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集体赦免失败,所有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随即在想,果然卢瑟还是不甘心自己牺牲,投了平反票啊。

    他们再齐聚在蓝色监狱楼下,阿兰笑道:“你要杀就杀,我把那魔术师给你拖过来!”

    卢瑟在楼上反复确认自己的票,没错啊,他投的就是赦免票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投平反票……这谁投的?”卢瑟懵了。

    黄极走过他身边,摸了摸他的头发,冲着楼下喊道:“我投的平反票。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咆哮道:“你疯了!就差一票啊!一票!再投一遍,全投赦免票我们就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黄极伸了个懒腰,说道:“我仔细想了一下,不对劲。什么履行罪行变成犯罪者这种事,我纯粹猜的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这种规则,纯粹是主办方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吼道:“按照幕后富豪们的尿性,就算没有这样的规则,也可能为了乐趣而加上啊。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但也有可能,在看完我们相互刑讯逼供、打人致残、强歼绑架之后……依旧变态地把我们之中的冤狱者处决。这同样也是一种乐趣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不定想看看,我们一波操作之后,大部分人还是被无情处决掉的绝望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气得说不出话来,黄极把他打得瘫痪,现在来说这个?

    “你说的只是小概率,要知道还有第三场游戏啊!我们已经经历了这么多,把我们投入到第三场还可以看更多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说的确实是小概率,但这终究是不确定的规则。正如你早就猜到了号码可以交换,无论是主办方的话中含义,还是投票的方式,都在证明这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依旧想以醉鬼的死来确定这种隐藏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不正是因为,所谓的隐藏规则,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一厢情愿吗?”

    “你暗藏起来的4号,从始至终都让小麦色美女拿着,因为你深知没有编号,才是真正的安全。包括反投黑发小妹12号的那张票,你也是让小麦色美女去拿的。五分之四的成功率,你都不愿亲手去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正是因为,生命只有一次,不应该拿去赌吗?要用也应该用别人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语结,他的确是不愿意用生命去验证隐藏规则。

    “但世界上哪有完美的通关方法?现在都要出去了,赌一个最大的可能有什么问题!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明明有百分百的生机,为什么要赌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捡到钥匙了?”魔术师惊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其实没有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钥匙?”众人惊讶。

    “至少,我们拿不到它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主持人亲口说的,监狱里有警卫钥匙,找到了就可以直接开门了。”魔术师惊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群富豪,怎么可能想看到一个人拿到监狱钥匙跑掉,然后其他人被立刻处决的戏码呢?这枯燥而又无趣,明明十一个人可以演绎许多东西,难道就如此白白死掉吗?”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这可不一定,他们想要看到有人拿到钥匙跑掉,但是我们竭力阻止他,他与我们斗智斗勇,让我们自相残杀,制造矛盾的戏码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对啊,这个戏码,需要真的有钥匙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钥匙的真正作用,是为了给我们一个越狱的虚假念想。当这个规则与其伴生的投票杀人规则出现之后,所有人的心态就被改变了。大家相互猜疑,相互警惕,没有信任,只有提防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心里都想着,不能让别人拿到钥匙,这样他跑了,自己就死了。可同时你们很多人恐怕也想过,万一自己找到钥匙,就可以活着离开了,到时候一定要想办法在众人的监视下跑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不需要有钥匙,只需要有这个规则,人心的黑暗面就诱发出来了。我们就再也难以团结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摇头道:“我不信,主持人说的清清楚楚,明说的规则,怎么能是假话呢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并不是假话,只不过可以把钥匙藏在我们拿不到的地方。在必要的时候,投放下来。比如……藏在我们的头顶上,那个电池后面。主持人并没有说假话,钥匙的确在监狱里,只是我们一般情况拿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必要时刻,只需要触动机关,钥匙就会滑出来……掉在广场中央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猜想可能从来没有用过这个机关,还记得吗?主持人在说第三条生路时,遮遮掩掩,说什么没意思,你们知不知道都无所谓,不说也可以之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故意用这种方法,让大家变得更在意第三条生路,认为它很重要。然后在大家的追问下,才一副勉强的样子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怎么可能不说呢?投票杀人可是在第三条生路中的规则啊,这是游戏乐趣最大的地方,他必然要说的,无非就是让你们对钥匙记忆深刻,勾起你们的诡谲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主持人不仅遮遮掩掩,还故意含糊其辞不说具体数量,让人不知道到底几把钥匙,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们惦记着这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人去找钥匙,他们目的就达到了。一个人到处翻箱倒柜找钥匙,而被你们发现,你们就会敌视他。无关于他到底是找到了,还是没找到。就算你们搜身发现他没有钥匙,你们也会怀疑他找到了钥匙!继而想除掉他!”

    “越说自己没有找到钥匙,你们越不会相信那个人……这就是主办方想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能从那个人身上搜出钥匙,那反而好办了,大家公开将其毁掉就是了……不是吗?可这多没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哑然,黄极这么一说,的确,找不到钥匙更可怕!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说道:“我承认,我就趁着黑暗找过钥匙,但是我怎么找也找不到,于是我就怀疑钥匙已经被人拿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苦笑道:“我说怎么找不到钥匙……我也以为在谁的身上藏着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所以,找不到的钥匙,才是最恐怖的。游戏只有进行到最无趣的阶段,主持人才会动用机关,把钥匙扔下来。但那样除了制造混乱,几乎不可能有人能越狱。相信我,他们不可能在黑暗期间,让一个人有机会能单独偷偷捡到钥匙……这岂不是送一人通关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如果投放钥匙,一定是大庭广众之下。或者至少有两三个敌对人看到,有能力阻止……只有这样的对抗戏码,才会有乐趣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是在一群野狗口中,扔了一块骨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主持人说,从来没有人成功越狱!这条生路,历史上从未达成过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了然道:“为何达成不了……就是因为他们不想看到一人独活,全员死亡的结局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死一批人,剩下一批人活着玩下一关。直接弄死了是最没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明明有这条生路,却无人成功过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黄极一通分析,众人也纷纷理解了。

    钥匙存在的最大意义,恰恰是无人捡到!

    这是一个主办方,控场的道具!

    魔术师皱眉道:“你投平反票到底什么意思?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我们怎么离开?”

    黄极认真道:“只要把电充满,我们都可以活着离开。这是绝对明确的规则,并且是能做到的,没有丝毫赌的成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充电?”魔术师懵了。

    众人哗然,绕来绕去,结果跟他们说充电?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激烈道:“我都说了,我的身体坚持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远比你想象的更坚强,身体不行的人能做多少做多少,做不下去就老老实实地等待着,不要去拖后腿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卢瑟惊骇地看着黄极道:“你……认真的?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尖叫道:“疯了吧!把电充满我们都要累死!”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从一开始,我就想要通过这种方法活下去,它的难度是有目共睹的,但它也恰恰是最安全,最现实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活着,二十个小时的连续运动,又算的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有的人为了一口饭吃,可以每天都做十几个小时的脏活累活,数十年如一日,辛苦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在一个性命相逼的地方,我们又有什么做不到的?”

    众人呆滞,非要说充满电,是可以的,这并不是什么超出人类极限的事。

    如果在***集中·营,有人拿枪逼着他们,他们保证都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觉得不可能,乃是有其他求生之路,以及……心不齐!

    心不齐什么事都做不成,最后人人都想做又人人都放弃了,谁说要做反而惹人怀疑,怕他是不是有阴谋。如此生路设定在这,恰恰是最恶心人的。就好像沙漠之中远方如海市蜃楼般模糊的绿洲,可望而不可及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同时,我也从一开始就知道,你们不会愿意这么做。只有弱者才会想踩单车,聪明人都会选择捷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刚开始魔术师说什么齐心协力,我都懒得附和他。我知道他想把你们都害死,所以我故意用对魔术师的质疑,来挑动小麦色美女的维护之心,骗她失语自曝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第一个被投死的,就会是她,而这是魔术师绝对所不能允许的,为此他只能自断一臂,让这个很信任他的醉鬼替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的确该死,我来时他就在喝酒与小混混吹嘘,只言片语中我已然了解他这个人……他常对自己的妻女家暴,好吃懒做,嗜酒好赌。这种人是绝对不会坚持完成充电的,偷奸耍滑第一名,甚至会破坏充电,他从不相信第一条生路,哪怕你们努力充电到一半,他也会拉帮结派想尽办法把跟他不是一个阵营的人弄死,让大家的苦功全部白费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惊道:“我早就感觉到,她的失语自曝,是你用话语劝诱。我因此察觉到你不简单,可我没想到,你不是想害这个女人,而是想借我的手除掉醉鬼?”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即便我不这么做,你也会除掉那个醉鬼,因为你肯定看得出他和小混混乃是犯罪者。”

    “迟早的事罢了,我只是推波助澜,帮你加快这个过程。毕竟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,这里没有水,没有食物,一些打从心底里就绝对不会安分,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干苦活的人,你除掉也就除掉了,我只是希望你动手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那小混混,他的眼神几乎没有掩盖对众人的杀意,他曾自诩武力最高,我想‘把大家都杀掉,这样无论你们什么身份,我都能活下来’这种想法……小混混已经构想无数次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仔细回想,的确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之前他忽悠小混混时,对方就提出了担心阿兰凭借武力把大家都杀掉独活的可能。

    眼下结合黄极的话,其实能率先想到这一点的人,肯定自己心里也想过这么做。

    阿兰掏出一把手磨小铁椎,笑道:“还真给你说对了,谁对我有杀心,我还是看得出来的。我之前对他动了手,武力压制住了他,他就对我怀恨在心了。事后他从牢房的床上拆下了铁管,然后利用自行车的钢轮打磨,偷偷制造武器。”

    “魔术师在派小麦色美女给你们送4号牌子时,就在牵制小混混,不让他投票。毕竟那时候黑发小妹给我们这边所有的号码,都投了六票,逼在悬崖边。如果小混混投给4号一票,小麦色美女就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魔术师的牵制主要靠嘴巴,小混混直接掏出了这个铁椎,想要刺死魔术师,被我所阻止……这其实才是魔术师,最后认定我肯定是冤狱者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小混混准备这种武器,绝对不只是自保用,我在他死后去了他的牢房,发现了很多暗藏的小物件,那台发电自行车也被拆得不像样……恐怕他觉得最有可能赢到最后的方式,不是投票,而是暗杀。”

    众人懵逼,红楼那边,实在是水深火热!

    回想一下,这个红蓝分组也是黄极安排的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低沉道:“华极,这就是你故意放任魔术师坑杀三人的原因吗?正好让他先把危险之徒除掉?好实施踩单车这个困难的第一生路?”

    “醉鬼残暴懒惰会破坏大家充电,小混混做武器想用暗杀解决问题,黑发小妹杀心太重,一朝得志心态失衡,给她七票想的也是把我们都弄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我从一开始也表示了我没法执行第一条生路,你为什么不把我除掉?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你不一样。是,你是第一个跳出来,坚决反对的人,但你只代表自己反对,而并不想堵死大家的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?如果要走第一条生路,可以!但是你们做,我休息!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原话,这就是你和另外三人的不同。你不会在大家齐心协力努力踩单车时,害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,自私又贪财,狠辣起来对别人毫不留情,可这其实也是最现实的东西,世间有千千万万人都是这样。而你,却把自私与贪财毫不遮掩的表达出来,正源于你对自己活得真实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“塑料雕琢的花再美丽,也没有路边随便一朵野花那真实的香味。我为何要去折断一朵在泥泞之中,已经被风雨摧残到几乎凋谢的花呢?”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神色呆滞,她对上黄极那温柔而从容的目光,病态苍白的脸上不禁泛出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黄极自信的话语,仿佛将她看透,她从来没有遇见过,这般懂得她的人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长久封闭的内心已经在颤抖,她喊道:“你就算把我夸上天,我也不会跟你们踩单车的!”

    黄极温柔地微笑道:“我说了,身体支撑不住就休息,我又没有逼你,你倒下了我还得花精力救治你,何苦呢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其他人也是一样,每个人尽力而为就可以了。我可以坚持二十几个小时,我会努力到充满电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那位猛男也是一样吧,你的体质这么好,坚持的时间肯定比我更长。这种生路对别人来说很难,对你而言根本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阿兰笑道:“只要你们大部分人都愿意做,那我不介意能者多劳一下的。我做佣兵时,负重翻越几十公里,也是时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实里有的时候付出努力未必有回报,还要勾心斗角,还要看看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死亡游戏提供了挥洒体力就能活到最后,坚持努力就能有回报的生路,相比起来,现实比它残酷多了。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惊道:“什么,你……你也赞同他的做法嘛……真的要踩单车通关?”

    阿兰摊手道:“不然呢?现在坚决不投票的是华极,他要踩单车不出来,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假如‘执行罪名’的通关方法是真的,除非蓝楼的人想办法弄死华极,但你看那群臭鱼烂虾……反正跟我们红楼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这个通关方法是假的,也是一样,现在大家身份都坦白了,我们红楼剩下的全是冤狱者,不踩单车,你还想怎样?我们没有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身份坦白的这一刻开始,蓝楼的人怎么选,红楼的人就得怎么选。”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哑然,是啊,剩下两个原初犯罪者都在蓝色楼里。坚决执行踩单车生路的华极,也在蓝色楼里。

    暴力方面,阿兰再厉害,不能进入蓝楼也没用。总之只要蓝楼的人不同意,红楼三人是怎么也赢不了的。

    与其大家都活活渴死,不如努力踩单车。

    黄极看着老王和自闭青年道:“至于你们两个犯罪者乃是少数派,如今身份坦白,我想你们为了活命,也只有努力踩单车了,反正我是不会投赦免票的。亦或者你们想试试我的手段?”

    老王叹道:“现在身份摊牌,如果是六个冤狱者,两个犯罪者。那话语权在你们冤狱者手上,你们说踩单车,那就踩单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只有卢瑟一个冤狱者,那你坚持踩单车,我也没办法。我一个糟老头子也打不过你,至于这个病恹恹的女人,还有这个小青年,恐怕也不是你和卢瑟的对手……算了吧,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很想反对,但他首先被黄极收服了,其次他反对没用啊。

    他是犯罪者,他就算想尽办法,杀了蓝楼的冤狱者,他也得想办法杀死红楼的人。红楼那边现在三个冤狱者,其中一个还是阿兰这种武力值担当。

    可以说,犯罪者是怎么也赢不了。

    他再不想踩单车,此刻也只能呼吁大家踩单车,他不仅不能反对,还得双手赞成,因为黄极的提议,是在救犯罪者的命啊!

    当然,如果隐藏规则真的有‘执行罪名变身份’这一条,那么黄极现在就是在多此一举。可是再多此一举,也没有害大家。

    只是在百分之九十通关,与百分之百通关之中,号召大家选择百分之百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意见……踩单车吧!那就大家一起踩单车吧……”中分青年没有反抗黄极的胆量,立即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又看向卢瑟,卢瑟当然没有意见,他可是那个百分之九十概率通关方法中,唯一会死的人啊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去踩单车,救活的是他的命。

    他甚至哭泣道:“对不起……谢谢大家……我肯定会努力把电充满的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不用说对不起,你可是在刚才,明明身为冤狱者,却投了赦免票。打算牺牲自己一个人,而让大家通关的笨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感谢别人,你可以把腰杆挺直起来,堂堂正正地活着,接受我们的尊敬。”

    卢瑟捂着脸嚎啕大哭,这个游戏快把他逼崩溃了,他几度都要黑化,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所以,大家都没意见了……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躺在地上无语道:“你们就没人问问我的意见吗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把你打残了啊,你想做什么也做不了了。你现在想活着,就得依靠我们,如果你不同意踩单车,那我还是让卢瑟把你谋杀了吧,然后我们继续去投赦免票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!”阿兰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也说道:“我也同意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响应,小麦色美女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那……那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终究真的也爱上了魔术师,没有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魔术师见状哭丧着脸道:“别别别,踩单车!绝对要踩单车!大家齐心协力,团结一致,这个我一开始就说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我现在瘫痪了动不了。我要是能动,我绝对跟你们把这个电充了!”

    黄极玩味道:“哦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魔术师张嘴道。

    众人彼此相望,不知不觉,大家都变得坦诚起来。

    踩单车这个从一开始就被众人放弃的生路,在此刻众人都同意的气氛下,突然让人觉得好像没那么难了,并不是什么不现实的方法。

    蓦然回首,所有人都相信可以完成它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凝视着黄极,轻声道:“你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……你提出‘执行纸条上的罪行’,因为这个主意,我们所有人都变得坦诚相对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之前在黑暗中跟我们解读这场游戏时就说过,你有办法让大家坦白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大家会坦白身份,而不是大家可以集体赦免。也就是说,你哪怕想到了隐藏规则,也压根没打算让我们通过这条规则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卢瑟摸了摸眼泪,看着黄极,他终于理解黄极的话。

    那时候黄极确实是说他自有办法让大家坦白身份,结果所谓的办法,是直接通关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种通关法之下,大家一听就深信不疑,而想要履行就必须拿出真实的身份纸条,所以当然坦诚相对了。

    如果林立在这里,肯定感慨这着实是黄极的风格,直接惊为天人地制造出别人不可能拒绝的诱饵,把局势变成他想要的样子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抿嘴道:“华极,你曾说过你希望我们都活下来。那时候我还在想你有什么阴谋,此刻回想起来,你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你看透了大家无法团结的本质,你没有如魔术师一样,把号召团结放在嘴边上,而是默默地去把团结的前提条件给制造出来。你其实一直在等待着,这个让大家坦诚相对,能协力存活的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仅仅把团结挂在嘴上说的人,是无法获得信任的,别人会觉得他表面提议踩单车,其实暗地里还有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不同,你说服卢瑟放弃杀人,直接形成全票赦免的场面,打消众人的生存压力。然后你又故意反向投票,便是向大家表明决心。”

    “此刻再来回想你的所作所为,你是真的希望大家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黄极先达成一个牺牲一人的生路,然后再放弃,提议全员存活的生路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所有人都会相信他是认真的,因为要被牺牲的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此刻提出踩单车,就是真正的踩单车,跟魔术师起初的呼吁,有着本质区别。

    黄极自信的气魄感染了众人,从众人切身的利益出发。与魔术师那种情商交际,只是嘴上健谈的能力,又是一种本质区别。

    他拥有着真正的领袖者才能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作品不是靠力量,而是靠坚持来完成的。踩单车吧!把那个进度条充满……让这里彻底亮起来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,去踩单车!”阿兰笑着走回红楼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响应,不就是充电嘛?踩它!

    魔术师躺在小麦色美女怀里,看着黄极笑眯眯地走下楼,他还把卢瑟叫上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魔术师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主要是皮肉伤,下体瘫痪也只是暂时的,别忘了,我是一名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无语:“你要治好我?让我去踩单车?”

    “你不踩就继续躺着,我无所谓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踩踩踩!”这还有什么选的,魔术师现在没一点脾气,他知道不用再搞什么阴谋了,搞也搞不赢黄极,黄极愿意帮他治好伤残他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此人身体不错,本就是踩单车的主力,黄极之前打残魔术师,故意只是让他暂时高位截瘫,此刻想治好他也是容易得很。

    “卢瑟,教你两招,看好我的手法。”黄极慢慢地做着,有意让卢瑟学习。

    卢瑟蹲在一旁,认真地看着。

    不多时,黄极把魔术师治好了,众人便各自回到牢房,努力踩单车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没有踩,她就背靠着栏杆,双手环抱胸前深深地看着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也不在意,没有一次偷奸耍滑地蹬着自行车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你治好魔术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貌似医术不错,如果你能让我舒服一些,我也可以踩单车……”金发病容女犹犹豫豫,最终还是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众人就这样团结一致,给电池充电。

    监狱里到处都是众人哗啦啦踩单车的声音,十分钟、二十分钟……一个小时……两个小时……

    黄极、阿兰自不必说,根本不用休息,这种程度根本不能算是什么高强度运动,只不过时间长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小麦色美女腿脚发酸,嘴里尖叫着,但还是在继续踩,没有下来。

    中分青年双手敲打自己的大腿,给大腿按摩,闭着眼疯狂想一些意淫的事,竟也坚持下去了。

    卢瑟干劲十足,一边踩还一边哼哈,他本就是个默默无闻却有恒心的人。

    魔术师机械式地踩着,嘴里喃喃背诵鸡汤文,自我洗脑,这样他会不那么累。

    金发病容女并没有踩,虽然黄极给她按摩了一番,缓解了她的毒·瘾,可也直接把她舒服地睡着了,此刻大家努力踩单车,她却在睡觉。

    老王倒是很大方,两个小时下来,累得不行也不勉强,往床上一趟,伸个懒腰休息休息,过一会儿又继续踩单车。

    八个人都不再想别的,电池的进度条缓慢而稳定地上涨着!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把钥匙从天而降,它从电池的旁边滑落而出,掉在了广场中央。

    有些人没注意到,但有人看到了,不过笑了一下,没有动。

    算了吧,活一人而死所有人,这个时候谁敢犯众怒?如今大家都在努力踩单车,好好的和谐氛围,谁也不敢打破它。

    除非,主办方现在不要面皮,直接把电池砸下来摔坏掉。

    但显然,主办方不会这么做,明说的规则自己去打破它,赌局就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规则就是规则,游戏一旦开始,无论如何,也不会改变,这是他们一早就知道的,也是主办方必须要坚守的事。

    毕竟,这幕后涉及了庞大的赌局,如果因为大部分人不爽,就改规则,那就别来赌钱!

    就连添加黄极编的那个新规则,也是因为还没有人押最后的存活者。

    等到恶龙说‘你开了这个规则,我就押没人死’,主办方才应大家要求加上的,科加斯等人才根据对华极说出这种计划的分析,陆续押了魔术师、卢瑟会死。

    赌盘一开,就是铁则。不能说一场球赛下半场踢得难看,比分就不算了。

    此刻黄极等人,真的在努力踩单车……真的打算就靠这条生路坚持下去……

    幕后的富豪们都气疯了,眼看投放了钥匙,众人也无动于衷,一些富豪直接把平板电脑都给砸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啊!这个华极竟然想着全员存活!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从一开始,就在营造执行第一条生路的局势环境!”

    “发克!我们都让执行罪名转换身份的规则存在了,他竟然不用!怕我们没加上这个规则?”

    科加斯怒道:“他怕个屁啊!他自己就是犯罪者!不管我们加不加这个规则,只要全员投了赦免票,他就活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,是真的想救别人!”

    “他不仅要自己活,还要别人活!发克!他有这个想法,也偏偏有这个能力!”

    这波全部要输钱,恶龙一人通吃。

    “啊?我这都能赢钱?是不是还有什么细节啊?”恶龙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有个屁的细节!草了,我去吃饭了,骑!让他们给我骑!骑完了叫我一声!”科加斯知道接下来没什么好看的了,直接走出了演播室。

    众人多富豪也都先去休息了,毕竟二十个小时不可能一直看别人踩单车。

    他们三五成群,去吃饭休息,以及商量接下来的第三关游戏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竟然想着全都活……哼,有什么必须要死人的游戏?”有富豪问道。

    金主持说道:“没有一定要死人的游戏,这反而最没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的一些相互猜忌的游戏,都不能选了啊。你看他们现在彼此多信任?全体达成充电存活,这种团结在第三关也将摧枯拉朽啊!”有富豪说道。

    金主持说道:“可以选择一个规则极其残酷,要相互陷害,并且很看运气的游戏。这种游戏一般不可能一人带活所有人,如果带着太多拖油瓶,反而自己可能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就用这种游戏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