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付每个人,有不同的攻略手段。面对最弱者,黄极采用的是最直接的方式,击溃其心理防线,然后以霸道的姿态将其收服。

    有些话是故意说给摄像头另一边的人们听的,塑造人设的同时,以此来引导第三局的游戏选择。

    黄极非常清楚,幕后主办方根本没决定第三局游戏,他们要根据众人的表现和最后的生还者,再来安排下一局。

    “等……等等我!”留海青年追出房间。

    黄极说完那番话后,直接走了,甚至都懒得问对方的答复。

    因为他根本没给对方选择权,不听他的那就必死。

    在二楼楼梯间,留海青年追上黄极,他的发型已经被汗水打湿,并且自然垂落后向两边分叉。

    原本的留海没了,变成了中分青年。

    黄极阳光地回头笑道:“你投完了?要出票了,我们去广场上集合吧。”

    他看起来,就好像刚刚才投完票,看到青年下楼似的。

    中分青年一怔,啥玩意儿?刚才是幻觉?

    这时,他看到黄极身后,从二楼拐进来一人走进楼梯间,正是黑发小妹。

    中分青年见黑发小妹满脸笑容,想起黄极的话,立刻也说道:“是啊,我快等不及离开这个鬼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走过来听到两人对话,甜笑着点头附和:“嗯嗯,那边肯定也投完了,我们去广场上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一副欣喜期待的样子,走到一楼,有些人已经先一步到广场了。

    卢瑟就在黄极前面,正神采奕奕地朝广场中心走去,他也是一副憧憬的模样。

    黄极快步走上去拍了拍他肩膀,揽着他打了个招呼道:“嗨!”

    卢瑟看着他笑道:“真是没想到我们运气可以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大家投票有点慢呢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卢瑟一愣,随后感觉到黄极将一张纸条塞进了他口袋中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看,头顶就响起声音。

    广播一阵嘈杂,随后是电子怪音说道:“集体赦免发动失败……”

    只这一句话,就让众人的笑容僵在脸上。

    一些刚下楼的人,立刻拔腿奔跑到广场中央,此刻大家全部聚在一起,惊讶地抬着头。

    有的人长大嘴巴面色呆滞,有的人双目圆瞪神色震惊。

    十一个人仿佛都如遭雷击,不可置信一般。

    集体赦免发动失败,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,首先发动失败,就意味着并不是十一个人都是冤狱者,有人在撒谎,有人一开始就在骗大家!

    但就算如此,也应该是集体平反发动失败啊……为何是赦免?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“赦免票七张!平反票四张!”电子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卢瑟脚一软,直接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结果实在是太过惊人了,几分钟前大家还欢天喜地,十一个人都拿出了自己是冤狱者的身份证明。

    大家有说有笑地回去投票,然而投票结果一出来,七张赦免票!这说明有七个人是犯罪者!

    这七个人,从一开始就准备了假票糊弄大家,在那演戏!

    一时间,场面变得极为诡异,所有人都在惊讶。

    其中有不少犯罪者,自己也在惊讶,因为他没想到有这么多同类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你们为什么会有七个犯罪者,为什么一开始就要撒谎啊?”卢瑟沙哑道,眼睛一直盯着众人。

    他在审视每个人的表情,然而大家的表情都没有破绽。

    魔术师一脸担忧,黑发小妹眼神恐惧,小混混目瞪口呆……

    尤其是中分青年,满头大汗,发型都变了,这得是惊吓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个人惊吓之色转瞬即逝,那就是阿兰。

    他似乎只是做做样子,眼下一副冷淡之中夹杂着讥讽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犯罪者吧!”卢瑟立刻站起来,指着阿兰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都无比震惊,只有阿兰一副不在乎这个结果的样子,谁都看得出他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然而,阿兰果断地掏出一张身份证明笑道:“对啊,我摊牌了!我就是犯罪者,刚才我投了赦免票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他拿出的票,赫然是犯罪者,最后的标语写着‘此人有罪,依法入狱’。

    卢瑟说道:“既然大家不是同一个身份,便不用这条生路好了。”

    阿兰大声道:“哎呦,都别装了,一个个跟戏精似的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地看向阿兰。

    阿兰冷脸道:“都有谁是犯罪者,站出来吧,怕什么!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瞬间掏出了纸条,也说道:“我是犯罪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醉鬼拿出纸条。

    小混混也笑道:“我也是,大家都别装了,我们人多啊。冤狱者只有四个!”

    魔术师叹道:“唉,摊牌了,我是犯罪者。”

    黄极也拿出纸条亮给大家看道:“犯罪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犯罪者!”中分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犯罪者……”老王也拿出纸条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就有十个人拿出了犯罪者纸条,包括大家一直觉得有点憨憨的小麦肤色美女,以及黑发妹子!

    “你呢?”阿兰凝视着卢瑟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……”卢瑟神色麻木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纸条呢?”小混混质问道。

    卢瑟想起黄极之前递给自己的东西还没看,他摊开手,只见一张纸条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看去,那赫然是身份证明,也是犯罪者!

    至此,继全员冤狱之后,在场十一个人,又都拿出了犯罪者的身份证明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又变成十一个犯罪者了吗?”阿兰直接笑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有够搞笑的呢!票型一出来,马上又清一色犯罪者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都留了一手的嘛,现在还有谁嚷嚷着不要骗人吗?我看嚷嚷的最响的那几个人,也骗人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成年人的世界,怎么会没有谎言呢?”

    阿兰说着,眼睛盯向魔术师。

    这家伙开局说大家都团结一致,齐心协力,不要撒谎,结果自己不还是准备了两种身份。

    魔术师微笑淡定道:“大家先不要自乱阵脚,你们都准备了相反的身份证明,包括我一直很担忧的卢瑟,以及那位黑发美女。因为你们在蓝楼,我没法提醒你们,但看来你们自己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我真的很担心你们不知道保护自己,现在看来,大家都早已被社会毒打过了呢,是我过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准备了两种身份,当有人第一个站出来亮身份时,大家就会陆续拿出与其相同的身份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导致连续两次,全员同一身份。其实,我们都只是在随波逐流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,大家都只是想保护自己,而非伤害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样残酷的游戏中,我们要团结一致,但也要学会保护自己。我相信大家准备双重身份证明,不是故意为了某种不好的目的而欺骗大家。而是单纯的……不想成为异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每一个人,都已经在社会之中,受尽了身为异类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已经社会上艰难挣扎了,却还要被无情的上位者们,囚禁至此,疯狂玩弄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种情况下,还保持着天真的心态,反而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。若真有这种在玩命游戏中,还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,才恰恰是最危险的啊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侃侃而谈,话语温润而合群。

    他直接把所有人的行为绑在一起,然后集体洗干净,让不少人对他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不过真正的聪明人,却又听出他话中的一层隐藏含义……

    那就是暗示天真模样的几个人,是真的冤狱者!

    这其实更是特指卢瑟,他虽然拿出了犯罪者的身份条,可之前的样子完全不像演戏,是真的惊骇到了极点,被七个犯罪者的事实所吓到了。

    在场大多数人,都心里有数,他恐怕是真正的冤狱者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等会回去踩脚踏车时,一定会有犯罪者,去投卢瑟一票。届时其他隐藏的犯罪者也会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各怀鬼胎之际,黄极说道:“你说在卢瑟和这位美女在蓝楼,你没法提醒,可难道红楼的那些与你交好的人,你就提醒了吗?”

    魔术师没说话,然而小麦色美女是最听信魔术师的人。

    刚才魔术师侃侃而谈时,她就崇拜地看着魔术师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就是红色楼中,与魔术师交好的人。

    此刻听了黄极暗带质问的话,立刻站出来维护道:“你懂什么!我本来就不知道可以多拿几张身份,还是他刚才提醒我的呢!他是真心希望大家和谐共处,不要形成阵营,相互排挤!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,是真心在维护魔术师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一脸懵逼道:“啊?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看向魔术师说道:“哥,你说是吧!”

    怎料魔术师也一脸‘你在说什么’的表情,看向她:“啊?”

    紧接着小混混也面色古怪道: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麦色美女自己也茫然啊了一声,见大家都看向自己,正要说什么,突然脸色惨白,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愚蠢地自报为冤狱者了,她竟然说自己是刚才被魔术师提醒,才知道多拿几张身份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上一轮大家亮身份时,她还不知道可以多拿,即……上一轮她亮出的冤狱者,是她真实身份!

    魔术师有点无语了,他刚才在楼上投票时,提醒小麦色美女,就是希望她隐藏身份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张口就把这事说了,不自觉地摊牌了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都知道,她是冤狱者,这远比卢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得多!

    “啊……带不动啊这个女人……要不是看你忠心我真不想保你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心里暗叹,第一个死者,根本不用说,直接暗地里行动表达就行了。

    广播会唱票的,大家都会听到谁突然有了一票。

    假设卢瑟有一票,而大家都知道他极大可能是冤狱者的话,那么人数占优的犯罪者,就都会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事后肯定所有人都说‘不是我投的’。

    总之一旦很多人跟票,就说明犯罪者们都想弄死冤狱者,大家形成默契,之后一起找冤狱者,然后默默投死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投死,票少了,意味着犯罪者中有人不想杀人,那大家再换别的玩法。

    可现在情况不同了,那个技女自曝了,一定有人偷偷带票投她,试探大家的态度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卢瑟的优先级没那么高了,因为这家伙最后竟然拿出了犯罪者的身份纸条。

    意味着卢瑟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天真,他也是有留一手的,之所以看起来那么震惊,或许只是因为他演技好。

    如此,在有小麦色美女可以投的情况下,卢瑟反而可能是犯罪者队友,并不是首选目标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,技女是我的死忠,我还不想让她死啊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念头急转,突然说道:“我就是善意地提醒一下,都觉得是自己多虑了,没想到你是听了我提醒才拿的犯罪者纸条……这样的话,你一定是冤狱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!我……我……”小麦色美女慌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微笑地拍了拍她的头,说道:“不要慌,我是犯罪者,但我坚决不会投你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……从一开始就说好了啊,不去举报票杀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,踩单车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感动地快哭了,紧紧攥着魔术师的手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冷笑一声道:“别和稀泥了,我直说了吧,我没有力气去踩单车,我不跟你们玩虚的,我有白血病,还有毒·瘾,现在站着跟你们说话都很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活到最后,拿到一个亿,这样我还有希望骨髓移植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跟我提什么踩单车,我没有精力跟你们在这啰啰嗦嗦。”

    “想充电逃离,可以,你们踩单车,我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想全员赦免,可以,我们把冤狱者投死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……越狱是绝对不允许的,我建议搬出杂物,把两边的大门给堵死,我可不想莫名其妙,就被处决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灯光越发昏暗,之前百分之二的电,经过这么久的折腾,即将耗尽。

    很快大家又会陷入黑暗之中,届时如果他们之中有越狱者,一定会趁机逃跑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,金发病容女所说的,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,一点虚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醉鬼立刻跳出来说道:“不瞒你们说,其实我有胃癌,之前呕吐就是因为身体不行,我踩单车时第一个下来,也是因为实在坚持不下去了……充电逃离的话,我也得休息。至于全员赦免,我举双手赞成,把四个冤狱者除掉,剩下七个人就可以离开了!你们到底懂不懂啊,反正我等会儿就去投这个技女的票。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急了,怒视他道:“你放屁!你就是懒!”

    “那个我也摊牌了……其实我有糖尿病,困在这太久没进食,也没有打胰岛素,我现在快站不住了。”小混混也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鄙夷地看着小混混,这家伙看起来壮的很,竟然说自己糖尿病,也想休息。

    阿兰冷笑道:“是吗?其实我只剩一年半的生命了,我有基因异状突变病症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……你们越说越离谱了!”魔术师怒道。

    大家当然不会相信什么胃癌、糖尿病,甚至是基因缺陷,这个听起来最扯。

    也就金发病容女说的像真的,毕竟她真的看起来很虚弱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和谐的气氛彻底崩盘了,第一条生路被至少四个人明确表示放弃:要干你们干,反正我休息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,率先撕破了众人的虚伪。

    中分青年暗中观察众人,很想站出来,狠狠表个态,表示一定投死小麦色美女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金发病容女、醉鬼、小混混、阿兰这四个人,已经明确站出来表示放弃第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他们敢这么做,毫无疑问,就是铁了心要走全员赦免的生路了,也就是说,他们四个铁定都是犯罪者!

    中分青年知道自己是犯罪者,也知道黄极是犯罪者,如此在他眼中,有六个犯罪者身份清楚明晰了。

    犯罪者共有七个,如今六个已经知道,中分青年心情激动,觉得这已经稳赢了。

    因为犯罪者之中,有阿兰这样的武力担当,有黄极这样的恐怖的能洞穿人心的人,还有小混混这个两票的家伙!

    现在他和黄极站出来,六人明牌打,局势大好,稳赢啊!

    中分青年脚步微动,跃跃欲试,可眼睛却时不时瞥向黄极。

    他强行遏制住自己的冲动,等待黄极的举动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起黄极的话‘放弃那些小聪明,饶恕你那可怜的智商吧’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冲动,还是跟紧老大的脚步为好……老大没动,我还是不要动吧……”中分青年最终没有冲动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他因为黄极而没有自作主张的决定,救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黄极知道,如果没有自己降服了这个青年,他刚才就直接跳出去了,会激烈表示要投死小麦色美女。

    这家伙,以为有这么多人站出来,他再站出来,肯定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却不知,他若真这么做了,某个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的人,就会想尽办法的杀死他。

    黄极看向金发病容女,她短促呼吸着,却一脸坚毅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第一个跳出来撕裂众人的虚伪,坚定立场要全员赦免,逼迫众人放弃第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是故意这么做,来让自己不成为真正犯罪者们的票杀目标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冤狱者之一!

    当她听到广播宣布只有四张平反票时,她就知道自己处于劣势阵营。只有四个冤狱者,彼此再怎么团结也没用!

    所以身为冤狱者,反而不该保同伴,更是要对同阵营的人起最大的杀心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的愚蠢自曝,让她坚定信念,立刻跳出来表示:踩单车我坚决不干,我就要投死人。

    她完全表现出犯罪者的姿态,同时也知道,光这么做不够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还有第二层目的,那就是引出铁定是犯罪者的人。

    奈何,阿兰、醉鬼、小混混这三个人跟风出来表态,却全都是红楼的人。

    她在等,等蓝楼的人跳出来表态,然后……趁着最后的灯光消失之时,手动将其杀掉。

    这是冤狱者的少有的办法之一,一旦投票上无法占据优势,那就在投票之外,减少对方的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用牙齿还是指甲,只要有一个蓝色楼的人敢跳出来跟风表态。

    这个疯女人,就会拼尽全力地杀死他!

    哪怕她自己,分明就是全场体质最弱小的人,她也有着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的决绝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