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此同时,幕后的富豪们都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早在众人因为监控顺序不一样,而第一次报密码就出现分歧时,富豪们就乐不可支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也不是每次都能坑到人的,所以出现死者,他们反而很激动。

    一些哪怕输钱的富豪,也在笑,输了一点小钱而已,赌博嘛,不要太上头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怎么还在睡啊?”

    “诶,醒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醒来有什么用,他估计大脑一片空白吧。”

    只见低头抽搐的黄极,终于停止挂机,一脸茫然地苏醒过来,一边痉挛,一边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他表面睡觉,实则假寐。

    此刻时间来到两分钟,一些弱女子已经要承受不住电流了,在疯狂抽搐,无意义地呻吟哭叫。

    结合平头哥的死,让场面更加吵闹。

    所有人抽搐着身体,看到监控里的平头哥死在爆炸中,彻底疯狂了。

    真的会死人的,这家伙脑残吗!竟然不相信所有人,故意去输错误的密码!

    魔术师咬牙,意识到这样不行,他冷静下来一想,察觉到这个根本不是报密码的游戏,而是找队友。

    去救所有人,反而全都救不了!

    只需要救一个就行了!

    两两互救,简洁明了,这个困局会瞬间破掉!

    不,甚至都不必那么麻烦,只需要有一个人解锁,大家都会冷静下来等那个人说密码。

    主办方介绍规则时,故意说‘把大家的密码告诉大家,都可以活哦’,再加上每个人都知道十一个密码,而唯独不知道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都是误导他们,一个人报十一个密码。

    结合一开始懵逼的大家不可避免的慌乱,以及争分夺秒的时间、电流影响、输错就死。

    最后再外加屏幕上监控格的顺序不统一,可谓整个游戏的目的,都是在制造混乱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报了,都听我的!金发美女!你是1253!”魔术师率先选择救之前同意结盟的人,小麦肤色的美女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因为,这女人太吵了,全场就她嗓门最大!又是最慌乱的一个,基本全程在尖叫,现在这么混乱她背一半的锅。

    可恰恰如此,他反而要先救她。

    然而,这场游戏最难受的地方在于,彼此不认识,只能说特征。

    仓促之间,魔术师抽搐中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女人,说了句‘金发美女’。

    而金发的女人,有两个,小麦肤色美女是黄色的头发,病容女则是淡金色头发,都属于金发。

    虽然要说美女,肯定是小麦肤色的最漂亮,可输错就死的情况下,小麦肤色的美女自己也不自信起来:是我吗?我是美女?另外一个其实也挺好看的啊。

    她人生第一次,心里承认别人也很好看……

    “别哭了!你个技女!我早就看出来你的职业了!技女你是1253!”魔术师豁出去了,他其实早就看出来,对方是个技女,之前不想说,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称呼,正在五官扭曲,思维混乱的小麦肤色美女,与混乱的环境中,瞬间捕捉到了这个关键信息。

    “是说我!是我!我是技女!对!是我……1253!”小麦肤色美女马上伸直脖子,去输入密码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正如平头哥一样,但嘴巴碰到输入平台时,电流就会经过脸部,甚至大脑!

    小麦肤色的美女,泛着白眼,身体绷直,几乎就要晕倒了。

    好在,现在电流还不至于弄死她。

    她心想自己都知道密码了,怎么可以死在这,强忍着剧痛,爆发出一刹那的狠劲,把自己的嘴巴从平台上拉扯下来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这个级别的电流,就会把她吸住了,可是因为输入密码的地方悬在额头前,本来就需要伸直脖子去够。

    所以身上一用力,还是可以扯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痛……唔唔唔……”小麦肤色美女已经按了一个密码,颤抖着不敢去按第二下,她刚才感觉脑袋都快刺痛炸了,眼前发黑,都看不清键盘了。

    看着监控中的她,就这么慢慢输密码,魔术师焦急催促道:“快点!你快点啊!输完之后把密码告诉我!”

    魔术师现在只盯着她了,其他人都不管,就等美女解锁之后,再告诉自己密码。

    “啊?什么密码?”牢房区域中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听就知道,是那个开局一直在挂机的家伙。因为黄极用的是汉语。

    有人没听到规则,始终昏迷,这个他们都知道,只不过情况太紧急,没人理这个事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终于醒了吗?烦死了,这个时候还冒出来一个连规则都不知道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被突然的情况震傻了吧,都急得说母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理他,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如此想着,根本懒得跟黄极解释规则,一心只盯着监控,等小麦肤色美女的锁解开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没理黄极,还在相互报密码,只有卢瑟试图告诉黄极密码,但嗓子哑了,声音又混在杂乱的牢房吵闹中。

    而黄极貌似连规则都不懂,似乎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密码啊?”黄极依旧在喊着,声音略带抽搐。

    “你的密码是0369!”老王喊道,同样是汉语!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黄极似乎听到了老王的话。

    他立刻抬头看着密码台,用嘴巴输入了这四位数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解锁了!

    同时电流也消失,黄极这才从椅子上下来。

    他艰难地活动着身体,打量四周,这才重新用英语说道:“怎么回事啊?这干嘛?是游戏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所有人都震撼地看着监控屏幕,心说这也行?

    幕后,一群富豪也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什么!竟然是他第一个解锁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会是他!我押了五千万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押了一个亿啊!”

    谁第一个解锁,这属于一开始就决定好的主要赌项,大家的押注都很大,结果竟然是大家都觉得会死的人。

    幕后的富豪们吵闹起来,这是最出乎意料的结果。

    除了恶龙,没有人押黄极第一个解锁,搞笑吧,他连规则都没听啊!

    一脸懵逼,竟然秒破了此局!

    金主持笑道:“有意思,虽然出乎意料,但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信任游戏,其实是找队友的游戏。救一个人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非常简单,以前也经常出现全部存活的情况,难的地方在于慌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最开始刻意隐瞒他们的处境,之后突然把他们置身于这种地方,然后说完规则,立刻开始游戏。可以说,是把他们从一个温室之中,猛地带进一个残酷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女人会最先受不了,而监控顺序又不一,彼此不认识,相互影响,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大家当然知道这游戏的关键。

    金主持继续说道:“不过,这个家伙根本没听到规则,也没有经过之前的一系列混乱,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一款玩命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此刻突然醒来,一脸懵逼之余,其实也是最冷静的,没有任何生存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而游戏规则这种东西,不知道也没关系,看到自己所处的情况,也知道是要输入密码了。这反而又跳过了所有的误导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被电得直接嘴里蹦出母语,而现场只有他和另外一个老头是华人,所以要密码的行为,只有老头听得懂。”

    “大多数人虽然不理他,但有两个人是想救他的。一个就是老头,毕竟是同胞,之前还给了号码牌。另一个就是这卢瑟,彼此在吃东西时就认识了一番,也给了号码牌。可以说,这个人一开始就跟两个人有善缘。那两个人也都告诉了他密码。”

    “在一堆英语之中,突然有一句汉语,无疑会突显辨识度,更容易在吵闹中被大脑优先处理并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规则,直接相信了老头给的密码,然后果断输入,因为他并不知道输错了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金主持娓娓道来,可谓一环扣一环。

    不知道规则,不知道会死,虽然茫然,但其实比所有人都冷静。

    多昏迷这么久,反而成就了他的生路,用最简单直接,没有丝毫弯弯绕绕的方法,秒破了这个游戏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但又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哎呀!其实我想到了!我就觉得他昏迷,跳过了太多误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没押他赢?”

    几个富豪有说有笑,感觉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赌局就是要出乎意料才行,他们享受着这种乐趣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说话之际,地下监狱中,众人的情况已经大为好转。

    原因就在于,有一个人解锁了。

    一旦有一个人解锁,场上的焦灼气氛便瞬间缓解。

    “快报密码!电视上的密码,说特征!”

    众人呼喊着,电流已经很大了,他们的声音都在颤抖,思维开始混乱。

    “哦哦……老乡,你是0817!”黄极马上开始报密码,先报了老王的,他说老乡,猪都知道是跟老王说的。

    “卢瑟,你是4560。”黄极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他点名道姓,也不会搞混。毕竟现场彼此知道姓名的,只有他和卢瑟。

    “那个抢了我号码牌的,你是9188。”黄极继续报出了阿兰的号码。

    大家这时候都精了,除了痛苦的,不自觉地惨叫声,不再废话。

    毕竟已经有人解锁,大家都等着他报密码。

    “诶?这人怎么了?怎么这么多血?他死了?”黄极盯着电视,似乎是看到了平头哥的尸体,立刻惊声拉开门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啊!”

    黄极冲出了牢房!

    “卧槽!我的密码还没报啊,快救我!”小混混喊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在叫,这人不知道规则,竟然报一半跑去看尸体!

    “诶?牢房没锁门?”魔术师反而眼睛一亮,看到了关键。

    是啊,从来没说门是锁的,只不过牢房的环境以及紧闭的门,让人本能以为是锁着的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,只要有一个人逃脱,他可以直接帮别人开密码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在电流超过20毫安后,想输入密码太难了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了密码,也很难用嘴巴将其输入,一方面是痛苦,一方面是嘴会被吸在上面,全身僵直!

    因为输入平台的表面也是导电的,像那小麦肤色的美女,她最脆弱,虽然最早知道自己的密码,但却磨叽到现在都还没打开!

    说是可以活五分钟,但其实只要两分钟半到三分钟,还没有人自我解锁……那么所有人都会死!

    因为,将没有人可以把密码输入完。

    哪怕知道密码也没用,将在僵直与疯狂中,默默等死。

    “我选错人了啊,我就应该选一个强壮的家伙,立刻就能开锁。”魔术师暗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就看到黄极推门而入,直接伸手把他的锁解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……”魔术师说着,立刻冲出去救小麦肤色的美女,随后又去救其他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老王和阿兰、卢瑟也出来了,他们都是自己解锁的。

    类似他们这样自己解锁的人中,还有金发病容女。她早就从不知道谁口中听到了自己的密码,对方只说了一句‘那个吸·毒女’,她就果断确定是自己。然后强忍着剧痛和麻痹,打开了锁。

    那个金发病容女,看起来憔悴,可实际上有一股狠劲。

    拼着几乎动弹不得的情况,还是疯狂地按完了密码,把自己解救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醉鬼、小混混、留海青年、黑发妹子,也相继被大家救出,至此除了平头哥死了,全部存活。

    魔术师和卢瑟感激了一番黄极,同时向黄极讲述大家的处境,告诉他这是死亡游戏,他们被一群富豪关在这拼命。

    “啊?这个赌局是这样的吗?”黄极瞪大眼睛,随后左右抬头看了看,发现了摄像头,皱眉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他假装在消化惊人的消息,实际上在考虑下两场游戏。

    第一场游戏中,如果他不率先解锁,最终也只是死一个平头哥。那家伙必死,明明所有人告诉了他正确的密码,他还要输入错误的,纯粹是他自己对别人不友好,所以觉得别人也对他不好。

    随后那个金发病容女会率先出来,然后救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假如黄极从头挂机到最后,所会产生的情况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虽然活在贫民窟中,还染上毒·瘾,甚至得了绝症,一脸病容,但也算是饱经沧桑,历经世情,反而是现场普通人之中,最坚韧的一个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很聪明,可却能忍耐着电击,疯狂地一口气把密码输入完。

    可以说,她的勇气是内敛的那种,被狼狈人生所压迫出的果敢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