幕后的富豪们,看傻了。

    他们最初看到魔术师坑死醉鬼,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关注魔术师,继而知道他团结了六票,要杀蓝色方的七号。

    于是很多富豪,押了卢瑟会死。

    结果黄极把众人团结起来,说开了魔术师那边的情况,并制造了平票,卢瑟没死。

    这一波,不少富豪输了钱。

    这导致黄极的关注度拉高,大家都来回关注,两个屏幕同时看魔术师与黄极的隔空对决。

    只见魔术师一番老谋深算,指定了弄死红蓝双方投票代表的计划,这一点早就跟小麦色美女暗中透露过了。

    因此富豪们,有不少人已经知道魔术师的计划,觉得完美无缺。

    但是介于之前杀死卢瑟的行为,被黄极阻止,所以他们没有急着下注,而是看黄极能不能意识到魔术师的谋划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跟黑发小妹来回对话,说了很多警告。

    甚至还提及:“你不要杀心太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杀死他,你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无敌的地方,其实在于不投票!”

    黄极这么几番话,在富豪们眼中,简直就是看透了魔术师那边的计划。

    魔术师正是想算计黑发小妹,令其先杀小混混,再自杀。

    富豪们发现黄极已经看穿计划,而主持人又催促买定离手,于是就下注押小麦色美女和魔术师会死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想来:“魔术师的计划在于部署快人一步,从一开始就琢磨透了规则,而认定蓝色方这边还没人想通,比他慢一拍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他不知道,这个华极都看的这么透了,若将计就计,足以把魔术师和小麦色美女算死!”

    “此人的能力非同小可,思维敏锐洞察人心!”

    “魔术师做了这么多,他全部看透,该他操作了!”

    富豪们认定黄极会战胜魔术师,怎料买定离手之后,黄极啥也没做!

    黄极直接放弃了黑发小妹,任由其一步步掉入魔术师的陷阱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一直在说破魔术师的计划,却一直没有任何实质行动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……这个畜生他全看穿了,他怎么不动手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们几个白痴,我早就看出来了,这个医生只会嘴炮!他确实善于洞察人心,而且能言善辩。可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虽然大部分人输钱,但还是有人赢钱的。

    输钱的不爽了,很多人已经连续输了好几盘了。

    有人骂咧道:“他有病吧?不趁机将计就计,光说破不阻止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发克!坑的我反向押注,还以为他要操作了!”

    恶龙看着账户上的十几亿美金,抽着雪茄暗道:“你们以为他只要出手对付魔术师了?其实他要坑的是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少数的人赢钱没关系,恶龙看向科加斯,暗想他输钱就行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脸色铁青,不爽的神色已经挂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以前输钱他并不在乎,但今天是大败亏输,本来赌盘就多开了好几个,他竟然全输了!是怎么押怎么不顺心!

    恶龙暗想再接再厉,他一定会上头的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过去,大家继续关注局势。

    但他们听完黄极的‘全新玩法’之后,富豪们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啊?还能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有这个规则吗?冤狱者履行纸条上的罪名,可以变成犯罪者?”

    “以前从来没有过啊!”

    “金主持,这真的可以么?”

    富豪们追问着,只见金主持也懵了,面色古怪道:“并……并没有这个规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罪名什么的,只是单纯的细节,是我拿来‘心理暗示’他们各种犯罪的,潜移默化地让他们从良民变成罪犯的一种小引导。”

    “我规矩说的很清楚,一经选择不可改变啊!”

    富豪们反驳道:“你说的确实是‘身份资料’一经选择,不可改变。而不是‘身份’。”

    金主持无语道:“这不是一个意思吗?第一个接触的身份资料,就代表其身份!他犯罪只是概念上不是冤狱者了,可纸条不会变啊,那又不是显示屏!只要纸条不变,身份就永远是纸条上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而纸条我说了,不可改变!总之这个家伙在诡辩啊!”

    有富豪面色古怪道:“我倒觉得金主持你在诡辩啊……你看他说的,把所有人变成犯罪者,是第二条生路的规则。投票杀人,是第三条生路的规则……哇,多有道理啊!”

    另一名富豪说道:“啊?金主持!这不是隐藏规则吗?你布置了这么多细节,游戏内核也完全对上了,合着你没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金主持懵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通过我一些无心的细节和话语漏洞,硬生生编了一套规则!”

    “而且骗过了所有人!”

    有富豪惊讶道:“你是说,他纯粹在吹牛逼?”

    “啊?他规则编的比你还好?”

    “你看他说的多对啊,凡是不违背明说的规则,且符合我们看点与游戏内核的东西,那就是隐藏规则!没毛病啊!”

    “诶!真挺好的嘿!要不规则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错啊,干脆就这么玩吧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主持人挂不住脸了。

    “规则早已定好!怎么能因为赛马瞎编了一套规则,就临时添加,让他们通过!”金主持激动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说道:“没事,加就加了!他们未必能因此全员通过,还得死人的!继续开盘!我押那个魔术师要死!赶紧的!我押五个亿!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,连忙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!我差点忘了!这个华极不是冤狱者啊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都给他说懵了,他分明是犯罪者,第一轮正常投了赦免票,结果却跟大家说自己是反向投票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随后分析对了魔术师的反向投票,所以大家都信以为真。”

    “灯一亮,他以犯罪者的身份,却突然投了平反票,以至于显示犯罪者只有两个,又一次误导了众人!就连魔术师都以为他也是冤狱者,本能地就认为华极在第一轮时跟自己一样故意反向投赦免票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魔术师并没有完全相信,但是偏偏,这个华极接下来硬生生编了一套新规则!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个规则完美融洽,以假乱真!我们上帝视角都觉得很好,更别说游戏里的人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套规则直接导致所有人都在说真实身份!拿出真实的纸条,显露自己真实的‘罪名’!”

    “他倒是把所有人都骗得说实话了,可他自己却在满口谎言!”

    富豪们相互补充,七嘴八舌,很快分析出了黄极的一部分操作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黄极的真正身份,乃是犯罪者!

    最初的冤狱者就只有五个,金发病容女、小麦色美女、卢瑟、魔术师、阿兰!

    第一轮投赦免票,黄极是完全正确的,并没有故意反向。结果到了现在,竟然所有人的身份坦白了,他反而还隐瞒着!

    恶龙嗤笑道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们加不加这个规则?加了我就押接下来没人死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人死?你押啊!你有种押十亿!”科加斯诡异地笑道。

    恶龙直接押了十亿,笑道:“炽诚哨兵,怎么会没有种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受不得激!十亿就十亿!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有些弱势角色,你怕是根本没有关注吧?呵呵……这个一会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这个华极,真是好算计!这个人之前就是看着魔术师在玩,看着死掉三个犯罪者队友而无动于衷!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从一开始,就想好了怎么赢!明明洞悉全局,却故意不插手,只为找出全场最聪明的人,这个人他找出来了,那就是魔术师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在现在,把这套编号的规则说出来,让大家震惊之余,以为自己都玩错了!”

    “其实真实的规则是不是这样,不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华极,只要能骗过游戏里的所有人就行了!把那些冤狱者,全部欺骗地……以为自己能变成犯罪者!”

    “明白吗?金主持,你答不答应添加这个规则,都一样。重点在于,现场的五名冤狱者,都会在执行完纸条上的罪名后,去投赦免票!”

    “以此达成‘全员赦免’条件!然后,他和那个华人老头,以及最开始收服的自闭青年活下去。剩下的冤狱者们,要么被我们全体抹杀,要么也被释放……金主持,这取决于你是否听从我们的意见,加上他生编出来的规则!”

    “对了,金主持,他押了十亿,这个规则就给赛马们添加上吧!”

    金主持表示OK,科加斯的地位还是很高的,既然大家极力要求,加个规则不算什么,这个规则本来就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恶龙问道:“华极找最聪明的人是什么意思?有何用意?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没看到他假装冤狱者吗?没看到他掏出的是一张‘故意伤害他人致残’的罪名吗?”

    “不出所料的话,他会选择对魔术师下手。表面上大家都以为他只是把魔术师打残,实际上,他会下重手,把魔术师活活打死!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最聪明的魔术师,是全场唯一可能识破他计划的人!”

    “那个技女不必说,婊子而已。那个佣兵看似精明,实际上都是装的,小聪明,混子一个!”

    “其余四人更不必说了,早在之前就被华极的一通分析加嘴炮,忽悠的团团转!”

    “华极以‘执行罪名为由’,可以当着众人的面,‘失手’把魔术师打死!”

    “魔术师死了就死了,其他人除了那个婊子可能激动一些,还有谁会帮他说话?要知道他可是活活坑死了三个人!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家都有希望能活下去,对于华极失手打死魔术师,根本不存在‘群起攻之’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一通分析,丝丝入扣!

    许多富豪马上跟着押魔术师要死!

    恶龙无语道:“喂,你这个分析晚点说啊,大家都跟你押了啊,合着就我押没人死啊?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小钱小钱,赢多少不重要,重要的是赢了。”

    富豪们买定离手,继续观看,只见黄极从牢房里拆了根铁管,正微笑地走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冤狱者,罪名为‘故意伤害他人致残’罪,谁来做沙包啊?”黄极一脸温和地笑道。

    伤害致残,这个太狠了,众人都不愿意接茬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直接抓着小麦色美女的头发,一巴掌糊在她脸上,拖着她就往广场一角走去:“不关我事,我去强歼她了,你们自己看着办!”

    “啊啊!我还没同意呢!”小麦色美女惊叫道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可是个狠角色,直接指甲抠在小麦色美女的脸蛋上,凶厉道:“我没得选!你也没得选!不服?老娘把你脸刮花!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一边去了,黄极看了看众人,朝着魔术师走去。

    魔术师一脸丧气,竟然能这么通关……他感觉自己白玩了。

    他意气消沉,便是意识到,自己白白坑死三个人。神情恍惚之下,被黄极一通忽悠,并没有如富豪们所料,可以识破黄极的诡计。

    见到黄极拖着铁棍走过来,魔术师大惊失色:“等一下!你不是打我吧?这局游戏我做了多大的贡献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你坑死三个人,高位截瘫不过分吧?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高位截瘫?停停停!致残就可以了啊!断条腿也算致残,你别乱来啊!”魔术师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梆!”黄极一闷棍就抡了上去!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黄极打得魔术师是头破血流,魔术师有心反抗,但黄极几棍子下来,就打的他哭爹喊娘,蜷缩在一团,只是哀嚎。

    幕后一群富豪推杯欢笑:“堂堂正正地打死他,他还不反抗……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赶紧打死他!打死他!”

    一群富豪押了魔术师死,当然疯狂呼喝起哄!

    然而,黄极一通乱棍下来,魔术师虽然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,但并没有死。

    黄极最后一棍戳在穴位上,让他下半身暂时失去知觉,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“发克!他怎么不杀了!”

    “诶?不打死他吗?”

    “搞什么啊!分析这么一大半天,不是说趁机失手打死吗?”

    “沃特发克?”

    看着黄极罢手,一群押魔术师会死的富豪,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分析的最透彻,此刻也最懵逼,不知道黄极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魔术师一生小起大落,有些情商智商,没犯过什么错,但缺乏机遇,就是没什么出息。关键在于……他其实不适合变魔术……走错了路子。

    此次为死亡游戏所逼迫,使出了浑身解数罢了。

    只能说在这种残酷游戏中,人心诡谲。

    黄极掌控着整场游戏,活下来的人自有活下来的原因,死去的人也自有死去的缘由。

    游戏内外,赌局前后……

    唯他一人看透,而所有人都在局中!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