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搞啊!什么绝妙的办法!卧槽!不要乱来!”

    科加斯听到黄极节外生枝,顿时慌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还有什么绝妙的方法,让所有神回房间挂机,不出来就不用对决。”

    “他带着剩下两个女人,相互扶持成神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冷汗都下来了,他可是押了五十亿的重注啊,他这辈子就没玩过这么大,此刻简直紧张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一旦黄极瞎玩,算上之前输的,他等于共输掉一百亿,瞬间从财阀缩水成普通大亨,从此将一蹶不振,越混越回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死盯着屏幕,只见黄极冲着哈妮微笑道:“没什么,你不要急着按,应对天罚也是有策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罚是出现在房间中的,一般人玩这个游戏,想的都是让一个人承受未知的灾难。是死是活,全看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但实际上,我们都可以走进去,与你共同面对天罚。”

    “人多力量大,我是医生,而阿兰是在场体魄最强的,魔术师身体也不错,老王虽然年纪大了,但也能分摊一些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一起来应对未知的惩罚,如此生存率才是最高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懵逼道:“啊?我们是游魂啊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谁说游魂就不可以承受天罚了?”

    “从来就没有这个规定啊,主持人所说‘天罚死掉也很正常’的情况,其实是暗指一个人承受天罚最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哈妮,你身体太孱弱了,让你一个人承受天罚,恐怕凶多吉少。就算活下来,也会重伤甚至残疾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多人分摊伤害,相互扶持,大家反而都可以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一出,幕后富豪们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还能这样?这游戏的玩法,就是有人死了变成游魂,同族的幸存者在房间里经受天罚,以此复活游魂。

    从来没听说过,游魂自己也进入房间,陪别人遭受天罚的!

    “哇!我懂了!你说得对啊!科加斯!”恶龙拍手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已经大脑嗡嗡作响了,听到这话,扭头看向恶龙:“啊?什么对啊?”

    只见恶龙说道:“你果然很懂华极,你说他会想尽办法带所有人活,真是没说错啊!”

    “他连天罚都要一起承受,尽可能压低天罚的死亡率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咆哮道:“哪有这样的!一起进去不是一起死吗?”

    “华极说得对吗?金主持……还可以这样?”富豪们纷纷问道。

    金主持也懵逼了,说道:“的确可以这样,规则并没有限制的行为,就是可以做的。事实上……他说的还挺有道理,有的天罚一个人承受凶多吉少,但一群人相互保护,反而会降低危险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惊恐道:“真的可以游魂进去帮忙平摊伤害,增加存活率?”

    金主持说道:“不一定啊,有的灾难,人多反而碍手碍脚,比如毒针攻击,一个人趴着反而最安全,一群人挤在那却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个还是要看运气,可能出现要死一起死的情况,但也可能都没事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怒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!还有这种事!”

    金主持无语道:“你不知道很正常,说实话……我都没想到……因为‘无辜’之人也跟着进去面对天罚,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。这个游戏自从被设计出来,玩了那么多次,历史记录中就从来没有过陪别人一起遭罪的例子出现!”

    “天罚的情况未知,可能活,可能死。如果有人死在天罚中,只能说他牺牲自己,救了别人。反之则算是上帝保佑。可以说,历代的游戏玩家,都是在这个尺度上博弈。”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过……这个‘别人’,也跟着进去陪着‘牺牲者’一块迎接灾难的。你想啊,人家本来就是为了救你而接受天罚,你也跟着一块进来,那万一都死了呢?不白选择救人了?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,这个华极脑回路跟正常人不同,谁他妈会想着一群人陪一个人遭罪,‘共享天罚’?”

    一个房间只有一个人遭受天罚,这是所有人的固定思维,因为从来没有多人共享天罚的事例出现过,所以这些富豪,是压根没往这个方向去想。

    这触及到他们的思维盲区了。

    如今黄极这么做,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其他人不会同意的!没有人愿意赌上自己的性命,白白地去承担风险,华极他太天真了!”科加斯咬牙道。

    众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,果然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反对者恰恰是哈妮,她见黄极走进来,立刻反对道:“你在说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的猜测,天罚是完全随机的,如果会要命,一个人和五个人又有何区别?万一全死了呢?只让一个人去承受,听天由命才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拍手叫好,暗道:对啊!说得对啊!这才是正常人的逻辑啊!

    然而黄极摇头道:“天罚本身是随机的,象征着大自然的无常。而生命适应灾难所靠的乃是团结,通过集体的力量来降低灭绝风险,最后在大劫中把种族延续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种族生存游戏,集体面对自然灾难,才是生存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游戏的设计者,一直在暗示我们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阿兰感慨道:“你竟然能从一个死亡游戏里扯出这么多道理来,也许主办方根本没想到那么多啊。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诸位,我们曾依靠集体的力量,完成第二关。这一次,我也希望大家都能站在一起!集体生存,携手渡劫,飞升通关。”

    阿兰一笑,率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身后紧随着的是老王,魔术师见两人都进去了,他欲言又止,最终也跟着进来。

    至此,五人与哈妮并肩而立,共同迎接天罚。

    哈妮深深地看着黄极,她故意把自己留在虫族行列,就是想要给黄极兜底,万一黄极被吃或饿死,她可以救治。

    眼下黄极‘死了’,哈妮对于承受天罚去救他,没有任何犹豫。却是没想到,黄极竟然要与她一同抵御天罚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不行!我坚决不同意!”哈妮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却不再解释,突然抓着哈妮的手,在按钮上保持悬浮。

    “别闹,哈妮!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哈妮惊呆了,感受到黄极手中的温暖,呆呆地看着黄极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换做别人,抓就抓了,哈妮从不拘泥这种小事,可捏住她手的是黄极,此刻的感受却截然不同,让她不禁胡思乱想起来。

    科加斯的希望,可谓全在哈妮身上,见她坚持不同意,科加斯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哪知黄极一波手抓手,哈妮瞬间哑火了。

    仿佛失去了反抗一般,任由黄极摆布。

    “沃德发克?”科加斯懵了,随后怒道:“阻止他啊!你愣着干什么!哈妮!你继续说啊!”

    “抓个手你就随他意了?你刚才的固执呢?哇!女人真是太没有原则了!”

    科加斯气得砸桌子!

    黄极的注意力,则全部在开关上,他抓着哈妮的手,悬浮片刻后,突然按下。

    “启动天罚!”

    只听得1号房内响起声音,并铁门自动锁死。

    随后天花板的铁板展开一个个小洞,咕隆隆无数冰雹轰砸下来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冰雹明显被巨力弹射了,轰砸下来,犹如石块砸脑门。

    阿兰眼睛一瞪,一手护住自己,一手飞身锤击冰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阿兰有动态视觉,又兼反应迅速,连续砸开四块可能要命的大型冰雹。

    黄极、魔术师、老王三人查漏补缺,双手高举护着脑袋,左右摆身体格挡小型碎冰雹。

    哈妮则抱头蹲防,缩在黄极身后。

    惩罚仅仅半分钟就结束了,房间内恢复平静,阿兰除了手上有些淤青,并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黄极和哈妮更是安全的很,身上仅仅被一些小碎冰砸了两下罢了。

    完美度过天罚,大家都没受什么伤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天罚,也不过如此嘛。”阿兰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则俯下身,捡了一块小冰雹,嗅了嗅,递给哈妮道:“这冰是干净的,灾劫过后,迎来的是更繁盛的时代。我们运气不错,现在有水喝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诶?是啊,他们一个个都快渴疯了,眼下这冰雹灾难,不禁没伤到他们,反而还给他们送水了。

    这一地的冰块,够他们这么多人补充水分了!

    留下众人,黄极带着哈妮走出房间,两人都抓着大把的冰块,将其一一送到其他房间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畅快地舔舐冰雹解渴。

    “啊!爽!”

    “快渴死了,终于有水喝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饮冰解渴,大呼爽快。

    幕后的富豪们,却是一片死寂,因为这个结果,是他们全都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四个游魂,一个幸存者经历天罚,这个谁猜得到?没有一个人押了这种组合。

    “这局不算!按照规矩没有胜者视为流局!”科加斯浑身是汗地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最后的结果,没有一个人押注的话,那么并不是主办方通吃,而是把大家的钱又退回去,主办方抽百分之三十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大家还能收回百分之七十的钱。

    然而,金主持叹了口气道:“很抱歉……有人押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四个游魂一个幸存者,谁会押这种结果?”

    科加斯质问道:“谁!谁他么押对了!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恶龙,因为只有他押了五个人,就不知道是不是这五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看恶龙,结果恶龙也在东张西望:“谁押对了啊?牛逼啊!通吃?”

    恶龙左顾右盼,询问谁赢了。

    旁边一名富豪幽幽道:“就你一个人押了会有五个玩家遭受天罚……不是你赢了,难道还是我赢了?”

    恶龙惊喜道:“我赢了吗?我随便选了五个人啊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科加斯感觉喉咙一甜,脚下踉跄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面无血色!对恶龙简直嫉妒的发狂,却又无可奈何!

    主办方的服务人员们连忙上去搀扶,金主持说道:“科加斯,你还好吗?要不先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科加斯一个激灵坐回位置上,沉声说道:“不……游戏还没结束!不到最后一刻,我怎么能走呢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