蜥蜴人的洞穴,是他们自己用手一点一点挖的。

    牧场边缘的高山下,他们硬生生从崖壁上掏出了洞穴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爪子莫氏硬度为7,上面有一层骨釉质抗强压和磨损,既硬且韧,寻常的砂岩、白云岩都可以徒手钻裂。

    这里资源贫乏,除了石头没有其他矿藏,蜥蜴人就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工具。

    洞穴很深,共四层,直抵地下二十五米,甬道四通八达,岔路繁多,蜥蜴人简直就是在地下挖出了一个迷宫。

    甬道两侧有石制火盆,里面用来点灯的乃是牛油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将众人带到地下二层的一处空旷石室,这里有十几只小蜥蜴人正在叽喳吵闹。

    他们大的五岁,小的只有一岁,正在与一名女蜥蜴人用如鹰啸狮吼般的蜥蜴语交流。

    女蜥蜴人很好辨认,身体明显的更为修长,体态更苗条,鳞片更细。另外她们头上和脑后以及后颈处都有青色鬃毛,大多被刻意修饰成各种蛇形辫,其中唯一的成年女蜥蜴人反而只是简单扎束起来,形成仿佛大狐狸尾巴似的高马尾。

    这种鬃毛是男蜥蜴人所没有的,此乃雌雄两态性。

    就像是雄狮与雌狮的区别一样,只不过蜥蜴人是反过来的。

    从实用角度来讲,男性头上骨冠似的特征更实用,脑后丰富的鳞片可以抵挡更沉重的打击,而女蜥蜴人的鬃毛明显牺牲了防御性,但似乎显得更加高贵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把他们都带回来了?”身高两米三的成年女蜥蜴人熟练地用英语问道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笑道:“瓦哈娜,这群人有点意思,他们是光明会的小白鼠,想和我们合作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女蜥蜴人瓦哈娜扫视了一眼哈妮等人,平静道:“和人类合作?他们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说道:“让这个死人跟你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着黄极,只见黄极的尸体,突然动了,伸手扶了一下脖子,哗啦一下又扭了回去,屁事没有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历克塞,你当时反应好快啊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哈妮等人看懵了:“你还活着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一点小技巧,看起来像扭断了,其实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又表演了一下,脖子旁边的肉凸起来一部分,看起来就好像有骨头撑出来似的,可实际上用手指按压下去,就能看出来,只是肉鼓起来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没想到黄极突然来一波装死,差点把他们吓死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玩味地看着黄极,这家伙在自己提起他的瞬间,一副脖子快断掉的样子,也把他吓一跳……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看出黄极装死,所以阿历克塞果断假装是自己把黄极杀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花样还挺多的,假死的话,你就不用出去干活了?”阿历克塞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我死了他们才会掉以轻心,这样后面即便欺骗他们,那些人也不会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多亏你配合了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说道:“因为你的生命,掌握在我的手中,成与不成,我都没有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想要什么呢?”黄极问道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转头向瓦哈娜说道:“他能给我们提供工具,甚至武器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他把黄极等人的大逃杀游戏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瓦哈娜站起来,她的个头比所有蜥蜴人都高,俯视着黄极说道:“我们需要一台隧道掘进机,也可以吗?”

    魔术师等人傻眼,隧道掘进机?那种大家伙他们就算有四十亿游戏资金也买不起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种东西人家一听就有问题,傻子也知道蜥蜴人是拿来钻山开路的,怎么可能给呢?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黄极微笑道。

    众人哗然,包括蜥蜴人也全部惊讶地看着黄极。

    可以?隧道掘进机这种东西,光明会的人再蠢也不可能给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听懂了我在说什么吗?”瓦哈娜眉骨飞扬道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你们肯定尝试了很多逃出这里的办法,无论是强攻还是翻山潜逃,我想你们肯定也失败无数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从你们住的地方来看,你们依靠自己的利爪,刨挖出一条隧道洞穿山体,绕过敌人的千军万马,直通几公里之外,偷偷离开……这种方式或许最为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们能想到,光明会定然也能想到。想凿穿山体没有现代大型挖掘设备,只凭你们这点人,定然要花几年的时间。光明会完全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就派出装甲部队进来破坏你们的进度,让你们不得不重新来过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说道:“你猜的没错,但不需要什么装甲部队,光明会同样有强大的个体,譬如炽诚哨兵,配合各种单兵作战武器装备,二十人小队就可以把我们一年的苦功作废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的工程队,还有一种速干混凝土浆,将隧道填满,然后用液压机压紧速干,堪比玄武岩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都是二十人小队牵制……甚至是掠夺我们,然后让一支工程队将隧道和我们的洞穴统统填满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,意识到这群人根本就永远都出不去。

    他们挖洞,光明会填坑,比人力比物力,他们怎么也拼不过光明会。

    就像是希腊神话中,西西弗斯永远也推不上山的那块石头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所以你们想要隧道掘进机,可以。我们要一堆零件自己组装一台就可以了,无非是高强度的马达和坚硬的碎石绞盘,外加一些电控主板和连接器而已。”

    蜥蜴人一怔,瓦哈娜说道:“你会制作?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要一些简单的材料,我可以制作一个简易的碎石挖掘机,效果虽然没有大型掘进机要好,但绝对比手挖要快得多。”

    蜥蜴人们惊喜万分,然而紧接着,黄极又浇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就算拿到真正的掘进机,我们也没有时间挖穿这座山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时间么……不一定啊!距离下一次哨兵扫荡,应该还有七个月!”阿历克塞盘算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七个月?一旦拿到挖掘设备,你们恐怕连七天都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瓦哈娜追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们觉得这次的大逃杀游戏,是合理的嘛?”

    “这有两种可能性,第一种,这并不是一场游戏,而实际上是一次试验,把我们这群小白鼠扔进你们的地盘,并且给我们资金购买资源,看看会发生什么。如果是这种可能性,那么我们就算骗到了挖掘机、掘进机这些东西,也不可能挖穿这座山,会提前出现你所说的小队来阻止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种可能性,这确实是一场游戏,但因为太不合理,这极可能是个别成员的擅作主张。这样的话,就可以解释为何他们会反悔给我药物,因为这一定破坏了光明会对你们下慢性毒药的计划。建立这场游戏的人,不敢犯这种错误,所以及时止损,不让我有东西给你们解毒。”

    “我倾向于第二种,但毫无疑问,这种违反条例的游戏,必然不可能长久,一旦他的上级发现此事,叫停游戏,彻查整件事,那么也必然会派出战斗小队来调查你们的状况,确保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很简单的道理,所有人都听得懂。

    所以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挖山,哪怕有现代化的隧道掘进机,也不可能几天的功夫就挖好。

    几天后,无论如何,也会有战斗小队提前到来擦屁股,抹除这次游戏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的猜测,说不定根本没有所谓的游戏,只是光明会派你来演的一场戏,让你来说服我们放弃挖掘。”阿历克塞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是吗?这些当然是我的猜测,谁让我不得不猜测呢?从头到尾,你们有和我真正分享过情报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也没有告诉我,就想指望我分析出有用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如果想攻破这牢笼,我需要充足的情报。而现在,我几乎对你们一无所知,无论是光明会之名,还是所谓的哨兵小队,都是你们如同挤牙膏一般透露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共享情报,合作离开这里。如果你们仇视人类,那么干脆杀掉我吧,也省的你们顾虑重重。”

    说罢,黄极直接坐下来,随手从篝火堆旁捡了一块牛肉片吃。

    魔术师等人都僵硬住了,黄极就不怕蜥蜴人真的杀掉他们吗?

    只见瓦哈娜这个一直板着脸的女蜥蜴人笑了,她说道:“仇视人类么……这是光明会的介绍吗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抓我们来的人告诉我们,这里有一群怪物,凶狠残暴,仇视人类……”

    瓦哈娜等蜥蜴人,嘻嘻嘻地笑着,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卢瑟忍不住问道:“你们到底是从何而来,又为何被关在这里?”

    瓦哈娜说道:“我和阿历克塞,还有哈斯帕,困在这里快有十年了。我们原本也是人类,但是我们的身体已经从基因层面被彻底扭转了。感官、思维模式、行为习惯皆发生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是人类?是被基因改造成这样的?”听到瓦哈娜亲口承认自己是人变得,众人立刻感觉亲近好多。

    好像她以前是人,现在就不会害他们似的。

    瓦哈娜似乎看穿了众人的心思,忍不住笑道:“为何人类总喜欢给一整个种族,贴上相同的标签?尤其是智慧种族,也是吧……人类总是选择性遗忘掉一个事实,这个世界上杀死人类最多的种族,就是人类。”

    众人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瓦哈娜拨弄了一下自己大狐狸尾巴似的鬃毛,说道:“三十多年前,在苏美尔文明的遗迹中,光明会找到了可以把人类龙化的纳米药剂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人类的创造者,留给人类的长生果实。”

    “这同样是光明会梦寐以求的东西,但是长生的代价,是成为‘邪恶的古蛇’,直接从根本上脱离人科,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,所以他们想从我们身上获得长生的秘密,只想奴役我们,而非成为我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蒙圈了,什么叫做‘人类的创造者’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上古文明的遗留,还是外星人的遗留?”

    瓦哈娜看着黄极说道:“外星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说是人类的创造者?”老王追问道。

    瓦哈娜平静道:“准确地说,是创造者之一。在极为久远的时代,地球简直是外星人满地走,来源很杂,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,其中有一支叫阿努纳奇。总之他们取了一些原始人属物种的基因,融合了一些他们自己的基因,创造了几种新人类,作为他们的奴隶种族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陆续有其他外星种族加入这个计划,改进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智人,是他们改进的最后一批。参与改造的外星种族里,有一支是我们这种鳞片带尾形象的,我不知道那个种族真正的名字,根据形象,所以我们就自称天龙人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补充道:“蜥蜴人是光明会对我们的蔑称,因为天龙人在古籍之中,都被描述为‘邪恶的古蛇’,也就是让夏娃吃禁果,被上帝称为魔鬼的撒旦一族。”

    瓦哈娜笑道:“因为某些原因,后来那群外星人全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事情我不知道,甚至连光明会自己也不清楚。实在是太久远了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是,当初真正的天龙人,很不惹人喜欢,与很多其他外星种族发生过战争,其中包括光明会的神明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光明会的人,明明想长生想到要死,却不敢自己注射龙化药剂的原因。他们怕被自己的主,所抛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几个蜥蜴人都嘻嘻嘻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魔术师等人有些难以接受:“这太不可思议了,人是被外星人创造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他说的,阴谋论也有提及。无非是外星人创造论,把神创论中的神,换成外星种族。比如在苏美尔神话中,有一颗尼比鲁星球,三千六百年靠近地球一次,某一天王权从天而降,尼比鲁星上的神名为阿努纳奇,这个神族有一个奴隶种族叫伊吉吉,但是因为造反,伊吉吉被基本灭族了。于是阿努纳奇直接用地球原生的类人猿,结合自己的基因,创造了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把这个神话中的阿努纳奇,定义成一个和人类形象类似的外星种族,也是毫无违和感。”

    瓦哈娜笑道:“然而这就是事实,人类有无数种起源神话,无一例外都指向神创造了人。但你知道光明会的神明,他们自己如何宣称自己的来历吗?”

    黄极耸耸肩道:“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?”

    瓦哈娜笑道:“嘻嘻嘻……你猜对了。这是光明会的研究员告诉我的,他们的神明,是有羽翼的,姑且叫鸟人吧。鸟人族也有自己的起源神话,与我们不同的是,他们不是被任何活物创造,而是有一天太阳突然生成了他们,将他们发射到了大地上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道:“这算什么神话?直接是太阳有一天打喷嚏,把他们的种族喷出来了?”

    瓦哈娜甩尾巴道:“我也是听说,反正光明会的研究员们就是这么说的,他们是与外星人接触过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智慧种族在蒙昧时期,总是会思考‘我们从何而来’。所以任何智慧种族,都有自己的起源传说。然而人类的传说,太不合理了,不管哪个国家,无一例外都有神的概念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强行把自身降低了一层,编撰出‘神明’,而为了解释神明的存在,于是就说神明是无中生有的,从虚空中诞生。”

    “可为什么,不从一开始,就认为我们人类,也是从虚无中诞生呢?中间为何要加一层?”

    “就算要君权神授,为何不干脆君权天授?事实上华国古代就是天授皇权,而非任何‘神明’所给予,是无情的老天爷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即便是华夏这样的文化里,依旧要出现某个智慧存在创造人的传说,如果这是编撰的,不觉得很多余吗?为何不是‘天’创造了人?”

    “像鸟人族的蒙昧时期,认为自己是太阳无意间喷发出来的,这种‘神话’,现在想来,恰恰才是一个原生智慧种族,能编撰出来的最合理的猜想。可以想象,他们历史和文化中,一定有大量‘以太阳的名义’行事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黄极当然知道,瓦哈娜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人类各种神话中,非要说是某个智慧存在创造了人类,并不是吃饱了撑的。

    而是事实如此地记载着起源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