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发克!不要把牌子都放在我身上!我不要!”

    小混混骂咧地把牌子朝阿兰声音的方向扔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他没砸到,只听到牌子摔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阿兰笑道:“你已经接了,嘴上说不要有什么用!就算扔到地上,我想牌子肯定还是属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游戏的背后,可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富豪啊,如果你可以单方面放弃牌子,意味着所有人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没编号,投票杀人项目,直接名存实亡。这游戏背后那群富豪还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想想也知道,你想抛售一支垃圾股,就必须要有人接盘才行!”

    “否则……就被套牢了啊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也说道:“你现在把牌子放在地上,别人一样可以通过这个编号杀死你。你还不如拿着多一票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牌子虽然立于不败之地,但这个游戏是个逃生游戏,不败没有用,这里没有水也没有食物……不赢就是输!没有胜利者,就等于全是失败者!”

    “知道为何这个游戏,还要分个红蓝楼吗?这就是情报隔绝!彼此隐瞒着身份,但位处于同一栋楼,就是一定程度上的盟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醉鬼已经死了,同为红楼的我们,现在所有的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们红楼的楼长!你一个人执掌六票,代表我们四个人!”

    小混混人傻了,心里不断怪罪自己,怎么没有早想到这一点!

    他一开始被这个规则误导了,还以为是投票杀人的狼人杀游戏。

    怎么现在被完成了融资游戏?

    魔术师和阿兰,都把票融资到了他身上,让他作为投票代表。

    可是风险也全部由他承担了!

    小混混念头急转:“不,还有一个号码牌不在这我,这个魔术师留了一手!”

    “他故意说醉鬼偷了两个牌子,而我好死不死去偷摸了牌子,他趁机诬陷我拿了三个,加上那个猛男突然扔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面上,我同时持有红楼的六个编号,但实际上我只有五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号牌子不在我这,魔术师暗藏起来了,是为了误导那个武力强悍的猛男吗……这么危险的东西留在手中,魔术师不怕玩脱吗?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个人很聪明,他不会亲自持有那个隐藏牌子……所以……四号牌子正在那个技女手中!”

    “真是狗男女啊,两人完全连为一体。那个女人对魔术师死心塌地,已经被其完全掌控!要死也是那个技女先死,魔术师相当于有两条命!”

    小混混很快想通一切,随即被魔术师的阴险给镇住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家伙,魔术师从一开始就在防范于未然,给自己增加筹码。不停地与众人互动,并且表现出温和善良的形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不仅收服了那个技女,同时也和醉鬼、黑发小妹,乃至那个卢瑟,都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那个病恹恹的女人,魔术师很早的时候也对其传达过多次善意,只不过那个病恹恹的女人也不是善茬,始终很冷漠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在广撒网,盘点谁更容易被他利用!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若不是之前技女愚蠢地自曝了,而她的愚蠢和忠诚又对魔术师太重要,逼得魔术师忍痛放弃醉鬼,自断一臂……其实魔术师现在甚至可能有两个人为他卖命!”

    “亏我一开始,还因为自己有两个牌子而沾沾自喜,实际上‘朋友’才是最重要的。多一个‘朋友’多条命!”

    小混混咬牙切齿,不过也觉得,魔术师这种人更容易活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魔术师与自己是同一种身份的话,他也不介意跟其活下去。

    毕竟活着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说的合作,是什么意思?”小混混问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笑道:“红楼已经完成了统一,在把对面大部分人都淘汰掉之前,我们彼此就不必互相残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想杀也杀不了啊!你们两个都没有编号!你们让我承担对面所有的输出!”小混混气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是一个团队。你执掌六票,不可能被投死。而我们没编号,也不可能被投死。我们四个团结起来,就是无敌的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,对面不会团结起来?对面虽然傻子比较多,但肯定也会有人想到的!”

    “他们团结起来的前提,是牌子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。但你平心而论,你愿意所有牌子都集中在你身上吗?”魔术师说道。

    小混混沉默,他当然不愿意,因为现在没有牌子的人,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魔术师继续说道:“我们这边之所以能迅速把号码牌集中起来,是因为我们人少,以及你本来就有两张,在加上醉鬼偷了牌子,然后你又捡了他的牌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才在极短时间内,把牌子都集中在了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对面蓝色方,有六个人,他们除非有人自愿接受所有牌子,否则没有办法这么快团结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理解了,说道:“所以我们就要打一个情报差,现在立刻趁着黑暗,带票投对面的数字!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,只要不是我们这边的号码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因为还不知道这个游戏的本质,所以看到有很多票投某个人,肯定会有人跟票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就已经集中六票了,蓝楼那里随便一个傻子跟了票,我们投的人就死了!”

    “然后不给喘息的机会,继续带票,对面的人各怀鬼胎,黑暗之中,混乱之中,就会不断地被我们这样带死人,直到……他们彻底明白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我们这边,分别是1、2、3、4、5、8号,除了这些号码,你想投谁投谁,不必管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谁也投不死谁的时候,我们再去集体投一波赦免或平反,看看犯罪者与冤狱者的比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小混混想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……这个猛男没有编号,已经不会被投死,一旦我们把对面蓝楼的人消灭,他再把我们全打死,他不就可以一个人活下去了吗?”小混混说道。

    阿兰笑道:“没错啊,我根本不用管你们是犯罪者还是冤狱者,一概都干掉,我必然可以存活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笑道:“首先我们不可能淘汰蓝方所有人,所以你若是这么做,你就是众矢之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用拳头杀了我们,我们的号码就集中在你身上了。正如你所说,幕后的富豪们,不可能让号码无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我们这么玩,蓝色方依旧会至少活一两个人。如此,你固然立于不败之地,但对方也是票型集中。”

    “六票对六票,红蓝楼会陷入谁也投不死谁的对峙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对面有跟你不一样身份的人活下来……最后的局面就是,红楼最后的你,与蓝楼剩下的人,无限对峙!”

    “你们谁也投不死谁,更不可能用拳头打死对方,因为你太强,蓝楼的人一定是龟缩着不敢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知道你杀光了我们,成为红楼的唯一幸存者,这样恐怖的你,任你如何花言巧语,对方都不会走出蓝楼一步的!你也不能闯进去,否则会被处决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笑着补充道:“这样的话……猛男,你就得和对面比比谁耐力好了。看看谁先渴死!”

    “那种无限对峙的局面下,你把对面的人全熬死,你就可以离开这个监狱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时候虚弱且孤独的你,还能玩第三关吗?”

    阿兰笑道:“我不会把生命,寄托在运气上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那就好,你虽然力量强横,但你也是个聪明人,所以你从始至终,都没有用暴力来欺负我们。这就是我认为,我们四个都可以合作的基本,你并不是个徒有勇力的莽夫!”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你想过,怎么结束这场游戏吗?我们现在绑票投杀对面的号码,也顶多杀掉三两个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露出微笑,说道:“后面到底怎么玩,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啊。说不定杀掉三四个后……游戏就可以结束了呢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阿兰陷入沉默,随后笑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这最后一句话,简直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只见小混混不屑道:“你糊弄谁呢,猪都知道,你就算把对面全杀了,也大概率不会游戏结束。”

    阿兰却说道:“我明白了,总之我们就魔术师说的做吧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不过黑暗之中,谁也没看到魔术师与阿兰的笑容。

    接下来,由小混混去投票,小混混提议:“就投那个卢瑟吧,傻乎乎的,对面的犯罪者一看是他的编号,肯定也会跟票的!”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有道理,他是7号,你想投就投吧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进入举报房,小麦色美女也立刻按照魔术师的指使,去另一个举报房也给7号上票。

    霎时间,全场就听到广播响起:“7号被举报一票、两票、三票、四票、五票……六票!”

    继3号死亡之后,7号又被举报了!

    而且是被接连举报了六票!距离处决只差一票!

    小混混投完票走出来笑道:“这下子那个卢瑟恐怕吓死了吧,而卢瑟太像冤狱者了,那个病恹恹的女人,一定会投死他的!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广播又说道:“4号被举报,一票、两票、三票、四票、五票……六票!”

    六票对六票,4、7号平票!

    “什么?”魔术师愣了。

    小混混也僵住了,这怎么可能?对面的六票竟然集体上给了4号?

    4号是魔术师之前的号码牌,现在藏在小麦色美女身上。对面竟然六票集体投给了他们这边的号码……

    “蓝色方……也团结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不可能吗?”小混混惊骇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眉头紧皱,看着黑漆漆的远方。

    平票什么的,是很正常的,他们这头可以抱团,六票打压对面。蓝方同样也可以六票抱团,形成一样的楼层联盟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局面,不应该现在就出现!时间也太快了!这才刚开始,他也是刚刚才跟小混混等人解释清楚这个玩法啊……

    打的就是个情报差,打的就是个措手不及,先削减掉蓝方几个人再说。

    然而没想到的是……短短几分钟,对面就也有人想到了这个玩法,并且立刻团结了所有人的票?瞬间形成红蓝平衡,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是那个金发病容女?她不是个善茬,从一开始就因为身体原因,知道玩不了第一条生路,所以早就开始盘算第二条生路的玩法了?

    还是那个华人老头?此人年纪很大,却一直不显山不露水,城府颇深,经验老辣,或许也早就想到了……

    亦或者是那个华人青年?他看起来也很聪明,仔细回想,之前技女自曝的那句话,就是他问出来的,如果是故意的,那此人观察力和话术都很可怕。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是留海青年啊!此人虽然看似那种自闭宅男,可说不定,他同时也是那种心思敏锐,内心极其聪明的那种宅男……之前还莫名其妙换了发型,好神秘……

    黑人小妹与卢瑟,看似天真胆小,实际上却也都给自己留了一手,懂得多拿几张身份纸条。

    能有这份心思的人,极有可能并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!

    魔术师反复思索,被眼前的平票惊得疯狂脑补:到底是谁团结了蓝色方的六张票?

    “麻烦了,这局所有人都不简单……不赢就是输,我们进入了最坏的局面,又得下去谈谈了。”魔术师低沉道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