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都无语地看着科加斯,这个人明显已经上头了。

    输得越多,就越想回本!

    金主持知道,科加斯已经输了一百零五亿了。全场就他输得最多!其他富豪之前也在输,但是押得少!而且恶龙还输了好几局,吐回去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可是恶龙输钱的时候,都没科加斯的份,科加斯这个人今晚是一直在输,一把没赢!

    “从来没玩过这么大的局,这回你们都玩得有点疯啊……”金主持说道,想劝劝科加斯别再赌了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玩这个死亡游戏,都是十几亿几十亿的流水,玩的是一个乐子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不知道这回怎么就大家都兴起,加了好几个小盘,前前后后赌了十几盘。

    蓦然回首,科加斯都快倾家荡产了。

    “别玩了吧,你可是圣塔菲的后勤主管,这可是肥差,前途无量,别因为这种赌局,丢了实职。”金主持好心劝说。

    哪知科加斯充耳不闻,眼睛一个劲地盯着屏幕中的黄极。

    他已经回不了头了,他总资产才一百四十亿,莫名其妙输了一百零五亿,愣是一把都没有赢过!

    这次之后,他肯定会丢失大量的赚钱产业,而且很可能会被收回无限卡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圣塔菲生命研究中心后勤主管的职位,恐怕就会换人了。这个职位其实比他的集团都重要,象征着他在光明会里的地位。

    只要这个地位在,赚钱很简单,随便一个采购订单,就可以让自己的集团美美地吃几口大蛋糕。

    反之,失去这个实职,只挂个光明会30级名号的话,他的生意也会受到影响,不会有现在这么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金主持说什么别丢了实职,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抢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科加斯知道,他如果就这么走了,他就其实已经丢了后勤主管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唯有坚持到底,一条路走到黑,在赌局结束之前,扳回本来。至少扳回到输五十亿的阶段,那么还可以接受,起码职位不会丢。

    金主持见他不理自己,便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游戏画面中,五个神族都留在了房间里观战。

    黄极和哈妮以及小麦子,站在大厅中央。

    “你先来吧,小麦子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小麦子喊道:“我要进化!”

    一波随机下来,小麦子连续答对了四题,当然有三题都是中级题,所以种族不变。

    最后一题是高级题,答对之后,她成功进化成人族了。

    这四题,只有一提小麦子自己知道答案,另外三题,全部都是黄极帮她过的。

    幕后的富豪们,包括恶龙,都小押了几局,互有胜负。

    “真强啊,物理化学、地理天文、历史神话……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?”

    他们看着黄极稳定发挥,很多人都不敢头铁了,直接押下一题也肯定答对。

    唯有恶龙还很莽,押了下题会答错。

    只见小麦子再次抽题,这回……是究极智慧题!

    答对这题,她也成神了!

    “哇!不是吧,我刚赌这题会答对,结果抽个究极题?”

    “究极题也能答对啊!你忘了华极已经答对过一次了!”

    众人闲聊着,恶龙则瞥了眼科加斯,发现他始终没有下注,阴沉着脸盯着画面,似乎在等待绝地反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大厅中,小麦子看到题目:“将一张普通A4纸对折五十次后,其厚度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……一张纸对折五十次?这怎么可能啊?六七次就折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麦子干瞪眼,这种题目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黄极提示道:“A4纸的厚度是0.1毫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它折叠五十次是多少?”小麦子求助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就是0.1乘以2的五十次方啊。答案是112589990684.2624米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等会儿……多少?你再说一遍?”小麦子都没听清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道:“一千一百二十五亿……”

    “慢点慢点……”小麦子一边听一边复述,答完了这一题。

    “太难了吧?这种答案你是怎么知道的?这没有计算机怎么算啊?”哈妮惊讶地看着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耸耸肩道:“还好吧,这题其实不难,乍一看是问折纸的问题,其实就是考我们知不知道2的五十次方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恰好背过2的二次方到五十次方内的所有值。如果……他问得是对折五十一次的厚度是多少……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,还好黄极背过,不然这题没人能答对。

    幕后富豪们纷纷感慨:“牛逼啊!这个东西都去背?”

    “他又答对一个究极题,迄今为止出现的两道究极题,他全都答对了!”

    “又成功送一个成神,我感觉他真的能带飞所有人,全体通关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着,果不其然,接下来黄极开始送哈妮进化。

    这回运气很好,连续两题,哈妮就成为了人族。

    接着经历了四道低级题目后,终于刷出了一道究极题。

    “‘有一个地方,进去前,人们闭着眼,出来后,人们睁开了眼’,这句话的来历是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这莫名其妙的问题,众人再次石化,哈妮张着嘴,根本不知道这题目什么意思……

    包括幕后的富豪们也一脸懵逼,他们有的确实也看过题库,但题库太庞大,不可能每一题都看了,更别说答案,他们根本不记得,只是粗略看一下,领略过一下难度而已。

    眼下这一题的确是莫名其妙,游戏内外所有人都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华极,你看懂题目了吗?”哈妮问道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连题目都没看懂,很诡异的一句话,然后问这句话的来历是什么?

    “莫非又是某一部小说里的句子?这也太偏门了吧!”小麦子无语道。

    黄极凝视着这句话,面色古怪,不禁露出感慨万千的神色。

    但感慨的神色很快收敛,他又做出一副突然想到的样子,说道:“啊!我想到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这也你也知道?”众人震惊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是美索不达米亚古文明遗迹中挖掘出来的黏土板上的内容,是有考古文物中……已知最古老的谜语记载。来历的话……应该是苏美尔文明的文物。”

    哈妮如同看神仙一般看着黄极,惊道:“你连考古都涉猎了?”

    阿兰和老王反而并不吃惊,他们都知道黄极很喜欢研究古文明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谜语?难怪描述这么奇怪,进去前闭着眼,出来后睁开眼,这说的是什么地方?”小麦子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学校啊……学习知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众人了然,这古代谜语真的好无聊啊,古人的思维也很诡异,竟然用睁眼闭眼,来隐喻获得知识。

    听完黄极的解说,哈妮立刻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至此,所有人都成神,只剩下了黄极一个虫族。

    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始跟人对决了,黄极不断地选择进化,连续答对了五题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五题竟然全部是低级题目!

    “真强啊,苏美尔石板的那个题,他竟然都知道……说实话,我题目都没看懂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一下,他已经连续答对十七题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人是考霸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考霸,这是分明是考怪!”

    幕后富豪们现在没人头铁,连续押了十七题,都是集体赌答对的。

    只有恶龙,还偶尔押他会答错,结果输钱。

    所以其他富豪美滋滋,这十七题下来,要么赢钱,要么不输不赢。

    这回,大家开盘第十八题,所有人都押了黄极会答对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,怎么没人赌他错啊?这波又流局了?”有富豪吐槽道。

    因为连恶龙这一盘都押了黄极赢。

    接着,他们又开始押黄极会成神通关,这局游戏没有赛马死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时候,一直沉默不语,也不赌钱的科加斯终于说话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冷笑道:“他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直接押了五十亿,赌黄极会死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独押黄极会死!而其他所有人包括恶龙,都是赌黄极会活的。

    “嗯?”富豪们一愣。

    随后有人注意到:“对啊!他没时间了!”

    “要对决了,但是现在七神一虫!其他七个人都在房间里,他一个人在广场上,没有人跟他碰腕表!”

    “五分钟一次对决,他现在还剩四十秒,再不成神,他就被处决了!”

    黄极答题美如画,大家都忘记了游戏局势。

    眼下大家并不担心黄极答错,现在唯一要担心的,是黄极来不及进化到神了。

    已经连续五次都是低级题目了,不给他高级题,他再厉害也进化不了!

    科加斯狂笑道:“我赌他会死,这就是他要救所有人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这个游戏,保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,他为了救所有人,把自己留在最后……可是别忘了,这游戏的运气成分太重要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直抽不到究极题,就没发成神,抽到了也未必能答得对,说不定是知识盲区……”

    恶龙不服道:“那他也不会死啊,实在来不及,就让某个神故意答错题退化,只要跟他退化到同族,就能活了啊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摇头道:“来不及了,他已经在抽题了,而同时只能有一个人发起进化抽题,他必须答完这题才能下一个。现在只有三十秒的时间了……抽不到究极题,他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究极智慧题!”广播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随即大喜:“来了!他自己的究极题!”

    科加斯不怒反喜,瞬间又拿卡一刷,再追注五十亿!赌黄极这题会答错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科加斯眼见自己在截止的最后一秒,把注押在了黄极第十八题会答错上,顿时站起来狂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他抽到究极题了!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华极都已经连续答对三次究极题了!”有人不服道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服,因为全场所有人都赌黄极会赢,只有科加斯下了重注,五十亿赌他会答错,五十亿赌他会死!

    一百亿的豪华巨赌啊,这简直是把自己逼到绝路,如果输掉,他不仅所有财产被没收,还倒欠银行六十五亿!

    仗着无限借贷卡,科加斯这是孤注一掷了!

    因为一旦他赌赢了,这波终极回本,并且血赚。

    不仅从悬崖边上爬回来,还能进入两百亿俱乐部。

    科加斯激动道:“就是这种机会!就是这种机会,你们见他连续答对十几次,以为他就能一直对下去?”

    “太天真了!你们根本不知道虫族选中究极题,是多他玛的难!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那些题目,知道多变态吗?可以说是无解题!”

    众人思索,的确,黄极现在还是虫族,越级答题难度翻倍。

    以虫族之声,抽到究极智慧题,难度是翻倍之后再翻倍,四倍难度的究极题!

    可以说,是这个游戏中,真正意义上最高级别难度!

    “无解题?过分了吧?有这么难吗?”恶龙说道,他有点担心黄极。

    因为这最后一波豪赌,黄极没给他任何提示,所以恶龙纯靠自己猜测乱押的。

    结果就出现了,所有人都是赌黄极对,而只有科加斯一人豪赌黄极死!

    “哈哈,无解题,我一点也不夸张!反正我看题库时,头皮都在发麻!我就是不信他能答对!”科加斯笑道。

    恶龙担忧地看向大屏幕,如果这道题黄极答错。

    那么黄极顶多还剩十秒钟,然后那个哈妮估计会立刻冲出来故意答错题退化。

    但是十秒钟啊……太短了,哪怕故意答错退化,也得刚好退化成虫族才行,否则黄极还是死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你真的掌控局势了吗?这也太险了吧?”恶龙心中都捏一把汗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关注黄极,不仅是富豪们。

    游戏内的哈妮等人,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除了必须留守的四人以外,阿兰、老王、哈妮、都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屏幕上显示的内容为:“识别以下DNA所代表的生物……CTGACCCCGC……”

    不仅是一面屏幕,四面墙,共四个大屏幕呈现出多达数十万组碱基对,DNA编码!

    饶是阿兰都惊得一退,魔术师更是吓得往地上一倒!

    哈妮直接跪在了地上,哭了。

    老王惊得老脸发紫,吼道:“快放弃!快!然后我来抽题,退化!还能玩!”

    还剩二十秒,理论上,还来得及让一个神退化。

    但是黄极却凝视着四面屏幕,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这道题目。

    “快啊!华极,你干嘛?这回答个屁啊!”魔术师看到题目的瞬间,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DNA编码,看着这些编码,识别它是什么生物?

    这是人答的题?世界上不可能有人可以看DNA识生物的!

    这就是虫族的究极题难度吗?和之前看坐标识别城市,看谜语识别苏美尔文物,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!

    除非提前背过题库,否则不可能回答对。

    “别吵!”黄极吼道。

    众人立刻噤声,可是焦急已然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哈妮跪在地上,看着让人眼晕的DNA编码,疯狂祈祷。

    答对这题……全都活了,答错……就是他们七个活,黄极一个人死。

    幕后富豪们见到这题,直接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是什么鬼题目啊!”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这波输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好可惜啊,他不应该把时间搞得这么紧,弄得现在跟赌命一样!”

    “四倍难度的究极题,是真特么变态啊!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才,说实话,要不收入光明会吧?死了有点可惜。”

    富豪们基本认为,黄极不可能答对此题,都开始聊黄极的归宿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满足地躺在沙发上,美滋滋喝着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“人,一定要会拼!我懂他,自信!聪明!够拼!找准机会,就不怕赌命!”科加斯开始夸赞黄极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,黄极其实跟他很像,科加斯认为自己和黄极是同类!

    都是那种被逼到绝路,就更拼命的人!

    愚昧之辈,觉得是上头,是失去理智地不愿退步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,乃是自信自己一定能挺过这一关,‘天命必不绝于我’的气概!

    科加斯自认为,他就靠着这样的气概,输了一整晚,却能一波赢回来。

    “吸溜……”科加斯淡定地喝了一口卡布奇诺。

    突然,屏幕中传来黄极的声音:“这个生物是……骑行纳古菌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科加斯当场喷了别人一脸咖啡。

    富豪们全体起立,震惊道:“他不会真知道吧?看DNA能看出是什么生物?”

    科加斯脸色发紫,接连咳嗽道:“咳咳咳……他瞎猜的!绝对是瞎猜的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厅中哈妮等人也追问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叹了口气道:“对不起,我蒙的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脸都绿了:“你蒙的?听你这一本正经的答案,我还以为你知道啊!你蒙怎么会蒙出一个‘骑行纳古菌’?这是什么玩意啊?”

    听到是黄极蒙的,所有人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此时广播说道:“回答结束……全体神族达成,全员通关。”

    众人楞了一下,猛地爆发出嘶吼般的欢呼: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哈妮一头就冲进了黄极怀里,惊声尖叫。

    就连阿兰这个面瘫男,都感觉太刺激了,激动地脸发红,心里暗道:不愧是林立的老大,这特么是人脑子?

    老王与阿兰对视一眼,他们知道黄极有超忆症,可是看DNA识别生物,也太过分了!

    说是蒙的,也说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看来赌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答对的?骑行纳古菌?这是什么东西?这绝对不是瞎蒙的答案吧?”魔术师敬仰而困惑道。

    卢瑟却好似明白了什么,听了黄极的答案,又看向四周的编码,随后恍然说道:“我知道了!数量!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看来你也知道,没错,数量。你们只注意到四面墙壁密密麻麻,看得让人眼花缭乱的DNA编码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却意识到,这些DNA太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卢瑟也是学医的,他点头道:“没错,这些DNA如果说是完全表达一个生物,那么太少了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所以我蒙了一个碱基对数量最少的生物……骑行纳古菌。这是除去病毒以外,已发现的有细胞生物中基因组最小的生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最后一点时间,我也想不到别的答案了,更不可能真去识别DNA,那太扯淡……所以我就赌了一下,没想到还真是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敬仰地看着黄极,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最后这么点时间,死亡的临近竟然丝毫没有让黄极慌张,还能冷静地察觉到这些DNA编码太少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当时都觉得太多,太复杂,看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这种方法,重点并不在于识别DNA编码,他只需要知道什么是基因组最小的生物就行了。这题的难度,在于看到这么多DNA没法冷静啊,一旦冷静下来,还是可以推理出答案的。”幕后的富豪们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他们也同样陷入欢快的气氛,毕竟他们赌黄极赢的。此刻大家都在感慨这特么也能答对,同时美滋滋收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赢了,除了科加斯。

    他最后白白又送了一百亿!如今他用那张无限卡,已经先后刷没了两百零五亿美金,这是一笔他无法承受的巨款!

    “不可能!假的!答案怎么可能是这个!什么骑行纳古菌,我听都没听过!”科加斯不可置信道。

    金主持也惊叹道:“答案就是这个,只能说他太冷静了。科加斯,其实题库里不存在无解题,华极这个人,比题目更无解!”

    “科加斯,你……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这个假的主持人!不算!这局不算!他在作弊!”科加斯吼道。

    金主持脸色一冷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其他富豪说道:“行了,科加斯,你输不起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赢了钱,你说不算就不算了?”

    科加斯这最后一波当了送财童子,全场只有他一个人输,其他富豪都赢了,所以现在也没人帮他说话。

    说什么不算,简直搞笑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光明会的人,科加斯等级虽然高,但现场跟他一样高的也有不少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都不是一个系统的,科加斯乃是生命科研中心的人,虽然这个机构很强大,但也不可能插手管其他部门的人啊。

    所以科加斯怎么闹也没用,输了就是输了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有意思,这届赛马是真的有意思!”

    “科加斯,把这个人卖给我吧。这个华极,我给你五亿怎么样?让你回点本。”有富豪说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低沉道:“两百亿。”

    那富豪脸色一变,骂道:“你怎么不去抢?五亿我都说高了,真的是抬你一手,帮你一下。你还敢要两百亿?你疯了?”

    科加斯没落地低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五亿已经无济于事了,他现在已经完蛋了。

    恶龙想起黄极的嘱咐,趁机说道:“没玩够啊,这就结束了?还有没有游戏啊?”

    其他富豪也觉得这伙人很有意思,比以前的赛马强多了,的确还想继续看他们玩。

    金主持摇头道:“没有了,就三关,这是惯例。这些人接下来,要被送到各个试验机构。”

    “谁负责运送啊?要不运送的路上再搞一把?”恶龙提议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眼睛一亮,只要赌局还没结束,那么他就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虽然欠了两百零五亿,但并不会立刻让他还钱,他现在有这张无限借贷卡,还可以继续赌!

    “来!我负责运送的!继续来啊!”科加斯朗声道。

    金主持皱眉道:“科加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,不用你们了,我是圣塔菲的后勤主管,我有权把他们都送到圣塔菲去!”科加斯说道。

    金主持撇撇嘴,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恶龙起哄道:“好啊,继续赌?”

    “继续赌!我当庄家!”科加斯豁出去了,他已经半边身子掉下悬崖,无论如何也要促成加赛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的机会,不成功,就是死!

    科加斯攥着拳头,他意识到,必须趁着现在,他还有权力的时候,想办法把窟窿补上!

    一旦这个时候放弃了,就再也没机会了!

    “反正是死……豁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