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加斯双眼紧盯着屏幕,手指不停地敲击桌面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一连几个小赌盘,他都没有参与。

    他在分析,找准时机再下注。

    要知道以他现在欠的钱,押小局根本没有意义,一些理所当然,大多数人都押的结果,他跟注赢了也于事无补,收益太少。

    反而还有风险,万一爆个冷,像刚才那种太阳系几大行星,黄极都还非要自作聪明而答错,那真是欲哭无泪了。

    现场气氛火热,无数人面红耳赤地开盘,科加斯却强行按耐住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以前,他从来不会这样,无非就是玩而已,真的就如恶龙所说,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的目的变了,不再是享受赌博,而是想着回本。

    全场,就他输得最多,此刻已然无法保持平常心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一心钻研在死亡游戏里面,琢磨局势,想要凭借自己常年混迹赌场的技巧与经验,挽回损失,至少,也要挽回一半,否则之后的日子就很难过了。

    他的卡虽然可以无限透支,但不代表就不用还,一旦超出偿还能力,自己旗下那些正在上升期的产业都会被收走。

    科加斯的承受能力极限,是一百四十亿,输掉一百四十亿,等于什么产业都没有了,而如今,他已然少了三分之一还多。

    如果赌局就这样结束,白白输掉这五十多亿,到时候他在光明会里的地位,会直线下降。

    毕竟他本就属于财政系的成员,财富、人脉与社会影响力,跟他在光明会里的等级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这一点,就跟武战派的哨兵、升腾者们不同,武战派就算变成穷光蛋,该是高级成员还是高级成员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不要被这个炽诚哨兵搞坏了心态,我跟他就不是一派的人,我不能学他乱押,必须要找准机会才行。”科加斯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只见游戏不断进行下去,黄极又尝试了几次进化,但最终还是定格在虫族上。

    如此,情况反而变得很恶劣。

    黄极是虫族,另外三人是神,怎么搭配彼此都只能相安无事。他们四个已经相安无事过一次,不管怎么碰撞,都只能四个都饿死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现在要出现天罚了。要知道,如今游魂状态的四人,乃是黄极、魔术师、阿兰、老王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中,有三个都是至关重要的人物。

    如果这群人真像他们说的那么团结,就得有人面对可能会真正死掉的天罚,来‘救活’他们。

    在过往的游戏中,经常有人身为同族,却不愿意冒天罚死亡的风险,眼看着队友要死也不想面对天罚。

    这是个考验牺牲精神的环节。

    天罚随机,遭遇什么打击是不可预料的,这种未知的恐怖,在以往的游戏中,都是‘没人接受’占据了大多数。

    只有极少数情况,出现了圣母去救别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押谁会遭受天罚,这是个大赌项,所有人都开始押重注。

    看着赌池里的钱越来越多,科加斯决定出手了。

    有富豪说道:“换做以前,我肯定押没人承受天罚,这种才是常态。”

    “可今天不同了……这八个人彼此已经团结过一次了,没人再相互欺诈,所以肯定有人救人的。别的不说,这个哈妮,必然救华极!”

    “对,还有卢瑟这个人太善心,他也会选择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哈妮和华极是虫族,华极这个人是必要被救的,而这个女人明显喜欢他,之前故意不答题就是给华极兜底。”

    “卢瑟一个,哈妮一个,还有那个技女也很喜欢魔术师,她也一定会救魔术师的,这群人可是打算大家都活下去的啊,那个华极是一定会要所有人都通关的,就算那个自闭青年不愿意救阿兰,华极也会说服他的!没的说,肯定四个人都会承受天罚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在想什么?那个技女是兽族,她现在单人一族,谁也救不了。我押卢瑟哈妮还有那个自闭青年,他们三个人会被天罚!”富豪们七嘴八舌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纷纷下注,科加斯心中暗笑:“很多人还没看懂情况,全在关注这些人的关系了,却忽略了游戏的胜利策略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四个人都必然会饿死,但其中三个是神。神乃是通关种族,根本不必被救,因为游魂也是可以通关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华极肯定看得出来,押另外三个会救人的,简直是白痴。”

    “从局势来看,华极一定只会让这个哈妮救自己,其余人挂机!等华极他一个人带飞剩下两个女人!”

    科加斯找准这个机会,直接一狠心,再次透支了二十亿,独押哈妮一个人接受天罚。

    现场几乎没有谁单押一个哈妮,大多数都是在赌三人天罚,或四人天罚。

    眼下,只剩下恶龙还没有押了,科加斯见状,故意问道:“兄弟,你不押吗?”

    他想诱惑恶龙下场,这样他赢得多。

    恶龙好像没看懂游戏一样,说道:“什么意思……这到底押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押哪些人会承受天罚。”科加斯说道。

    恶龙看了看别人怎么下注,突然笑道:“什么三个四个,我押五个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众人全在哄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五个?你不知道吗,总共只……”眼看着有人要提醒恶龙,总共才四个游魂,意味着最多只需要四个人去救他们。而技女单人一族,救不了人,所以其实只会有三个人遭受天罚,其中一个遭受两次。

    科加斯立刻打断道:“你押啊!押多少个都行!你押啊!”

    众人都一楞,他们发现科加斯在试图让恶龙冲动,这是真想赢钱啊!

    有人注意到,科加斯眼珠子都绿了,在死盯着恶龙。

    恶龙毕竟是武战派的,而他们都是财阀,想了想,没有提醒。光明会限制他们这些财阀深度结交哨兵之类的改造人,所以卖个人情也没用,不如让恶龙押重注在一个不可能的选项上,大家多分点钱。

    这种临时赌盘是没有庄的,就像彩票一样,根据下注多少,赢家分输家的钱。恶龙真敢押五个人,几乎等于是在送钱。

    只见恶龙果真豪爽道:“我押五十亿!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连点五个人名,迅速完成下注。

    见他下注,科加斯拳头紧攥,默默又透支了二十亿,跟注在哈妮身上。

    “一定只有这个女人承受天罚!其他三个神族不必被救……华极!你给我想到啊!你如果真想救所有人的话!你就必然会这么做!”科加斯在这一局赌盘里,竟先后合起来押了四十亿!

    可以说,已经是完全上头了。

    他打算这一波回本!而前提是,黄极想到让另外三人挂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只见游戏中,黄极阻止了众人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们不必复活,你们三个是游魂状态,直接回房间休息就好了,不在大厅是不必继续对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游戏,并没有规定,游魂状态的神族,不可以通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的五个神,都待在各自的房间里,不必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恍然,原来还可以这样。

    现在阿兰、老王、魔术师、卢瑟、自闭青年五人都是神族,其中阿兰、老王和魔术师是游魂状态,刚才饿死了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让另外两个神族救活他们,可听了黄极的提醒后,他们也回想起来:的确,只要最后全是神族,游戏直接通关了。

    并且游戏也并没有规定,大家非要出来对决,房间里只规定了最少一人留守,最多能留守几人则没有规定。

    所以神族玩家,只需要躲在房间里等游戏结束就好了。

    还剩下黄极和哈妮以及小麦子,只要这三个人成为神,八人就完美通关了。

    黄极这番言论一出,幕后富豪们大惊。

    科加斯见黄极果然看穿这一点,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眼看着下注截止还有两秒,而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际。

    科加斯非常果断的,又在这最后两秒里,哗啦一下,再追加下注了十亿!

    如此,他一共押了五十亿!和恶龙押得一样。

    这波不仅回本,还能反过来大赚一笔!

    “好!很好!华极,不愧是你啊,聪明!真的聪明!”科加斯美滋滋倒了一杯咖啡喝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关注游戏本身吗?华极这个人想让所有人活,最好的方法,就是尽可能少地经历天罚,毕竟天罚这种东西,说不准就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华极有知识盲区,让神族都窝在房间里没法给他提示,但他这个人很自信,之前的《乱世佳人》别人即便给他提示了,他都直接放弃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就在于,他的知识面很广,错掉一题无所谓,再继续答题就是了,总会遇到他懂的题目。”

    “他从一开始,就打算把所有人都辅助成神,最后再自己成神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把大家留在大厅,对他而言毫无意义。他构想的结局,就是最后他孤身一人在大厅里,垫底进化!”

    “其他成神的笨蛋,都滚去挂机!用不着帮忙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深知必赢,又开始解说。

    众人都买定离手,下注截止了,只能捶足顿胸。

    只有恶龙一脸恍然道:“哦!原来是这样,我应该赌哈妮一个人遭受天罚!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现在才想通?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华极这个人,你们对他还是不够了解,而我已经看透了他!”

    科加斯一边说,一边看着屏幕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敲着1号房的门说道:“哈妮,麻烦你选择复活我。”

    现在虫族只有黄极和哈妮两个,黄极死了,只能是哈妮复活他。

    哈妮表示明白,深吸一口气,正要在1号房里按下天罚。

    科加斯笑容满面,知道哈妮按下去,他就赢钱了!

    突然!黄极打开了房间门说道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哈妮手一僵,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黄极一拍脑袋,冲着大厅里的众人招手道:“你们都等一下,先别回去挂机!”

    阿兰、老王、魔术师三人都打开各自的房门了,听到这话,也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三人不解,刚不还说挂机吗?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!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容一僵,顿时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