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都是在自我介绍他是医生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小七才意识到,他竟然只能用医生来代称黄极这个人!

    “医生?放心,我明白!”强尼刷的一下跳下去,抱着黄极又刷的一下跳上来。

    此刻亚当斯已经苏醒,在维罗妮卡的搀扶下也走上来。

    “医生!快救他!”强尼冲着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黄极自己也一副虚弱的样子,但还是坚毅地点头道:“我会全力以赴……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小七伤的这么重,嘴上喊着‘医生!那个医生!’,是人都会认为他是在呼救,希望黄极这个现场唯一的医生,能救他!

    就好像之前,黄极以精湛的医术,救活了亚当斯一样!

    小七看着黄极开始装模作样地救治自己,眼睛快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他抬起一只手,挣扎着抓向黄极。

    “敌人!敌人!”

    小七嘴里喊着,可他说不下去了,黄极一根针插进了他的脖颈之中!

    “不要用力!放松放松!不要再想着敌人了!敌人已经死了!”黄极握住小七的手。

    这本是小七抓向他的衣领,用动作表明他是敌人的行为。

    结果黄极这一接手,配合黄极的表情,两人就好像两个朋友临终握手一般!

    “挺住!”黄极喊道,同时左手在他脖颈摩挲。

    小七气得吐血!奈何也不知道黄极动了什么手段,他硬是说不出话来,只能发出‘嗯!嗯!’这般应和!

    “你放松!你出血太快了,放松啊!”黄极说着,冲着身后喊:“快拿我的医疗箱来!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扶着亚当斯,其他手下带着医疗箱上来。

    黄极自己一边咳着血,一边颤抖着手臂给他治疗!

    维罗妮卡叹了口气说道:“小七你挺住,他医术很厉害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小七气疯了,他现在就是黄极害得!神特么不会有事!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恐怕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一定要提醒大家!”

    小七心里吼叫着,突然,他发出了声音:“医生!”

    见他出声,维罗妮卡凑上来。

    小七也跟她很久了,这次事件,从1号到老六全死了,只剩小七,如今连小七也要死了,她还是很不舍的。

    只见小七指了指路易斯尸体上的某物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看去,眼神一厉,她看到了金狮子吊坠!

    她将其捡起来查看,冷笑道:“特梅洛的,我认识,小时候她拿着这东西在地上摩擦,所以狮子的尾巴都快磨没了。”

    小七眼睛一亮,果然是特梅洛的。

    他连忙指了指黄极,又指了指吊坠,表明黄极是特梅洛的人!

    众人奇怪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是的,你猜的没错,我见过这个吊坠,是有一个人交给路易斯的,他带着口罩,有个阿拉伯数字8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小七瞪着眼,急疯了!这个畜生怎么这么能如此淡定地圆话!搞得好像自己在配合他一样!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扰我了,你坚持住,不要让我分心!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里焦急,血流的更快,很快意识开始模糊。

    小七绝望,知道想指认黄极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他一死,代表着小姐身边最后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死去,这个医生想害死小姐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还有亚当斯!”小七突然绽放出希望。

    亚当斯已经经过了他的考验,得到了他的认可。之前的舍身挡枪,他不觉得是演戏。

    因为那伤真的很重,这个医生能救回来,在他看来是需要一点运气的,这里不存在两个人配合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亚当斯,就成了自己死后,小姐身边唯一能保护她的人了。

    而亚当斯实力强劲,又聪明有谋略,他的话,或许有可能保护好小姐。

    只见他颤抖地拿出猫眼石帮派的执行扳指,递给了亚当斯。

    “亚当斯!以后小姐就拜托你了!”小七呼喊着,没想到这回又能发声了。

    这又让他悚然一惊,不对啊!为什么呼喊这句话时,嗓子能发音了?

    他瞪着黄极,心想: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小七已经没时间了,心脏被路易斯捅穿,没有黄极的救治,他很快便死去了。

    黄极虚弱地处理了一下伤口,见他死掉,猛咳几声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一名枪手连忙在旁边扶住:“医生你坚持住!”

    黄极沉痛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伤太重了,没能救回来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死了!”众人探了一下小七的脉搏,发现他的确死透了。

    “小——七!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伏在亚当斯的胸怀里,流下泪水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对不起……医生,你尽力了!”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叹息一声,抹下了小七死不瞑目的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