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持续了大约十分钟,才渐渐亮起来。

    率先亮起的是天花板正中间的电池屏幕,如同手机充电一样,亮了一个进度条,但那电量见底,不足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随后穹顶的大灯,让广场暂时有了朦胧的光亮。

    最后是楼道灯,把红蓝两栋监狱楼的四层过道给照亮了。

    彼此隐约可以看到对面,大家都在牢房中奋力地踩着脚踏车。

    十一个人齐心协力,最终点亮了监狱,灯光微黄,偏向黯淡,但终究是份照明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左右,电池的进度条,来到了百分之二。

    这让大家面露绝望,二十分钟的持续脚踏车运动,让不少人已经累得腿脚发酸。

    醉鬼率先跳下脚踏车,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红色楼的人都没发现,但是蓝色楼的人却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嘿!别偷懒!”金发病容女喊道。

    她也累得不行了,本来就身体不好,此刻有点毒·瘾犯了,身上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看到醉鬼下车,她立刻也下车了,一边指着对面喊叫,一边也趁机坐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蓝楼这边的金发病容女一下车,红楼的人都看到了,小麦肤色的美女马上也跳下车,喊道:“他们休息了,我们也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两边你来我往,纷纷都下车休息,唯有黄极和阿兰,还在奋力地蹬车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看电池进度,心中哀叹,其中不少人戴了手表,对比时间就知道,他们用了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“暂时照明足够了,我们先在广场集合商量一下吧!顺带休息一会儿。”醉鬼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响应,下楼朝广场走去。

    阿兰冷笑一声,第一种离开方式,就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牺牲,大家努力把电充满,就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,才二十分钟,监狱变得明亮之后,大家就开始懈怠了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说短不短,说长不长。要说累,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,这肯定是累的,但要说坚持,大多数人也一定是能坚持的。

    可这种齐心协力的事,有一两个人偷懒了,其他人立刻就也想休息。

    第一种离开方式最安全的同时,也是最难的。

    十分钟充百分之一,意味着百分百最少也要一千分钟!也就是十六个半小时还多。

    另外人不能长期地在黑暗中重复做着枯燥的工作,否则有些人会发疯的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把灯都关了,节约用电,但一定要保留一些光亮。

    尤其是还有其他暴力选择的情况下,为了彼此的安全感,怕有人在黑暗中越狱之类的,一些关键要道的灯都得开着。

    如此,算上这期间下来的基本照明耗电,至少也要坚持不懈努力发电十七个小时!

    十七个小时,听起来好像是可以坚持的,但对这群普通人而言,太难了。

    八小时工作制都嫌麻烦,何况十七个小时高强度的脚踏车运动?哪怕体力支撑得住,耐心也不足。

    “这场游戏有笨办法,奈何人人都爱捷径,一旦有其他的选择,诡谲人心也就冒出来了。”阿兰叹道,眼见黄极也下车了,便也下来,朝广场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随手关一下灯,只留下广场的灯就行了,平时不要浪费电。”魔术师喊道。

    很快,各处又暗了下来,还剩下广场中央的微光。

    大家在广场围坐一圈后,看了看头顶缓慢消耗的电量,心中暗叹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,我们没出去,先累死了。我现在脚都在发酸,想把它充满,起码也要十七八个小时吧!”小麦色美女哀怨道,揉捏着自己光滑的小腿。

    她的运动能力其实还可以,平时都有健身保养,但是这关的数据算一算,就感到很绝望。

    “没水没食物,我肚子都饿了!”醉鬼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来时都吃了点,饿倒不是很饿。

    醉鬼自己吃得最多,奈何第一关后呕吐了两回,直接把腹部清空了,此刻真有点饿。

    “没吃没喝还要剧烈运动,十七个小时啊,这减刑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吧!”小混混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止十七个小时,我们中途肯定要休息,而电量持续消耗,最后二十四小时都不一定能成功。”金发病容女说道,她冷汗涔涔,嘴唇苍白,声音发颤,压抑着毒·瘾。

    见大家都在说丧气话,魔术师立刻大声道:“现在就开始想放弃了吗?这才刚开始啊!虽然没吃没喝,又苦又累,但我们想活下去,就必须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群富豪草菅人命,视人如牛马,我们想活着就必须齐心协力,再累也得干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想着累,而拖太久的话,我们不饿死也渴死了!”

    他说的道理人人都懂,可是这条路太难走了,简直就不可能完成。

    众人都沉默着,魔术师又继续说道:“如果没有别的办法的话,我们真的就只能坚持,大家都不想死吧,为了活命有什么苦不能吃呢?”

    “另外这种苦力活,也是有策略的,百分之十就可以兑换减刑,兑换的装置就在我们的脚踏车旁边,大家应该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把目标分成一段段的,先努力发电百分之十,然后兑换掉,再抱团休息。这样休息的时候,就没有电可以消耗……虽然黑暗,但抱团的话就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的样子,简直就像是在竭尽全力地节省每一分电,并为此绞尽脑汁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被打动了,看着这个疯狂为大家加油打气的男人。

    卢瑟更是崇拜道:“你说得对,不做就是死,先定一个小目标,充它个百分之十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都别说了,我是冤狱者!这是我的纸条!”彼此激励的气氛被突然打断,金发病容女拿出了自己的身份纸条,拍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是最没有办法坚持下去的人,她自己的身体她知道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也看透了在场的几人,说的那么好听,其实也是在等别人先亮身份。

    众人看去,只见纸条上写了一项‘强歼妇女’罪,然后是证据不足的字样。

    最底下有个‘羽翼光团’形象的天使图案,并且后面有好像是天使批语似的文字:此人无罪,蒙冤入狱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!”醉鬼见有人先拿出来,立刻也掏出一张纸条,拍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其他完全一样,只是罪名是‘谋杀罪’。

    罪名这明显是随便填的,跟他们本人没有关系,毕竟女人怎么会有强歼妇女罪呢。

    一百六十个房间,应该有一百六十种罪名,可见幕后设计者很有仪式感。

    “冤狱者,我也是啊!”小麦色美女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的纸上也是写蒙冤入狱。”卢瑟振奋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着拿出一张纸条道:“这么巧,我也是啊!”

    老王看了眼黄极,也拿出了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阿兰冷笑,放出一张纸条。魔术师一脸‘不是吧’的神情,拿出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一时间众人都陆续拿出纸条,然后傻眼了,十一张‘冤狱者’!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阿兰都乐了。

    众人先是一愣,随后一脸狂喜。

    卢瑟蹦起来道:“不是吧!我们都是冤狱者!”

    “我没找到什么规律啊,我就是随便拿了一张。”小麦色美女激动道。

    小混混说道:“我也是黑暗之中,随便进了个牢房……之后踩了十分钟车,有点亮我才知道自己是冤狱者的。”

    黑发妹子直接哭出来了,她颤抖道:“都是冤狱者,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猛拍地板道:“运气啊,运气啊,上帝在保佑我们!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去投平反票,就可以全员释放了吧!不用牺牲任何人!”卢瑟站着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站起来,应和道:“没错,什么减刑!什么越狱!我们直接过了!”

    众人都说好投平反票,欢天喜地地回到各自的牢房。

    投平反赦免票的地方,在牢房里,黄极走了进去,信箱的左侧是平反,右侧是赦免。

    他随手就投了一张赦免票!

    投完立刻出门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他住在三楼,而四楼只住了一个人,那就是留海青年。

    但黄极走到对方牢房门口时,留海青年还在背对着铁栏杆投票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黄极直接推门进去了,这家伙并没有锁门。

    被声音惊动,留海青年吓了一跳,猛地回头见到是黄极,冷声道:“你干什么!谁让你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留海青年非常冷酷的样子,眼睛盯着黄极,就像是一条毒蛇。

    黄极笑了,说道:“色厉内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留海青年冷声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故作强硬,只为掩盖内心的怯懦,正可谓越恐惧便越愤怒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想打架吗?”留海青年瞪着黄极道。

    “光看你这么紧张我就明白了,你是犯罪者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留海青年微微一颤,说道:“什么犯罪者,我们不都是冤狱者嘛?”

    黄极神色不变道:“那你投完票之后看到我进来,应该欢天喜地,放松地说‘搞定了,我们都可以出去了’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的表现恰恰相反,紧张、戒备,生怕我知道你投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非常清楚,这场票投完,并不会出现什么集体平反,你自己投的,就是赦免票!”

    “嘁,不要自作聪明,那是因为……”留海青年还要再辩解什么,却见黄极的话如连珠炮般说出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要再想着狡辩了,你永远喜欢嘴硬,这一点我非常清楚。我猜,你恐怕要说自己不相信十一个冤狱者这种巧合,里面肯定有人撒谎,所以才戒备吧……”

    留海青年懵逼,黄极把他要说的话给说了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你喜欢嘴硬,也只会嘴硬。你这种人,在我第一眼见到你时就看穿了,你狼狈的人生从来没有体会过温情,即便有,你也会认为是他人的施舍。”

    “你永远不直视自己内心的阴暗,而把自身不幸的过错统统推卸到别人身上。你不修边幅的样子,一定是很少与人正面交流了,你是个键盘侠,也就是在网络中发泄自己怨气的那种人,无关乎是非曲折,只以恶意揣摩他人。在网络上肆意蔑视他人,以获取卑微的自我安慰。”

    黄极的眼神直勾勾盯着他,让他不自觉地避开视线,无法直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真的人傻了,呆呆地看着黄极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黄极还没放过他,继续说道:“你在暗自辱骂我吧,你认为我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家伙,你正在自我说服着……像我这种人,你看得多了,以后一定不得好死……对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他喉咙无意义地发出声音,身体完全僵硬住,都忘记眨眼,以至于眼珠子发麻。

    黄极从容道:“你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,孤独的同时,你每天告诉自己很潇洒,你外表看似自卑,实则内心盲目自负!”

    “你永远不会承认他人的优秀与自己的无能,你没有朋友的真正原因,是因为你从来不愿接纳比你优秀的人!”

    “只有比你混得还惨,还要无能的家伙,才会得到你的认可。”

    “唯有和这种人交朋友,你才能得到些许安慰,守护住自己可悲的自尊心,可你也因此不断沉沦在社会底层中挣扎,而永无上进之心!”

    “宛如蝼蚁!”

    对方崩溃地看着黄极,那是最后一点虚假的骄傲被扒光掉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大脑一片空白,生平第一次被人这样当着面,仿佛拿着手术刀一般精准而可怖的……肆意解剖!

    黄极洞悉人心道:“你从来没有相信过那名魔术师,你看似贴近他,只是想利用他的情商代表你说话,因为你总喜欢躲在别人背后默默看着,渴望有人说出你的心声,而你纵然心中有千万话语,也只是闭口不言!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能帮助你嘛?事实上他的言论,在你内心深处,已经被批判了无数遍了,你甚至都想作呕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没有办法,你一边厌恶着他,一边又渴望成为他,你也想像那名魔术师一样,被人围绕着、喜爱着,美人在怀,成为焦点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又做不到,每次都只是呆呆地站在那,脑子里疯狂地想象!”

    “你想证明自己,可你永远迈不出那一步。你怨天尤人,怪罪上帝不给你机会,而现在……机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场死亡游戏的最后,可以拿到一个亿,所以你想活下去,绞尽脑汁地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一切依旧停留在想象之中……你太弱了!”

    留海青年眼神呆滞,他仿佛都看不见黄极了,如置身于黑暗中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然而猛然间,眼前的黑暗被一只大手撕开,光芒射入眼中。

    不,那仅仅只是简单的,有人用手掀开了他眼前的头发,强行撸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黄极抓着他的头发,拉到面前,直视着他没有任何遮挡的秀白面庞。

    这般霸道的举动,让他不敢有一丝反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终于,他终于颤抖地说出了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黄极直率道:“我是犯罪者,你的同类。”

    “同类……对!你是犯罪者,我也是犯罪者,我们都是同类!”他仿佛终于找到了共同点,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欣喜地表情道。

    黄极俯瞰着对方,此刻的眼神就像是莽莽山河,延绵而雄浑。声音又像是大地翻转过来,盖压人心。

    “放弃你心里那些无用的小聪明,这个游戏你根本就不懂,饶过你那点可悲的智商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此刻,为了活命,你只能找一棵最高大的树,就像你所习惯的那样,躲在他的树荫庇护下,等待他带领你走向胜利!”

    “而我是你唯一的选择,因为其他任何选择,你都必死无疑!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黄极放开留海青年,对方直接噗通一下就软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双腿发软,大汗淋漓!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