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加斯苦思冥想,嘀咕道:“怎么会不杀呢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下半身已经失去知觉了,在哪里哀嚎着挣扎,却爬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这个华极以为打成这样就足够了?他只要还能动脑子,就有可能破坏计划啊!”

    “应该打死他啊!就说是失手,如果觉得罪名没完成,不属于致残,那就再把卢瑟打断条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反复思考,突然!他灵机一动!

    “啊!我懂了!”科加斯惊道。

    恶龙问道:“你懂了什么?”

    科加斯神秘一笑道:“继续押!你继续押我就说!”

    恶龙毫不犹豫,把剩下的钱全给押了!

    “来来来,炽诚哨兵,无所畏惧!”恶龙如莽夫一般说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也立刻加注了十五亿!他的卡是可以无限透支的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还记得我说你从来不关注弱势角色吗?你知道我为什么说,一定会死人吗?”

    恶龙摇头道:“不知道啊,什么弱势角色?”

    科加斯说道:“那个卢瑟!知道为什么,在所有人都相信华极的话时,他这个华极半个朋友,会突然反驳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恐怕都不知道……这个卢瑟的冤狱者罪名,乃是‘谋杀罪’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说,一定会死人的原因!按照华极的计划,冤狱者必须完成纸条上的罪名,而这个卢瑟若想‘转变为犯罪者’,他就必须杀掉现场的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犯蠢了啊!华极这个精明的人,怎么会亲手杀死魔术师?还什么失手错杀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他会用更稳的方式,堂而皇之,当着所有人的面,弄死魔术师!”

    有富豪接口道:“莫非,就是利用卢瑟?他没看过卢瑟的纸条啊!他怎么卢瑟是谋杀罪?”

    科加斯说道:“当所有人都相信,包括魔术师都信以为真的时候,卢瑟突然反驳他的‘执行罪名论’,华极自然就猜到卢瑟的罪名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华极此人善察人心!那个卢瑟的表情有狠厉有犹豫,有决心又有退缩!”

    “我想,那个华极定然猜出了卢瑟的罪名是一种这里可以实现,但又不好实现的事。大概率就是致人死亡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华极不亲自动手杀死魔术师,而是先把魔术师打残。这样一来,卢瑟该杀谁,不言而喻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选择谋杀掉,已经伤残,无法行动的魔术师了!”

    恶龙感慨道:“牛逼!”

    科加斯还以为恶龙在夸他,笑道:“要注意细节!死亡赌盘,我玩这么多年了,有的时候,问题往往就出现在小角色的身上,往往就出现在一些不经意的事情中!”

    哗哗哗,一群富豪马上跟着押注。

    一些人脑子更灵活一些,甚至还跑去重金押了卢瑟会死!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,华极会觉得卢瑟不太听话了,也干掉!”

    “最后的集体赦免票,不容有失!卢瑟因为这种令他纠结的罪行,之前已经反驳过华极了,甚至说的还很有道理,只不过被华极完美地解释过去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但卢瑟能质疑一次,就会质疑多次!保险起见,让卢瑟先杀了魔术师,然后再干掉卢瑟,一箭双雕!”

    富豪们讨论着,科加斯点头道:“有可能!”

    于是科加斯又押了五亿在卢瑟身上!

    反正恶龙押得是不死人,这太扯了!这个局势怎么看,都必须死人!

    卢瑟的罪名就是‘谋杀罪’,不死个人,华极的计划根本进行不下去啊!

    所以必然死人,问题只在于死谁而已。

    恶龙对此骂咧道:“你们欺负老实人是吧?一开始都说加这个规则,他们可能全部通关。骗我押没人死之后,你们又冒出这么多信息来?”

    有人笑道:“你自己不注意细节!太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要反悔?买定离手哦!”科加斯笑道。

    恶龙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炽诚哨兵,一往无前!”

    “我能贷款不!没带够钱!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,你可太莽了!”科加斯说道。

    恶龙无所谓道:“炽诚哨兵的事,能叫莽吗?”

    赌场内顿时响起欢快的笑声,都说这不愧是个炽诚哨兵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完成了自己的冤狱者罪名,但他们都没注意,还有一个人,默不作声地走到了魔术师身边。

    他看着无力反抗,下体瘫痪的魔术师,将其往蓝色监狱楼的区域里拖去。

    卢瑟眼神流露着坚定,他思考了好久,终于决定杀死魔术师。

    谁不想活着呢?

    早在之前发现所有人都在撒谎,所有人都在欺骗时,他就明白,自己最初太天真,这个游戏,他这种人就是炮灰。

    但是,人是有着适应性的,正如同那小混混,在外面或许没这么聪明,可在这种死亡游戏的紧张封闭气氛下,大脑也被逼着活跃起来!

    正如同那黑发小妹,她的内心其实十分阴暗,欺负不了人,便虐杀猫狗,到了这里一朝得志便心态失衡。

    又如金发病容女,一生直率无虚,得了绝症还吸毒,其实被生活压迫,已被迫放弃了未来,活一天算一天。可进入这里之后,那一个亿的期许,点燃了她的旺盛求生意志,并也学着一些伪装与欺骗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在变,信息在无止境地变化着,今天的他,或许就不再是昨天的他。

    卢瑟也一直在变,从他跟票了3号时,他就变了,尽管七票就能投死3号,他后面跟了一票没有意义,但他终究是做了。

    当黑发小妹获得七票独裁,肆意无敌之际,他没有听从黄极的呼喊,径直跑下了楼。

    他当时就想着去给黑发小妹当帮手,替她杀人,这样黑发小妹就不会杀他。

    不过下去之后,他才意识到自己多蠢,什么七票无敌,黑发小妹直接被魔术师给玩死了。事后得知,黄极早已看穿了计划,只是他根本没听,就跑下了楼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卢瑟还在尝试自己独立求生,因为他距离黑发小妹的尸体最近,所以黑发小妹死后,他拿走了尸体上的七个号码牌,成为了所谓的七票独裁。

    但因为犹豫,他没有投对面的号码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又救了他自己,事后得知,他若七票去杀对面的号码,有可能杀到自己……或者杀到他不想杀到的人。

    卢瑟感觉一切都在跟自己做对,他所有主动想去做的谋划,事后一打听,根本是没有意义,或者愚蠢的行为。

    而现在,黄极拿出了一个简直完美的通关方法。

    这是全新的玩法!而这回,他也终于搞懂了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,他的冤狱者罪名,乃是谋杀罪。

    正是和醉鬼的‘犯罪者谋杀罪’刚好对立,按照黄极的说法,他必须在这里谋杀一个人,才能成为犯罪者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放手!你帮我往哪拖!”魔术师挣扎着大喊。

    起初他还以为卢瑟是把他挪到一旁看伤,毕竟好像听说卢瑟是个医生。

    结果他仔细一瞧,卢瑟是把他拖进蓝色监狱楼!

    这可不行啊!魔术师是红方的人,把他拖进蓝色监狱楼,三秒钟就会爆炸处决!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你停下啊!喂喂喂!救命啊!”魔术师已经动弹不得,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卢瑟面无表情地拖向蓝色监狱楼,马上就要越界了!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卢瑟!”众人都发现了这情况,连忙冲过去喊道。

    卢瑟停在监狱楼梯间门前,吼道: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阿兰距离他仅有十米远,见状笑道:“别过来是什么鬼?你是要杀他……还是当人质啊?他死不死关我屁事啊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盘坐在地上,单手撑着下巴。

    卢瑟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喊一句‘别过来’,或者自己还没有下定决心?

    “放开他!你为什么要杀他?”小麦色美女衣衫不整地冲过来喊道。

    卢瑟吼道:“我的罪名,是谋杀罪!你说我为什么要杀他!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惊愕,众人也都恍然,原来这样,卢瑟不杀死一个人,就没法转变为犯罪者。

    大家现在都是犯罪者了,就他不是,等于他不杀人,他就必死。

    魔术师哭喊道:“为什么选我啊!”

    他很绝望,万万没想到,他会死在卢瑟手中,这个全场最弱的家伙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慢慢走过来,微叹一口气道:“那就没办法了,魔术师,你也是倒霉。反正你们俩必须死一个!”

    “要么卢瑟杀了你,跟我们一起集体赦免。要么卢瑟放了你,你跟我们集体赦免,而他则被抹杀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你也伤残了,下局游戏没什么用,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吼道:“谁说没什么用!他有多厉害你不知道吗!我可是看着他全程把你们玩弄于鼓掌之中!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耸耸肩膀道:“是吗?玩半天,有毛用?”

    现在要集体通关了,大家都没什么压力,也就小麦色美女关心一下魔术师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!别杀我!”魔术师哭道。

    他秀了全场,最后眼看着可以通关,却跟死狗一样被拖着,要被卢瑟给杀了?

    卢瑟自己已经踏进了门槛,魔术师正要被拖进去。

    黄极终于说话了:“你不是要成为医生吗?”

    卢瑟一楞,停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必须活下去,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。”卢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会活下去的,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又如何?”卢瑟不解。

    黄极认真道:“因为我是一名医生。”

    卢瑟笑道:“我知道,你也没有行医执照。”

    黄极耸耸肩道:“但我永远认为自己是一名医生,如果没有一些麻烦事,我可能会去考个行医执照,在村里给人治病。”

    卢瑟挤出笑容道:“真的……很难考的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那不重要。支撑你成为医生的,不是那个失败无数次的行医执照,而是你的热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卢瑟淡淡地看着黄极,扭头把魔术师往门槛里拽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为了成为一名医生,已经做出了无数的努力,如果你杀了他,即便活下去,你也没法再成为医生了,你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卢瑟愕然顿住,背对着黄极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你不能为了成为医生,而去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人,就不能成为医生吗?”卢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撇嘴道:“不知道呢,每个人的标准是不同的。正如同你不知道我救过多少人,更不知道我打算救多少人……决定你是一名医生的乃是你的心态,而非你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屠夫与医生,都会手握利刃,沾满鲜血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都会见证生命的流逝,但他们将尖刀刺进人们体内的心态,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理应怀抱着拯救的意念,那种感觉无与伦比。”

    “你杀死他,可以活下来,甚至可以去医院上班……但你不会再成为真正的医生了。”

    卢瑟艰难道:“你说这些,无非就是想阻止我杀他……所以你是希望我去死吗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只是在试图挽回你的梦想,我早说过,希望你们都活下来,你不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卢瑟沉默片刻,问道:“那到底是生命重要还是梦想重要呢?”

    黄极毫不犹豫道:“当然是生命更重要,尤其是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卢瑟茫然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的生命,我很早就保下了,这个用不着你操心。至于梦想,则握在你自己手里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扔进去,三秒后你的梦想就会炸碎。你现在回头,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卢瑟最终松开了手,独自一人走进了牢房。

    他才知道,自己根本没有下定决心,人想改变也不是那么快的。

    卢瑟呢喃道:“其实我过了这关,下一关也没这么好运了,与其杀了他又死在下一关,不如还是死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做什么事都这样,总会被别人影响,到头来一事无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种小角色,你早就玩弄于股掌之中了吧,你说话的感觉,就像是看着我长大一样。我真的一点也不愿意相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皱眉道:“什么啊,连命都不要了嘛?”

    老王却喊道:“华极既然说你可以活,就肯定不是骗你。刚才,你大约是谋杀中止吧?也算是犯罪者了。”

    卢瑟无神地回头看了眼众人,说道:“是吗?知道了,我会去投赦免票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走上去,从容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露出轻松的笑容道:“你爱投什么票都行。”

    卢瑟一声不吭地走上楼。

    魔术师死里逃生,心有余悸,在他看来,黄极舍弃了卢瑟的生命,救了他。

    什么谋杀中止,这也算是谋杀罪吗?完全是两码事,幕后的富豪们认可这种把戏的可能,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魔术师躺在地上看着黄极道:“多谢……没想到在我和他之间,你选择了我。接下来的游戏,我会与你合作,拼尽全力地破解游戏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说什么?”黄极像是刚听到一样。

    魔术师还要再说:“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去投票吧。”黄极走上了楼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把魔术师扶回红楼,上楼梯的时候阿兰搭了把手,众人也都回到各自的牢房,进行最后的全体赦免投票。

    幕后一群富豪,哀鸿遍野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!一个没死!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在逗我?”

    “魔术师你也不杀,卢瑟你也不杀!硬是嘴炮忽悠卢瑟投赦免票?”

    富豪们都看晕了,他们有的人巨资押了魔术师死,或是卢瑟死,还有的两个都押了,结果竟然全不杀?

    “扯淡呢!谋杀中止、谋杀未遂这种事,都是不会认的!”

    金主持淡定道:“当然不会认,谋杀罪就是谋杀罪,不真正地谋杀掉一个人,我不会判他为犯罪者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卢瑟如果投了赦免票,就是牺牲自己了,他会被我处决。”

    一些富豪道:“那就好,我还是押了点钱在卢瑟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算是小回了一点本……今天是真的邪门了,这个华极有毒吧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个卢瑟更毒,命都不要了,当你个锤子的医生!”

    富豪们无语,看着屏幕上的卢瑟,真的在牢房里,默默地投了赦免票,这简直就是自杀啊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其他人也是投赦免,触发集体赦免,所有犯罪者存活离开,冤狱者处决。

    即除了卢瑟处决以外,其他人都通关了。

    “唉,想想下一关让他们玩什么……诶?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?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没看错吧?这华极在干吗?”

    “投尼玛呢!你一个铁犯罪者,你投平反票?”

    “他投赦免票不就通关了吗?”

    富豪们看着监控中黄极漫不经心地把一张票投入信箱,集体傻眼。

    金主持也嘴角抽搐地使用广播宣布道:“集体赦免……失败!”

    “赦免票七张,平反票一张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