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明会,已经用试验证明了关键期假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人类和天龙人,都有这种特质。

    但想到黄极之前说人类体内有天龙人的语言基因,魔术师还是不解道:“人类的语言库,跟天龙人有什么关系?天龙人也有这个关键期,只能说明所有智慧物种都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天龙人通过技术,在基因里植入了语言,等于提前就预设好了,一出生就自动有一门语言往仓库里填。而人类却没有这个自动学会某个语言的能力,只能后天去填充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自然界的生物想进化出语言功能,是极其困难的事情,应该要非常漫长的时间,以及极其偶然的因素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的语言系统,更是极其不稳定。从出生开始,五年不用直接萎缩,十年不用退化消失!这看起来更像是进化不完全的物种,被外力加入了语言系统这个功能。直到现在我们的基因都还没有适应它,以至于长时间没有载入一门语言的话,基因会判断‘这什么东西?浪费我的能量,根本就与生存无关,关了关了!’”

    魔术师还要再说,黄极打断他道:“现在,人类的确是没有自动领悟一门语言的功能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不定以前人类有!只是后来语言库的数据被清空了而已,导致人类只有空白语言库,可以从父母或外界学习语言,却不能脑子里自动冒出语言体系来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不解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猜?”

    黄极耸耸肩道:“因为你信奉的圣经是这么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魔术师大惊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起初,全地上的人们,言语口音都是一样。后来他们想要建造一座通天塔,直通天上,去到上帝们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上帝并不担心这座塔,反而担心道:‘看哪,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,都是一样的言语,如今既作起这事来,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。我们下去,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,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。’”

    “上帝们成功了,他们让全地上的人们都开始说不同的口音,分散到各地几代之后衍生出各种语言,因为语言不通,人们至此再也无法全部团结起来,共同协力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无话可说,这确实是创世纪明确记载的,并且的确用了‘我们’这个说法,不仅是巴别塔的事,在各种事上耶和华都用了‘我们’来自称。宗教学者对此的解释是……耶和华三位一体,所以用‘我们’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全地上的人,都说一样的语言,很不合理,所以广泛认为这只是个宗教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假如它是真的,那我只能认为,‘古蛇’诱骗夏娃的所谓禁果,隐喻的就是给出了他们自己的语言库基因,这个基因让人类从一出生,三五年内就会自动学会天龙人的语言,这也使得他们的思维多线程,可以定义‘善恶’这种自然界的物种根本想都不会想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由此,全地上的人们才会口音言语一模一样,并且人们竟然借此集中力量干大事……仰望星空,想爬到天上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又有个跟我的三观很不符合的情况,那就是上帝并非担忧这座塔威胁他,而是觉得‘这份团结’很不好。觉得‘你们今天能合力造这座塔,以后岂不是想造什么造什么’?”

    “所以巴别塔这个故事,结局中上帝并没有动那座塔,只是把人们的语言变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,上帝们是把‘迷惑普天下的’、‘邪恶的古蛇’的语言,从人类基因里删掉了,但留下了空白的语言库。这导致人们可以跟别人学语言,但又不会独立自动掌握‘古蛇语’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孩子通过父母和外界环境学习到‘古蛇语’,再长大交给下一代,久而久之,在不同的地区,不同的环境,就会有不同的口音偏差!”

    “经年累月之后,相隔甚远的人们,语言偏差越来越大,也就成了各种不同的语言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瞪大眼睛,起初天龙人语言库基因,让人类一出生就如同复制一般的学会标准语。

    而后来没有这个功能了,语言库留着,内容却被删除。继而孩子只能从外界学习,可学习这种东西,个体不同,就会有差异。

    小孩子牙牙学语时,口音千奇百怪,很不标准。这种不标准一点一点地延续积累,老一辈的人死掉,新生的人继承,自然而然就会在各地形成众多不同语言。

    “就算有偏差,也不至于差距这么大吧!很多语言彼此之间构造逻辑都不一样!”魔术师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失去自带语言的天赋,最大的变化你知道是什么吗?那就是……语言可以被‘改进’,不存在标准语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龙人的语言其实是挺不适合人类的,因为有点复杂,会意的成分太多,而且对人类的声调控制要求很高。很难学习和驾驭。”

    “人是有适应性的,根据自身需求、社会需求而变化自己的语言体系。有些难发的音,说起来嘴巴累死了……自然就会朝着更简单的方向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说白了,偷懒省事,后天学习起来,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说……去掉几个用得少的词,创造几个现实生活中新发明的词,再删掉几种音调。”

    “出几代聪明人,干脆简化一下结构,自创一门语言。一件事由难改易,很轻松就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沉吟道:“这的确对得上……但是也只是你的猜想,只是可能性之一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没错,不过刚才在学习天龙人的语言时,我发现了一个佐证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后天学习,导致的语言差异,那么越早学习的词,就越不容易改变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吧……”魔术师呆呆道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,人类刚出生所学到的第一个词,还保留着当年那古老的发音……‘妈妈’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呆住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人类的语言差异,是后天学习导致的,那么孩子越早学习到的词,发音自然就越相近。

    反过来,如果叫妈妈的声音很相近,那么意味着在很久很久以前,大家是同一种语言,只是后天学习分岔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看向瓦哈娜,只见瓦哈娜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,这是在表示,他们天龙语的确也叫‘妈妈’。

    瓦哈娜张嘴道:“我们有很多叫法,其中最简单那种的发音,是mu,或者ma,但严格来说是要连起来发音……”

    “mua~”

    天龙人,活生生地在这像他们演绎自己的语言,

    他们的语言中对母亲的称呼和人类这么像,几乎是铁证了,毕竟正版天龙人可是外星人,这个语言也是正版天龙人储存在基因里的。

    由此,巴别塔的故事或许是真的。

    人类最初天生自动加载天龙语,可是后来被上帝删了,所以现代人才要从小学说话。

    圣经故事米国人人都读过,关于语言的来源,圣经没有写,上帝从来没有赐予过人类语言,反而是变乱了人类的语言。

    至于理由,并不是通天塔亵渎了上帝,原文里上帝说的很清楚:“如今既作起这事来,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。我们下去,变乱他们的口音,使他们彼此语言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是真的……”老王呢喃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说实话,即便跟现实没有关联,只是单纯的故事,我看完圣经也头皮发麻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觉得这个立场,怕不是有点问题吧?古蛇让夏娃吃禁果有罪,因为人类分辨善恶后就会有纷争,这既是迷惑普天下的蛇之原罪。但上帝让人类彼此语言不通,形成不同民族分歧仇恨,就很好了?”

    “这大约是传播最广,流传最久远的双标了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叹气道:“你想多了,普遍的宗教解释里,这句话的意思乃是上帝不想人类以后行替代祂之事,这是亵渎。”

    黄极耸耸肩道:“所以上帝是承认了……人类团结成一个共同体,以后可以替代自己,成为一个‘全知全能’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魔术师哑然,满脸无语,这怎么又否决了上帝的全知全能?

    哈妮在一旁嬉笑道:“笑死我啦!你别再杠了!”

    她身世悲惨,从小也没有去过教堂,所以她只信仰实际利益,眼下见曾经非常健谈的魔术师,都听自闭了,顿时乐出声来。

    魔术师苦涩道:“虽然心里很不爽,但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。总之我也不争辩了,因为人是无法说清楚神的,不可能真正理解上帝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我并不是在击溃你们的信仰,事实上,上帝这个行为也没错,没有它变乱语言,也没有人类后来百花齐放的文化,只能说这个动机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即便是光明会,也不信圣经里的上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大家已经颇为了解光明会了,瓦哈娜告诉了大家很多,所以听到这句话,感觉特别惊奇。

    “光明会与其背后信仰的存在,他们与天龙人是敌对的,抹黑并且还争战过,这不正好对应圣经中的上帝耶和华吗?”哈妮不解道,她是完全支持黄极的想法的,所以更觉不解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瓦哈娜,你昨晚给我们介绍光明会时,说他们是以‘666’自居,并且在圣塔菲的研究所里,还有宁禄雕像对吧?”

    瓦哈娜点头道:“是的,光明会的确也是敌基督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都乱了,无论是666还是宁禄,都是敌基督的代表。

    光明会如此迫害他们,而且听瓦哈娜介绍,简直就是个球奸,没什么用的备用小白鼠,还会被卖出去送给外星人吃,这些他们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说他们是恶魔势力,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。可是黄极已经把所谓的‘古蛇’、‘魔鬼’、‘撒旦’洗白了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华……华极,你不会要洗白光明会吧?”老王惊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笑道:“我之前不是都说了吗?光明会与天龙人敌对,且一直在抹黑天龙人,甚至加工阴谋论,说自己是被天龙人控制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目的是什么呢?忽悠世人?没意义啊,因为他们知道世人根本不相信外星人的存在。难道只是单纯地污蔑天龙人,心里暗爽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肯定是有实际意义的!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很聪明,他突然笑道:“本大爷知道了……表面上是在地球中流传,实际上,是在搞臭天龙人在星空中的名声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没错,光明会很喜欢自黑,他们不在乎虚无的名声,他们自己就是工具。所以总是擅长从自黑中谋取利益。从所有流传的阴谋论中,光明会仿佛是地球上最大的反派,邪恶至极。明明他们实际上控制了舆论,洗地功夫一流,为何就是不洗自己?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个逻辑关键点,那就是光明会所行之事,乃不为星空秩序所容!”

    “一旦被发现了怎么办?没关系,可以甩锅。因为全地球的人都知道,光明会是被天龙人在幕后建立、控制的!”

    “这符合其幕后真正主使者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A国在B国领土上搞事,倘若事迹败露了,A国也可以说这一切都是C国指使的。

    黄极心中暗自感慨,光明会幕后真正的那位‘6的意志’,可谓是隐藏至深,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告诉光明会,只以敌基督,也就是犯罪者群体的象征符号‘6’,来表明自己,隐约把自己自诩为‘犯罪的代名词’。

    虽然光明会也信仰鸟形外星人,可‘6的意志’真的是鸟人族吗?未必啊。

    如果事迹败露,星空执法者只是宏观的粗略调查一下,那么倒霉的是光明会和天龙人。

    倘若调查地严谨深入一点,把整个利益链掀翻,那也就多倒霉一些小灰人,再顶多有个鸟人族。

    而幕后的那个真正犯罪者大佬,简直就是个不粘锅啊,真一点锅都沾不到他。

    隐居幕后,游戈在各方势力之中,是个自由、冷酷、强大而非法的家伙,星空级的法外狂徒。

    黄极对魔术师说道:“圣经里的上帝们,更像是一种强大的秩序。我并不想击溃你的信仰,某种意义上来说,上帝不好也不坏,他更像在按照某种秩序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魔鬼撒旦并不是在单一地说天龙人这个种族,乃是在说一个大分类。应该翻译成……犯罪者,叛逆者。事实上,撒旦的含义不正是叛逆了上帝们的教条吗?”

    “上帝为何可以双标?为何可以说谁有罪,就是有罪?因为……他的权力最大!权力越大,就越容易双标,就越有资格双标!而别人拿他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说了那么多上帝的坏话,其实不是想说上帝是坏人,上帝们只是不爱人们而已,他们有很多立场罢了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理解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光明会及其幕后是犯罪者,正版天龙人文明也是犯罪者。他们都是客观上的‘魔鬼’,只是动机与初衷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而对人类有些虚伪的上帝,恰恰才是秩序的代言人,是正义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正义什么的,就算了吧。因为用善恶去判定外星群体实在可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不同的个体,也各有不同立场。如今我们身陷囹吾,地球之上光明会势力屹立不倒,明明在犯罪却从来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天知道……上帝是不是受贿赂了啊,这秩序什么的,也就那么回事吧……至少上帝从来不会聆听人们的祷告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语,上帝收钱了?

    魔术师听得差点喷出来,说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哈妮在一旁笑道:“行了,别说了,你吃饱没?吃饱了出去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