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持人笑道:“投票虽然是匿名的,但被举报者有多少票,我会公开。”

    “超过半数处决,若没超过半数,除非投票者自己撤销,不然就持续存在,累计记录,直到它超过半数为止。”

    众人冷汗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别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要这个处决途径,我们之中不会有人想越狱的。”醉鬼喊道。

    大家没想到,最后还有一条可以投票处决别人的规则。

    减刑、平反·赦免、越狱,三种离开监狱的方式,一个比一个残酷。

    彼此本来就是陌生人,再加上分队和票杀,这个游戏将充满了欺骗与暴力。

    主持人笑吟吟道:“嗯?你们不是不打算找钥匙吗?既然没有人决定做越狱者,你们干嘛要举报别人是越狱者呢?这个规则可有可无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哦,还是说……你其实心里是打算做越狱者的,所以对这个规则深恶痛绝?希望它不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醉鬼跳起来吼道:“放屁!你不要乱说,我根本不打算找钥匙,我是怕万一有人滥用这项权力,杀错人啊!”

    “游戏设计的这么凶残,你们不怕把我们都玩死了,没有人玩第三关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你没发现这个游戏,至少也会有一个人活吗?”主持人敷衍道。

    显然规则就是规则,不是抗议就有用的。

    而这些规则看似残酷,可实际上,几乎不可能团灭。

    除非所有人活生生在这饿死。否则一定会有人活下来,哪怕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“大家一定要团结,不要听他挑拨!这个票杀权力我们都不用就是了!”魔术师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,纷纷响应。

    诚然,票杀什么的,只要不投票就好了,又没有规定非得去投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规则存在本身,就让大家陷入无形的恐惧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每个编号都有一票……你是指号码牌吗?”魔术师凝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一个号码牌代表一个人,举报程序下,我只认编号不认人。”主持人笑道。

    霎时间所有人都看向小混混,这个家伙有两票!

    “看我干什么!”小混混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票交出来,你凭什么有两票。”醉鬼吼道。

    小混混盯着他喝道:“怎么?难道你就应该有两票?我有两票可杀不了人,必须超过半数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大家都不投票,我是一票还是两票,根本就没有意义。认为它有意义的你,根本就是想着票死人吧!”

    “最危险的不是有两票的人,而是想着投票,甚至还想着从别人手上弄票的人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小混混的话直指醉鬼,不光把两票的他洗成没有意义,还指出‘想弄到别人票的人’最危险。

    不少人听出这个话里的意思,不爽地盯着醉鬼。

    小混混昂首道:“理论上,若有人暴力地获取他人的票,一人拿到六个以上的号码牌,就可以独掌全场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杀谁就杀谁,成为独裁者!而这显然是我们的公敌,我们不能让这种人出现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谁也不准抢夺、勒索、交易得到他人手中的号码牌,任何方式都不行!”

    “大家相互监督,一经发现,群起攻之,强制其把票还给被夺者。”

    “谁同意,谁反对!”

    说完,小混混举手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瞥了眼小混混,心里暗道小瞧他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道这人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。可仔细一想,在这残酷游戏中,为生存所迫,谁都会变聪明的。

    黄极毫不犹豫,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他当然认可这项提议,虽然没什么好大意义就是了,真的不想有人投票,那就把号码牌销毁啊……

    然而,现场没有一个人,提议这件事。

    少数人是真没想到,还有的是舍不得那梦幻般的一个亿,但更多的是希望攥紧自己手中,唯一的筹码。

    有刀而不用,和没有刀……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纷纷举手同意。

    不过,阿兰没有举手,他看到了黄极的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“你不同意?”小混混立刻质问他。

    阿兰死鱼眼道:“你们十个人都举手了,我举不举手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表态的问题,你不同意,难道你想抢夺别人的票?”众人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阿兰摊手道:“你们有没有考虑过,如果有人能一个打十个呢?那这个监督根本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小混混亮着肌肉道:“一个打十个?有这种人吗?谁想试试?”

    “嘭!”阿兰一步就跨越近三米,猛地一拳打在小混混的胸口,将其打翻在地,半天起不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咳咳咳……”小混混胸口受到重击,都快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他猛咳嗽几声,惊慌地捂着口袋道:“抢票了!他抢票了!”

    阿兰还真准备拿他的票,但是他狠狠地扫视了众人一眼,主要是趁机看看黄极的意思。

    黄极微微摇头,阿兰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只见阿兰也不乘胜追击,拍拍手说道:“票?谁要你的票啊,我要想你死,刚才那一拳就打在你的喉咙上了,我想杀你,用不着投票!”

    众人全被镇住了,在场强壮的肌肉男没几个,小混混已经算是看起来很强的人了,没想到被这个帅气青年一拳秒了。

    这个青年的武力值,是全场最高的!

    他说他能一个打十个,难道是真的?

    “你不要乱来!”霎时间所有人都聚在一起,团结一致地盯着看似最危险的阿兰。

    黄极扶起小混混,按捏了一下他的背心,让他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醉鬼更是拿出号码牌来,举着手说道:“你要是乱来,我们现在就把你投死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喝道:“闭嘴!谁也不准投票!这不是说好了吗!不要拿这个威胁人!”

    醉鬼见魔术师突然严厉地喝止,心里一慌,连忙把票收起来说道:“是他……是他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阿兰扫视着众人说道:“我不会抢你们的票,但如果你们有谁,投了我一票,我会把你们全杀了!”

    魔术师站出来笑道:“大家都是自己人,不要乱,哥们,你很厉害,但是你没有抢票,这就是你的善意,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在,我们所有人都不可能再动用武力去抢票了,因为没人能打的赢你,你可以阻止我们之中所有的暴力事件,所以以后大家不要在提投票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阿兰双手环抱胸前道:“看来还是有聪明的人,契约什么的,我才不相信,表面一套背里一套的人,我见多了。举手有个屁用!”

    “总之有我在,杜绝一切暴力。否则,就跟我比比看……谁更暴力!”

    魔术师笑道:“明白明白,这个游戏其实很简单,大家团结一致就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想着独活,或者少数人存活,是得不偿失的。要知道我们还有第三关呢,谁若是找钥匙越狱,一个人真的能安然度过下一关吗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好好想想,总之我们团结一致地充电减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一个有武力,一个有脑子人际关系也处理得好,立刻把局势稳定在放弃越狱,团结充电的秩序下。

    阿兰震慑众人,同时也被集体警惕,一旦阿兰自己主动乱来,所有人也都会瞬间团结对抗他,弄死他。

    所以反过来,阿兰这种众矢之的人,也必须谨言慎行,不可以仗势欺人。

    “主持人你还在吗?”魔术师问道。

    主持人慵懒道:“哦,你还知道我在啊。”

    游戏还没开始,一群人就开始闹腾起来了,竟无视了他这个主持人。

    “规则已经交代地很清楚了,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主持人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没什么,我们只想知道什么时候游戏开始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摇头道:“不,我还有一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拍了拍魔术师的肩膀。

    魔术师奇怪地看了眼黄极,还是坚持问主持人道:“我不知道分红蓝监狱楼有什么意义?冤狱者和犯罪者的身份,不是已经算分队了嘛?还分红蓝方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主持人笑道:“没什么用意,就是决定你们的住处而已。选择红楼牢房的人,不可以进入蓝楼。选择蓝楼牢房的人,不可以进入红楼。仅此而已。进去的时候我会警告,三秒后还没有出来,我会把他处决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无论是红蓝楼,都至少得有一个人住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魔术师思索片刻,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他懂了,这是……相对安全区!

    难怪在场中出现武力值极高的人,那个主持人也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因为红方的人不能进入蓝方的监狱楼,只要躲在楼里,就至少对不同颜色的人而言是无敌的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还不只这一点!这个规则……明确地把大家分成两队,红方的人暗中商量什么的时候,蓝方的人是没法知道的。反过来也一样,这又是在撕裂大家团结的规则!发克!”

    “大家想一起商量,就必须都聚在中间的广场上。可一旦出现什么矛盾,或者危险,大家都会躲在自己的牢房中不出来,届时就彼此断绝了沟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结合第三条越狱……有人想找钥匙,无疑又方便了许多。这大大地降低了大家一起监督别人找钥匙的力度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心里念头百转,意识到这个游戏人家设计这么多规则,就是想要他们相互厮杀。

    无论一开始有多和谐,最终都会走向混乱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问,你是不是不打算解释这么详细?”魔术师问道。

    主持人笑道:“有些隐藏的小规则,你们自己去发掘出来会更有乐趣,比如红蓝禁区的法则,我说了,异色囚犯进入监狱楼,我会先警告,然后再处决。所以当你们真的这么尝试了,自然也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这个人很好说话,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,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。不过游戏开始之后,我就不会再理你们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想说的了,好好表演吧,再给你们五分钟照明时间,然后我就断电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咔嚓一声,他断了广播。

    魔术师暗叹,真的还不如不问!这种事一开始全知道了,反而从一开始大家就会分化。

    他深深地看向黄极,因为之前,黄极明显是想阻止他问这个问题,这个人貌似早就看出了这条隐藏规则,毕竟从一开始主持人就说了,红色只能住在红色,蓝色只能住在蓝色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就猜出来了吗?他阻止我到底是为了大家一开始团结一点,还是……他想独占一栋楼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第一轮的表现看不出什么来,但其实也不是善茬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暗想着,而此时他身边的人都表示要跟他一栋楼。

    “你去什么颜色,我就去什么颜色。”小麦色美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我们一栋楼吧!”醉鬼也说道。

    黑发小妹轻声道:“我……也是。”

    留海青年低着头,用头发遮着眼睛,淡淡道:“我也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一连四个人表态跟着魔术师,一下子就让现场好像有了一个五人团体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……”小混混竟然也想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黄极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诶?什么不可以?”小混混错愕。

    黄极一脸苦恼道:“这样你们就有六个人住一块了,我很没有安全感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!我们十一个人,再怎么平均,也会有一栋楼住六个人。除非你们想让一栋楼住七个八个九个?”小混混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确实,我不反对五六分,但我反对你们六个在一栋楼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七票了!”金发病容女突然补充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的人缘已经团结出了五人组,小混混有两票,他们若是联合起来,就是七票,还住同一栋楼,意味着魔术师若与小混混联手,可以统治整个监狱,还没人能阻止。

    而他们第一个要除掉的,就是阿兰。

    “七票就可以随意杀人,唉,我当然相信你们不会这么做,但这样我没有安全感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阿兰冷声道:“谁知道你们会不会,顺昌逆亡!说不定,第一个就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心里已经完全不相信会有团结一致完成充电的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他看出了小混混也加入过来的意思,而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他确实打算顺昌逆亡,和小混混这个一开始还看不顺眼的家伙联手,入住红楼,逼迫蓝楼的五人工作。

    魔术师认为,只有这种强权,大家反而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但这又太天真,大家也不是傻子,一下子就看穿了。

    看穿了有两种选择,一种是不说破,也跟着他一队,如此形成1:10的红蓝分配。

    一种就是把魔术师的人际关系给拆开,并且不让小混混跟他一栋楼。

    黄极选择了后者,他说道:“两栋楼的人数差不能太大,不然就形成多数派暴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五六分最好,而两票的你,必须在五个人的那一边。如此五个人有六票,对面六个人也有六票,红蓝楼形成平衡。”

    他最后的话是对小混混说的,对方也没什么话可以反驳。

    而且阿兰就站在这呢,出现独裁势力,对他最不利,游戏还没正式开始呢,把他逼急了直接开打怎么办?

    小混混无奈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……你们选吧,我去人少的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样的话,那这个魔术师也必须跟我一起!至少他得和这几个人分开!”

    被迫去人少的楼,小混混立刻也想拆掉魔术师的人脉团队。

    “我去哪都可以,大家自愿选择啊。”魔术师微笑道,好像他根本没打算形成小团队一样。

    阿兰笑道:“那我也去人少的那边吧。”

    霎时间,小混混和魔术师的脸色不好看了,这个人一看就不好惹,谁愿意跟他住一栋楼啊!

    可没办法,魔术师前脚就说了纯凭自愿,他也不好说:我就是不想跟你一起住……

    如此,他们这边已经有三个人了,还差两个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和醉鬼立刻抢先道:“我们也去人少的!”

    留海青年比较孤僻,黑发妹子比较胆小,两人张了张嘴,见被人抢先,便放弃了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瞥了眼醉鬼,琼鼻微皱,醉鬼又臭又脏,她其实不喜欢这个家伙跟过来。

    但魔术师没说什么,她也便没有抱怨。

    黄极看着醉鬼,说道:“你已经没那么醉了吧?希望你头脑清醒点啊,接下来大家要团结地活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醉鬼瞪了眼黄极道:“我清醒的很!这什么狗屁赌局,我一定会活到最后!”

    黄极诚恳地点点头,一副大家一起加油的样子,随后走到老王身边,无聊似的鼓出了一个包子嘴。

    老王看到黄极这可爱的包子嘴,立刻知道,这是黄极给恶龙的提示,又有人要作死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小华既然如此判断了,说明接下来,根本没有什么团结一致啊……”老王心里暗叹。

    人少的五人组分好,小混混立刻说道:“那我们去红楼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别急着进牢房,先抱团多走走,比较一下各个牢房有什么不一样,说不定不同身份的牢房有不同特征呢……这样,我们先说好,如果找到规律,那大家就都选冤狱者!”魔术师挂着温润的笑容。

    阿兰最后补充道:“选完身份,大家都要来广场中间集合!”

    对此,大家也没什么意见,魔术师、阿兰等五人走向左边的红色监狱楼。

    黄极看着他们的背影,伸了个懒腰,和老王、卢瑟、金发病容女、黑发妹子、留海青年,一共六人,走进了蓝色监狱楼。

    监狱楼很大,四层,每层二十间牢房,并额外一间匿名投票房。

    而在每一间牢房里,床头还有信箱,那是用来投赦免平反票的。

    同时每间牢房的床上,都有一个小盒子,毫无疑问,盒子里是他们的身份。冤狱者或者犯罪者。

    打开了盒子,就等于选定了牢房和身份,不可更改了。

    最后,在牢房的中间,还有脚踏发电机,是固定在房间中的,线路从墙体里延伸。

    众人一起走了两层,丝毫没有看出各个牢房的差别,每一间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显然,不走进牢房打开盒子,是不会知道里面到底是犯罪者身份,还是冤狱者身份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用找规律了,不可能有规律的。那群富豪把我们抓来,草菅人命,才不是想考验我们什么呢,纯粹就是想看我们在残酷的游戏中挣扎,以此获得乐趣。”

    “尽快选身份吧,五分钟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黄极直接挑选了三楼的一间牢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还要在说什么,就听见啪嗒一声,穹顶的大灯熄灭了。

    每一楼层的照明灯也熄灭了,整个监狱陷入在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黑暗之中,有人发出尖叫声。

    那是从红楼那边传来的,显然,又是小麦色美女在咋咋呼呼了。

    但这一片黑暗的环境,同时也太照顾别有用心的人搞事了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大家不要慌,这是游戏正式开始,主办方断电了。之后我们的照明,只能通过脚踏车来充电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随便挑个房间吧,然后踩脚踏车,给监狱充电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蓝楼这边,各自都散开随便凭感觉走进牢房,打开盒子。

    黑暗中,盒子上写着什么,也看不清楚,于是也都踩起了脚踏车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黄极却在黑暗中四处闲逛,走到了老王的牢房外。

    似乎是听到里面有人,黄极说道:“里面谁啊?”

    老王应了一声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,老乡啊,第一关的时候多亏你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都是同胞,赶紧去充电吧。”老王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是个好人,我提醒你一下,这个房间的身份纸条你要收好,然后多去几个房间拿身份。最好是冤狱者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王一点就透,没有回复什么,因为黄极已经走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如此对话,显然是为了防范监控,虽然漆黑一片,但幕后的富豪们,还是把全场都看得通透的。

    最开始选的身份,一经选择,不可更改。

    但不代表,身份纸条,不可以多拿几张……

    从一开始,这个游戏就有很多人各怀鬼胎了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