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分钟后,众人踩单车让电量来到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监狱至少基本的照明有了,魔术师和小麦色美女外加阿兰,三人站在楼下,呼喊蓝色方的人下来。

    黄极则在楼上喊道:“死了这么多人,大家再投一轮赦免/平反票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大家又投了一轮。

    广播说道:“集体平反失败!”

    “赦免票两张!平反票六张!”

    投完票,听到这个比例,众人都惊了。

    “就剩两个犯罪者了?醉鬼、小混混和黑发小妹,都是犯罪者身份死掉的?”

    “冤狱者还多了两个?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狂喜道:“华极猜的没错,魔术师是冤狱者,他第一轮故意投了赦免票,导致赦免票虚高!这回正常投了,所以平反票才不减反增!”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冤狱者优势了!

    六个冤狱者对两个犯罪者,局势逆转!

    相反,魔术师却惊讶了:嗯?多了两个?

    老王等人下楼,在蓝色监狱楼的一层楼梯口与红楼的人会面。

    只见双方隔着七八米相望,金发病容女根本不敢走出蓝楼的范围,因为现在没有投票杀人来制约阿兰,那个家伙万一暴起杀人,可就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这么交谈吧。”金发病容女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,冲众人招手道:“出来吧,他不敢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阿兰冷漠道:“是啊……你们出来试试看啊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摇头道:“别吧,我怕你把号码牌塞给我吃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一愣,随后大笑道:“好办法啊!”

    总之除了黄极,蓝色方另外四个人都不敢走出范围,老王也一副顾虑的模样。

    魔术师皱着眉,说道:“现在的情况,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理解了。我来介绍一下吧……之前的黑暗中,我缠着小混混,然后让你们的黑发小妹拿了我们的4号牌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,直接进入正题吧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看了眼黄极,沉声道:“黑发小妹尸体上的号码,谁拿了?”

    卢瑟低着头,有些心不在焉,半晌才说道:“我拿了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有些惊讶,他又问道:“是谁把你们团结起来的?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和卢瑟都看向黄极。

    魔术师盯着黄极道:“竟然是你……可惜你还是没想到我的后手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等人,面色古怪,之前黑灯瞎火期间所发生的事,黄极全部都推测到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懒得救黑发小妹,继而放任她杀人之后又自杀。

    否则这种事,黄极只要认真提醒一下黑发小妹,把‘杀人爆装备’这种隐藏规则点明,黑发小妹就不会蠢到把自己杀死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继续说道:“那你一定了解情况了,剩下有四个号码没人动,分别是什么我不能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因为这位小麦肤色的美女,之前拿了一个,并且反投了12。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手上有一个号码,如果让蓝色楼的人知道那个号码,卢瑟就可以七票投死小麦色美女。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总之这四个号码,就是达摩克利斯之剑。我们谁也不能保证,这四个号码是不是冥冥之中与我们勾连。”

    “我建议重新分配号码,而这四个号码不参与分配。然后在广场上各自分散交谈!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拍了拍自己的牛仔热裤口袋说道:“我这有一个号码,就不参与分配了。”

    “卢瑟有七个号码,你们七个正好一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局势等于回到我们每人一个号码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卢瑟和金发病容女还在思索,黄极就率先摇头道:“你想执行多数派暴力吗?少数服从多数,让冤狱者把剩下的犯罪者杀掉。每杀一个,就重新投一次平反票。以此来当做验人,反正冤狱者现在人多,投错一两次都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大部分人的身份你都看明白了,只要这么玩,冤狱者是稳赢的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也不遮遮掩掩了,笑道:“就是这样,现在的大好局势,可是我为你们苦心经营的呢!你们都得感激我,尤其是冤狱者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忍不住说道:“你的谋划我们早就知道了,是那个黑发小妹不听劝,华极故意放任你这么做。还有……你以为为什么冤狱者多了两个?一个是你,还有一个是谁呢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一怔,眯着眼看向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其实我也是冤狱者,在最开始我故意投了赦免票,而同样的事情你也做了。最初的那个7:4的比例,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实的最初比例,应该是5:6。”

    “醉鬼、小混混、黑发小妹三人,都是犯罪者。被你弄死了,所以现在是2:6,冤狱者大优势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恍然道:“你还真有种啊,这你也敢赌?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,你、我、她都是冤狱者……卢瑟应该也是冤狱者……”

    他分别指向自己、黄极、小麦色美女和卢瑟,这就基本确定四个冤狱者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笑道:“还有两个我不知道……不过这位猛男一直都很配合我的计划,而且我故意向他隐晦暗示过自己是冤狱者,他给了我回应,大概率也是冤狱者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阿兰,在忽悠小混混时,魔术师故意说了一句‘说不定杀了对面三两个,游戏就结束了呢?’

    但是小混混不屑地回答‘就算把蓝色方杀光也不一定会结束啊’。

    这句话让魔术师确定小混混是犯罪者,因为红色方的小麦色美女是明摆着的冤狱者,有她在就算杀光蓝色方的人,小混混也不会赢。

    反之,阿兰却回答‘我明白了,就听魔术师的吧’。

    这句话让魔术师意识到,阿兰应该是队友,这是在对自己的试探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当然,魔术师并不能肯定。

    “总之,现在冤狱者有六个,犯罪者才两个。大家根据自己的身份,以及我提供的线索,随便投吧……主要怀疑谁,就各自凭感觉举手表决好了,少数服从多数。决定好了淘汰谁之后,我们直接把它干掉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打死就打死,打不赢就用票决,死一个人就验一次票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笑道,这么玩冤狱者优势巨大,大家一定都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不同意这么玩的……基本就是犯罪者啊!

    “我赞成!”金发病容女和卢瑟都果断举手道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却摇头道:“不玩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皱眉,他没想到这个第一轮跟自己一样故意反向投票的黄极会不玩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魔术师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们不用杀死任何人,也可以结束这个游戏。这是我的冤狱者身份纸条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他拿出了一张纸条,众人看了看,不理解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杀人,怎么结束游戏?已知的只有踩单车充电……

    魔术师看着黄极道:“你应该知道,纸条并不能代表什么,本来我还很相信你是冤狱者,但你如果不同意我的提议,我只能认为你是犯罪者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仔细看,冤狱者和犯罪者都有‘罪名’,只不过冤狱者是没做过这件事,蒙冤入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魔术师眉头一皱,众人脸色古怪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我记住了你们之前所有人拿出来过的纸条,又刻意翻找了蓝色楼里的大部分纸条……我仔细的对比过,发现整个监狱,一百六十个纸条,同阵营之间不会有重复的罪行,但是不同阵营的罪行会重复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一回,从身上掏出了一大把纸条,在地上排列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我的冤狱者罪名是‘故意伤害他人致残’,而这张犯罪者的罪名也是‘故意伤害他人致残’。两者的唯一区别,只在于是否真的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张犯罪者证明,‘强歼妇女罪’。我记得这位美女有一张冤狱者纸条,上面也是这个罪名吧?”

    黄极侃侃而谈,充斥着一股强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众人都被他的话所吸引过去,金发病容女听了这话,立刻从蓝色楼的区域里走出来,半跪在地上看黄极收藏的纸条。

    “一样!几乎完全一样,区别只在于,我是冤狱者,而这张纸条属于犯罪者!一个做了!一个没做!”金发病容女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其实,不一定要杀人,冤屈者是可以通过‘履行纸条上的罪名’,来变成犯罪者的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众人尽管已经在他的引导下,有所猜测,可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冤屈者,通过临时犯罪,变成犯罪者?

    这个消息太惊人了,这直接推翻了他们前面所有的玩法!

    “啊?我们玩错了?”所有人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震惊道:“不可能!这些罪名列得这么详细,只不过是游戏的主办方比较重视这种细节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主持人专门说过了,我们的身份,一经选择,不可更改!”

    黄极笑着纠正道:“你的记性不行啊,主持人的原话是‘牢房里有你们的身份资料,一经选择,不可更改’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细节,说的是‘身份资料’……不是‘身份’!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魔术师都懵逼了,瞪大眼睛道:“不对……怎么会这样?冤狱者实现纸条上的罪名,就可以变成犯罪者……那干嘛还要有投票杀人?”

    黄极摊手道:“你怎么会问这么幼稚的问题?主持人在介绍第二条生路的时候,只说全员投赦免票,则所有犯罪者活,冤狱者死。反之冤狱者活,犯罪者死。他还刻意举了个例子,说如果都是一样的身份,也就全员释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我们要实现的,乃是让大家变成一样的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“投票杀人,那是第三条生路的规则,是专门‘举报越狱者’的,即怀疑谁是拿到钥匙的越狱者,大家就把它投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来没要求你把它用在第二条生路上,只不过,你们都非要拿来排除异己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目瞪口呆,踉跄两步,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我根本没必要,绞尽脑汁地弄死大家……这个游戏,除非抽到‘谋杀罪’这种罪名,否则其实不必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!谋杀罪!那个醉鬼的纸条就是谋杀罪!我杀掉他是对的!”

    魔术师呢喃着,然而黄极幽幽地补充了一句:“啊?醉鬼不是犯罪者吗?他又不用履行罪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魔术师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阿兰在一旁笑道:“哈哈哈,竟然是这么玩的!老子是绑架罪的冤狱者,谁来尝尝看?”

    “我是刑讯逼供罪的冤狱者,我只要刑讯逼供别人……我就变成犯罪者了?”小麦色美女说道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拿出自己的纸条,拉着小麦色美女高声道:“我一开始拿出来的就是真的!我就是这个‘强歼妇女罪’的冤狱者!”

    “天哪……还好你还活着,不然我就没有人可以强歼了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苦笑一声,拿出了一张纸条说道:“报复陷害罪……呵呵,我是报复陷害罪的冤狱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,我现在是不是已经做完了我的罪行?我已经是报复陷害罪的……犯罪者了吧?”

    老王也拿出真实的纸条哈哈笑道:“这还投个屁的票啊!我是拐卖妇女罪的犯罪者……我是犯罪者,就不用做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激动道:“我也是犯罪者!我真是犯罪者,华极早就看出来了,不信你问他!”

    “这个游戏,犯罪者什么也不用做,让冤屈者对其实施罪名,大家一起变成犯罪者就好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都主动说出了真实身份!

    卢瑟没说,但排除法也知道他是冤狱者。

    至此,所有人的身份大公开!而且绝对可信!

    因为玩法变了!现在是说出真实罪名,然后去做它。这个弄虚作假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魔术师低沉道:“我玩错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卢瑟突然说道:“不!不对!之前我还见到纸条有毁坏文物罪!这种罪行在这里怎么触犯?类似的无法履行的罪名还有很多,这绝对是不能变换身份的,一切都是瞎猜的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卢瑟这突然的发言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两个玩法,其实都是对的。没有什么对错之分……因为两种玩法,都符合那群变态富豪们的想法!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无论我们是相互投票博弈杀人,还是粗暴地履行纸条上的罪名,他们都有东西能看!”

    “能履行罪名的,可以用这种方法变成犯罪者,不能履行罪名的,就把他投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玩错了是一种乐趣,玩多了也有乐趣,先玩错再玩对,更有意思……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重要的不是规则说没说……而是富豪们想看的东西,能看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前提下,只要不违反明说的规则,那就是……正确的!”

    黄极平静从容,语气坚定,斩钉截铁,充斥着难言的自信,令人信服。

    众人长叹,的确,可不就是这个道理吗?

    为什么主持人说话那么多细节,且还有隐藏规则让他们挖掘,这其实就是预留了好几种玩法,让每一次赌局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魔术师叹道:“是啊,这毕竟是罪名啊。强歼妇女罪……刑讯逼供罪……故意伤害他人致残罪……报复陷害罪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谁先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