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极的话,相当于给瓦哈娜注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为何所有神话都要神创论?为什么一定要代表‘太阳神’消灭别人,而不是直接代表太阳消灭别人?

    ‘神明’必然是真实存在的,哪怕是某个古人脑补能力太强,酷爱编故事,也不可能全世界几十种文化,全都这么想吧?

    众人接连遭遇光明会、蜥蜴人这样的世界观冲击,此刻很快就接受了外星人创造论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了。华极,你想知道什么,你继续……我不插嘴了……”魔术师麻木道。

    黄极看向瓦哈娜道:“什么阿努纳奇与太阳鸟,这些不是我们现在该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光明会和你们发生了些什么,才是重点。”

    瓦哈娜甩动着尾巴说道:“在我的记忆里,我原本是个很懦弱的女人,怕痛、怕蛇、怕死!被一群黑帮拿着枪指着脑袋,就吓得跪倒在地,瑟瑟发抖,流出脆弱的眼泪。”

    “进了光明会之后,听到一些残酷实验中的惨叫,就腿脚发软。见到死人,就吓得睡不着觉。他们让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……和我一样被当做小白鼠的人,有时候明明反抗是死,不反抗也是死,可却还是为了多活几秒钟,而选择不反抗,最后自己主动跳进给自己准备的坟墓,然后被无情地射杀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人类来源于大自然那最朴素的生存本能,但当我成为天龙人后,基因里书写了比生存更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哈妮呆呆地看着瓦哈娜,她也是非常怕死的人。

    被光明会扔到这里玩游戏,她满脑子都是反抗,所以之前在集装箱里时,她立刻认同黄极的说法,不再遵循游戏规则,自己想办法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我像瓦哈娜一样,被枪指着脑袋,我还会这么想吗?”哈妮思索着,他敢反抗是因为幕后的光明会不在他面前。如果她也被抓进实验室,她也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瓦哈娜继续说道:“我们的种族,镌刻着不可被驯化的基因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所害怕的事物,我们不会害怕。人类及一切自然物种,面临死亡皆有大恐惧,继而趋利避害。这是基因所决定的,大脑在判定危险事物时,会展现出各种生理反应,流汗、哭泣、颤抖、负面的记忆不断上涌……如果屈服可以活着,那么基因会竭力地驱使人类屈服,甚至会让身体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意志不够坚定,人永远会遵从身体的安排。哪怕他很想反抗,却最终没有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不会,当遭遇危险时,身体除了正常地提醒我们以外,不会滋生任何影响思维判断和行为的负面状态。当有人用痛苦或生命威胁我们屈服时,我们可以平静地做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并非没有负面情绪,但这种负面情绪,是与尊严挂钩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龙人的基因,决定了我们如果感受到了屈辱,判断出自己正被驯化,那么生存就不是最重要的东西,反抗的意愿会永不平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想吃的东西,谁也不能逼我们吃,即便是塞进胃里,注射入血管,身体也可以忠诚地听从意识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生命之于我们,只是很大的利益,而非最底层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等人听懵了,这是个生存不是第一需求的种族。

    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物种?所有的自然生物,都是可以舍弃一切而活着。但天龙人却是真正从基因层面上规定‘若二者不可兼得,则舍生而取义’的种族。

    “这是人造的基因吧?生存不是最重要的,那不会灭绝吗?”哈妮问道。

    瓦哈娜说道:“当然是被刻意设计出来的基因,事实上人类所变化的天龙人,已经灭绝过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天龙人发生了大叛乱,一群天龙人奇迹般杀出了牢笼。经过两周的转战,光明会调动大军将其围困在一个山洞中,当时那群天龙人,没有水,没有食物,并且经历了超过七十次战斗,连续两周没有休息,无法突围,即将休克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决定等他们再虚弱一些,再捉回实验室,然而最终失败了。因为一部分无法战斗,伤残虚弱的天龙人……选择了把自己作为最后的口粮,他们自杀之后,剩下的七名战斗力最强的天龙人吃光了他们的尸体,补充体能,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与光明会进行了最后的决战……最终成功被灭绝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给予了光明会据说是最沉痛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小麦子等人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显然光明会很珍惜蜥蜴人,并不想把他们灭绝,但蜥蜴人宁愿灭绝也不想再被抓回去。

    瓦哈娜说道:“正是因为第一批天龙人灭绝,才有了第二批。第二批被灭绝,才有第三批……我就是第三批。从时间上来看,平均每十年都会有一次特大的叛乱,包括我在内的一群人被选中,注射了古代纳米药剂,成为了第三批转化的天龙人,直至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被困在这里,虽然可以自行捕猎,维持种族生存,但始终没有放弃打破这个牢笼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的基因被彻底改变后,我体内的激素,大脑的化学反应等等一系列的东西,都让我成为一名永不会被驯服的天龙人,昔日身为人类的记忆,我只会理性的看待,而当做一种珍藏。”

    黄极思索道:“为什么最后七个天龙人,反而给予了光明会最沉痛的打击?”

    瓦哈娜看着黄极道:“不要抬杠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没有抬杠,我是在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想的?他们当时一定是悲愤到了极点。任谁被逼到绝路,也会迸发出恐怖的力量来。”瓦哈娜斜眼道。

    黄极打了个响指道:“这就是问题的关键!”

    “天龙人这种基因,肯定不是自然进化的,但既然创造出来了,就必然有其好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间万物,都在生存压力中进化、演变,那么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,天龙人其实是创造了另一种形式的‘进化源动力’!其他种族,为了生存而进化,没有生存压力之后,身体会逐渐朝着适应‘无压力社会’的方向演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原生的天龙人们,改造了自己的基因,使其能以‘尊严’而进化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出,瓦哈娜和阿历克塞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很聪明,但知识量有限,原本只是普通人类,所以从来没有想过为何要有这样的基因。

    单纯是为了尊严?为了不成为被驯化的种族?那也没必要激进到改基因,以至于变得容易灭绝啊。

    这里面必然是有好处的!

    “爆种?”听到黄极的说法,阿兰忍不住想到这个词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没错,生存压力到了一定界限,要么被压垮,要么就爆种。不是变强,就是死。此乃大自然的法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所谓的高等智慧,就是在不断地违反本能,不断地跳出大自然的拘束。人类不也是这样吗?文明这种东西,某种意义上就是‘逆天’的。人类自诩跳出了生物链,可实际上在这条‘逆天’路上,还只是婴儿。”

    “天龙人,一个高等智慧种族,他们肯定早已社会性地跳出了生物链,但不满足于此,还想要换一种进化动力!”

    “他们放弃了‘求生本能’,选择了‘求义本能’!”

    “生存压力不会让他们进化了,他们不会因为安逸的生活,高品质的生活,没有天敌的生活而‘退化’。”

    “智慧生物的需求,有好几个层次。从低到高,分别是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社交需求、尊重需求,以及最后的自我价值需求,即梦想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的进化动力,还处于在一、二级徘徊,勉强会在死亡面前爆种,但主要还是为了吃饱肚子而改变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可天龙人,已经是第四级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以在尊严被反复压迫后进化,可以在极致的屈辱和悲愤中瞬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!”

    众人都听呆了,这也行?

    悲愤到了极点而爆发,为了尊严与大义而战,这种说法人类也有。

    但仅限于精神层面上,文化层面上。

    历史上,因这种原因而反抗的人,该怎样还是怎样,谁也没有喊着‘虽九死其犹未悔’而思维更敏捷,肌肉突然得到强化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的意思是,天龙人已经做到了物理层面上爆发!

    身体可以因这种意志而成长?

    “有吗?我们没有感受到啊。”瓦哈娜与阿历克塞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哪有随便什么屈辱就变强的?”

    “首先进化不一定是变强,身体上的强化只是进化的一个小分支。另外时间也很重要,只有非常极端的情况才会瞬间进化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你们被困在这里,其实并没有收到多大的屈辱。因为你们自食其力,处于一个生态圈中,靠着自己的力量狩猎。这就好像塞伦盖蒂大草原上的狮群,他们依旧是野生狮群,而非家养的,哪怕整个家都被圈起来了。所以这点‘人权危机’,不足以让你们爆种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被关在实验室中,被逼迫做各种实验,以食物、生命等利益威胁让你们屈服,这些屈辱也还差了一点。差得这一点,就导致你们成长的时间不够!”

    “等你们因此而成长时,你们已经饿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屈辱越甚,成长地越快。瓦哈娜,你之前说的同伴选择牺牲,最后七名天龙人吃掉同伴尸体去最终一战,这种愤怒大概就可以瞬间成长为‘超级天龙人’。”

    瓦哈娜说道:“所以这又有何用呢?难道非得是逼得吃掉同伴的尸体,那种愤怒才能爆种?”

    老王忍不住吐槽道:“而爆种了……不还是灭绝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笑道:“你们说的都是极端例子,不要忘了,你们说的都是光明会用所谓的药剂转换出来的,无根无萍的弱势群体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们也知道,会想着以尊严为进化源动力的种族,必然已经是没有寻常的生存压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天龙人,可是一个强大的外星种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想象一下,一个人人不必为吃饭发愁,不惧自然灾害,没什么工作压力,技术强大,娱乐生物丰富,精神文化领域底蕴十足的种族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似乎,也只剩下受人尊重与实现梦想这两种东西,可能发生危机了吧?”

    “在这种高度发达的社会中,如果感觉人格被侮辱,一个人的基因就可能因此而成长,这个天赋该有多厉害?”

    “哪怕概率只有百分之一,也是非常强悍的天赋了!因为被侮辱这件事,实际上是‘不掉一块肉’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整个种族的利益上来看,相比起‘不是变强就是死’来说,这种尊严动力恰恰很‘安全’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面对致死的绝望,而只需要面对心理上的悲愤与痛苦煎熬。”

    黄极想了想,举了个例子说道:“这么说吧,假如地球上有一个国家,在国际上被各国嘲笑、抹黑,并且说是病夫,辱骂他们是低等生物,下等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伤害、侮辱、践踏他们的‘人格压力’,持续发酵一段时间,使整个种族群情激愤,无法释怀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一怒之下……一部分人怒而进化,一部分人体能翻倍,一部分智力提升,一部分人机能变异,超速再生,感官强化之类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老王等人马上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个非常强大的天赋,不一定需要战争或者其他比较激烈的形式中变强,和平时期也可以不断蜕变。

    不再是肉身需要什么,被动地去变。

    而是‘人格’需要什么,身体就随着这种意愿,朝着某个方向蜕变。

    如果把这个天赋,放到宋朝,文天祥能直接单骑杀进元大都,文人一怒血溅百步。

    放到民国,一些愤青能立地飞升,弃医从文不行,就弃笔投戎,还不行,就去搞科研,带着这种悲愤,思维速度和灵感乃至想象力都可能爆发。

    这种全新的进化源动力,适用于任何领域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么……”瓦哈娜和阿历克塞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所以……这才是平均每十年,天龙人会有一次大的叛乱的原因。按理来说,吃一堑长一智,光明会戒备森严,把你们困得死死的,为何还会有天龙人能冲出牢笼?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他们中,出现了超级天龙人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!即便是没有极端屈辱的事件发生,在痛苦煎熬中十年,日日夜夜都想着反抗和逃出去的你们……也该进化了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