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黑发小妹拿着蓝色楼全部的六个号码牌跑掉,不久后红楼的六个号码,都被上了六票!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冷笑道:“这就是我们的投票代表?拿到六张号码牌后,变得像一头野猫!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们呢?要听我的吗?”黄极淡定道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我只想活下去,老乡你能带我活下去,就算是踩单车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也附和道:“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一惊,暗道:“什么时候他们已经联合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她感到有些不安,很想远离三人,但她知道现在所有的无票者团结起来,也是一股力量。

    “合作的话,我可以听听。”金发病容女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黑发小妹,在自己找死啊,她这么做,会让魔术师认为我们这栋楼的智商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对面的魔术师,应该派人过来找我们的投票代表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金发病容女困惑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听到,楼下响起小麦色美女的声音:“你们有人持有六票吧?我愿意投降!”

    四楼的众人面色古怪,这么摸黑过来是什么意思?投降?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投降?她是红楼的人,投降有什么用,她早就自曝是冤狱者了,如果黑发小妹是犯罪者,必杀她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们有没有想过,其实冤狱者不止四个?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金发病容女大惊。

    中分青年则抖了三抖,啥玩意儿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在第一轮全员冤狱者的时候,拿出来的就是自己真实的身份证明!但是我知道,场中一定有很多人在撒谎,毕竟身份证明这东西,两栋楼合起来有一百六十张呢,谁都可以多拿几张。怎么刚刚好就全是冤狱者呢?这里一定有人是跟风拿了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在投信箱时,我故意投了赦免票,如果比例是1:10,那么我就知道,真的全员都是冤狱者,大家一个没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比例是2:9,那么我知道,大概率只有一个犯罪者,小概率全员冤狱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比例是3:8,那么我知道,大概率两个犯罪者,小概率一个犯罪者……总之我的情报,会比你们多一点,同时隐瞒了真实数据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人傻了,心里一阵迷糊:大哥,我们不是同类吗?

    不过他已然被黄极的强大所折服,此刻暗想黄极应该是故意这么说诈身份的,所以默默听着不吭声,保持自闭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倒吸一口凉气道:“所以全员赦免失败时的那个比例是假的!不是7:4,而是6:5?”

    “这在投票之前可是不知道啊。你就不怕其实全员都是犯罪者,就你一个冤狱者,你故意投赦免票,把自己处决了嘛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就是因为有这种可能性,所以很少有人敢这么做。比如你,就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……”金发病容女呆滞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隐藏的很好,但我早就知道你是冤狱者了,第一轮全员亮身份时,你是第一个公开自己是冤狱者的人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没想到,黄极一口点出自己是冤狱者。

    “就凭我全场第一个承认自己是冤狱者,所以我就一定是冤狱者?你太自负了吧!”金发病容女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走到她的身边,近在咫尺地说道:“因为我早已把你看穿了,你是个很直接的人,从不喜欢虚的东西,你只会接受切实的感觉,切实的物质,切实地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在无时无刻地告诉他人,你想活下去。这就是你最真实的想法,所以你从不吝啬于表达自己,你甚至非常喜欢戳破别人的虚伪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样的女人,是不会惹人疼爱的,所以你一定遭受过很多苦难,当你诊断出绝症时,你也非常现实地染上毒·瘾,以此来缓解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想活着,但已然别无依靠。能活一天是一天……为此可以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冷声道: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这就是你与他人的不同,有的人喜欢嘴硬,不愿承认别人看穿了自己。但你就不惧表达真实,无论是怎样不堪的过往,你都不耻于坦诚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于,你会以自己的真实对比与他人的虚伪,而在内心深处感受到骄傲。”

    “当你踩了二十分钟的单车后,你意识到自己绝无法坚持下去。聚会时你听到魔术师在那东拉西扯,号召团结……便毫不犹豫地拿出了真实的身份证明,拍在地上,告诉大家:我是冤狱者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想做的事,这就是你在戳破他人的虚伪,你享受这种撕破他人虚伪面目的感觉,所以你拿出的是自己最真实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之后,你第一个站出来承认自己身体无法坚持,而坚决力场放弃踩脚踏车,也都是实话。那时候的你,已经切实地下定决心,要清除掉所有的犯罪者!无论如何也要赢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起来,第二次全员亮出犯罪证明时,就不是你带头的了,而是跟在别人后面默默地掏出来,与之前率先拍在地上的气魄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冷笑道:“你是个心理学家对吗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是一名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又想尝试戳破我的虚伪面目了,认为我不过是在诈你的身份,并且妄图掌控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也不跟你玩虚的,你想活命,就得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沉默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对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,还有一个人明明是冤狱者,却故意投了赦免票……这个人我猜就是魔术师!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立刻追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那个魔术师在游戏还没开始的时候,就在引导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他说的话吗?他说找一找规律,说不定观察牢房可以知道里面到底是犯罪者身份,还是冤狱者身份。如果找到了这种规律,大家就都选冤狱者!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在心理暗示你们,多拿几种身份,提示你们好好‘挑一挑’身份!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点头说道:“这个我听出来了,我们一开始集体查看各个牢房,进行所谓的找规律。虽然根本就没有规律,但看得多了,心里的选择就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开第一个盒子拿到身份纸条后,就在想,我是不是应该选择刚才经过的那个牢房?说不定那个更好……一旦出现这种想法,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多准备几个纸条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没错,所以第一轮出现全员一样的身份纸条,就是魔术师引导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想让全员撒谎,使得你们彼此猜疑,以最大恶意去怀疑别人,彼此都无法相信别人说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种情况下,他的阵营无论是少数派,还是多数派,都很方便隐藏起来。而他这种有跟班死忠的人,就会如鱼得水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,他之所以后来也一直在和稀泥,表面功夫做那么好,就是因为全体赦免失败时的票型,是7:4。”

    “七张赦免票把他吓住了,他跟你一样,以为自己是少数派阵营,所以才这么和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当时赦免票在六张以下,他就不是这种玩法了,早就跳出来,比你更快地坚定立场,号召大家走第二条全员平反路线,而到处诈身份,揪出那少数派的犯罪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大概率,就是冤狱者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懵了,原来这么多现象,背后都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黄极竟然已经把这么多人,都分析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的确,他一直也在庇护已经自曝了的技女,他的确大概率是冤狱者,可他凭什么这么发疯?”

    “你是疯子,敢反向投票,他凭什么不怕?万一总共就你们两个冤狱者,你们一起反投了赦免票,岂不是害死自己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他不怕的原因,在于他有跟班啊,他早就知道身旁的小麦色美女是冤狱者,两人同气连枝,知道这个女人会投平反票,所以他才敢投赦免票而不怕被处决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游戏只存在全员赦免,或全员平反。当魔术师确定小麦色美女投平反票后,他就知道自己随便投什么都行,于是果断投了与自己身份相反的票,来隐藏局势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如果你知道有人投了平反票,而你是冤狱者,无论投哪一边都不会死,你会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我明白了,我也会反投赦免票,因为我怎么投都不会被处决,还能借此隐藏局势,站在比你们都高一层的位置。何乐而不为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在一旁说道:“那会不会有犯罪者,故意投了平反票?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哪有那么多疯子?这个更危险!别忘了最开始,我们大家拿出来的身份纸条,场面上可是全员冤狱者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局面,对于实际上持有犯罪者身份的人而言,是绝对不可能冒险的!鬼知道自己是不是唯一的犯罪者?”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那么犯罪与冤狱者的比例,就是5:6了,竟然有六个冤狱者!冤狱者才是多数派!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别忘了死了一个3号,那个技女一定是冤狱者,所以现在是5:5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死掉的是醉鬼,魔术师怎么可能让他的队友死掉,他那边之所以这么快六票团结,就是因为让醉鬼拿走了3号,证明了编号持有者可以更换的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猛男不好惹,小混混也很精明。魔术师短时间内,最好忽悠的人是本来就很相信他的醉鬼,他也很了解那个醉鬼,简直是完美的替死鬼。”

    “醉鬼从始至终都很想揪出冤狱者,他甚至公开表明,自己一定会给3号投票,不除掉他除掉谁?我想他是犯罪者……所以现在犯罪者只剩下四个了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心中狂喜,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局势很差,现在貌似,比例是4:6?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压制住欣喜,平稳说道:“华极,你把这些都说出来,是什么意思?六个冤狱者,至少确定两个在红楼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们五个人之中,最多四个冤狱者……你在当着至少一个犯罪者的面,说这些吗?”

    黑发小妹跑了,眼下黄极、老王、卢瑟、中分青年与金发病容女,一共五人在这‘密谈’。

    里面必然混着至少一个犯罪者啊。

    中分青年瑟瑟发抖,心想:尼玛,大哥啥意思啊?难不成除我之外的你们四个都是冤狱者?这个华极怕不是在坑我吧?先利用我,养肥之后再宰了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因为我希望你们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根本不现实!”金发病容女觉得黄极在信口开河,心里不断地想他的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爱信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卢瑟说道:“我相信你,不过你说黑发小妹杀了对面的人,自己也会死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打破僵局的最好方法,就是在对面六票集合之后,再多给对面一票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和黑发小妹猜得不错,对面的魔术师一定会留一手,暗藏了一个号码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号码牌,他打算先除掉我们这里的一两个人,等我们也团结,触发对峙之后,再交给我们的。现在只能提前给了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白痴吗?我们这些无票人,谁敢拿对面的票?谁拿谁死,双方的投票代表会直接冲出11张票来将其杀害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无票人当然不敢拿,但是执掌六票的黑发小妹,敢拿。她甚至求之不得!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思索片刻后,突然震惊道:“你是说,刚才那个技女在楼下呼喊,而黑发小妹去和她接触了,技女所谓的投降,是在给她送牌子,助她拥有七票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没错,自作孽,不可活。接下来黑发小妹应该会给1号上七票……她的杀心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看似胆小,是因为她从来没有资格欺负别人,一旦有机会就不一样了……现在,她对别人的生命予取予夺,乐在其中!她已经在考虑,怎么把我们全杀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异,还不待说什么,就听到广播响起。

    “4号被撤销六票举报!”

    众人心里一凝,黑发小妹对4号的举报撤销了,这肯定是她自己撤的,因为有人把4号牌子给她了。

    黑发小妹只有让4号牌子上面没有举报记录,才敢拿它。

    “她又多了4号的话,她有七票了……”众人喃喃道。

    七票独裁者出现了,而就在出现后仅仅十秒钟。

    广播又响起来了:“1号被举报七票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众人凭栏眺望,就见红楼那里又发生爆炸!

    “卧槽!”中分青年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又死人了,死者在对面。黑发小妹秒杀了红楼的投票代表!

    “1号的话,是那个小混混吗?还是那个猛男?死的是谁?”卢瑟说道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不管死的是谁,现在重点是黑发小妹已经无敌了!她只要找到人合作,就可以想杀谁杀谁!一个负责投票,一个负责拿号码牌砸人,无票者也得死!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卢瑟就喊道:“我们快去阻止她!”

    说着卢瑟就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都不要去!我们现在去发电,看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住脚步,但是卢瑟似乎和没听到一样,还是跑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想什么?”金发病容女急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拿牌子砸人?搞笑吗,这种低容错率的办法……如果是那个猛男,就直接喂你们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悚然一惊,还好,从一开始他们就把阿兰放在了红楼,在人少的那栋楼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冷哼一声:“总之她有七票,占据了绝对主动权!你不是说黑发小妹会死吗?怎么还没死?你倒是说说看,持有七票的人怎么死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对面只要给黑发小妹上一票,就能杀死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众人哗然,这怎么可能啊!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比如现在,突然给12号一票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广播响起:“12号被举报一票……”

    12号在黑发小妹手中,这明显是红楼的人投的票!

    “卧槽!对面还敢反击?五票对七票,反击个锤子啊!”中分青年震惊道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也说道:“对啊,直接七票杀过去,瞬间秒杀!”

    只听得广播又响起:“1号被举报七票!”

    真的是瞬间反杀!一口气七票拉满,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“轰!”就听得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爆炸是在蓝色楼中响起!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大惊,声音就在楼下!

    死者在蓝楼!死者怎么会在蓝楼?瞬间七票一定是黑发小妹的操作,难道说,1号被砸在卢瑟手中,黑发小妹把卢瑟杀了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死者是黑发小妹,她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众人发懵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执掌七票的人,怎么会死?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!你早就料到了对吗!”金发病容女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劝说过了,但她杀心这么重,我都不愿救她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红楼是五一分票,五票的那个人,应该是小混混。魔术师发现红蓝平衡后,就果断稳住小混混,同时派小麦色美女把暗藏的一块号码牌,跑过来送给我们的投票代表,助其成就七票。”

    “黑发小妹拥有七票,第一时间肯定是杀死对面的人,所以直接对1号投了七票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她不知道,自己杀死持有五票的小混混后,对方的号码,只要没人捡,就全部属于她自己了!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惊骇道:“什么?还有这种规定?”

    “杀人……爆装备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主持人早就说了,有些隐藏规定,我们会在游戏中自己发现的。比如号码可以换,谁拿了就是谁的,这就是我们自己推出来的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如果把十二张号码牌,都集中在一个人手中,然后把那个人杀了,却不碰牌子呢?我们剩下的人,岂不是都没有编号了?不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想这场游戏的目的吧,幕后的富豪们不会想见到这种事,所以还有一条隐藏规则,就是哪怕不碰牌子,只要杀死了牌子持有者,那么其编号也自动属于凶手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那万一凶手不止一个呢?编号属于谁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个就只能通过杀人来尝试了,可能所有凶手随机选,能平分那就平分,主持人们总有分配方式的……重点不是规则具体是什么,而是真正的规则在于‘号码牌不可能无主’!”

    “从一开始主办方拿出十二个号码牌时,就说了,这是我们赛马的编号,我们唯一的筹码,每个号码都对应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放在这场游戏里,那意思很简单了,我们内部可以转交,哪怕全集中在一个人手上都行。总之,人可以没有编号,但编号必然对应我们中的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而在刚才,魔术师的谋划很巧妙,他绕开不确定的规则,直接让黑发小妹拥有七票杀人权,七票全是黑发小妹自己投的,没有其他凶手候选人,所以死者的遗物……即其拥有的所有编号,在其死后没人接触的情况下……哪怕离得黑发小妹十万八千里……也照样属于她!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原来如此,因为怕时隔太久黑发小妹会想到这一点,所以小混混死后,魔术师立刻拿起……或者让他跟班拿起一张小混混死后遗留的号码牌,反击黑发小妹,投了12号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为了激怒黑发小妹,同时让她以为小混混的五个号码牌,全又被人捡走了,并且还敢反投自己!”

    “于是黑发小妹立刻又投了1号七票,想继续清理场上的人……哪知这是陷阱,敌人只捡了一个号码,故意留了四个号码不捡,五分之四的概率,黑发小妹把自己投死了!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低声道:“这个魔术师,好厉害!其实概率更高,他料到黑发小妹会从1号开始投,所以概率其实不止五分之四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魔术师看的太透了,很早就知道怎么玩了,黑发小妹根本连规则都没有想明白,就自以为七票无敌,根本没想过自杀这种可能,反而把自己害死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种办法,只能用一次,剩下的人又不是傻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华极,正如你所说,只有真正没有编号的人,才是最无敌的,我现在完全理解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本来就只用一次,你看,这僵局不就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黑发小妹杀死自己的前一刻,她短暂的拥有了11个编号!现在她自己杀了自己,请问……这11个编号,属于谁?”

    众人懵了,既然编号不可能无主,那么在黑发小妹拥有11个编号又自杀之后……这些号码现在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随机?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走进牢房一边踩单车,一边道:“没错,第一个回合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随机,这是主办方决定的事,所以现在,我们每个人都冥冥之中有个编号,但是……我们自己不知道自己是几号!”

    “除非,我们再把号码捡回来。但是注意,我们只有八个存活者。11个号码随机分配给我们八个人,有的人会有多个编号。”

    “假设,你现在下楼,捡了黑发小妹尸体上的七个号码,拥有七票抹杀权,你们也不敢随便投死其他的号码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因为我不知道,除了我手上的七个号码以外,是不是还有第八、第九个号码冥冥之中属于我,只不过不在我手上,而在红楼的小混混尸体上!”

    “只要红楼的人,不捡剩下的四个号码,我即便捡了黑发小妹的七个号码,也不敢乱杀人,顾虑重重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说道:“对面肯定不会捡!知道我们这边有七个号码,他们哪里敢捡剩下的号码?捡了就是靶子!”

    现在的局面变成了,红楼有四个号码没人敢碰,不碰就不知道属于谁。

    蓝楼有七个号码,拿了也不敢乱杀人,怕杀到自己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新的局势就是……我们终于有承认自己真实身份的环境了,大家可以好好地聊聊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不一定吧,就算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隐藏编号,难道就能彼此地公开身份了?魔术师虽然厉害,但你放任他这么玩,却一点都不慌,甚至早已料到此局,可能你还推波助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无论说你是冤狱者,还是犯罪者……我都不敢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有没有投票杀人的能力,我们彼此都无法信任对方自称的阵营。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我自有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之先去踩单车吧,这次的黑暗太久了,该亮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