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头哥死掉,意味着他手上的五枚号码牌变成无主之物。

    魔术师被救后,原本准备去拿号码牌,毕竟这东西绝对有大用,但思虑再三,最终没有去平头哥的牢房,而是去把小麦色美女、留海青年、黑发小妹以及那醉鬼给救了。

    此番所有人汇聚在牢房的走廊上,留海青年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,小麦色美女则捂脸哭泣,小混混则在不停地冲着摄像头质问,醉鬼一出牢门就呕吐,把之前吃的全吐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则温柔地安慰小麦色美女,并给了她一块号码牌,小麦色美女感激涕零,只觉得身边有了依靠。

    随后魔术师又递了一块给黑发小妹,黑发小妹没想到魔术师会这么做,连忙接过的同时,低头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至此魔术师多余的两块已全部主动分发出去。

    魔术师面露歉意地对金发病容女与留海青年说道:“抱歉,我只有这么多了,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,但作为我们唯一的筹码,还是大家都有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但是已经有人拿走了五块,而不吭声呢。”金发病容女指着小混混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看去,平头哥的五块号码牌都被小混混拿走了,小混混是被卢瑟救得,他一出来就直奔平头哥的房间。

    拿到号码牌后,不显山不露水,冲着摄像头嚷嚷,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还是有人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号码牌给大家分了吧,你一个人想独吞五块嘛!”小麦色美女质问道。

    小混混沉着脸,说道:“刚才就你最吵,差点把我们害死,你好意思说话?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脸色一变,嘴唇微动却不敢说什么,因为她刚才确实是最慌的一个。

    魔术师站出来,轻轻拍了拍小麦色美女的肩膀,微笑道:“那个怪声也说了,女孩子可能三分钟就死了,这也不能怪她,这个地方对女人就是很不友好啊,我们应该互相包容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见魔术师满脸堆笑,撇撇嘴没说话。

    魔术师见状笑道:“算了,过去的事就过去了,刚才谁不慌乱呢?大家应该团结起来共渡难关。”

    “号码牌肯定是有用的,那个经理也说了,这场赌局有三场游戏,说不定之后我们就要用到号码牌……甚至可能与性命相关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玩命的游戏啊,我们现在应该放下对一亿的幻想,先保住大家的性命才行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很有道理,甚至把号码牌与性命挂钩,并建议大家暂时放下对所谓一亿大奖的念想,以生命为重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小混混独吞号码牌,仿佛就是在剥夺别人的生命一般。

    小混混见所有人看着你自己,立马拿出号码牌一脸无辜地说道:“我没说独吞啊,这不是帮你们捡过来嘛,毕竟那牢房里血肉模糊,我怕你们不敢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反正见惯了尸体,脑浆子也不知道看过多少了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说着拿出了三块号码牌,他的话语之中,同时也表现出自己见惯了生死,甚至杀过人。

    见他还隐隐威胁大家,亮肌肉。魔术师眼神中闪过一丝讥讽,随后微笑道:“没有号码牌的快拿吧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、留海青年以及醉鬼,一人拿了一块号码牌。

    这里小混混耍了个小聪明,他故意只拿出三块,因为场上只剩下三人还没有号码牌了。

    十二个号码牌,此刻却只有十一个人,意味着有人能拿两块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小混混默认自己做了那个人,另外两块露都不露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心知肚明,但毕竟是人少牌多,总会有人多拿,见小混混闭口不谈,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只有一扇门……门没锁。”

    老王来到走廊尽头,嘎吱一声,推开了铁门。

    那是另一条走廊,两旁依旧是牢房,他们从门口经过,可以看到里面墙上斑驳的暗黑色血迹。

    “这里到底死过多少人啊……”卢瑟头皮发麻道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醉鬼又吐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他吃得太多,他在赌场时大吃大喝,本来就醉醉的,之后又经受电击,这一路都在反胃。

    “别吐了!你连女人都不如吗?”小混混说道。

    刺鼻酸臭的气味在本来就恶臭的牢房走廊中弥漫,许多人都嫌恶地拉开与醉鬼的距离,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魔术师却拍了拍醉鬼的背后,递了一张手帕给他,笑道:“吐出来就好过了吧,谁也没想到会落到这种地步啊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虽然在社会里狼狈讨生活,但至少没有性命之忧啊……”

    醉鬼擦了擦嘴,看着温和的魔术师,只觉心中一暖。

    “多谢,正如你所说,我们一定要团结,逃出去,我要揭发那个赌场!”醉鬼说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重重点头,拉着他跟上队伍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与黑发妹子,走出几米,发现魔术师在身后,也停下等他。

    众人穿过长长的走廊,发现好几条岔路,他们连续试探了几个岔路后,尽头的大铁门都是锁着的。

    “这似乎是通向不同的关卡,幕后之人要根据我们的存活人数,来安排第二个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能要等等,才会有一扇门打开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点头,这挺有道理的,主办方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活,所以理论上,第二、第三个游戏都有很多备选,并没有提前确定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等了一分多钟后,某条岔路的尽头传来咔嚓声。

    众人赶过去,果然推开了那扇门,这回来到一片开阔的广场。

    这个广场,就和米国的监狱很像。

    广场的左右都是四层的牢房楼,前后分别是出口与来时的铁门。

    但是出口被紧锁了,而且所有人都进入广场后,他们身后来时的门也被锁死了。

    至此,他们被完全困死在这个广场中,显然第二个游戏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游戏,竟然还会死掉一个,看来得给你们一些摆明规则,简单粗暴的游戏啊。”那个怪声又一次响起,这一次是从头顶的广播喇叭发出的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,小混混大喊道:“老子是有兄弟的,你们赌场这么干,看我兄弟们不把你们赌场拆了!”

    醉鬼也说道:“我认识西海岸最厉害的律师,我来的时候,我也跟我的家人说了我的去向,你们快放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神的代言人,这样的赌局,已经延续一百年了。”怪声笑道。

    众人神情僵硬,面露惊恐。

    主持人没有解释他们为何不怕报复,不怕受到法律制裁,也没有详细介绍他们的势力到底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他只是淡淡地陈述一个事实:这种赌局延续一百年了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胜过一切解释,完全是细思恐极,无法想象这是个多可怕的势力。

    魔术师则大声问道:“我们如果参加完三场游戏,你们就会放了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们会故意灭口最后的胜利者?不会的,努力在游戏中活下去吧!成为胜利者,是你们唯一的生机。”主持人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还要再多问一些,主持人打断道:“废话少说,现在介绍第二场游戏,越狱。”

    大家立刻噤声,仔细聆听主持人的话。

    通过上一场游戏他们知道,这家伙只说一遍规则。

    “如你们所见,这是监狱。在这监狱之中,左右各有八十间牢房,左边的八十间是红色牢房,右边的八十间是蓝色牢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随意挑选自己的牢房,挑选红色的,只能住在红色那边,挑选蓝色的,只能住在蓝色那边。牢房里有你们的身份资料,一经选择,不可更改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是因为一项罪名而进来,但这总共一百六十间牢房中的身份,有的是切实犯罪者,有的是被冤枉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每一个人都想要救赎自己,离开这监狱。那么离开的方式,共有三种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种当然就是服刑,你们只需要完成十年的刑期,就可以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一片哗然,十年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在这里关十年还不得疯了?

    而且……众人左右打量,至少目之所及,他们没看到食物和水,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“食物呢?没有吃的怎么关十年?不早就饿死了吗?”卢瑟惊道。

    小混混骂道:“你他马煞笔吗?这第一条明显是逗你玩的生路。”

    怎料主持人怪笑道:“不是哦,既然有服刑,就肯定有减刑条例。每一间牢房中,都有一架自行车式的发电机。通过脚踏车运动,可以给天花板上的那个主控电池充电。”

    众人抬头,的确,在广场的最高处,有一个大荧屏,荧屏一片黑暗,并不起眼。

    “电池连接着整个监狱,游戏开始后,我会关掉电闸,你们所有的用电都得依赖它。当然,你们可以省着点用,毕竟你们可以用电量来减少刑期,直接兑换掉百分之十的电,就可以减少一年,也就是说电池一旦被充满,达到百分之百,并全部兑换掉,你们就会被立即释放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惊喜。

    脚踏车发电机,这个哪怕没用过,也见过,无非就是踩它发电而已,有一把子力气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干点苦力活,就可以把刑期减掉!

    “只要把大电池充满,大家就都可以离开了!这竟然是个可以全员存活,不拼命的游戏?”卢瑟和小麦色美女开心道。

    小混混喝道:“你们有脑子吗?哪有那么简单!这个游戏可是叫越狱啊!其他两个方法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主持人笑吟吟道:“第二个方法,所有人在自己的牢房信箱中都投下平反票,或所有人都投赦免票,就会触发集体平反,或者集体赦免。”

    “集体平反一旦达成,所有冤狱者被无条件释放。但是所有犯罪者,会被处决。”

    “反之,集体赦免一旦达成,所有犯罪者被无条件释放,但所有冤狱者会被处决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们选身份的时候,如果刚好某个身份很少,那么他们牺牲自己,其他人就都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头皮发麻,这个规则一出,整个游戏瞬间变得残酷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还不知道分身份是什么意思,现在懂了,这是天然把玩家划分成了两个阵营,而且这个阵营是随机选的,一经选择不可更改。

    在第二种生路中,只有一边可以活。

    “发克,这是要我们自相残杀!”醉鬼惊道。

    “都冷静点,如果我们运气爆棚,所有人在这一百六十个牢房中,刚刚好都巧合地选择了同一阵营。那么就没事了,选牢房的时候说不定有诀窍!大家一会儿不要急着选,反正没有时间限制,我们可以多商量商量!”魔术师立刻说道,安抚人心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挽着他的手臂,点头道:“你说得对,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和醉鬼也聚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小混混眉头一皱,盯着魔术师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随后又问主持人:“那么……第三个方式呢?”

    主持人继续说道:“第三个方式其实没意思,你们这么团结肯定用不到,历代玩这个游戏的人,也都没有用它逃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一愣,第三个方法没意思?

    “你说啊,第三个方法是什么?”小混混追问道。

    主持人不情不愿道:“在这个监狱中,藏着警卫钥匙,若找到它,就可以直接开门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众人惊喜,这简直峰回路转!

    竟然有警卫钥匙,可以直接开门走!这瞬间又不残酷了,大家团结找钥匙就完事了啊!

    怎料,主持人话锋一转,说道:“拿到钥匙越狱的人,当然可以走,但一把钥匙只能一个人越狱,其他人出去项圈会爆炸。另外我很讨厌越狱,所以有人越狱之后,其他人将被我处决!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众人目瞪口呆,瞬间心跌倒谷底!

    “第三条越狱……是独活生路!找到钥匙的人一旦跑了,我们都得死!”小混混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绝不能让人越狱!”病容女恨声道。

    “对!谁也不准找钥匙,独活害死大家绝对不允许!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团结起来,那个钥匙我们就忘记它吧!”

    众人可谓都对第三条生路深恶痛绝,救自己而杀所有人,这显然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,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就是越狱者。

    无论是道德感,还是生存几率上,这一条都太恶劣了。

    所以一时间大家都公开呼吁、表态,不要去找钥匙。

    然而广播中传来主持人鼓掌的声音,他低沉笑道:“呵呵呵,说得好啊。拿到钥匙的人,就是你们的公敌,是你们中的叛徒。我也很讨厌这种人,这样吧,给你们一条处决叛徒的途径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个编号都有一票举报资格,红蓝监狱楼每层都有匿名举报房,一旦有票超过半数,举报某人是越狱者,我就会处决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……”众人痴傻地看着广播喇叭,有的人已经崩溃要哭了。

    这个游戏,主持人越说越残酷!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