牢房的电视突然亮起,并播放吵闹的笑声。

    此时大部分人已经苏醒,茫然地看着牢房,以及锁住双手和腰部的铁拷。

    还有些人体质较弱,没有自主苏醒,此番也被电视的大笑声给惊醒。

    电视上有个恐怖的合成音,发出渗人语调,叙说着规则。

    “……总之就是这样了,听明白了吗?把大家的密码告诉大家,谁都可以活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要快啊……你们的时间不多,一分钟之内,是1~5毫安,只会有轻微的触电感。两分钟之内,是5~10毫安,肌肉痉挛抽搐。”

    “三分钟之内,则是20毫安以下,身体大部分因麻痹而失去活动能力,但头脑尚且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四分钟之内,超过20毫安,这个强度会让人思维混乱,甚至昏迷。”

    “五分钟之内,电流达到30毫安,大部分人这个时候都会休克,乃至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就不必再说了,你们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那可怖的声音慢慢讲述着众人将要面临的事,让大部分人都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不……你不能这样做!你在谋杀!”小麦色美女哭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参加了,什么赛马,我们是人!不是马!”小混混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开玩笑的吧!这种节目开始之前,你应该跟我们签署协议!”魔术师都慌了,他一开始就嗅出这是一群富豪组织的赌局,涉及几十亿肯定跟他们没关系。

    他们在表面玩游戏,暗地里有人开赌盘,这种事他也有听说过,有的电影甚至还表现过。

    所以他意识到,之后应该会相互竞争,从一开始就想着拉点联盟,继而忽悠了三女一男,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已经想的很好了,但是打死他也想不到,会是这么个玩法。

    所有人被迷晕,直接关在牢房中铐起来,电椅将持续放电,在生死一线中赢得游戏。

    “输错密码就会死?你们敢直接杀人?”大部分人都不敢置信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这太突然了,大部分人直到此刻,都还在幻想对方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毕竟前脚,他们还在豪华的赌场里免费吃喝,而经理彬彬有礼地与他们微笑对话。

    转眼就在冰冷残酷的牢房中,这反差之大,不是谁都可以冷静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!”老王和阿兰,则直接破口大骂。其实他们很冷静,但也演不来别的戏码,总之骂街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恐怖的声音桀桀笑着:“同样的电流,也不一定适合所有人,老人小孩都有区别,女孩子可能三分钟就猝死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游戏开始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他突然宣布游戏开始,同时响起巨大的发令枪声!

    这猛地一声巨响,配合骤然出现的刺痒电流,一下子让大家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“发克!”

    “救命!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电!真的有电!”

    无法冷静的人叫喊、哭嚎成一团,主要是醉鬼、小混混、小麦色美女与平头哥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女人,她的尖叫声传遍了整层牢房,嗓门太好了!

    游戏刚开始,幕后玩家们就开了香槟。

    “呜呼!”

    “游戏开始了!干杯!”

    “谁第一个死?谁第一个解锁?快快押注,还有三十秒就截止了,到时候就不能押注咯。”一名叼着雪茄的西装胖子笑道。

    这是恶龙提出的,但大家都来了兴趣,往日只是赌每一局的结果。而这回竟然临时开盘,临时押注,大家立刻就兴奋起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不用恶龙催促,场中就有人催促大家押注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押了一个亿在那个墨西哥人身上,他肯定第一个死!”恶龙说道,他说的是平头哥。

    旁边的富豪笑道:“你们哨兵就是冲动,你押得太早了,你在他跟人打架的时候就押注,那时候能看得出什么来?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那个醉鬼必死,你没看到他醉醺醺的都看不清监控屏幕吗?”

    有个阿拉伯人笑道:“他看不清怕什么,有人告诉他密码就行了。金主持,你可太坏了,你最后那句话一定会让场中的女赛马不被信任的。”

    金主持就是电视上的那个恐怖声音,这家伙故意在最后,来了一句‘面对同样的电流,老人小孩都有区别,女孩子可能三分钟就猝死’。

    这句话,会把局势搅得更乱,女人会特别的慌乱,而希望大家先报女人们的密码。

    “快押!快押!还有谁玩?没时间了。”科加斯也在现场,他双眼放光地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突然他发现监控中,有个人始终低歪着头,闭着眼,在睡觉!

    “等一下,这个人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叫华极,他听到规则了吗?他没醒啊!”

    金主持说道:“我早就注意到他了,我以为介绍规则时会吵醒他,没想到他始终在昏迷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我以为发令枪声和电流刺激,会把他弄醒,没想到他还在睡……”

    诸位富豪瞪大眼睛,一看押注时间还有十秒钟,一些还没押注的人,立刻赌这个睡觉的家伙先死!

    “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,他这必死了吧?他连规则都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这家伙是不是身体有毛病啊!竟然没有醒!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对我们的麻药过敏吧?这也太倒霉了吧?”

    大量地赌注押在了黄极身上,很多人都觉得他死定了。

    这个游戏其实很简单,只要有过半的人心理素质较好,基本上全都可以活。

    同样的游戏,以前也玩过,属于保留节目。历代统计起来,这一关全员存活的出现率高达百分之三十。

    只死一到两个人的出现率,高达百分之六十。至于全员死亡,则只有百分之六左右。

    基本上,这就是个开胃小菜,玩得就是大多数人会慌乱,相互吵闹浪费了时间。

    在三分之一可能全活的情况下,有人没听到规则,甚至现在还没醒,那大家肯定赌他会死了。

    至于第一个解锁者,大多数人押了魔术师,这家伙相比较起来,算是最冷静的。

    “截止了!截止了!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静静欣赏吧……天哪,这家伙还没醒!”

    众人端着酒杯,笑看着屏幕。

    恶龙倒是很淡定,他知道黄极不可能没苏醒,一定是装的,刚开始还不知用意,现在理解了,这是在间接影响赌盘,尽可能骗多数人赌他先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快把我的密码给我,我是有纹身那个!”小混混喊道。

    “先告诉我密码,你们都认识我的啊!”平头哥吼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看不见屏幕!快把密码告诉我!我真的看不见!”醉鬼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女人会先死啊!先说我的!”金发病容女喊道。

    “救我!救我!我要不行了!啊啊啊!”小麦色美女最为慌乱,哭喊不已。

    正如黄极与幕后玩家们所预料,开局所有人都非常慌乱,争先恐后地叫嚷。

    大家被锁在电椅上,彼此还看不见对方,通讯全靠吼。

    这种氛围下,所有人的声调不自觉地拔高,生怕别人听不见。

    随着电流不断刺激,腿部、屁股、腰部、手臂乃至背脊,都不断有电流摄入,刺痛感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很多都希望有人先把自己的密码说出来,因此开局的三十秒,全是吵闹声。

    不过吵闹没有用,魔术师瞪大眼睛吼道:“按顺序报密码!左上角第一个,密码是8384!”

    密码很简单,只有四位数。

    魔术师知道,这个游戏,只要相互信任,不要太以自我为中心,都把大家的密码报出去就好了。

    就算有人不相信他,但当一个人听到自己的密码,在多个人口里是一样的,那么猪也知道是真的密码。

    而只要有一个人成功解锁,彼此的信任感就立刻建立起来,很快大家都会获救。

    时间上是完全来得及的!

    然而,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对啊!第一个密码是5917!”小混混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5917!第一个听好了密码是5917!”老王也喊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密码5917!”阿兰大声附和老王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8384!是8384啊!”留海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5917!第一个密码5917!”金发病容女喊道。

    “8384!8384!啊啊啊!别这样啊!”小麦色美女惊恐道。

    大家前后脚,很多人都在报密码,结果竟然出现了差异!

    有一波人说是8384,却很快就被另一拨人反驳,说是5917。

    一下子整个现场又乱成一锅粥,分成了两派,分别是8384派与5917派。

    “有病啊!别搞啊!密码是8384!”魔术师人懵了,怎么一上来就有人撒谎!

    “就是5917啊!你们别害人!”老王怒道。

    “对!就是5917!说8384的是不是想报复啊!”阿兰叫道。

    阿兰咧着嘴,盯着监控屏幕,只见在屏幕上,第一个密码是醉鬼的,赫然是8384!

    也就是说,阿兰撒谎了,因为他听出老王的声音,说了5917,是老王先撒谎了,所以阿兰故意附和。

    阿兰在想老王个老阴逼,莫不是想趁机除掉几个烂人?

    他一点都不慌,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听出来,这不是个报密码的游戏,而是个……找队友的游戏。

    黄极、老王还有他,天然就是队友,这个游戏是稳赢的。

    “啧啧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王。”阿兰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时间来到一分多钟,电流高达6毫安,让人肌肉抽搐,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操你们马!你们是不是合起伙来想害我!那个纹身的,老子听出你的声音了,老子之前把你按在地上打,你现在想弄死我!”平头哥吼道。

    他骂得是小混混,魔术师是第一个报密码的,紧接着就是小混混报了5917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是小混混要害人。而平头哥觉得,小混混会害人的对象,只会是自己!

    “你就是5917啊!槽,那个魔术师要害死你,我救你你还不信我!”小混混吼道。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啊!你是……诶?5917!平头的那个,你是5917!”魔术师说着,突然发现了什么,立刻改口高喊5917。

    本来就有阿兰故意撒谎,再加上魔术师的突然改口,场面上仿佛所有人都在说5917。

    平头哥懵了,这是全都要弄死他?还是真的是5917?

    “你们别这样!我把号码牌都分给你们,说实话啊!”平头哥不敢信啊,输错密码就是死。

    然而所有人都在喊:“你快点啊!”

    “电流变大了,你真的是5917!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多了,那个魔术师,你是6640……黄头发的女人,你是1253……”金发病容女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有人已经开始报其他密码了,但是因为大多数人都这么想,所以反而现场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同时,魔术师的声音夹杂在吵闹的人群中,试图解释道:“监控的顺序是不一样的!平头!你就是5917!然后黄头发的女人,你是1253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12什么?后面是什么?先说我的啊!我不行了了了了……啊啊啊啊啊!”小麦色美女喊道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也快说不下去了,她吼道:“哪个黄头发!你说的到底是谁!我吸·毒,是不是我?”

    太吵了,电流越来越大,就算有的人想分批说话,想维持秩序,也会泯然众人,有的人就是慌乱地抢先说话。

    大家彼此说话不能同步,通讯全靠吼,只能扯着嗓子让人听见,这导致有的人没听清自己的,立刻就反问,结果只是更乱。

    尤其是小麦色美女,她最先承受不住电流,已经在狂叫了。

    平头哥反而最安静,他只想听到别人说的密码,根本不想报,所以连监控屏幕都不仔细看。

   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,彼此屏幕上监控格子的顺序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没听清魔术师在说什么。平头哥耳畔,全是各种密码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过,他记得最后,所有人都告诉他,是5917的情形。

    但这个声音就像是催命符,他根本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前面还有人说是8384,现在清一色5917,这到底是所有人都决定让他赶紧死,还是要他活?

    “应该是救我吧,他们没必要这么浪费时间。”平头哥一咬牙,甚至脖子输密码。

    密码在额前,他必须抬着头,甚至脖子,用鼻子或者嘴巴输入。

    然而一触碰上去,一股强烈的电流瞬间从电椅连通到输入平台上。

    原本电椅是从四肢和屁股处传电,而输入密码的设计,竟然是要让电流从嘴巴经过!

    平头哥一触就缩,只觉得牙齿都麻痹了,同时被这一打岔,又开始犹豫,密码真的是5917吗?这可是那个小混混最先提出的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你们他吗的一群蠢货!”平头哥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心虚,毕竟他之前得罪了所有人,此刻就感觉人人都会迫害他,结合之前两种密码的事,他竟然不敢相信真密码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咬牙,输入了8384!

    这是最开始出现的密码,小混混反驳的就是这个密码,在平头哥看来,这可能才是最真实的一个密码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平头哥脖子上的项圈爆炸了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