幕后的富豪们一直在看着现场,他们知道这群人在欢声笑语时,四名蜥蜴人已经灵巧地靠近了他们。

    不知危险已经临近,一群人还在那吃着烤肉唱着歌!

    “他们毫无察觉!还在玩音乐,天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华极太让我失望了,明知此地危险,还敢吹笛子?”

    “他们毕竟不是战士,长期的压力积累让他们身心俱疲,这时候边吃边搞点音乐,陶冶一下情操,也算是放松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他们也搞不出别的什么娱乐活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也太难听了吧?节奏还可以,可惜呜哑单调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这么简陋的器具,你还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这群富豪,丝毫没有听出黄极奏乐中的妙处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是通过靠近的无人机上的声麦接收器转译的音乐,就好像用手机录制的声音和现场听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直播所用的声音接收器,是自行屏蔽杂音的,如果环境中的风声可以呼麦的话,会影响他们听这些人说话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听到的黄极奏乐,是没有大自然演奏的背景音的,继而也就根本不知道此曲的妙处。

    他们单独听到黄极的笛声,自然只觉得骨笛单调,呕哑难听。

    可以说,富豪们只听得到第一层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,置身于自然,才听出第二层,那是与鸟泉风叶和鸣的动人乐章。

    而他们都不知道,此曲还有第三层!

    那就是在蜥蜴人耳中所听到的,超出人类听觉的仙乐。

    蜥蜴人与哈妮等人相比,相隔较远,第二层的妙处反而没那么明显,因为蜥蜴人声频传感器官跟人类不一样。黄极此曲,与空间环境和鸣,聆听者的站位不同,感受都是不一样的,更何况连物种都不一样?

    但是,黄极此曲同样也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,蜥蜴人的声域比人类要大!他们耳朵能听到的音域也更广!

    黄极的演奏本身,真的单调呕哑吗?并不是,他全身经脉电能激荡,万千发丝之间,其实也在摩挲出无数静电摩擦声。

    右手按动骨笛,手指每次按在笛孔上时,都是与嘴唇的一次电流连通。

    看不见的交流电在随着他的手指起伏,于骨笛上舞动跳跃。

    左手指尖划过六个瓶口时,那一瞬间大家感觉万千乐色融为一体,其实不是错觉,而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人类只能面前感受到一点,而蜥蜴人却能听到完整版。

    那弹指间,绽放出来的是超越人类听觉的宏伟和弦。

    包括黄极最后撕裂衣服,所发出来的裂帛声,也不仅仅是裂帛声,通过静电夹杂出了更复杂的乐章。

    这种乐章与黄极的笛声形成一连串的化学反应,只有蜥蜴人可以欣赏。

    黄极演奏的,是极其复杂,且充斥感情,乐色饱满的交响乐。

    分为表音乐和里音乐,表音乐曲调单一,但与环境和鸣,有鸟泉风叶来补足。

    里音乐几乎不与自然和弦,但本身就曲调丰富,气势恢宏,传达浓烈的追求自由的情感,极具艺术感染力,给予心灵上的洗礼。

    哈妮等人只听到‘表’,蜥蜴人只听到‘里’。

    富豪们两者都听不全,还以为黄极在乱玩,自娱自乐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鬼?这群蜥蜴人为何还不上去把他们杀掉?”科加斯看着还在发呆的蜥蜴人们,急得跺脚。

    黄极一曲奏毕,众人都感觉满足,仿佛身心受到洗礼。

    吹了一会儿牛,大家都舒服地躺着睡觉了。

    而那群蜥蜴人,也这才回过神来,面面相觑一会儿,相互交流几句,竟然走了。

    这四名蜥蜴人,都是野外出生的,并不是人类转化的。一个两岁一个三岁,还有两个十二岁的。

    他们哪里听过这样的乐曲,艺术这种东西,只有三名成年蜥蜴人懂得,且只是偶尔做点手办泥塑,画些壁画,敲点打击乐玩。

    蜥蜴人身体虽强,也有智慧,但被困在这山谷中,温饱有余可也只是活得像原始人。

    而在原始社会中,‘乐’即是所有快乐的源泉。

    文化归根溯源,只有两种东西,‘礼’和‘乐’。

    他们准备现身杀戮之际,听完黄极的演奏,心中戾气竟被打消了。

    这些平民人类,也不过是杀得玩,给二三岁的小蜥蜴人练手。

    可眼下听完一曲,蜥蜴人们竟然失去了杀戮的兴趣。

    犹如进入了贤者模式般,原本兴冲冲地来,跃跃欲试准备把这群人类撕碎的他们,对这种杀戮一下子索然无味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憧憬山谷外面的景色,想象着父辈所说的人类社会,以及所谓的海洋是什么。

    海洋是与天空同样的颜色,他们只知道这一点,仅存于想象之中,却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此番听了黄极的曲子,心中被勾起了无数种遐想,以及对山外面世界的向往。

    潜藏在内心的诉求,不知道如何表达,但是黄极的音乐完整表达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杀吧,我每天捕猎,杀野牛、杀鹿、杀鱼……我都杀腻了。”两岁小蜥蜴人说道。

    三岁蜥蜴人说道:“我也不想动手,我刚才想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,我想赶紧回去把它画下来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高大的蜥蜴人说道:“他们太弱了,你们不出手,让我们出手就一点意思没有了……还让叔叔他们来解决吧,我们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就这样谁都不想出手,直接回去再次汇报家长。

    蜥蜴人破壳而出就可以自行捕食,一岁时就可以杀死普通成年男子,两岁时可以猎杀野牛,三岁就是A级,五岁S1,十岁就是S2,二十岁成年就是S4!

    之后就是成熟期了,实力不会再随着年龄增长。也就是说,他们不需要任何训练,正常普通成年蜥蜴人,就是拉力五千公斤,时速六十五到八十公里的强大生物。

    而且寿命极为悠长,直到八十岁都还和二十岁一样。

    甚至不止八十岁,那只是光明会的观测结果,而在黄极的观测下,他们的青春期高达一百八十年,也就是两百岁后才会开始衰老。

    即属于进入中年期,而中年期又高达一百八十年,所以三百八十岁以后的蜥蜴人,才能叫做老者。

    至于老年期有多长,这个是不确定的,反正大限是五百岁。

    可他们强归强,却并不只是掠食者,他们是高等智慧生物,是社会生物,狩猎采集纯属迫于无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哈妮等人并不知道他们在死神面前徘徊了一圈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还听了音乐盛宴后,一个个都就地睡觉了。

    待夜幕降临,黄极率先起来给火堆添柴,周围人依旧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除了阿兰,唯他只是小憩了一会儿,便默默地独自守夜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阿兰递过去一壶水。

    黄极接过喝下,眼睛瞥向树林。

    他掐着点醒来,就是知道他们已然被包围,月色下的树林里,全是刚到的蜥蜴人!

    但黄极还是没有叫醒众人,装作不知道一样,配了一小罐,青色的浓汁。

    “莎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周围响起整齐的扫落叶声,黑暗中倏忽间出现了九个高大的身影,呈三角之势将他们团团包围!

    这动静突如其来,瞬间就把阿兰惊动:“敌袭!”

    他的叫声把其他人喊醒,魔术师等人迷糊地睁开眼,只见月色下九名蜥蜴人高高在上,俯瞰着他们。

    吓得大家顿时毫无困意了!

    这九名蜥蜴人,最矮的也有一米八,最高的足有两米二!

    那一块块隆起的肌肉蕴藏着强大力量,宛若青色的岩石,细密的鳞片覆盖了他们全身除了脸的各个位置。

    成年蜥蜴人有两米以上,一米八的都还属于少年,眼下这都是少壮的蜥蜴人,每一个都头角峥嵘,却又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小麦子惊声尖叫,感觉自己在做噩梦,眼前这都是什么怪物!

    哈妮、卢瑟也瑟瑟发抖,吓得歪斜在地上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蜥蜴人给予他们一种浓烈的生理恐惧,他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血压急剧升高仿佛遇到天敌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还在睡觉,下一秒就被九个怪物包围,任谁都会心跳快上几分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魔术师崩溃地大吼道。

    黄极一脸震惊地看着蜥蜴人,却喊道:“不要跑!”

    然而魔术师还是吓得要跑,他打算从其中两个中间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九名蜥蜴人整齐地尾立而起。

    所谓尾立,乃是以粗壮的尾巴支撑身体,双脚离体,身体腾空俯瞰。

    他们的尾巴,都比身高略长一些,此刻只用尾巴末端的一截撑在地上,其余部分全部腾立起来,瞬间使其拔高近一倍。

    其中两名成年蜥蜴人,原来就有两米二的身高,尾立之后,犹如四米高的巨神,月色下鳞片反光,肌肉虬结,蛇眼如炬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头顶与腹部的距离,腹部到地面的距离,刚好都是黄金比例,居高临下给人极具震撼的视觉冲击。

    这种尾立姿态,可以用四个字来表达:人首蛇身。

    “昂!”一名蜥蜴人自高而下,借助俯冲之势,锋锐的利爪直扑魔术师后脑。

    这般俯冲扑杀,很明显是蜥蜴人在大自然中,最朴素原始的攻击方式。亦如同鹰翔掠爪,猛虎跃击,蛇吻突噬!

    瞬间的弹射冲杀,完美融洽于他们的生理结构,乃是这物种最自然和谐的普通攻击。

    他要杀人立威,摧毁这群脆弱人类的胆魄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黄极挺身而出,撞开魔术师。

    但他自己仿佛没有什么反抗之力,头一歪,眼一闭,双手本能般挡在眼前。

    黄极手上还捧着药罐,可这药罐哪里挡得住蜥蜴人迅猛一击,眼看就要连药罐带脑袋都被戳碎之际。

    “呼啦!”另一名头冠若鲨鱼背鳍的蜥蜴人以更快地速度俯冲下来,凌空抓住了同族的利爪。

    同族疑惑地看向‘鱼翅脑袋’,口中发出狮虎低吼般的声音:“昂呼吼呃……”

    ‘鱼翅脑袋’回复了几句激昂的语调,然后随手夺过了黄极手中的药罐。

    两个蜥蜴人交谈起来,叽里呱啦的,分叉的舌头偶尔吐出,但并没有震颤地发出类似蛇和蜥蜴的声音。相反,声音粗浑,似牛虎,即便发出尖锐语调也如鹰啸。

    黄极趁机拉着魔术师撤回火堆旁,八人背靠背,完全没有逃跑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会说话……”魔术师已然吓破了胆,眼前的情况,超出了他们的理解。

    黄极惊讶的神情收敛起来,说道:“不是怪物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怪物?”卢瑟惊悚道,他学医这么多年,就没听说过地球上有这种生物!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他们有智慧……你是希望遇见狮子,还是希望遇见狮子一样强壮的人?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就懂,可懂归懂,却根本没法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不知道黄极为何能这么快冷静,并且瞬间从怪物有智慧这一点,而看出对他们有利的地方来。

    “我两个都不想遇到,这根本就不科学,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我活在电影里吗?”魔术师懵道。

    黄极皱眉道:“科加斯幕后的势力改造出来的怪物,或者外星人?军方试验?地球本来就有的古老种族?不管我们怎么想,重点是现在不是胡思乱想他们什么来历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活生生站在我们面前,我们该想的是如何活着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等人都是普通人,崩溃慌乱是很正常的。但黄极的话平稳而有力,很快把众人都安抚下来。

    对啊,管他们什么来历,想那些有用吗?

    “他们在交谈什么?商量如何处置我们吗?”阿兰低声道。

    只见尾立而起的蜥蜴人们,悬在高处,彼此商量着什么,他们似乎根本不怕这群人跑掉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刚才还以为我死定了,但貌似他们对我的药有点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药?”哈妮看向‘鱼翅脑袋’,黄极的药罐正在其手中提着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些只是我根据兑换的化合物以及一些简单草药中提炼的要素,随意配的一份含有刺激性气味的药,勉强可以驱赶狼群。”

    “随意配的药?那对他们来说有什么用?”哈妮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可这毕竟是药,说不定对他们的身体有某种奇效?”

    说完,‘鱼翅脑袋’直接把药罐一口气给干了。

    随后深呼吸几口,捡起火堆旁的一壶水,咕噜咕噜也给喝掉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从尾巴末端,竟然排出了一堆黑水。

    “诶?撒尿这么快的?”魔术师嘀咕道。

    黄极一副思索的模样道:“他在排毒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