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在哪?”

    “是放了我们吗?”

    八人再次从麻醉中醒来,乃是在一座集装箱中。

    集装箱的门打不开,而他们身上还有耳麦,以及全新的腕表,不知道主办方又是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胜利了,度过三场死亡游戏,按理来说应该被释放。

    可此刻,他们心中都犯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黄极凝重道:“主办方从来没说,三场游戏后释放我们。”

    小麦子惊悚地看着他道:“你不要吓我!你别告诉我所谓的三场后释放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?”

    魔术师低沉道:“主办方的确没有说过……但是他给了我们这十二个号码牌,每一个牌子换取一亿,如果不把我们放了,这个规则有何意义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肯定还是会释放我们的……”自闭青年也忍不住说道,他无法想象一直无法获得自由是怎样的未来。

    卢瑟往好的方向想道:“他们应该还有话要跟我们说,警告我们不要报警和流传这些事,否则会再把我们抓回来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集装箱内突然亮了起来,原来在集装箱顶上有个小灯。

    那不光是小灯,同时也是个监控摄像头,而在其周围还有喇叭,里面传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们成为了最后的幸存者,很感激你们带来的三场有意思的游戏。”说话的是金主持。

    众人都不说话,默默听着。

    金主持说道:“按照惯例,我们将对没有号码牌的赛马进行销毁……”

    哈妮大惊,连忙拿出号码牌给了一人一个。

    第二关通过后,哈妮负责拿着所有的号码牌,那时候大家都很团结了,所以已经说好,最后平分所有的钱。

    眼下竟然说没有号码牌的赛马被销毁,吓得她赶紧分给大家。

    金主持继续说道:“持有号码牌的赛马也该被销毁,但你们可以用一个亿抵消这次销毁。”

    “发克!”魔术师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这种给一笔钱,然后再让人拿这笔钱买自己的命的操作,实在是太恶心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心里已经开始意识到,主办方毫无释放他们之心。

    哈妮不死心道:“我们还剩八人,买下自己的命后,还有四亿……你会放了我们吗?”

    金主持似乎没听到一样,淡漠道:“现在,所有的号码牌已经失效,你们的腕表上会显示你们的金额数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,腕表上显示着一亿美金的数字,其中哈妮更是有五个亿。

    金主持说道:“这笔钱你们可以用来兑换赛马的生命、工具与食物。还没有兑够自己生命的赛马,将在十秒后被销毁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必多说,立刻号码牌都扔到了地上,然后点着腕表,兑换了生命,霎时间所有人的项圈都被解除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等人放下项圈,感觉如释重负,这是一种心理上挣脱枷锁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相应的,所有人刚拿到手的所谓‘一亿美金’也归零了,只剩下哈妮还有四个亿。

    金主持继续道:“你们已与我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放了我们?”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他们喊了半天,原先的主持人也没有回答他们。

    反而是过了一会儿后,从苏醒过来就一直在他们身上的耳机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:“他已经放过了你们,但现在你们属于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发克!我就知道!这种鬼把戏,你们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我们!”魔术师怒道。

    他之前就感觉不对劲,猜到幕后之人会找理由继续支配他们,果不其然,他们又属于别人了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耳麦里的话后,魔术师顿时气疯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!”小麦子尖叫发泄,随后用耳麦说道:“你放过我们吧,你到底还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陌生的声音说道:“我叫科加斯,我可以把门打开,放你们出去……但我觉得有必要介绍一下,你们此刻的处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所在的位置,乃是克里斯托山脉的南部,这里有一片钢铁包围的‘沙盘世界’名为大蛇谷,虽然占地只有四十平方公里,但里面的所有土石、草木乃至动物,都是我们仔细填充搭配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一座我们精心装点过的人造山谷,你们是其中唯一的人类。”

    众人怨气郁结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这个科加斯,把他们扔到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肯定是又要他们参加什么游戏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你要我们自己跑出去吗?超大型密室逃脱?你们到底要玩弄我们到什么时候?”哈妮怒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压抑道:“这个腕表,还可以兑换食物和工具……呵呵,你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你们精疲力尽,又一整天没有进食,如果想吃东西的话,可以用手上的腕表来点餐。我会派直升机空头给你们的……当然还包括工具,无论是生存工具还是医疗器械或药物,甚至是武器,都可以……只要你们支付的起钱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你们只有四亿美金……不要觉得这笔钱很多,往你们那里空投物资,每公斤我都要收一千万的运费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直接说,怎样才会放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华极啊……你可是我最看好的人啊,在这种地方活下来,肯定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们往南走,活着到达大蛇谷的出入口,一座钢铁大门前,你们就算活下来了,会有警卫迎接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思索对方的话,这什么大蛇谷,总共才占地四十平方公里,倒也不大,比曼哈顿都还小了二十平方公里。

    所以一路往南走,再远也远不到哪去,有吃有喝绝对走的出去。

    但可想而知,这一路上必然凶险重重,绝没有那么轻易做到。

    “到底有什么危险!可恶!你其实还是没有说,活下来之后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肯定又是一场新的游戏吧?直到把我们都玩死!”

    魔术师怒气重重地说着,他已经对回归社会不抱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说道:“我答应你们,只要你们活下来,我就把你们放掉。回归社会,爱去哪去哪。腕表上剩余的资金,也给你们换成现金……怎么样?这回我没有玩文字游戏吧?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随即惊喜。

    对方竟然给出正面答复了,活过这场游戏,就彻底放了他们。

    黄极叹道:“看来你是没打算我们活下来啊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等人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科加斯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我说到做到,只要你们活着跑到钢铁大门前,我再也不会以任何名义乃至形式扣留或抓你们。至于能不能活下来,那就看你们自己的努力了,加油!”

    黄极懒得再问,他知道科加斯已然孤注一掷了。

    此番滥用职权,把他们弄到了大蛇谷,正是要来一场大逃杀。

    他们逃……蜥蜴人杀。

    所谓的大蛇谷,正是圈养蜥蜴人的牧场之一。这里生活着三十名蜥蜴人,大多数是幼生期,成年强壮的蜥蜴人仅有三名,其中成年蜥蜴人乃是S4的实力。

    可有S4的实力也没用,个体实力再强,也挡不住大威力的导弹。

    整个大蛇谷周围,守卫森严,部署了很多重型武器,飞机大炮装甲部队二十四小时待命,就是防止蜥蜴人逃跑。

    每隔一段时间,还会有光明会的哨兵、升腾者们组队来狩猎蜥蜴人,给研究所带去实验素材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一种放牧式的关押,之所以要这么关押,在于蜥蜴人不可被驯化,如果把他们约束在狭小的地下铁牢中,他们会拒绝吃投喂的食物。

    光明会尝试了各种办法,饿死了无数蜥蜴人,最后只能妥协,圈地出这种牧场来,里面有完整的生态系统,让他们能自己捕食……

    否则不是想尽办法大闹研究所,然后被击毙。就是拒绝进食,活活饿死自己。

    强行给他们注射营养液虽然可以,但他们可以主观控制自己不吸收……

    人们常说人类是高等智慧生物,因为人类可以意识压制本能。

    但这种‘意志压制本能’的能力,和蜥蜴人比起来,程度就差太多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能活活把自己饿死,食物塞进胃里都可以不消化,营养液打进血管都可以不吸收的神奇物种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,不仅体现在进食上,只要他们不爽,他们还可以不发·情、不排·卵,‘主观阉割’自己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种反奴性基因,说好听点是高等自制力,说难听点就是欠灭绝!

    这完全不符合进化论,在自然演化中是不可能出现这种基因的,否则遇到点大困难,就灭绝了……

    反过来也可以说明,这种基因诞生于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中,基本铁定就是人为的。

    这种强大的自我约束力,普通动物根本没有这种需求,这必然是文明社会才有可能需要的东西,而且有着极其深厚的文化底蕴,以至于强行把‘尊严’写进基因里。

    硬生生把‘生存是第一需求’的法则给压到了第二位。

    黄极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研究他们了,都懒得听科加斯在这巴拉巴拉的。

    当然,魔术师等人还是很想了解会有什么危险的,所以疯狂追问。

    对此科加斯也只是说道:“这里有一些怪物,它们凶残暴戾,嗜杀成性,尤其敌视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对气味敏感,皮糙肉厚还有鳞甲,子弹都打不穿它们的鳞片。”

    “力量巨大,拉力高达五千公斤,速度飞快,奔跑时速是六十五公里!最大爆发速度可以是八十公里每小时!”

    “不想被他们吃掉的话,就多多兑换一些武器吧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的描述,把魔术师等人吓坏了,这描述的是个啥啊!

    地球上有这种物种吗?

    子弹都打不穿鳞片,那他们兑换武器有个屁用?难道兑换飞机大炮?每公斤都要收一千万美金运费的话,他们根本买不起重量太大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吓唬人的吧……哪有这种东西?我知道了,是故意这么说,制造恐慌,然后在我们行进路途中,偷偷派人袭击我们,再伪装一些怪物吼叫,留下一些诡异脚印……只要我们看不到敌人,就会无限地遐想,惶惶不安。”魔术师说道。

    哈妮也说道:“这场游戏,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。说不定是让我们把钱都消耗掉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无论会遭遇什么危险,我们都只能去面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科加斯,我已经不想听你废话了,把门打开吧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你真是冷静啊,那它们的弱点,我就不告诉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集装箱大门自动打开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还要再说些什么,黄极直接摘下了耳麦,往地上一扔,用脚踩碎!

    随后他还把腕表也摘了下来,同样踩碎。

    “华极,你……”众人惊讶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这些耳麦,无非就是想继续幕后关注我们用的。至于腕表,我们已经没有‘钱’了,留着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魔术师一想,也是啊。

    哈妮说道:“我这还有四亿呢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所以你的腕表和耳麦先留着,等我们把四亿花光,就也可以扔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……花光吗?我们留的钱越多,等我们自由后,拿到的就越多啊!”哈妮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相信他们会放过我们吗?”黄极冷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