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龙人们轻松就挖出了一条六十米深的井道,这个深度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至于黄极则与瓦哈娜一起学习天龙人的语言。

    哈妮很惊奇,一开始她以为是在跟瓦哈娜学,可很快发现,并不是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怎么在一起跟小悠米学?”哈妮惊讶道。

    小悠米,是个五岁的小天龙人。

    大人跟小孩学说话?合着瓦哈娜的天龙人语言,还没有自己的孩子精通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天龙人的基因里就记录着一种语言,随着年龄增长会自动学会,有人教会更快,如果没人教,则到了五岁才会学完。”

    “超出五岁,这种自动激活语言的功能就消失了,就必须主动学习语言,得靠死记硬背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历克塞这些人类变化的天龙人,因为转化后就直接是二十岁了,所以最初是不会天龙语的,乃是他们生了孩子之后,反过来跟着小天龙人学会的。”

    但这样,对瓦哈娜等人来说,就相当于第二语言,而非母语,他们的母语依旧是英语。

    哈妮听着小悠米‘昂呼昂呼’的话,咧嘴道:“我们生理结构不一样,这个天龙语学不了吧?”

    怎料黄极紧接着就跟着小悠米,在那嗷呜起来,虽然黄极明显很吃力,且缺少了一些‘腔调’,但小悠米还是听懂了,两人竟真的对话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黄极只是在说一些日常的短语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还好吧,天龙语没有语法,或者说他们的语法很随意,主要靠意会。一些常用语句,我把几个关键字发音出来,然后再去补其他的衔接词,一样可以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我甚至说错几个发音都可以,他们能猜出我的意思。这个语言蕴含着极其丰富的文化,一个简短的词组就包含了磅礴的背后含义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绝大多数发音,人类是可以发出来的,只是非常吃力而已,像高声说清楚恐怕是不行,但面对面轻声交流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哈妮感慨道:“好厉害,语言这种后天学习的东西,竟然可以先天就自带。五岁之前自动学会,他们难道是把语言直接录到了基因里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其实这个基因,人类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哈妮愕然,满脑子问号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天龙人的语言库基因,是植入到了人类基因组中的。我猜,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‘禁果’吧。”

    哈妮难以置信道:“怎么可能?人类哪有这种功能?我从小没有母亲,父亲也很少管我,我三岁多才会说话,如果没有人教我,我根本不可能自动学会语言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人类大脑的语言系统,有一个关键期。从出生开始,到五岁时都会轻松地学会自己的母语。这是个语言敏感期,哪怕不刻意去教,平日里大人正常交流,小孩子旁听也能渐渐学会这门语言,一般三岁就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个超速学习语言的能力,在六岁时就失效了,仿佛语言库的大门正在关闭。假如这个小孩五岁前没有学过任何语言,那么之后再想教会他语言,就会非常困难,用尽办法他都很难学会,而且这个孩子的心智会远不如常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十岁前,还没有让他学会语言,则这个孩子永远都学不会语言了,大脑的语言功能,彻底消失。”

    哈妮说道:“有这种事吗?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语言敏感期假说,或者叫语言关键期假设。之所以只是理论,在于这世界上几乎所有人都会语言,且介于人权问题,没有好好做过不让小孩学说话的严格试验。仅是从狼孩的几个例子中看出来,狼孩从小不懂语言,回到社会中怎么教都教不会,这在上世纪的法国有详细的观察记录和管教记录的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这个假说,生物学家在大脑负责语言中枢的反射区上,也是可以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的语言系统,像是一个仓库,大门从1岁开始慢慢变大,五岁开到最大,然后又开始慢慢关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小孩学各种语言特别快,但大人就比较难了。”

    哈妮问道:“但是依旧有二三十岁学会外语的人啊,而且大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那是因为他们小时候本来就学会了母语,把人类的语言仓库给填了,就相当于有了压箱底的黄金一样。只要能在语言仓库开启的时期内,学会一门语言,拥有了‘母语’。则语言功能被永远固化,一直到死也不会退化。之后还可以再学第二门、第三门,语言库可以一直往里面填充,只要记性好,学到死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反之,十岁前还没有学会说话,则这个人会直接‘退化’成以吼叫声来表达情绪的‘人科物种’。除非基因改造,或者把他大脑语言中枢激活,否则永远都教不会他任何语言,他直接失去了这个功能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语言,这是非常影响智力的事,思维模式会变得极为简单。如同猫狗,你叫狗坐下,你真以为他听懂你说话了?并不是,他只是记住了你说‘坐下’这个声音,并且将其和动作联系在了一起,这是单线程的,一条直线的思维。”

    “但人类不一样,会因此脑补很多,并且定义你这么说话是不是坏人……人类之所以被算作是高等智慧,就在于人类的思维是发散性的,犹如繁茂分叉的树状图。”

    “这棵‘树’,就叫做‘智慧果树’,或者叫‘分辨善恶树’。学名,多线程发散性思维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听得目瞪口呆,魔术师嘴角一抽,没想到黄极这都能怼到圣经上……

    瓦哈娜看向一名十几岁的女天龙人,说道:“华极,你说没错,光明会就做过这样的实验,在大众社会中,不教会儿童语言是非常严重的人权问题,所以没有严谨的实验证明这个假说。但是光明会做试验,却是百无禁忌。”

    “安妮就是这样的孩子,她从小就在圣塔菲生命科学中心长大,研究员从来不跟她说话,也禁止任何人和她说话,所以她直到十岁,都不懂任何语言。”

    “只知道咿呀呃呃,表达情绪。思想极其单纯,她甚至觉得研究员给予她痛苦,然后给她食物,这都是理所当然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的乖巧,光明会将其转化为了天龙人,她也是迄今为止,唯一吃了光明会扔的食物的天龙人。”

    大家惊异地看着静静在一旁挖洞,从始至终都很安静的女天龙人。

    原来她不是不爱说话,而是压根不会说话。

    “她既然吃了光明会的投食,那就是可以驯化啊,为何光明会还是把她跟你们一起丢在这里呢?”哈妮问道。

    瓦哈娜摇头道:“那只是刚开始,天龙人的尊严是烙印在基因里的,哪怕她的认知有偏差,她也会变得很主动,而反感被动。”

    “安妮最初的认知,是做试验才能吃饭,所以她坦然接受了光明会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她变成天龙人之后,重点不在于吃饭,而是被人体试验这个‘工作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饭是人类的最底层生理需求……但不是天龙人的,天龙人无惧饥饿,要的是受人尊重的需求。所以在激素和种种生理影响下,她的思维模式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什么都不懂,基本只知道试验和吃饭,吃了几次被动的饭后,安妮感觉很压抑,这种事情的发展不由自己掌控的感觉,会让天龙人本能地觉得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她在被实验中,渐渐学会了实验操作。之后主动造成了一次越狱,她杀出牢房,主动杀到研究区域,完美重复了上一次实验,然后向研究员伸手讨要食物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还得了,因为她越狱伤害了很多人,所以战斗部队出动,想要镇压她。安妮她就愤怒地和光明会大战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她被镇压,光明会给她注射了镇定剂,结果发现镇定剂不被身体吸收!安妮在拒绝吸收!在她的判断中,食物是‘我做完人体试验后,别人交给我,然后我自己吃下去填饱肚子的东西’。这种强制注射进体内的,她不认可为食物,所以拒绝吸收。”

    “拒绝吸收,是所有天龙人的反抗行为,光明会以为她这种原本都已经驯化的孩子,转化成天龙人后还是会主动反抗,便无奈地将其流放到我们这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挑眉道:“安妮……只是在讨薪水啊……凭什么我主动加班把实验做了,你不给我应得的报酬?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瓦哈娜说道:“她这种习惯,在我们这里依旧存在,她必须先干活儿,才吃饭。她没有储存私有财产的概念,从来不会把得来的食物留到第二天,而是到了第二天再干一次活,获得食物。”

    “她到现在都还气不过……始终记得光明会欠她一顿饭!”

    黄极知道,这个安妮,是暂时为止唯一‘可以驯化’的天龙人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智力有缺陷,不会语言,既不会人类的语言,也不懂天龙语。

    她的思维很简单,且没有什么文化,认知的概念不多。只要利用这一点,这个女天龙人还是能被利用和支配的,无非是麻烦点,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毕竟光明会可以控制,别人也可以控制,而且这种铁憨憨还特别‘主动’,百无禁忌,再也没有之前人类小女孩时的胆小。

    所以光明会,其实早就死心了,彻底放弃把天龙人发展成兵种。

    光明会转而追求的,是提取天龙人强势的基因,转移给人类。比如天龙人的超级感官,比如的强大免疫系统,比如天龙人的超长青春期和寿命。

    殊不知,人类体内,本来就有天龙人的基因,黄极甚至知道……不只是语言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