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很好,这种药可以促进我们的免疫系统,帮助排出我体内的剧毒。”

    ‘鱼翅脑袋’舒服地说着,他是大蛇谷中三名成年蜥蜴人里年纪最大的一个,这里绝大多数小蜥蜴人都是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但最近几年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的肾脏中淤积大量的毒素无法排出,发烧、心跳过速、呼吸困难这些症状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起初他并没有在意,因为他的身体很强壮,随着毒素越积越多,症状越来越严重,免疫系统都排解不了,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同时也发现,并不是他一个人这样,所有的蜥蜴人都有相同症状,他们的健康正在被一种无法降解的毒素所侵蚀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慢性毒药,时间久了便开始感觉智力下降,记忆力衰退,注意力不集中。

    所有蜥蜴人都意识到,这肯定是人类的行为,这是有针对性地投毒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却对此一点办法也没有,因为他们的医术几乎为零,纯靠强横的体魄活在大自然中。

    而眼下,当他嗅到黄极洒在周围的液体,那浓烈刺鼻气味后,就感觉到这东西有助于他排毒。

    光是闻闻,胸闷感就缓解了很多,一股凉气从鼻腔冲上大脑,让他浑浊困顿的脑子也一下子清醒了。

    因此看着黄极捧着药罐子,险些被连罐子带脑袋被戳穿后,‘鱼翅脑袋’瞬间出手,将药罐子救下。

    此刻喝下药汁,立刻感觉他蜥蜴人的强大免疫力被调动起来,心念一动,轻松就把淤积的毒素排除一空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如同引擎终于补充了机油,他原先无法排毒,是因为体内缺少针对这种顽固毒素的介质。

    现在补充了相关的溶毒物质,再喝点水,马上就把毒素排光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真的把毒排出来了!”另一名穿着狼皮裙的成年蜥蜴人说道。

    鱼翅脑袋很快把感受和他们一说,狼皮裙蜥蜴人说道:“那干脆把他们留下来做苦力,正好我家的小崽子抱怨这里枯燥,都不想打猎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蜥蜴人也说道:“我没意见,这人会配药,我们让他多配一些,把大家的毒都给解了。”

    蜥蜴人们商量了一番,鱼翅脑袋俯瞰着黄极说出了英语:“人类,你听得懂本大爷说话吗?”

    魔术师等人瞪大眼睛,听到怪物说英语,他们感觉世界观都崩塌了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听得懂,你叫我华极就行了,你有名字吗?”

    鱼翅脑袋说道:“本大爷叫阿历克塞!”

    黄极不卑不亢道:“不错的名字,我没有听错的话,这是罗斯人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并不惧怕本大爷?”阿历克塞俯冲而下,裹挟着强大的气势落在黄极面前。

    黄极认真道:“我怕的要死,但是我的同伴们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,所以只能由我冷静地回答你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打量着黄极,问道:“那瓶药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黄极看了看那摊黑水说道:“你刚才是在排毒吧?这么说我的失败品,反而对你们有奇效。”

    “失败品?”阿历克塞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些药是给我们自己准备的,但介于条件简陋,我没有配出我想要的药物,所以只能算是失败品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严肃道:“这不可能,我们的身体与人类完全不同,你给人类配的药,怎么可能对我们有奇效!”

    黄极问道:“你排出的毒素,是那些野生动物体内的毒素吗?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一惊道:“动物?”

    黄极从地上捡起一块烤肉说道:“原来你们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刚来这里,就发现了水果有毒。于是我就开始搭配能中和这种毒素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我的同伴打猎归来后,我就发现这鹿肉中也有,乃是一种水溶性毒素,包括鱼肉之中,也有一样的毒素……我当时就想恐怕整个山谷的所有动物都有这种毒。我以为这是抓我们来的人所设下的危险之一,可我们已经饿了太久的时间,必须进食,所以我没有告诉大家,而是默默地配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慢性毒素,所以吃上一年其实都可以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配出来的药汁,会让这种毒素从体液中分离出来,融入我制造的化合物中。但是效果太过霸道,毒素与药物相溶后,依旧会淤积在人体内,反而可能损伤人体机能,所以我将其视为失败品,正好它有强烈的刺鼻气味,便洒在周围,驱赶狼群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听了,这才知道为何黄极简陋搭配的失败品,会对他有奇效。

    这其实要得益于,蜥蜴人的强大身体机能,身体有什么不好的东西,可以感受到,并主动排毒。

    黄极配的药,其实并不能解毒,反而会让毒从慢性变成急性。对于人类而言,的确是个失败品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,这个失败品,有个蜥蜴人急需的作用,那就是从体液中分离毒素。

    这就够了,蜥蜴人就是只缺少分离它的化合物而已。

    黄极的药物,就像是木炭过滤脏水一样,把毒素全部吸附在上面。剩下的工作,就全部交给蜥蜴人强大的排毒功能就好了。

    排不了光明会专门针对他们的毒素,难道还排不了‘木炭’吗?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……整个山谷的动物都有毒,难怪我们所有同胞都中毒了……可恶!”阿历克塞愤怒地盯着天上的无人机。

    只见他灵敏地脚趾抓起一块石头,鞭腿一甩,就把石头狠狠地砸了出去,正中一架无人机,将其撞烂坠落。

    其他蜥蜴人也愤怒地咆哮,一时间石头如枪林弹雨般砸上天空,众多无人机残骸纷纷坠落。

    他们也只是发泄一下,因为这种东西,光明会要多少有多少,而且无人机中还有炸弹,掉下来之后立刻爆炸,扬起的尘埃也弄得蜥蜴人们自己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难道是被关在这里的嘛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阿历克塞冷漠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是很容易猜到的吧,其实我们也一样,被一个神秘势力抓到这里,告知我们这里很危险,让我们活着逃到南边的出口,就放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实际上,他们根本不会放过我们,只是想让我们死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之前……”

    他接着把众人因何而来,又经历了些什么,粗略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听完,桀桀笑道:“你们还想要自由?你们只是光明会的小白鼠而已。你们即便侥幸在一场实验中活下来,迎接你们的也是一场又一场新的实验!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……”哈妮等人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,没遇到过也听到过。

    没想到把他们抓来玩死亡游戏的,是这个组织,如此一来传说莫非都是真的了?但传说中,不是说光明会就是蜥蜴人掌控的嘛?不是说许多政要都是蜥蜴人变化伪装的嘛?为什么蜥蜴人也被关在这里?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小白鼠吗?无所谓,早就猜到了,从一开始我们就打算不按照游戏规则来……与其从南大门出去又被送进下一个实验,倒不如……把大门给炸开!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说道:“大蛇谷没有任何矿物资源,想造火药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黄极指着地上的无人机碎渣道:“炸药什么的……这里满天都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说不定,会有人给我们送武器。”

    “送武器?”蜥蜴人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黄极亮了一下之前腕表和耳麦的残骸,说道:“我们的游戏规则,是可以通过购买空投补给,来获得武器设备……这意味着他们是可以把东西送进来给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空投?但我们……”哈妮想说他们没钱了,可又以为黄极在忽悠蜥蜴人,所以没说下去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,坦白道:“重点不是我们有没有钱,而是幕后的人想看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为何而被关在这里?他们又希望我们之间发生什么?我们是否要如他们的愿,亦或者利用他们?”

    “只要知道幕后之人的欲·望,我们就可以掌控他们。”

    黄极的话引人深思,听在魔术师们耳中,似乎是在利用那群富豪的心理。

    但在阿历克塞的心里,却是举一反三,想的是利用圣塔菲研究员们的心理……那群研究员想看到什么?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需要打个比方吗?就拿这个山谷里的毒来说,我原本以为是针对我们的,但现在看来,似乎是针对你们的。你们已经中毒很多年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蜥蜴人们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黄极看着四面八方飞来的无人机说道:“那么我无意间解了你们的毒,就是他们不想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光明会很快就会攻击我们,目的在于毁掉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只是我从已知的一点情报中看出来的,给我足够的情报,我有信心击破这牢笼。”

    黄极一边说着,一边把身旁的药箱踢远了一些,和放医疗器械的箱子分开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甩了甩尾巴,笑道:“这里戒备森严,就凭你?”

    黄极斩钉截铁道:“不,就算这里戒备再森严,我也不相信它没有漏洞。”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!我一定会逃出去!把这幕后的庞然大物给推翻。”

    蜥蜴人们惊异的看着这个人类,这与过去出现过的平民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以前出现的小白鼠,看到他们吓得哭爹喊娘,话都说不利索。

    一个劲地祈求饶命,什么无论如何也要逃出去,这种事想都不会想。

    而黄极却根本不怕他们,在这里侃侃而谈,好像大家很熟一样……

    黄极甚至敢大言不惭,想推翻那个势力。不过,同样的想法,也存在于所有的蜥蜴人心中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……你想推翻光明会?”众多蜥蜴人嬉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问道:“你们不信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……”阿历克塞凝视着自己的爪子,骤然尾立而起,看着天上又一群汇聚而来的无人机。

    他咆哮道:“推翻光明会的,一定是本大爷!”

    “吼!”一群蜥蜴人齐声长啸,响彻大蛇谷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