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分青年从黄极那里,获知号码牌的弯弯绕绕,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愚蠢。

    主持人都说的很清楚了,举报杀人的项目,是只认编号不认人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技女把号码牌换给了别人……不,她没这么聪明,应该是那个魔术师帮她做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保一个冤狱者,他自己肯定也是冤狱者!”中分青年迅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现阶段,他是不是冤狱者不重要,重要的是红楼那边可以把号码牌集中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瞪眼道:“没有编号,就立于不败之地。对面只要把号码牌集中起来,票我们这边的人,我们这边一盘散沙,每人一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其实就相当于我们蓝楼的人,只要有一个人冲动,他那一票就会杀死一人。”

    人心不齐,就容易被人利用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谁都无法保证,不是自己被投死,所以蓝楼的六人也必须团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肯定由你来团结大家啊,不然你我都可能被莫名地投死。”中分青年说着,直接把自己的号码牌给了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其他办法时间上都来不及了,确实只能我来集中票型了。还好我早早就已经团结了我们三人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思索着,投死3号,共有九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有三票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三人……对,除了你我没有投票,还有一个人没投票……是谁?”中分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突然在黑暗中出声道:“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吓了一跳,原来黑暗中不仅有黄极,还有老王,之前一直没吭声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第一关游戏他救了我,我们本就是天然盟友,来找你之前,我就已经说服了他,现在我有三个号码牌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大喜,他们这个小团体,一点也不比对面差啊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要团结另外三个人就行了,我们快去找他们。”中分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时间上来不及了,环境一片漆黑,一个个去找他们,恐怕还没找到彼此,对面的六票就杀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办?”中分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他就听到,黄极在楼梯口,冲着楼下突然喊了一声:“啊!”

    这声音仿佛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似的,不大不小,本楼的人可以听到,但对面楼的人就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楼道里就响起金发病容女的声音:“谁在上面?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又几秒钟,卢瑟的声音也传来:“是你吗?华极,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那个黑发小妹,你到了,也说句话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刚到……你没事吗?”黑发小妹轻声道,她的声音在四楼走廊响起,乃是从另一面的楼梯走上来的。

    她胆小之余恰恰也特别谨慎,无声无息地绕路过来却不说话,可惜黄极在黑暗中乃是如鱼得水,直接一语把她点了出来。

    至此,黄极一嗓子,另外三人也火速赶到现场,六人齐聚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众人最提防的,是手动谋杀。

    尤其是金发病容女,她自己就打算这么做,如果中分青年在之前的聚会中跳出来表态,此时金发病容女早就抹黑过去把他咬死了!

    因此,听到黄极的惨叫声后,大家都摸过来探探情况。

    这种事,其实和对面红楼,醉鬼爆炸而死,所有人都聚在一块去看尸体的心态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把我们召集过来?你要干什么?”金发病容女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没什么,我希望你们把号码牌都交出来,集中在一个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的投票,你们也注意到了,是指定杀死编号持有者,而非特定的某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没有编号,就不会被投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还可以这样?”众人惊讶,这样一来,游戏整个就大变样了。

    眼见他们都在沉思,却不说话,黄极摇头说道:“不要再浪费时间了,不出所料的话,对面的六张票已经集中起来。很快就会有六张票,整齐地甩在我们中的某人身上,大概率是卢瑟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我如果不把你们召集起来说明此事,你们之中无论是冤狱者还是犯罪者,也肯定会跟票把他投死。”

    “就好像……之前你们投死3号一样。”

    九票杀死了3号,这是何等诡异的事,要知道之前赦免票都只有七张,所以杀死3号的人中,里面必然也有冤狱者跟票了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建议,把所有的号码牌,都交给这位金发美女。如此我们另外五人没有编号,不会被投死。而她有六票,也是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啪嗒一声,黄极将一张牌子扔在了地上,随后又陆续扔了两张。

    他们听到有三张牌子被丢在地上,一时间犹豫万分。

    之所以犹豫,是因为他们这边没有死过人,所以不像红楼那里,直接以醉鬼的死亡来确定编号谁拿谁死的隐藏规则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蓝楼这里,黄极的话没有任何证据,虽然很有道理,但一时之间要他们交出牌子,还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至于金发病容女,虽然猜忌黄极的话,但是因为黄极说让她持有所有牌子,所以她又支持这个方案。

    因为不管没有牌子是不是无敌,反正拿了六票的人,是肯定无敌的。

    所以金发病容女,支持黄极的话,毫不犹豫地摸索上去,把三张牌子捡走,至此她手上独占四个牌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对面也六票集中起来,可是他们彼此之间身份不同啊。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,难道随便投杀别人吗?”黑发小妹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就是随便投杀,无视身份,直接以红蓝为阵营,先杀一波蓝方的人,这种事红方的人当然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最后他们要怎么结束游戏呢?如你所说,我们也团结起来,那也是六票对六票,无限对峙。最后难道就互相残杀而死吗?”卢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无限对峙的话,大家一起拼命充电不就好了,为何你想的却是自相残杀呢?”

    卢瑟沉默,他也已经明白,什么大家团结一起,齐心协力都是扯淡的,所以自动遗忘掉了第一种生路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再等一会儿,对面六票就会举报在7号上,卢瑟,你是7号,你除了相信我,貌似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告诉大家,死的人是醉鬼。难道说他猜到魔术师早就想到办法救小麦色美女吗?这种猜测依旧是没有证据,反而会让大家混乱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另外三人,都认为死掉的是小麦色美女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下一个被投死的,很可能是卢瑟。

    至少在卢瑟的视角上,他是这么想的,他有没有这牌子,都改变不了大势,谁让他之前表现太差了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除了相信黄极的话,放弃牌子以外,他没有别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卢瑟扔掉了牌子,金发病容女毫不犹豫地捡走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有五票,小妹妹,你怎么想呢?”金发病容女说道。

    黑发小妹激动道:“你们是都联合起来了吗?大家不是不允许有独裁者吗?为何要让她集中这么多号码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叫华极的,你还没回答之前的问题呢,这场游戏如果两边都无限六票对六票,该如何结束它?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不愿意交出号码牌的很大原因,就是怕被人骗了。

    突然有人提出要集中牌子,然后突然牌子就被集中五张了,任谁也会犹豫。

    不管黄极说的多有道理,空口白牙,一时半会儿,黑发小妹也不会交出牌子来。

    这个小妹看似胆小,实则非常谨慎,她怕这是几人一唱一和,说了一套她暂时没找出破绽的话。

    所以她拼命地问,六票对六票,这种僵局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这个黑发小妹,知道自己不是很聪明,所以不想急切地做出任何决定,三思而后行又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这可是在拿性命玩的游戏,等她考虑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,再做决定也不迟。若是仓促决定反而被人坑了,岂不是傻了?

    基本上,金发病容女也是这么想的……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这样吧,所有的票,都集中在你的手中,如何?黑发小妹。”

    他深知,不管怎么解释,黑发小妹都会有连珠炮一般的问题,他干脆说把号码牌都给黑发小妹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一愣,全给黑发小妹,这样自己又得考虑考虑了。

    黑发小妹懵了,怎么又变成全给自己了?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我有六票立于不败之地,而他们……怎么敢这么做,难道没有编号反而无敌,也是真的?”黑发小妹思索着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们到底谁拿六票?别跟我说维持现状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彼此并不信任,但持有五个号码的人最危险,想安全要么拿六张,要么做无票人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维持现状,金发美女,你能保证这位黑发小妹不会偷偷给你一票?一旦她这么做,对面红楼的五个人,必然会瞬间跟上六票,将你秒杀!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说你也可以这么做,是,你也可以给黑发小妹来上五票,但别忘了。你们两个五一互投,都想带票杀死对方,只会让你们都死掉!”

    “对面完全可以秒杀一个之后,再去秒杀另一个。投票可没有冷却时间,纯看手快……而你要想取消掉头上的那一票,只有冲到黑发小妹的尸体所在处拿到她的号码,然后冲进举报房撤销黑发小妹临死前对你的投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来不及的,所以对面必然可以把你们两人都杀了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咬牙,的确如此,尽管黄极都把话挑明了,黑发小妹也在场,大家都听得明白。

    相互投票,只会让对面爽了。

    但是,话说明白没有用,猜疑链是存在的。现在整栋蓝楼,只有她和黑发小妹有票,她们彼此都有杀死对方的刀!都是对方最具威胁的人。

    这种威胁无处不在,让人没有安全感,除非两个女人互相掐着,彼此制约,否则根本不放心分开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必然要有一个妥协,愿意给对方掌控六票。

    “不能维持现状,必须要有一个人执掌六票。”金发病容女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黑发小妹根本不示弱道:“我同意,但我只能接受由我持有六票。”

    黄极哈哈笑道:“喂喂,投票代表没什么好争的。看来你们还是没有相信我说的话啊,如果你们真的理解了有编号的人最危险这句话,就应该争着当无票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都不说话,也都不想妥协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还在犹豫吗?没事,对方就是看穿我们没法短时间内团结起来,所以想打个措手不及,趁机坑死我们一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所料的话,马上广播就会说,7号被举报了六票……你们继续犹豫吧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7号又不在我身上……死得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投票能杀的只能是有编号的人,没编号的人,是真正意义的不可被选中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广播响起:“7号,被举报一票、两票、三票、四票、五票……六票!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7号短时间内连续六票,和黄极说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此刻,简直就像是对面的人,在与黄极一唱一和般。

    这证明,黄极所说的是真的,他推出了对面已经率先团结起来的事实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悚然一惊,7号牌子就在她手上,现在她最危险。

    她内心深处,已经相信黄极的话了,没牌子的人才是真无敌。

    周围太黑了,虽然她知道黑发小妹的大概方向,但并没有把握抓住对方。

    她如果立刻扑过去想抓她,没抓成功,黑发小妹一定会疯狂地跑掉,然后去给7号投票。

    到时候自己要是这样死了,就坑爹了,等于是把命运交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非常果断,在广播之后仅仅一秒,就立刻将五个牌子扔在地上:“给你!你来做投票代表!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犹豫了一下,捡起了牌子。

    至此她真正的一人独掌六票!

    虽然她拥有六票,却没有理由跟票7号了,7号牌子在她自己手中,但按照黄极所说,岂不是在自杀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不管你们是否还各怀鬼胎,现在立刻投票给4号,这样对方会误以为我们在短时间里迅速团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哪敢赌别的,现在投票给对面是最好的,于是立刻走进举报房,给4号上了六票。

    “4号被举报,一票、两票、三票、四票、五票……六票!”广播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红蓝楼对票平衡,这种僵持是双方都不想看到的。因为这最后就变成了互相厮杀,吃彼此血肉的持久战。此乃最差的局面……所以对面很快就会呼喊我们抓紧时间充电照明,然后去广场上再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仅仅五秒钟,对面红楼就传来魔术师的呼喊声:“我们一块谈谈吧!就去你们楼下一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金发病容女等人沉默。

    黄极回头大喊道:“知道了!十分钟以后吧,大家都先把电充起来!”

    红蓝双方都没有再多说什么,彼此默认进入了对峙状态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傻子也知道,情况正如黄极所说的那样,对面四个人团结起来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在黄极的预料中,黑发小妹与金发病容女陷入沉默,她们意识到,刚才差点自误,而让对面红楼得逞。

    “我作为投票代表,我想你们都没有意见了。”黑发小妹拿了六票,整个人语气都不一样了!

    “对面要求谈话,大家一起在广场上讨论接下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感觉到自己已经绝对安全,调门都高了不少,再无之前唯唯诺诺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继续说道:“我想到一个办法,号码牌是可以对多个人举报的,只要不重复就行了。也就是说,我可以分别给1、2、3、4、5、8这六个号码,各投六票!”

    “让对面的四个人,都站在悬崖边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他们也像我们一样,六张票都在同一人手中,否则只要有一个人偷偷藏了一票,只是表面团结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情况就变成了类似我和你刚才的样子了……两个持票者,互相都觉得对方有威胁,害怕会不会偷偷给自己一票,所以总会有人先动手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拍手说道:“想法不错!但又有一点不一样,那就是先下手的人,是安全的,并不会两人都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先手投了六票,对面只要有两个人能投‘第七票’,那么他们就会恐惧,谁投慢了,谁就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而争先恐后地,去投那第七票……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低笑道:“不管怎样,尝试一下又不亏,最少也能确定一下,他们是不是六票合一。”

    然而黄极平静道:“我劝你善良,不要这么做,因为对面的投票代表,就会被你杀死……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大声道:“就是杀掉对面的投票代表啊,你没听懂吗?”

    “这对你有何好处呢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黑发小妹道:“他们对面不也是这么做的嘛,随便投死几个人,然后再看看冤狱者剩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杀了他,那么你也要死,杀心不要那么重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黑发小妹一怔,随即激烈道:“我有六票,我怎么可能死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只要你有投票权,就可以被投死,执掌六票的人,真正的力量,在于不投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胡说。”黑发小妹没听懂,她一个人就占了半票,凭什么被投死?不投票?不投票这个游戏怎么结束!

    黄极认真道:“你从现在开始,最好听我的,不然你一定会死。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听闻,还道黄极是在威胁她,准备以暴力制服自己。

    她当即扭头,直接跑掉了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