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天一夜,训练场中持续回荡着林立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亚当斯中途来看望了一下大家,看到林立的惨状都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是在干吗?”亚当斯惊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,立马按回去。

    恶龙解释道:“地狱式训练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惊道:“这特么是训练?这不就是处决吗?”

    黄极的训练非常残酷,他直接拿着刀从林立的嘴巴插进去,最后从林立的后颈穿透而出。

    敢躲,马上就拔出狙击枪把林立的心脏射穿。

    敢挡,旁边的瑟提立刻就会将他的手砍下来。

    一整天下来,林立都在经受这样的折磨,饶是他身体素质达到S1巅峰,也禁不住这么摧残,经历了一百多次濒死!

    要打人先学会挨打,但这已经不是挨打了,而是疯狂地经历死亡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。”亚当斯惊道。

    可很快瞧出了门道,无他,林立能进行如此恐怖训练的前提,乃是黄极神乎其神的医术!

    把人打到死,然后救回来!

    “不要眨眼!”黄极咆哮着,子弹射入林立心脏,一枪飙血。

    林立噗通一下倒在血泊中,呻吟着,身体抽搐。

    黄极很清楚怎样的攻击不会当场打死林立,而是让他苟活个一两分钟。

    之后黄极给他取出子弹,重新帮他填补破缺的心脏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颈部被刀斩开,心脏被子弹洞穿,诸如此类的攻击他已经经历了一百多次。

    每一次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,黄极却又把他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种训练,哪里都做不了,只有黄极这里可以。

    光有高超的医术是不行的,还得有黄极对生死的精准把握,他太清楚如何不把人打死,他可以精确地把人打到‘几成死’。

    一个通宵就这么过去了,第二天早上,林立虚弱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黄极用手枪发出一颗子弹,冲着林立的眼睛打去。

    林立没有眨眼,眼珠微动,眼睁睁地盯着子弹从眼眶边缘划过,在脑侧的头发都锉掉了。

    子弹高速转动所带动的气流,刺得他眼睛生疼,眼皮竟然都没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练出来了,一天一夜,林立硬生生克服了生理本能。

    这是只有高等智慧生物可以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看清子弹,然后躲开他。”黄极说着瞬间射击。

    “嘭!”林立眼珠微动,脑袋一偏,躲开了一颗子弹。

    冷静,从黄极开枪时他就根据枪口朝向判断了大概的轨迹,之后子弹出膛,他眼睛盯着弹头,以恐怖的反应神经迅速闪躲。

    “嘭!”几乎同时,黄极又是一枪。

    林立瞳孔聚焦,瞬间判断出这一枪自己不可能完全躲开,千钧一发之际微微低头反而迎了上去!

    “噗!”林立用自己坚硬的额头接了子弹,让弹头卡在了颅骨上!

    鲜血从额头中央流下,他伸手一抠,将其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已经可以发挥出自己的力量了。”黄极放下枪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能想到用坚硬的额头去硬抗子弹,降低伤害,意味着他在那一刻很冷静,并且已经初步地拥有战斗直觉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?”林立呢喃道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还行吧,你依旧打不赢瑟提,他的战斗意识都融入到骨子里了,闭着眼睛都能打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只是一夜训练下来,注意力太集中,这才有这种状态。过段时间发挥就没这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至少克服了本能恐惧,算是个合格的战士了。”

    林立舒了口气,没想到自己真的熬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速成之法太过变态,活生生让他的主观意识把自我保护机制从潜意识手中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,已经可以跟我去西部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瑟提立刻蹦了起来,终于又要去搞事了,他天天训练,都快闲出鸟了。

    恶龙也露出牙齿,暗自握拳,去新墨西哥州,他期待太久了。

    他大半个人生,都在那个地方,对那里无比的熟悉。

    加入弥赛亚之后,他只去过一次,结果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战斗人员,几乎全部折损在那,换来一块超导体。

    可以说,那里是弥赛亚的伤心地,现存的所有成员,都有朋友、亲人死在那里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可以去报仇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一月二十四日。

    一辆越野,一辆房车在高速路上驰骋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九人,已经进入了新墨西哥州的地界。

    极目远眺,全是戈壁。

    黄极、林立、阿兰、恶龙、瑟提、霍克、亚姆、索米、老王,就是此行全部的人了。

    此行危险,内华达、亚利桑那、新墨西哥三州,是光明会基地最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人若带的太多,那就一定会有牺牲,反正现在有根据地,有大后方。

    只带着精锐出来搞事,机动性和可操作性比以前大得多。

    其实在黄极的设想中,八个人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但是老王一定要来,因为他的儿子小凡,就死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无论如何,也要为儿子报仇,他似乎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而活着的。

    老王软磨硬泡,感受到他心中浓烈的情感,最终黄极还是带上了他。

    王小凡也算是黄极的‘朋友’,当初接触老王时,黄极就是这么说的。黄极曾用死人的身份搏取了老王信任,利用过老王,此次无论如何,也得带他亲手报仇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,就有了变数,黄极不能保证大家都能活着,且之前在光明会留下的布局,也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黄极一路上在房车里思考了三天,他在不停地浏览网络,突然眼睛一亮,说道:“恶龙,我们不去圣塔菲生命科技中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不是要去拿药吗?无论是蜥蜴人转化剂,还是涅槃药剂,都是在那里生产的。”恶龙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光明会最大的梦想就在那里,他们拼了命想要研发出长生药,涅槃2号的主力研究小组就在圣塔菲,照你的说法,那里至少有三名S4,我们直接潜进去固然可以……但是恐怕无法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恶龙沉吟道:“那我们先去报仇?当初把弥赛亚差点全灭的‘奥西里斯小队’,现在应该在……斯科特空军基地,以方便随时支援新墨西哥州的任何一个研究基地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也不去。”黄极操作着电脑,突然敲击回车。

    只见屏幕上,一个抽奖界面已经在转动,不久后探出一个中奖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拉斯维加斯。”黄极认真道。

    众人瞪大眼睛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……我没听错吧?说好了攻略新墨西哥呢?维加斯在内达华州啊,离这里一千公里!”老王喊道。

    他直接双手撑在小桌子上,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“华墟,我不怕死,真的!我知道你根本不想带上我,可我只想给小凡报仇,我知道担心伤亡,但世界上没有完美的谋划。华墟,你只需要把他们带回去就行了,我给你们断后。”老王说着,从床底下的箱子里搬出一颗炸弹。

    那是足足七十公斤重的特制巨型炸弹,可以释放一千兆焦耳的能量,足够把一座大厦给炸塌。

    就算是S4,只要距离足够近,也得死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老王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不用激动,我们的目标依旧是圣塔菲以及奥西里斯小队,只是要绕点弯子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这个抽奖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电脑,这是个赌场官网,出了一个负债狂欢活动,所有在赌场贷款低于一万美金的人,都有一次抽奖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黄极根本没去消费过,但有佛骨他想伪造个假记录也不难。

    “一次免费抽奖而已,最高的奖励也不过是一次免费的旅游。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但是我查了它的幕后选择机制,这并不是随机,而是赌场内部人员额外筛选那些没有家室,没有稳定工作,纯靠借贷而生的烂账人员,对了,还有身体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专门挑选烂账……”众人不解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恶龙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,惊道:“这……难道是肉猪的筛选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大家都恍然大悟,老王更是瞪眼道:“是送给外星人的那种吗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想应该是‘货源’之一。阿兰,你当初是在哪个基地当小白鼠?”

    阿兰沉声道:“很多基地都去过,不过主要在圣塔菲生命科技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,除了你这种拐卖的以外,应该还有很多其他渠道的小白鼠吧?”黄极问道。

    阿兰点头道:“是的,我年纪小,所以是先被送到一个基地,检测适不适合注射炽诚药剂……我不适合,所以被送到了圣塔菲。这是十三岁以下的人的待遇,而在圣塔菲还有一些成年人,甚至是中老年人做小白鼠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的是欠钱进来的,有的是犯罪被送来的,还有的干脆就是得罪了光明会而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被试验也要排队的,也要被博士们精心挑选的。那些没排上号,还没有被试验过,结果就到了交货期的小白鼠……就会被卖给外星人。”

    林立眉头一皱道:“‘有幸’已经开始试验的还有机会活下来,那些没有被实验的反而必死无疑……对吗,阿兰。”

    阿兰冷笑道:“是的,我是幸运儿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看向瑟提等人说道:“这群哨兵,是当年更幸运的儿童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咬牙拍桌道:“妈的,当个小白鼠,还有末位淘汰制!”

    随即心中黯然,他的儿子似乎没有被俘虏,而是直接被处决了。

    他一度希望自己的儿子是被俘虏当小白鼠了,不过现在想来,如果小凡没死,那么活到今天的条件,也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片刻,林立看向阿兰,他终于理解这个男人,为何有一种骄傲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骄傲很可笑,但站在他的角度,阿兰真的经历了很多。

    恶龙说道:“肉猪筛选是这样的,渠道很多,主要是拐卖,但也有一些是欠钱还不了。注意,不是欠巨款,因为能借巨款的人,本身就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人脉。相反,欠个几千、一万,这点小钱都还不清的人,才是光明会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种人,并不会第一时间送去当肉猪,而是先被光明会里的富豪们玩死。最后活下来的几个人,才会被送去圣塔菲。”

    “玩死?什么意思?”众人看向恶龙。

    恶龙指着网站说道:“尤其是从赌场弄来的,一定会先拿去当‘赛马’,进行庄园猎杀游戏。”

    黄极看着窗外,毫不意外。

    在恶龙的解释下,众人很快明白所谓的庄园猎杀游戏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就是将一群人,送到沙漠、深山或某个封闭基地中,进行一场被监视的死亡游戏。

    幕后会有人开赌盘,所以那些被玩的人,被称为‘赛马’。

    “活下来的‘赛马’,就会成为送给外星人的肉猪。肉猪被选中试验,就会成为小白鼠。小白鼠活下来对组织有用,就可能会成为佣兵。”恶龙如实说着。

    众人牙疼,当个小白鼠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被选中了呢。”黄极指着网站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他道:“你要去当‘赛马’?何必呢?我们直接杀进圣塔菲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会死人的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亚姆沉吟道:“我们都去?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你们太强壮,肌肉形状异于常人,只有我和老王、阿兰不会被怀疑。”

    炽诚哨兵的体魄和气息,很容易被光明会认出来,这个是易容都没有办法掩盖的。

    恶龙本想问黄极去当赛马不怕死嘛?但想了想,没问出口。

    而是直接问道:“我们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联络郊狼,让他帮你们掩盖身份,作为光明会‘某不太知名’的哨兵,去参加庄园猎杀游戏的幕后赌局。”

    恶龙摸了摸下巴,郊狼已经明确表示做他们的暗桩,有他走组织官方渠道引荐进赌局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而那些富豪虽然都是光明会成员,但属于商业、行政领域,并不会认识多少个哨兵,更不会闲得没事去查他们的资料。

    看出恶龙是哨兵,就会相信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的任务,就是让他们输惨,输红眼,上头!”

    “一般就赌谁最后活,也就是一波的事,他们玩那么多回了,这个怎么让他们上头啊?”恶龙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不会加戏吗?那群人都喜欢玩刺激的,游戏刚开始,你就可以提议赌‘谁第一个哭’、‘谁第一个想跑’、‘谁第一个被杀’,具体的根据游戏内容来,总之没有什么不能赌。”

    恶龙皱眉道:“那我怎么保证自己一定赢呢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不是在游戏里吗?我会掌控游戏,提示你的。你可以通过监控看到我的提示,暗语是我们提前商量好的,其他人又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众人惊讶,这对参与游戏的自己人要求太高。

    他既要破解游戏,又要掌控局势,率先分析或算计、引导出一个结果,然后提前暗示给恶龙,恶龙再根据暗语开赌项。

    黄极太难了,但这是黄极,众人犹犹豫豫,竟然不知道如何劝他。

    似乎是黄极的话,真的有可能,掌控全局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