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斯维加斯,绿洲赌场的一间大厅中。

    黄极被服务生礼貌地请了进去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,有不少自助餐桌,盛放着食物和饮品。

    已有好几个‘幸运儿’到了现场,正在大吃大喝,有不少还喝得醉醺醺的,在那大声地与人交谈。

    “老子时来运转了!一发入魂,抽到这个奖,包吃包住,免费游玩,真的爽。”

    有个穿着皮夹克的棕发男子端着红酒,一边喝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嘿,趁着这个运气,我觉得可以再去赌一波。”一旁吃龙虾的,胳膊处有纹身的小混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让走啊,说是要等人齐,然后有一场大赌局。”一名平头墨西哥裔搓手道。

    “嗯?又来一个。”这时他们看到黄极走进来,便问他是不是也是中奖的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这还是我生平第一次中奖。”

    “哈,你不会是那种逢赌必输型的家伙吧?”棕发男子脸色微醺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小混混和平头男,顿时嫌弃地看着黄极。

    他们最讨厌和倒霉鬼混迹在一起了,认为这样会把他们也变得倒霉,之所以输钱就是身边有倒霉蛋。

    黄极见状,也没有和他们多说,自顾自走到桌前,剥了个橘子吃。

    在黄极之后的,又有人进来,是一名穿着反光背心工作服的男子,好像街道清洁工,亦或者刚参加社区工作,就急急忙忙赶来了。

    他见了满桌的美食,立刻不客气地开吃起来。

    工作服男子,身上散发着臭味,平头哥瞪了他一眼,没了食欲,把龙虾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大龙虾甩在工作服男子的脸上,让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但看着平头哥狠厉的样子,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华极。”黄极倒是不嫌弃他的臭味,靠在桌子旁自我介绍道。

    工作服男子看着黄极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叫卢瑟,不好意思,我要做社区劳动,不做满四个小时,管理员不给我积分。怕来晚了……衣服都没来得及换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,我对气味不敏感……你很需要积分吗?”黄极问道。

    卢瑟点头道:“我差一点就拿到行医执照了,社区劳动可以加分,我准备把能拿的分都拿了,下次再去考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也是一名医生。”

    卢瑟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黄极紧接着说道:“但我也没有行医执照。”

    卢瑟一滞,随即笑道:“那我们俩一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平头哥冷笑道:“当然一样,两个倒霉鬼,臭味相投。”

    黄极继续吃橘子,津津有味地看着平头哥,突然叹道:“说话这么难听,你有老婆吗?”

    “屁话!老子女人多得很。”平头哥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眨眼道:“我是说,结婚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?哈哈哈,在维加斯,昨天结婚,今天就离婚!等我玩完这次的大赌局,我就去结婚!”平头哥不屑道。

    黄极坐在沙发上,瞥了眼大厅内的摄像头,没有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另一头,恶龙听到平头男子立了flag,立刻提议加派赌项。

    光赌结果没意思,他表示大家赌这批赛马,谁先死!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一群富豪都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没有轻易投注,毕竟人都没齐呢,暂时来看,那个喝醉了酒的棕发男子最容易死,但说不准之后会来更傻叉的家伙呢?

    陆陆续续,越来越多的幸运儿赶到,被服务员引进大厅。

    四男三女,其中阿兰与老王就不必说了,还有两个男人,一个自称是魔术师,在维加斯某酒店剧场工作。

    另一个穿着体恤,身材消瘦,留海遮住半张脸,面无表情很深沉,似乎也是工作不稳定的人。

    三名女子,都相貌姣好,其中一个特别性感,皮肤是小麦色,看起来像是南米洲国家的美女,手上还捏着烟。

    第二个一头金发,眼睛很大,但满脸病容,像是吸过毒。

    第三个黑发小妹,自称是普通的酒馆服务员,看起来比较胆小。

    这七个人,在加上黄极、卢瑟、平头哥、醉鬼、小混混五人,一共十二人。

    赌场方面,终于派出一名经理模样的男子,拍着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们,被上帝所选中。”经理一上来,就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他,只当是没什么意思的客套话。

    “老板好老板好……我们中了头等奖,不会就只是请我们吃顿饭吧?”平头哥问道。

    经理微笑道:“今天有一场大赌局,涉及几个亿,甚至几十亿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们,则是这场赌局的主角,首先请领取你们的赛马编号,之后我就会送你们去一个天堂,参加一场游戏……你们有可能继续赢大奖哦。”

    有侍者端着十二个牌子,每个上面都有数字,正是1~12。

    众人呼吸急促起来,被几个亿美金的赌局吓到了。仅有个别几人感觉不对劲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钱参加这么大的赌局,还是算了吧……”卢瑟说道。

    经理笑道:“参加这场游戏,你们与赌场的债务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你不必担心再负债,这只是一场游戏,我可以向你们保证,你们无论胜负,都不会再欠赌场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是幸运儿!”

    卢瑟瞪大眼睛,点头道:“那我参加!”

    众人也纷纷点头,他们毕竟是中了奖来的,而大家都是穷鬼,赌场也不至于骗他们钱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一场节目,而取消债务,且有机会赢大奖,对他们来说就是稳赚不亏的福利。

    “当然参加了,快说,是什么赌局啊。”平头哥赌瘾很大,急不可耐道。

    经理说道:“整个赌局共有三轮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每人随便拿号码牌,这是你们唯一的筹码。赢到最后的号码,会获得一亿大奖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赌局的规则,就这样了,至于具体的游戏规则,那不归我负责,你们到了地方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平头哥立刻上前,随手拿了一号。

    接着众人也都上去拿,眼看那名醉鬼要拿九号时,黄极抢先一步,将九号拿走了。

    醉鬼奇怪地看着黄极,打了个嗝,又想拿十号。

    结果黄极大手一抄,将十号、八号、七号也全部拿走了。

    至此,黄极手上,直接有七八九十,共四个号码牌!

    他也不再多拿,默默走开。

    旁人都惊了,醉鬼瞪大眼睛,吼道:“亚洲佬,你拿那么多干什么!”

    黄极回头无辜道:“啊?不是说随便拿吗?”

    众人惊愕,看向经理,发现经理脸上挂着假笑,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。

    随即魔术师眼睛一亮,立刻抢了三个。

    奈何他抢不过强壮的平头哥,平头哥直接一挤,哗啦一下又拿了四个,至此平头哥手上竟有五个号码牌。而黄极四个,魔术师三个,其余人一个也没有。

    没有拿到号码牌的众人懵逼了,啥意思?没有号码会怎样?

    一上来,三个人把十二个牌子分光了!那剩下九个人呢?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意思?不让我们九个玩了啊?”金发病容女怒道。

    黄极没说话,魔术师也默默看着。

    平头哥却笑着解释道:“你们要玩,可以玩啊。人家老板都说了,号码牌随便拿,你们手慢怪得了谁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大奖,那就算了吧,赢到最后的号码才能领奖,你们没有号码,就重在参与嘛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,并不稀奇,这个时候其实大部分人都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开始,谁也没多想,直到看着黄极拿了四个,经理没阻止,才意识到竞争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十二个号码牌,每张代表一个人,应该是每张都能领一亿。牌越多,钱越多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们可以抢吗?”小混混看向经理道。

    经理看了看时间,说道:“我的规则已经交代完毕,还有五分钟,你们就要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静静地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这意思很明显……随便你们!

    场上,还有人懵逼,比如那黑发女服务员,茫然道:“什么规则?不就是需要号码牌当筹码吗?”

    小混混骂道:“白痴,没有规则!抢到谁就是谁的!”

    眼看着大家都盯着有号码牌的三人,现场气氛一下子焦灼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黄极随手将十号给了老王:“叔,我们都是华人,给你一个!”

    老王咧嘴笑着接受,其他人见状也没说什么,毕竟这俩人是华人,相互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,反正黄极还剩下三个牌子呢。

    众人凑上来,准备找黄极讨要。

    怎料黄极转手,又将七号给了卢瑟:“哥们,在这里我们也算认识了,给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卢瑟一愣,没想到黄极会给自己,连忙感谢。

    众人急了,还剩最后两个,黄极自己肯定要留一个,最后一个谁抢到就是谁的。

    “给我!”小混混冲上来。

    然而,斜刺里,一道敏捷的身影抢先冲上去,猛地从黄极手上,劈手夺过一张八号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阿兰,他见黄极第二个没给自己,反而给了一个陌生人,就瞬间理解,黄极这是要自己动手去抢。

    “诶!你……”黄极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阿兰冷漠地推开黄极道:“你什么你,这张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拿着八号,独自一人走到一旁,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也不好惹,便算了,反正场上还有两个人有多余号码牌呢。

    顿时大家将矛头指向魔术师与平头哥。

    “槽!你们自己老实交出来,别逼我。”小混混抄起了餐桌上的叉子。

    “哼,我怕你?”平头哥直接把五个号码牌收好,抄起餐椅。

    很快两人打了起来,醉鬼也上前帮小混混。

    剩下三女一男,盯着魔术师。

    魔术师则看了一眼黄极,随后冲众人笑道:“我只有三块,也就是说,我只能满足你们中的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们有四个人啊……好难办,给谁呢。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微笑凑近魔术师,用性感地声音说道:“当然是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怎料魔术师不为所动,说道:“这样吧,想赢到最后拿钱,必然要有些能力,否则即便有号码牌,也只是谢谢参与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干脆我们结盟吧,之后的游戏谁表现的突出,我就把号码牌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表现不佳的,有没有号码牌,又有什么关系呢?如果非要的话,也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魔术师招招手,把三女一男叫到一旁,轻声说道:“现在都能抢,后面的游戏,肯定更可以抢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有两块多余的牌,之后我会想办法再为你们争取两个,这样大家就都有了,我们得团结才行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皱眉,她看出来魔术师是想掌控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魔术师也说的有道理,能团结,何必争得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性感的小麦色美女,又看了看胆小的黑发小妹,还有那个消瘦自闭的留海青年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人,都不像是能打架的,此刻也只能妥协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……我最后必须要有一块牌。”病容女低沉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呃……”魔术师说着,突然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同时,旁边的黑发小妹率先晕倒,再接着是自闭留海青年。

    只见所有人都头晕目眩,一种强烈的眩晕感袭来。

    醉鬼、小混混那边,打着打着也晕倒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还算强壮的魔术师和阿兰喊道。

    经理看了看时间,笑道:“你们的准备时间已经结束,要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突然中了强效的特制麻药昏迷了,当然,除了黄极。

    这种小伎俩,怎么可能迷晕他,黄极假装昏迷,不多时就有一队人马将众人抬走。

    他们被送上车,运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黄极知道,他们已经离开了维加斯,在一片沙漠中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他们到了地方,送进了一处巨大的钢铁建筑中。

    这个建筑是个地下监狱改造的,原本似乎就是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黄极被送进了地下二层的一间牢房,有人在他的脖子上锁死一个项圈,黄极知道这个项圈同时也是个遥控炸弹。

    他任由别人摆布,很快被人拷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被如此安置在不同的牢房,随后光明会的人撤走了。

    黄极很清楚,等所有人要苏醒后,游戏就会开始。

    什么赢到最后领取一个亿,扯淡,所谓的大赌局,是幕后富豪们的赌局,而他们,只是一匹赛马。

    一个亿确实也会给,但却要拿来换自己的命,否则会被处决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个号码牌,等于一条命。这条命只是被命名为‘一亿大奖’而已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赢得自己生命的游戏。

    这样的隐藏规则,那个经理并没有说。因为过早暴·露游戏残酷的本质,一开始的选号码牌环节,大家就不会参与了,所有人都会吵着闹着要离开。而让幕后的观察者们失去乐趣。

    “还有十分钟,游戏就会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每人的牢房会有一台电视,游戏开始后会介绍本局规则,以及公开他们的处境。”

    “届时椅子会被通电,电流会被逐级放大。放大五分钟电流就可能让常人休克、死亡,放大六分钟必死!”

    “椅子的解锁密码,在椅子背后,而输入密码的装置在头顶,只有一次机会输入密码,输错直接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能通过牢房里的那台电视,查看其他十一个房间的监控,这样可以看到别人椅子背后的密码,但唯独看不到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信任游戏啊,而且时间急迫,还有十二个人……所以之前光明会只让大家认为自己是中大奖,就是让他们没有心理准备。继而突然将他们置身于此地,并告知他们的残酷处境,所有人都会慌乱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十二个人吵成一团就完了,五分钟,转瞬即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