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交流了很久,这还是瓦哈娜化为天龙人后,与人类交流最深入的一次。

    自从变成天龙人后,他们跟光明会的人没什么好说的,彼此不是迫害就是憎恨。

    而之前俘虏的平民苦力,也没有黄极这么能聊。见到他们就已经吓得不行了,把天龙人当做洪水猛兽,自己惊恐万状,又能说得出什么高见来?

    然而黄极不仅能瞬间接受现实,还能反过来帮天龙人分析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的天赋。

    这种无论面对什么毁三观的事情,都能处事不惊的气度,让天龙人们不知不觉地就把黄极当做一个平等交流的对象。

    黄极一番话,说的天龙人们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华极,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,但你也说了,我们可能只有几天的时间便会迎来哨兵小队,而进化这种事可遇不可求,难不成就这么干等着?”阿历克塞问道。

    他已经开始称呼华极这个名字,而非直呼‘人类’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单纯地将身体变强,就算再强悍十倍,也抵不过导弹洗地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每次天龙人大叛乱,都以失败告终?因为进化这种事是循序渐进的,是层层累积的。一两次进化,能帮助你们从这个山谷里杀出去,却不能帮你们击溃光明会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坐拥庞大的人力物力,武器装备资源全方位碾压你们,好不容易逃出去,人家直接派大军围剿,任你潜力无穷,也终将是被无情镇压而已。”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身体再强,也追不上科技的进步。虽然外星人有的可以在地球上强横如超人,但他在自己的文明里,依旧是运动员、军人的层面,而不是什么超人。

    瓦哈娜平静道:“我们只要逃出去,就一定会面对这种情况,唯有一战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们愿意诈降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瓦哈娜一怔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立刻道:“你是说假意投降,曲意奉承,然后再背弃约定,反戈一击?”

    瓦哈娜低沉道:“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为了下一代而忍辱负重,才是真正受人尊敬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瓦哈娜身子微微晃动道:“我知道……但我一想到要对那群混蛋低头,我就无法自制……感觉压抑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事后还要背弃他们……投降臣服是我说的,永不低头也是我说的……不行,一想到我到时候反戈一击,他们那蔑视的样子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瓦哈娜看起来极为难受,跟吃了屎一样,很明显她光是想想就有了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她在想这种事的时候,就如同普通人类正在被人绑在断头台上一样。

    黄极微叹,这其实不是血脉问题,而是瓦哈娜和阿历克塞他们自己的认知问题。

    天龙人的基因,乃是让身体尊重意志,并且需求他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这其实需要相应的‘软件’搭配。

    并不是说,就是一味的骄傲与不屈。真正的天龙人,是可以做到假意屈服的,只要他有更重要的目标。他如果是为了一个万人称颂的结果,天龙人其实做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 说白了,天龙人不为利,不乞活,只为生前身后名。

    如果将其理解为狭隘的死要面子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正版天龙人本身就拥有着无比悠久丰富的文化历史,他们自有其个人荣辱观,以及集体荣辱观上的判断。

    奈何瓦哈娜、阿历克塞他们并不是纯正的天龙人,他们的思维尽管因为激素、感官等生理因素而被扭曲,与曾经的他们性格截然不同,但其原型还是未变身之前的教育所形成的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是罗斯人,瓦哈娜原本是丹麦女人,哈斯帕则是意大利人。他们曾经都各自有各自的三观,与天龙人的三观其实差得很远,血脉相性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说白了,文化与血脉不匹配,软件没跟上硬件,不太兼容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三个天龙人,对荣辱、尊严的理解上,实际上比真正的天龙人要狭隘得多。

    他们是自己血脉的工具,尊严的奴隶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们继续说吧,关于光明会,你们还知道多少……”黄极心中其实已有定策。

    双方此刻已经熟络,三名成年天龙人你一言我一语,很快把他们所知道的都说了。

    哈妮等人,只觉得三观重塑。

    “原来那些阴谋论是真的,这个世界真的是被光明会主导的……”魔术师了解很多阴谋论般的传言,此刻立即对应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,传言里不是一直说,光明会的高层就是蜥蜴……就是天龙人吗?天龙人隐藏在地下,几千年来一直阴谋控制着世界,早已替代了各国首脑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白了一眼说道:“我的天……这个不需要跟瓦哈娜他们对应,你也应该知道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一个科技和能力强大的种族,闲得没事躲在地下阴谋控制地球文明?有病啊?”

    魔术师尴尬地说道:“但阴谋论是这么说的,蜥……天龙人在全世界的名声都不好,肮脏、邪恶与残忍……据说还要人类献祭同胞……他们要吃人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就更矛盾了不是吗?一方面说蜥蜴人肮脏邪恶残忍,一方面又说他们缔造了光明会掌控了世界。一边阴谋颠覆世界,一边让这种言论甚嚣尘上,网络中四处流传?”

    魔术师低头,这的确很矛盾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在光明会真实存在的基础上,这种阴谋论能流传开来,只能说明……这是光明会故意纵容,甚至是引导、抹黑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真实情况或许恰恰是反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其实看到瓦哈娜他们的处境,就知道所谓蜥蜴人的各种邪恶传说,都是刻意抹黑的形象。毕竟蜥蜴人都被关在这了,光明会实际上与其敌对,当然不会说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但毕竟,他以前只当做普通阴谋论看,并不觉得真的有外星人,所以不会深入去盘里面的逻辑。

    因此,在看到相关的阴谋论后,大脑里已经被烙印了蜥蜴人邪恶、丑陋、肮脏、残忍的诸多印象,并且在提及光明会时,总会以为背后是蜥蜴人掌控的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任何被流传的真相,都是被加工过的。

    这其实恰恰就是光明会的聪明之处,他们很清楚,世人缺乏独立思考能力。在快餐式接收资讯的互联网时代,没有人会深究一个很多人都相信的‘设定’。

    谁又知道,阴谋论中布局千年,掌控世界的光明会,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影响恶劣的目的,他们并不想毁掉人们的生活,相反,他们也希望大家活的更好,光明会的目的,其实只是想长生而已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任何真相流传到大众眼中时,定然早已面目全非。想要看清其本质,就要结合时代背景。这个世界上,蛇与龙在西方一直都是邪恶的代名词,因为圣经里写得很清楚,邪恶的古蛇在伊甸园中诱骗夏娃吃禁果。启示录里也写了,大龙要阻止圣子降生,‘大龙战败,天上再没有他的地方。大龙就是那古蛇,名叫魔鬼,又叫撒旦,是迷惑普天下的’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宗教中,人类所有的罪,都来源于那条蛇……此乃最初的原罪,圣经之后大地上的所有事,生生灭灭、蝇营狗苟、手足相残、人性私利、王朝更替、亿万兴衰……都源于这个‘错误’!”

    “可其实在东方人眼中,至少我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……那条‘古蛇’,只是帮人类拥有了高等智慧,可以分辨善恶而已。他凭什么要被唾骂数千年?”

    “尽管人类对自然犯下的所有‘罪’,都源于这份智慧。”

    “但任何物种都可以怪那条蛇,却唯独只有人类自己,不可以怪罪那条蛇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身体发颤,他是个基督徒,黄极直接把他的信仰践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么说……”他还还没说完。

    黄极就微笑道:“你不用跟我辩论,这是文化差异,现在的重点是……我已经知道怎么逃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魔术师直接被阿历克塞推到一旁,把话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快说!”阿历克塞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曝光这里,技术上我可以用无线电信号,连接到物联网中。之前科加斯说了,这里是克里斯托山脉的南部,也就是说,这里距离城市其实并不远。我们拍一些照片,发给外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天龙人们懵逼了。

    瓦哈娜甩尾巴道:“你想依靠舆论逼压光明会?亦或者让世人纷纷闯入这山区‘寻找蜥蜴人’,继而破坏光明会的包围网,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动用军队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?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恕我直言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把‘几乎’去掉,一定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瓦哈娜一愣道:“那你还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这当然是为了让光明会,以为你们已经逃脱了啊!”

    “如果外界出现了你们的‘街拍’,并且传言有人在其他某个树林或山区里发现了蜥蜴人的踪迹。然后光明会的人再进大蛇谷调查,到处都找不到你们……你说他们会不会认为你们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沉吟道:“如果他们真认为我们已经逃掉了,那么肯定会把大部队调到‘传言目击到蜥蜴人’的地方。只要大蛇谷的防守力度下降,我们就可以翻山杀出去。倘若驻守的人再少一些,我甚至有把握真的偷偷离开!”

    瓦哈娜说道:“但这一切的前提,是他们真的相信我们已经逃掉了。也就是说,要让敌人在大蛇谷里怎么也找不到我们。这要怎么做到?山谷就这么大,我们这么多人,怎么藏才能不被发现?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真正离开的‘隧道’,不是挖穿这座山,而是向下,到达任何探测仪器都无法扫描到你们的深度,然后把自己埋起来。”

    瓦哈娜追问道:“他们的探查一定是很仔细的,如果我们留下痕迹,他们一定会发现,继而想到我们把自己埋了起来,掘地三尺也要找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所以我们挖完了洞,必须有人在外面收尾,把隧道全填了,并且把痕迹都清理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牺牲一个人?”阿历克塞眯眼道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我来善后,保证不会被看出端倪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蒙圈了,哈妮急道:“那你自己怎么办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当然是被抓走啊。”

    瓦哈娜说道:“我不是告诉你了吗?他们附近就有一个圣塔菲生命科学中心,你一定会被抓进去拷问,那里就是小白鼠们的地狱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就只能拜托你们,逃掉之后,再回来救我了。我先把你们救出去,你们再把我也救出去。”黄极摊手道。

    瓦哈娜沉吟道:“所以最后还是要他们硬碰硬。”

    她丝毫没有犹豫要不要回去救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被大军围剿,和奇袭一个基地,是两码事。感谢你们告诉我关于圣塔菲基地的情报,说实话,我对那个基地很感兴趣,里面有大量的基因药剂和生命科学研究员,而我身为小白鼠,一定有和研究员交流的机会。我有把握不会死,而且还可能被看重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问你们愿不愿意诈降,你们不同意……所以就没办法了,诈降的只能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确定我能不能承受拷问,我想我就算说自己受得住,你们也不信。所以我现在提前告诉你们……我会直接投降光明会,背叛你们这些天龙人,把你们让我‘假死’,谋划挖洞藏身,骗走主力等一系列计划,都告诉光明会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等蜥蜴人面色古怪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不仅如此,我还会把你们可以通过维护尊严而进化的天赋,告诉光明会。当然,我会说是你们自己发现的。而且我说这些的时候,一定是你们已经逃掉的时候,我会把握好时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为了拖延时间,我有很多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众所周知,我对他们的麻醉剂过敏,常人都要昏迷三个小时,我起码三个半小时吧?”

    “等我醒来,我也会用各种方法拖延时间到四个小时,然后才会全部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间,应该足够光明会调走大军,以及你们逃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我再作为光明会的新人,以背叛者的形式,成为打入你们蜥蜴人中的卧底……”

    瓦哈娜、阿历克塞等蜥蜴人,都听晕了。

    黄极是光明会的小白鼠,然后现在是他们的盟友,接着帮他们逃出去后,又投降光明会交代这一切,再次成为光明会的小白鼠。

    甚至不止于此,黄极似乎还打算凭借出卖他们的功劳,而成为真正的光明会成员。

    这是极有可能的,因为在光明会的视角中,会认为‘蜥蜴人肯定很信任华极’。如此光明会肯定会利用这层信任,让他反过来再去骗蜥蜴人。

    “谍……谍中谍中谍?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计划后,都蒙圈了。

    但随着黄极开始深入讲之后的细节,整个计划最后的收尾,以及不同情况该如何变招,足足说了四个小时后……

    他们都服了……

    “听明白了吗?”黄极最后道。

    天龙人尾巴直甩,已不得不敬佩黄极,因为整个计划,他是唯一的牺牲者。

    如果出了什么问题,也是他倒霉。

    “明……明白了!本大爷一定会去救你的!你这家伙……可一定要活着啊!”阿历克塞咧嘴道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