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卧槽!那个华极把Z3化学毒剂给破解了!”

    “他其实并没有破解,那解药对人类和其他动物都没用,但配合蜥蜴人的免疫系统,就有奇效!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你完了,科加斯,那解药里的主要成分,是你空投给他们送进去的!”

    富豪们看到蜥蜴人们完成排毒,马上意识到科加斯犯了大错误。

    科加斯脸都绿了,他没想到自己无意间,破掉了圣塔菲的‘九代计划’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这么快就发现动物们体内有慢性毒药,还误打误撞解了蜥蜴人身上的毒……靠!”科加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山谷内所有的动物体内都有毒素,那是光明会专门研究出来,针对蜥蜴人的一种影响其大脑发育的慢性毒药。

    对成年蜥蜴人其实没什么用,但会一代代地让蜥蜴人孩童智力下降。

    再加上蜥蜴人近亲繁殖,如此代代累积下来,蜥蜴人新生儿会有越来越多的弱智。

    反正光明会又不馋他们的智力,让蜥蜴人智力下降,他们就彻底没有威胁了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,叫做九代计划,目的在于九代之后,让蜥蜴人固定出弱智效果的家族遗传病。

    蜥蜴人的免疫系统非常强大,适应力极强,已知的病毒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排毒功能也很强大,就算是对人类致死量的重金属,他们也可以轻松地排出体外。

    哪怕是全新的化学毒药,蜥蜴人也可以通过各种进食,补充各种微量元素,身体自行适应出全新的化合物,将毒素降解排放。

    说白了,蜥蜴人的身体就像是解药编辑器,就算没有黄极的解药,其实他们只要有足够丰富的食物来源,什么东西都吃进肚子里试一下,一段时间后,他们强大的身体也可以慢慢配出解药来。

    光明会可谓好不容易才研究出对蜥蜴人有用的毒药,并且确定解毒所需要的化合物,在整个山谷里都没有。

    如此蜥蜴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他们的食物太单调了,山谷里的资源太匮乏了。

    再强的适应力,可连材料都没有,便解不了这个毒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,科加斯给山谷里送进去了新的化合物,然后被华极配出了解药。

    哪怕他是无心的,事后追责起来,也是他科加斯的责任,谁让他乱扔东西!

    科加斯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,如今铸成大错。

    “还有机会……只有一个蜥蜴人解毒了,现在只要把这些药毁掉就可以了!”科加斯说道。

    富豪们说道:“你要干什么?这些化学药剂可是华极花钱买的,你要违反自己定下的规则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维护组织的试验计划,你们要阻止我吗?那到时候上头怪罪下来,你们也与我同罪。”科加斯说道。

    有人不爽道:“这么说赌局不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科加斯摇头道:“不,赌局依旧,我们可以对赛马进行补偿。我毁掉那些化合物,返还并赔偿十倍的游戏资金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以用这些资金,购买其他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富豪们一愣,这对华极他们,显然就太有利了。

    有人好笑道:“哈?这些化学药剂总共花了两亿,赔偿十倍就是二十亿,这可是他们初始资金的五倍啊!”

    合着华极他们买了这么多东西,不仅没花钱,最后还赚了十八亿的游戏资金?

    “没错,这可是对他们生存有利的啊,你们可都是押了他们活下来……所以也对你们有利。我吃点亏没关系,这是我犯下的错,我自然要承担后果。怎么样?”科加斯说道。

    众多富豪商量了一下,说道:“二十倍赔偿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科加斯咬牙。

    奈何他不能再让华极继续给蜥蜴人解毒了,他必须毁掉华极买的那些化学药剂。

    可这样就是违反游戏规则,赌局就不应该算。

    但科加斯又想让赌局继续,这是他最后的希望,所以只能提出对其他富豪们有利的赔偿条件,来让赌局继续。

    富豪们趁机为华极争取利益,谁让他们赌了这群赛马活下来呢?十倍赔偿都不够,要二十倍!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要加规则,可以,任何赛马买下来的东西,如果要反悔,必须赔偿二十倍!”恶龙趁机起哄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咬牙道:“好!二十倍!”

    反正是游戏资金,又不是真给钱,赔偿二十倍就是返还哈妮四十亿美金。

    但换成物资,其实不值多少钱,这里面‘运费’会占很大水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竟然一个也没杀。”一批无人机重新靠近众人,看着画面,科加斯皱眉道。

    只见蜥蜴人对华极等人并没有动手,看这样子是要都收下当苦力了,众多富豪顿时露出欣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华极他们只要活着,这局游戏就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科加斯的脸色却阴沉下来,虽然有先例,但蜥蜴人把这群人全部收做奴隶,还是很罕见的。

    别的富豪都认为收苦力很正常,但科加斯知道,那是刚开始……后来光明会故意在平民小白鼠里混入间谍,当苦力的同时给蜥蜴人旁敲侧击地洗脑,说什么依靠光明会的好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那些间谍都被阿历克塞杀掉了。并且之后遇到可以收做苦力的小白鼠,也是经常杀无赦的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之后,近几年光明会再也不派平民小白鼠了,没意义,也不搞驯化那一套了,知道他们是从基因层面上不可被驯化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回竟然又不杀人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是因为华极的药吗?”科加斯听不懂蜥蜴人的独立语言,但能听得懂后来说的英语。

    那个阿历克塞是看重了华极的制药能力,之后华极又说了些什么,却没听到。

    因为蜥蜴人们在得知山谷里动物们身上全是毒后,愤怒地把周围的无人机都砸碎了!

    这中间有一段直播空白期。

    等现在另一批无人机调过去时,就只听到阿历克塞咆哮着‘推翻光明会的一定是本大爷’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华极到底跟这群蜥蜴人说了些什么,但想来无非是一些求饶的话,愿意当苦力言听计从什么的……只有这样蜥蜴人才会饶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华极突然推开哈妮,让大家散开。

    只见一架较大的无人机上,竟然发射出微型火箭弹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火箭弹冲着篝火旁的药剂箱狂轰滥炸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攻击,让阿历克塞勃然大怒,脚下一弹,一跃二十米高,将那无人机徒手摘下来!

    他眼疾手快,将无人机上搭载的剩余两块还没发射的火箭弹,撕拉一下扯了下来!

    “嘭!”无人机在手上爆炸了,阿历克塞染了一身硝烟,手上掉了两块鳞片。

    但因为在爆炸之前,阿历克塞就把装载的微型火箭弹拆了两个下来,所以那两颗火箭弹得以保留,并没有被一同爆掉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微笑,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两颗火箭弹跟榴弹差不多,是不能远程引爆的,等于说被他俘获了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有什么用……其实也没什么用,聊胜于无吧。

    但以前连这种薅羊毛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光明会一旦要打他们,都是直接用导弹、大炮的,今天竟然用上这种小威力武器,行事仓促,等于是给机会了。

    这让阿历克塞不禁高看了一眼黄极,因为黄极之前就预料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的,利用敌人的欲·望而掌控敌人吗?重点是敌人想看到什么……”阿历克塞心里呢喃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上的另一架无人机公放出声道:“华极,你订购的化学药剂是违禁品,我们予以销毁,你之后也不能再订购。”

    众人气急,在魔术师等人看来,他们之所以没有被蜥蜴人干掉的原因,就是黄极帮他们解了毒。

    如今光明会竟然把他们买的做药的材料给毁了,等于毁了他们仅有的筹码。

    然而紧接着,科加斯的声音又说道:“为了公平起见……返还资金二十倍!”

    “诶?”魔术师等人一愣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都想骂科加斯无耻了,却没想到竟然反赔二十倍的资金。

    相当于他们白买那么多医疗器械,还赚了三十八亿!

    “这也可以?”

    “竟然这么重视规则?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赌局吧……这幕后依旧是一场大赌局,所以反悔就必须补偿。”魔术师呢喃道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华极,心说还好华极早就料到,并且提前说要利用这项规则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们其实还有一个筹码……那就是华极对科加斯等幕后之人心理的把握,以及一群富豪弄的游戏规则。

    华极可是提前说了:‘说不定有人会给我们送武器’。

    这句话,蜥蜴人刚开始根本没当回事,哪怕华极背后有一群脑残在玩游戏,可以利用规则空投,他们也没钱买物资。

    可现在,钱来了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不是这个,而是华极之前跟蜥蜴人谈攻破牢笼这件事的时候,光明会没有监控到!

    如果光明会监控到了,知道‘华极想以空投规则为筹码,跟蜥蜴人合作’,那么空投规则的利用价值,就没有那么高了。

    幕后之人又不是傻子,发现人与怪物竟然合作,肯定对订购物的限制会更大,想要什么就不给什么。

    魔术师思索道:“可没有监控到的话,在科加斯眼中,我们与蜥蜴人就是敌人,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有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要与蜥蜴人演一出他们想看到的戏码,并且在蜥蜴人的视野之外‘偷偷’拿补给,那么我们要的东西,他们基本上都会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们会认为我们要武器,是为了对付蜥蜴人,逃离蜥蜴人魔爪的。”

    “殊不知我们‘偷偷’要的补给,其实是蜥蜴人默许的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是那种越艰难就越聪明的类型,他反应过来,华极之前的冷静应对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合作的前提是对等,如果没有华极,他们一群人就战战兢兢,哆哆嗦嗦地任由蜥蜴人安排,能活命就万幸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不堪表现,蜥蜴人根本不会瞧得起他们,一群土鸡瓦狗而已。

    第一印象很重要,如果第一印象就很不堪,之后说什么,人家都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但是华极趁着无人机丢失,迅速介绍了他们的情况,并且坚定不移地表示‘我一定要离开这里’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他还要推翻光明会,简直狂得没边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这极可能正是蜥蜴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更好的是,他不光说了,他还做了:‘我能弄来武器,不信?马上证明给你看’。

    蜥蜴人不怕华极是间谍,与光明会配合吗?并不怕,因为他们的生命掌握在蜥蜴人手中,蜥蜴人什么也没有付出,等他们需要付出的时候,他们自然会考虑的。

    只见阿历克塞尾立而起,怒问苍天道:“什么资金?光明会你们又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他明明知道华极等人的游戏规则,此刻,阿历克塞竟然装傻,一副不知道资金是什么意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懂华极的意思了,并且在尝试合作。

    听了阿历克塞睁着眼撒谎,魔术师眼睛一亮,但表面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这群蜥蜴人也想到了,好聪明……华极三言两语透露的意思,我也是刚刚才想通,他竟然理解了,而且选择了配合。”魔术师念头急转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直很自负最聪明的是人类,而本能性地觉得这群蜥蜴人是莽夫。

    没想到比他想象的精明多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真的要和蜥蜴人合作吗?这是不是在与虎谋皮?等我们没有价值了,他们会不会把我们干掉?”魔术师心里嘀咕着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茫然道:“什么资金?科加斯!你不能把我扔在这!我为组织流过血!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回过头森然道:“你是光明会的研究员?”

    说罢俯冲下来抓向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眼珠子一转道:“没错!我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黄极话还没说完,阿历克塞就一把提着他的肩膀,升到四米的高度。

    哪知这一提,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,黄极竟然脖子一歪,锐角错位,脑袋耷拉着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瞳孔微缩,随后一副‘我干的’姿态,信手把黄极的尸体一抛,扔进人群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最讨厌光明会的研究员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冲着众人大喊: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就是本大爷的苦力,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!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一摆手,头前带路。

    “啊?”魔术师等人都惊呆了,哈妮直接崩溃大哭,阿兰和老王也一副不可接受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抱着黄极的尸体,不愿舍弃,一行人被蜥蜴人裹挟着往树林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全都是一副行尸走肉的模样。

    幕后的科加斯原本阴沉着脸,此番看到阿历克塞抓起黄极,猛地一提,竟然把黄极脖子甩断了,先是一愣,随即狂喜。

    “咦?噫!他死了!”

    科加斯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科加斯乐疯了:“他竟然装光明会的研究员!哈哈哈,他懂个屁啊!他敢扯虎皮拉大旗,想借我们的威风跟蜥蜴人耍嘴皮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笑死我了!他不知道蜥蜴人最恨我们的研究员了!”

    “阿历克塞的拉力五千公斤!一提肩膀就把他脖子甩断了!”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把其他富豪也看傻了。

    “华极就这么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弱了,蜥蜴人随手就把他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步走错啊,他以为蜥蜴人被我们关着,会怕我们,会投鼠忌器……唉……他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老实实做苦力等机会不好吗?自作聪明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?我感觉剩下的人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富豪们怨声载道,种子选手死了,他们一下子都不对赛马们能活下来而抱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至此,八个人只死一个华极,其他人全部被蜥蜴人带回了巢穴。

    蜥蜴人的巢穴,在树林深处的一座山洞中,专门有蜥蜴人把手洞口,所以无人机无法进入。

    那群蜥蜴人不会允许他们睡觉还被人监视着,只要有无人机敢靠近洞穴,就会被他们摧毁。

    所以阿兰等人被带进洞穴之后的情况,富豪们就完全追踪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看什么?没意思,我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科加斯,你不要耍花样,我会让我的秘书盯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上头叫停了游戏,而还没分出胜负的话,你懂得。”

    看不到洞穴里的情况,一大部分富豪直接撤了,仅还有少数一边看着洞穴门口,一边继续探讨接下来的进展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场赌局将是一场持久战。

    其他富豪无所谓,但对科加斯来说,拖得越久,越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他已经是违规在牧场开游戏了,如果拖个四五天,一定会有圣塔菲的人叫停这场游戏,生命科学中心的所长会把他停职,到时候他就完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必须在三天之内赢得这场游戏,拿到钱,然后进行善后工作。

    但看现在这情况,明显剩下这群人只要老老实实的当苦力,至少性命是无忧的。

    科加斯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耗,他虽然因为华极死了而欣喜,但其他人活着还是让他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“三天之内,必须想办法让他们全死光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反抗就好了,蜥蜴人一定会杀光他们。可恶,其实华极死了对我也很不利……剩下的人恐怕完全不敢反抗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