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吃饱喝足休息,到了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几个小蜥蜴人,驱赶着七名人类苦工,在树林里伐木、捕猎和采集野果。

    他们在树梢嬉笑交谈着,而哈妮等人只能拼命干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哈妮突然把草篮子一扔,跪在地上大哭。

    她似乎已经崩溃了,眼神哀痛。

    “昂!”一名小蜥蜴人见状,从树上跳下来低吼一声!

    尾巴甩动着,打得空气劈啪作响。

    哈妮麻木地抬起头,流泪道:“把华极的尸体安葬了吧。”

    小蜥蜴人晃着脑袋,根本听不懂哈妮在说什么,毕竟他根本不懂英语。

    “昂!”小蜥蜴人一尾巴抽在哈妮背上,将其打飞一米多远,然后指了指地上的草篮子,让她继续收集野果。

    哈妮嘴角渗血,挣扎着爬起来,突然从怀里摸出了一把手术刀!

    那是华极之前订购的手术刀之一。

    天上的无人机注视着这一切,幕后的富豪们惊呼道:“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反抗的……是她!”

    “这是华极买的刀啊,她本来就得了绝症,如今成了苦力,毫无希望可言,华极又死了,她恐怕也不想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哈妮握着手术刀,朝着小蜥蜴人冲锋。

    “叮!”刀子连鳞片都没有扎穿。

    小蜥蜴人大怒,一巴掌糊在哈妮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只见哈妮往旁边栽倒,噗通一下头抢在地上,身子还连滚了两圈!

    “哈妮!”卢瑟冲上去,只见哈妮紧闭双眼,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卢瑟用手指摸了摸哈妮的颈部,随后一脸崩溃道:“NO……NO!”

    “NO!”

    卢瑟踉跄地退后,一屁股坐在地上,抬起手一看,自己手上全是血。

    科加斯连忙将无人机拉低高度,富豪们都凑在屏幕上看那哈妮。

    只见哈妮静静地躺着,头发里渗透出大量的鲜血,不一会儿已经在脑后形成血泊!

    虽然因为头发的遮挡而看不到伤口有多大,但显然,哈妮已经被小蜥蜴人一爪子砸裂了脑袋,说不定锋锐的尖爪都刺进去了,以至于流了这么多血。

    “又死一个!”科加斯大喜。

    卢瑟看着手上的血,鼓起勇气又凑上去,想要抢救哈妮。

    他做了一个标准的心脏复苏动作,随后准备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结果小蜥蜴人一尾巴将其甩开,指了指石器锄头,让他继续耕地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她!你们这群怪物先杀了华极,又杀了哈妮,我们最后都会死在你们手上的!”卢瑟哭着咆哮道。

    小蜥蜴人一脸淡定,甚至都没听懂他在说什么,继续指了指锄头。

    卢瑟还要再说,老王连忙一把将他拉住,拖到锄头旁:“差距太大了,而且他根本听不懂你说话,年轻人别冲动,好死不如赖活着!”

    小蜥蜴人扫视一眼,见众人又继续干活,便跳回树上,继续和一岁的小弟弟们嬉闹。

    幕后富豪们微微叹气道:“这个老头毫无锐气,如果所有人都怀恨在心,相互打气,他们可能还会逃跑。但有这个老头从中不断传播苟活的思想,剩下的人就会越想越怕死,渐渐都不敢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接下来一个小时,大家都老实干活,没人再敢反抗。

    科加斯紧皱眉头,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,他这个游戏瞒不了多久,他只有三天的时间,这群人必须尽快都死掉才行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人只要老实当苦力,蜥蜴人肯定不会杀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得作弊了……剩下的聪明人,是那个魔术师了……”

    科加斯走出大厅,打了个电话,不久后回来。

    很快,富豪们就看到一架无人机似乎跟失控了一样,晃悠悠地往树上的小蜥蜴人头上撞。

    “嗯?”那小蜥蜴人感觉脑后生风,闪身躲开,同时尾巴如铁鞭一般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无人机立刻又拉高,朝着远处跑去。

    “昂吼吼!”小蜥蜴人不爽地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同伴看到,也跟着追上去,抓着石头猛砸无人机。

    然而与此同时,在较远的地方追捕猎物的阿兰和魔术师二人,也注意到小蜥蜴人走远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心道:“跑啊!你们倒是跑啊!你们不会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他内心咆哮着,而魔术师回头看了两眼,眼看到看守他们的小蜥蜴人根本没关注这边,面色惊喜。

    “阿兰!好机会,快跑!”魔术师拉着阿兰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怎料阿兰甩开魔术师的手说道:“跑不掉的,这里距离通关出口起码有十几公里,而蜥蜴人可以追寻气味,我们根本跑不过他们!”

    魔术师抬头看向天空的无人机,一边回头,一边招手道:“买东西,我要买东西!杀虫剂、清新剂……还有催泪瓦斯!”

    “哈妮死了!按照常理,她所属的三十八亿应该分配给剩下的所有人!对吧!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这样的隐藏规则吧!不然怎么活啊!这群怪物……回答我!还是说你们都想看着我们被玩死?”

    科加斯同时也是主持人,眼见魔术师果然反应到这一点,立刻操控最近一台无人机降低高度,轻声说道:“没错,你有六亿两千万,请说出你的购物清单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一边朝着远处跑,一边说道:“催泪瓦斯十个!然后剩下的钱……全部买车!给我一辆沙地摩托车!”

    清新剂、催泪瓦斯掩盖气味,针对蜥蜴人嗅觉。

    沙地摩托车,则是用来逃跑,他想要一鼓作气逃到出口。

    “资金不够,沙地摩托车一百五十公斤,你连运费都付不起……”科加斯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魔术师猛地停下脚步,说道:“我明白这个游戏怎么活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毒药……”

    科加斯蹙眉道:“提醒你,一般的毒对蜥蜴人一点用都没有,几乎等于是食物或者调味料……”

    用寻常的毒,蜥蜴人都没感觉,继而也就不知道魔术师在反抗,所以他提醒魔术师。

    魔术师回头看向远方的众人,又开始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一惊,怎么不跑了?

    只听到魔术师轻声道:“如果人数再少一点的话,按照死者的资金由幸存者继承原则……我迟早可以买得起车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活下去,其实并不需要找出杀死蜥蜴人的办法,我只要杀死队友获得资金,买到车,然后忽悠卢瑟那个傻子反抗,而我趁机逃跑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眼睛一亮,激动道:“你很聪明!”

    他心里暗道:这也可以?太好了!这个魔术师很好!很棒!我正愁怎么把你们快速坑死呢,你竟然能想到杀死队友获得资金?把钱集中起来买车……真是天才啊!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我要能快速毒死人类的毒药!最好是压缩气体型的,吸一点就会死掉的那种!”

    “有!”科加斯作为圣塔菲的后勤主管,他知道有些东西是光明会研发出来而市面上没有的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光明会是不会拿出去卖的,但现在他见魔术师打算把队友杀了凑钱,当即决定把研究所的TX压缩剧毒喷雾剂送过去。

    这东西,其毒无比!别说什么佣兵,只要吸进肺里,就算是哨兵也会被毒死!

    “来个十瓶!投放到树林里……就那边的石头后面,我会找机会去拿的!”魔术师说完,立刻跑回到阿兰身边。

    此时阿兰已经抓到了一头野鹿,看到魔术师回来,问道:“你不是逃跑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了一下……还是没胆子跑……”魔术师叹道。

    阿兰点头道:“不要太莽撞,我在佣兵界混,只学到一个道理,那就是要了解敌人!”

    “蜥蜴人虽然恐怖,但一定也有弱点,在找到弱点之前,我一定要温顺地活着,哪怕是十年!二十年!”

    魔术师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他们带着猎物返回,而幕后的科加斯心里冷笑连连:“这个阿兰就是个废物,混子!还十年二十年?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!”

    科加斯当即打电话,让人把TX剧毒喷剂偷偷送去。

    “魔术师,加油啊!”科加斯心里激动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群人带着猎物和哈妮的尸体,跟着小蜥蜴人返回洞穴后,一脸轻松写意,甚至还和蜥蜴人勾肩搭背。

    黄极身上挂着俩小蜥蜴人,正在和瓦哈娜不断交流,见到他们回来,笑道:“哈妮死得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老王笑道:“那叫一个逼真!哈妮演技不错的,那眼神麻木,小脸煞白的,一看就跟不想活似的。”

    哈妮满脸鲜血地从阿兰手上跳下来,说道:“那当然,我可是曾经真的寻死过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“我去死者席坐了!”

    说完哈妮美滋滋地跑到了黄极身边,她杀青了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去把血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卢瑟说道:“我也去洗洗,说实话,血包爆我一手牛血,太逼真了,我当时差点以为小约顿下手没轻没重的,哈妮真被打破了头。我当时崩溃的表情其实是真情流露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说笑着,而黄极看向魔术师道:“采购员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魔术师微笑道:“你真是把幕后人的心思看透了啊,真的有那种毒药!一喷即死,我一提,他就同意给我了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也只是猜测,一般来说,没有什么剧毒能一喷即死,但光明会这么牛逼,这片区又归属于一个生命科技中心,说不定研究了什么超级剧毒,现在看来果然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拿到手后,进来调包一下,把毒给我研究研究,至于你,就用清新剂把队友杀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阿兰撇嘴道:“为什么让我那么稳健啊?杀人的事我在行,我一个人把你们全杀了毫无违和感。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这不是杀队友……而是当采购员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这次试探,我已经断定,科加斯希望我们都死掉,而魔术师的‘自私独活’的想法,正中他下怀。”

    “科加斯会希望借用魔术师的手而把我们都弄死,最后再坑死魔术师。这其中,如果太顺利,那么有些东西他就不会卖给我们了……就是要磕磕绊绊,总是差那么点,而逼他暗中提供更好的帮助。魔术师也能以自己太弱等各种理由,把几十亿,真花出几十亿的效果来……否则这笔钱,买个炮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有这么个内鬼,我们不趁机搞点好装备,我都对不起自己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