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灯要熄灭了,不管怎么说,大家先把大门堵住吧。”魔术师面露无奈的表情道。

    这个没得说,众人从牢房里拆床下来,堆积在大门口。

    此刻,头顶的电池也彻底耗尽了电量,整个监狱陷入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管大家是不是放弃第一条生路,我们也得有照明才行,都回去充电吧!”魔术师喊道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各种人抹黑走路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而各回牢房后仅仅三分钟,广播响起电子音:“三号,被举报一票。”

    正在踩脚踏车的中分青年,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“已经有人举报了……三号?原来是投编号吗?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根本没有进去过匿名举报房,不知道票杀别人是投对方编号的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每个编号都有一票权,这个投法既然与编号挂钩,那肯定票杀的也是编号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三号……是那个技女。”中分青年想着,跳下脚踏车,跑去找黄极。

    早在第一关过完后,所有人都拿到了号码牌,有心人都记住了大家的号码。或许有些人没记住,但中分青年并不在其中。

    他死死地背着所有人的号码,1号2号都在小混混手中,3号是小麦色美女,4号魔术师,5号醉鬼,6号金发病容女,7号卢瑟,8号阿兰,9号黄极,10号老王,11号是他自己,12号是黑发妹子。

    “三号,被举报两票……三票……四票……”

    “卧槽,好快!”中分青年来到楼梯口。

    突然,有人从后面拍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中分青年猛地回头,却听到黄极的声音:“不用投票,牌子给我,你可以回去继续踩单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为什么?那个技女是冤狱者,把她投死不是对我们有利吗?犯罪者总共七个,我们两个不投票,就只有五个人了,哪怕那个小混混也是犯罪者,那也只有六票,投不死那个技女啊!”中分青年低声道。

    投死人需要七票,而犯罪者总共七个人,在他想来,他和黄极若不投票,犯罪者的票就不够了。

    黄极嗤笑道:“谁说不够,你信不信三号被投九票?”

    “诶?”中分青年不解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广播宣布又有人投票了:“三号,被举报五票、六票……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低声道:“六票了,这是犯罪者的极限了,但是还差一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号,被举报七票!八票!九票!”广播突然连报三票!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中分青年大为震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对面红楼传来爆炸声,黑暗中火光在楼梯口旁的一间房前传来,那是举报房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有人在举报房里正投票呢,直接被炸死了。

    “三号怎么会有九票的!这么说……至少三个冤狱者投了她票!我懂了!”中分青年低声说着,随即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了?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总共四个冤狱者,因为小麦色美女自曝而根本不用保了,所以她另外三个同伴,干脆放弃她,也跟着把她投死了!”中分青年分析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你在第一层。”

    “你连死者,都搞错了。死的……是那个醉鬼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愕然道:“啊?”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所以我说,你根本没有理解这个游戏!你以为就是简单的,拉阵营投票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中分青年思索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三号就是她?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一怔,低声道:“我记得很清楚!所有人的编号我都记下来了,绝对没有错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不会换吗?”

    “诶?”中分青年恍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在介绍规则时,富豪们就开盘,赌谁先死,然后各种看戏。

    大屏幕上,有许多监控,每个监控都在追踪一个人,不管这人去哪,镜头都会很快切过去。

    各个富豪,自己也可以用平板电脑,着重点开一人周围的其他摄像头,从多角度去观察某人。

    富豪们还可以查找某人的资料,以此来判断那些人会死得快。

    阿兰彰显武力时,众多富豪就已经查了他的资料,发现他是一名普通的佣兵,因为出卖自家佣兵团的情报,而被驱逐,如今被行业封杀,纯靠积蓄和借贷生活。

    虽然普通,但对付这些社会下层人员,那还是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不过,并没有多少富豪,把他当做种子选手,因为他喜怒形于色,甚至过早暴露自身武力,极容易被针对。

    很多富豪根据经验判断,这种人会死的很快,不是第一个死,也是第二第三个……

    在阿兰一拳打倒小混混时,很多富豪在他身上小押了一些钱,赌他第一个死。

    之后,所有人抽完身份,然后全都拿出冤狱身份证明时,富豪们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来了来了!经典场面!又是全员一样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回了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魔术师烦死了,赶紧来个暴躁点的把他投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根本没关注魔术师吧?他已经想到很多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聚在一起的时候,还能讨论讨论。

    一旦分散开来,富豪们就主要各自用平板窥探了,还戴着耳机,看自己感兴趣的人。

    每个富豪关注的人不同,视角也不同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可以到处切镜头,但众人分开时,经常会同时对话或搞小动作,任何一名富豪,都不可能同时了解所有人的行为。

    一般,也就注意两三个。

    主持人和他的助手们,当然会全员盯死,但并不会给富豪们透露他们没看到的讯息,以保证赌局的公平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富豪们之间的赌博,也是有技巧的,彼此只见也是要分析,继而产生情报差的。

    譬如黄极收服键盘侠,展现出来的惊人心理分析能力,就只有一小撮富豪注意到了!

    因为同时间,也有其他人在搞事,很多富豪的镜头在关注别的地方,而没有关注黄极和键盘侠,毕竟这俩人很低调。

    大部分富豪,关注的是魔术师、阿兰、金发病容女这些人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也是黄极的谋划,他故意让阿兰彰显武力,吸引仇恨,表面成为众矢之的,实际上也是在搏取关注。

    在这场游戏中,每一名赛马,也可以视为一名主播。

    黄极让阿兰这么跳,同时也在掌控场外,继而间接影响赌盘。

    谁表现的多,谁做的事多,富豪们自然会多多追踪关注他,毕竟他们赌博,也不是闭着眼瞎赌,视角追踪一些主导者们,可以让自己赌博成功的概率更高。

    恶龙时不时地,拉拢一些人搞个额外小赌局,比如在众人踩脚踏车时,谁第一个偷懒下车。比如踩单车坚持到最后的人又是谁。比如所有人一共会踩多少分钟,然后就停下。

    总之随便抓个事,就可以赌。

    恶龙东拉西扯,主要针对科加斯,经常搞这种小赌局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总是赌对,因为有黄极在提示他。

    黄极和他商量很多手势暗语,除了嘴上说,手指轻弹与拍打口袋这些小动作,也是在传递情报。

    别的符号都以为是一些小动作,瞄一眼就过去了,根本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但对恶龙而言,这其实是黄极在不断地给他提示各种小答案。什么‘醉鬼会第一个偷懒’,什么‘最多坚持二十分钟大家都会停下’之类的。

    恶龙根据这一点,盘设赌局,大捞钱财。甚至还会举一反三,猜到黄极一定是坚持踩单车到最后的人。

    “买定离手了,第一个死者差不多快出现了,要押注的不能拖了,再给十秒钟截止。”金主持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群人怎么这么和谐?还是我关注的角度有问题?这个叫阿兰的,是个混子吧!”有的富豪不知道押谁,他们大多数是被阿兰坑了,他们太多的时间关注在阿兰身上,结果阿兰几乎啥也没做,偶尔说点话,做点事,也是在公共场合,广场集合的时候说,完全没有暗中搞事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!这个女人自曝了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!多少年没看到自曝了,这女的有点蠢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死定了啊,快下注!”

    一些因为阿兰是混子,而不怎么了解这局游戏有多复杂的富豪,在截止之前,看到小麦色美女自曝,就立刻把钱押上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你们要输钱了啊,你们忘记以前某些玩家的操作了?”有精明的富豪笑道。

    “嘁,我知道你指什么,不要太上帝视角,这才刚开始,游戏里的这些人哪里知道那么多?”押了小麦色美女的富豪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就看着吧。”少数的富豪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时间来到熄灯后,黑暗中富豪们通过红外拍摄视角观察。

    “沃德发克?这个魔术师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,这个醉鬼……别拿!别拿啊!”

    “哇!可以可以,这批赛马有点意思!这个魔术师早就想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魔术师做了一件惊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见在黑暗中,红楼那边,魔术师不断地劝说小混混、阿兰等人不要投小麦色美女。

    “离我远点!”阿兰才懒得理他,径直走开。

    小混混则说了句:“不投票,我们难道在这里等死吗?你这么想保护她,莫非你也是冤狱者?”

    魔术师走上说道:“一定有别的办法,我们就算投票,也不要这么快啊,总之大家先充电,我们再慢慢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嘁……”小混混也漠然走开。

    这下子,在二楼的走廊上,就只剩下了魔术师、醉鬼、小麦色美女三人。

    魔术师郑重地抓着醉鬼的肩膀说道:“别投票,听我的!好吗?”

    醉鬼说道:“你也是冤狱者吧……你为何要这样保护她?”

    “我是犯罪者,但我爱上她了。”魔术师说道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小麦色美女在一旁掩面哭泣。

    醉鬼气道:“她只是个婊子,你这么保她,最终也会害死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相信你,兄弟,我本想跟你一起活下去,但是如果你还要这么保她的话,我也只能把你当做冤狱者了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松开手,意气消沉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似乎已经放弃了希望,她从身后抱住了魔术师:“吻我。”

    醉鬼如遭雷击,啥玩意儿?

    随后他听到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,那个女人似乎想在最后跟魔术师亲热一番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走进了旁边的牢房,然后床上很快响起剧烈运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醉鬼在走廊上骂骂咧咧的走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广播响起了提示,三号被投了一票。

    醉鬼停下脚步,突然想到一件事:“那个魔术师把衣服脱了,他的号码牌是不是在衣服里?我记得好像丢在走廊上了!”

    他立刻反身回去,偷偷在地上摸索,果然,在牢房里激烈亲热的声音中,醉鬼摸到了魔术师的西装,口袋里赫然有个号码牌。

    “nice!这样我就有两票了!”

    醉鬼暗自惊喜,耳旁聆听者两人的亲热,不禁冷笑:“我一开始还以为你很聪明,看来也不过是个感情用事的家伙,你的号码我收下了,这个女人会害死你的,我帮你解决她吧。”

    他拿走魔术师的号码牌,立刻就要去投票。

    这时候票数在上涨,小麦色美女哭道:“你也去投票吧,离我远点,不要被我脖子上的炸弹连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魔术师叹道。

    醉鬼听到他已经走出了牢房,显然不断上涨的票数,根本没有给他们继续温存下去的时间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道:“你一定要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会的……诶?我的牌子呢?”魔术师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醉鬼冷笑一声,已经开门走进了举报房。

    他看着投票机亮起的十二号码,毅然决然地将两个号码牌拍下去,按在了三号上。

    醉鬼心中默念:“醒醒吧!这是死亡游戏!被色相冲昏了头脑的家伙,就不要怪我拿你的牌子了。”

    殊不知,与此同时,小麦色美女,也拿着一个号码牌,在楼下的举报房,也给三号投了一票。

    广播连报三票!三号九票处决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醉鬼脖子上的项圈,轰然爆炸!

    巨响和焰光吸引了所有人,蓝楼那边凭栏望过来,但因为太黑了,只知道有人死了,却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红楼这边,阿兰和小混混循着爆炸声跑过来,黑暗中阿兰说道:“谁死了?”

    小混混说道:“看不清,摸起来血肉模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谁在!”阿兰喝问。

    魔术师走过来出声道: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小麦色美女激动道:“我……我也在!”

    “你他吗还活着?诶?”小混混惊讶道,他没想到死的人是醉鬼。

    阿兰低沉道:“原来如此,可以换号码啊。”

    “换号码?”小混混一惊。

    但仔细想想,确实可以!因为投票投的是编号,每个人也都得拿着号码牌去投票。

    不过,谁是什么号码,虽然在第一轮结束后已经决定了,但这是他们自己决定的。

    打从一开始,还在赌场吃自助餐时,那个经理就说了:号码你们自己选。

    小混混骂咧道:“编号不是固定的,我开始没有号码,五个号码都在那个平头男子手中,后来我捡了五个,分了三个,还剩两个,就成了我是一二号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早就想到了!好阴险,你为了救这个女人,把三号给了那个醉鬼!”

    魔术师低沉道:“不是这样的,这个号码是他自己偷的。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维护道:“你不要乱说,刚才是我拉着他亲热,都把衣服脱在地上,才让那个醉鬼有可乘之机了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冷笑道:“啧啧……更阴险了,你怕直接给他,会让他怀疑你的目的,继而想到你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故意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把你的号码偷掉。实际上,你早就把自己的号码与这个女人交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就算那个醉鬼,设想到了换号码的可能,黑暗之中,他也会误以为拿的是你的四号,而非这个女人的三号!结果自己投了自己,不明不白地死了!”

    魔术师叹道:“唉,随便你怎么说,总之他自己偷拿的号码,他死在了自己贪婪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三号被处决,而死的是他。这也就意味着,号码的确可以转移宿主。无论是捡走,还是主动交换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我们四个可以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说道:“什么合作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好像听到你说……他的尸体摸起来血肉模糊?”魔术师说道。

    小混混沉默。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也就是说,你刚才顺手拿走了尸体身上的三张号码牌!再加上你原本的两个,你现在一个人可以投五票了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惊怒,他怒的是魔术师说错了,他刚才只摸到两张号码牌!可是魔术师却说他捡了三张?

    “胡说……”小混混骂着,却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开局的时候大家都说好,谁也不准拿走别人的号码牌,无论任何形式!否则所有人共击之!

    这个规矩,还是他自己立的!

    “槽……”小混混意识到,魔术师并没有犯规,因为是醉鬼偷得,犯规的是醉鬼。

    而他却是刚才从尸体上摸了两个牌子,此刻承认,就是个把柄!

    以后魔术师随时可以拿这一点搞他!

    “我……草泥马,我没拿!”小混混人傻了,他现在四个牌子,却被诬陷有五个牌子,他偏偏又不太敢承认。

    不管是四个牌子还是五个牌子,他都会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没拿吗?那位猛男,我们一起找一找吧!”

    阿兰笑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摸索一番,没有在醉鬼的尸体上找到牌子,地上也都摸遍了,没有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忘记我之前没有举手了?你拿了就承认嘛,我反正不会动手的,你有几个牌子,我无所谓。这样吧,我的牌子也给你如何?”阿兰笑着,突然把自己的牌子扔到了小混混的手上。

    小混混本能地接住了,随后一惊。

    “诶?”他意识到了,如果投票杀死的是牌子持有者,那么没有牌子,其实才是最好的!

    没有牌子,就没有编号,无论别人投杀1~12的哪一个,都没用!

    这相当于直接退出了最残酷的‘投票杀人’项目,没牌子的人,既不能投别人,也不能被人投!

    屹立于不败之地!

    “发克!你们两个!”小混混反应过来了,惊出一声冷汗。

    他现在手上五个牌子,相当于有五票,听起来很牛逼,但实际上,被投杀的概率将近一半!

    所谓的号码牌,在这一局中,变成了烫手山芋!

    这其实不是个单纯投票杀人的游戏!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