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,小约顿继续放牧魔术师等人。

    魔术师找到机会,来到一座大石头后面,拿到了空投。

    “TX?”魔术师将毒药瓶和清新剂从领口塞进上衣里。

    他把衬衫下摆塞进裤子用腰带扎紧以防止它们掉下去,如此他上身腰间看起来鼓鼓的,不过他还有西装外套,直接把外套裹在腰间偏上的位置,两条袖子在身前打结。

    看起来就像是干活嫌热把外套系在身上,实则趁机遮掩住了衬衫里藏的十瓶毒药和清新剂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不动声色,认真工作,和阿兰砍了许多木头,然后往洞穴里搬运。

    进进出出,运了半个多小时的木头后,魔术师继续回到森林伐木,同时开始左顾右盼起来,时不时关注一下蜥蜴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然后分批,又把毒药瓶藏在了各种地方。

    幕后的科加斯看到魔术师如此认真谨慎,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“诸位,大家可以赌一赌,这个魔术师第一个杀谁!”科加斯咧嘴道。

    恶龙理都不理,他已经没必要继续参赌了,目光只是盯着屏幕中的阿兰,对方正在敲打手指给自己传递暗语。

    其他富豪倒是挺有兴趣,毕竟这加赛拖太长了,看着一群人无聊地工作没什么意思,如今魔术师要搞事,他们自然要参与进去。

    于是乎一大部分人都押了阿兰,因为这个明明武力值最高的家伙,却反而最反对逃跑。

    其他人还有争取的可能,阿兰却是绝不会跟魔术师一起逃跑的,所以魔术师肯定第一个杀他。

    然而待大家押得差不多时,科加斯押了钱竟是在小麦子身上!

    “咦?”富豪们都很惊讶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小麦子是最信任魔术师的人,甚至他们这群老油条也看得出来,小麦子虽然是个技女,却真心实意地爱上了魔术师。

    魔术师也很清楚这一点,可以说这群赛马里,两人的关系最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第一个要杀的人,怎么会是小麦子呢?

    科加斯笑而不语,并不向大家解释。

    只见森林中,魔术师表面砍树,实际却是间歇性地朝着采集野果的小麦子靠近。

    断断续续挪了几次位置,魔术师来到了小麦子身旁,与其相隔一米。

    魔术师砍树,小麦子挖芋类根茎,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累吗?”小麦子关心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摇头道:“不累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左右看了看,见小天龙人们没有关注这边,便从衣领里捞出一瓶TX毒药喷剂。

    幕后的富豪们微笑,还以为魔术师是打算告诉小麦子实情,两人像之前一样合作。

    怎料魔术师下一秒说道:“我有这个清新剂,不光驱虫,如果觉得累了,冲着脸喷几下,马上精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将毒药喷剂塞给小麦子。

    小麦子毫不起疑,立马接过,然后利索地藏在衣服里。

    她也左右看一下,说道:“你哪来的这东西?买的?”

    魔术师神秘兮兮道:“当然是买的,我之前趁着蜥蜴人没注意,跟天上的无人机联络了,买了一些消除疲乏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小麦子眉眼弯弯笑道:“今天晒了一天,我感觉自己的脸都干裂了。你对我真好,你是不是已经想到逃出去的方法了?”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现在不要用,总之你先收好,不要被发现。找到机会偷偷给自己喷几下就好了,如果让蜥蜴人发现我们能买空投,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小麦子连忙点头道:“放心吧,我知道的……你有逃出去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魔术师摇头道:“暂时没有,先不说了,蜥蜴人看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扛着一截原木离开。

    幕后的富豪们都看直了,魔术师简直是在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“他在骗那个技女,这是清新剂?哈哈哈,明明是剧毒啊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故意这么说,让那个技女自杀啊!那个女人会在浓浓的爱意中,亲手把自己毒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奸诈的家伙!他竟然选择自己最信任的下手?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这个女的,还满脸柔情,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富豪们你一言我一语,都明白了魔术师的计划,可谓是杀人不见血,坑人不用刀啊。

    可还是有不少人,不解为何魔术师要先杀小麦子。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当然是因为……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魔术师之前两场游戏时,坑死同样信任他的醉鬼吗?他平日里积攒人缘,必要时就是拿来出卖的啊。遇到危机之时,仓促之际往往就对熟悉的人下手,以确保必杀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,想想魔术师还真好像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这么玩才对嘛。果然华极一死后,队伍心就散了,这个魔术师只做了自己独活的准备,面对恐怖的蜥蜴人,他根本不指望多带任何一个人活下去,所以毫不犹豫地就先把最好杀的小麦子干掉。尽快多凑一笔资金为上。”

    他们看到游戏进入‘常态自相残杀’环节,顿时都心情愉悦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这才对嘛,这才是正常表现,之前有华极时的团结,让他们总是把握不住时局,有种脱离掌控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今步入正轨,不光其他富豪舒服,科加斯也是乐于见到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,可谓是大家都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果然,不过十分钟后,小麦子就趁蜥蜴人不注意,拿出TX喷剂瓶,朝着自己脸上猛喷了几下。

    喷的时候,她脸上还露出幸福的表情,然后……

    然后她就噗通一下,迎面栽在了淤泥中,美丽的小脸蛋深深埋进淤泥。

    这种倒地姿态,哪怕不毒死,也要窒息而死啊。

    “啊!小麦子!”卢瑟见到小麦子倒下,连忙冲上去。

    小天龙人约顿从树上跳下来,也大跨步地赶到‘尸体’旁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围聚过去,只见卢瑟手按在小麦子的颈部,大哭道:“她死了!”

    老王大惊失色道:“怎么会这样?她怎么死的?太累了?”

    卢瑟将小麦子的尸体翻转过来,只见她面上全是淤泥,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小天龙人约顿伸手从尸体手上取下了TX喷剂瓶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中分青年在一旁惊呼道。

    怎料小约顿听不懂他说话,见他吱声,随手就朝中分青年脸上喷了两喷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中分青年浑身一抖,当即就向前栽倒,手还无意识地抓向小约顿。

    小约顿向一旁错开,就见中分青年也一动不动地趴在淤泥里,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这下大家都明白了,此乃剧毒物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卢瑟又惊又怒,没想到就这么轻易地又死一人!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这是剧毒!”阿兰捂着口鼻,立刻拉远距离,并且待在上风口。

    小约顿回头冲同伴们呼喝着什么,然后在原地约束着众人,不让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阿历克塞过来了,他看了看地上的尸体,问了问小约顿。

    两名天龙人叽里呱啦一番交流后,阿历克塞愤怒地接过毒药瓶,用英文说道:“这毒药是谁的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无人吱声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这是在小麦子手上发现的,那么众人觉得应该是小麦子买的,可现在她死了,而这又是一瓶毒药,她为什么要买一瓶毒药,把自己毒死了?

    阿历克塞见无人承认,嗅了嗅毒药瓶,走到了魔术师的面前,冷笑道:“上面为什么会有你的味道?”

    从发现尸体到现在,毒药瓶就没有被除天龙人和死者以外的其他人碰过。

    “它有你的汗水味,这是你给她的嘛?”阿历克塞接连逼问。

    幕后富豪们皆道不妙,蜥蜴人的嗅觉太厉害了,哪怕魔术师提前用清新剂掩盖,依旧被闻出来。

    魔术师颤抖道:“对不起,我不应该瞒你们的,其实这个毒药,我也有一瓶。”

    说着,魔术师从怀里,又掏出一瓶TX剧毒喷剂,乖巧地递给阿历克塞。

    阿历克塞接过这瓶,说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的啊……”魔术师哭丧着脸指着河流对面的树林说道:“我之前在那边的森林里遇到一名壮汉给了我两瓶毒药,而且逼我找机会给你下毒。他说事成之后,就会把我救出去,并且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魔术师哭道:“我真的一点都不敢用啊!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们杀了我,所以不敢说,但我又不能把毒药扔掉,因为那个壮汉说这样就会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将一瓶给了小麦子,因为她最听我的话,我希望她能去做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没想到她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早已被你们吓破了胆,对现状绝望,不想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魔术师抱头蹲地,嚎啕大哭,跟崩溃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毒,我真的一点都不敢用啊,我连封口都没拆啊!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愤怒地将魔术师踢倒在地,脚踩在魔术师身上摸索一番,质问道:“山谷还进了别人?那个强壮的人类在哪?”

    魔术师指着河对面道:“就那边的树林里,他肯定还躲在那里面!真的不怪我啊,他说我不照做就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一脚踩断了魔术师的一条腿,不顾魔术师凄厉地惨叫,飞身朝河对面跑去,他要去找出那个在自己领地搞事的家伙。

    幕后的富豪们笑道:“没想到这也能混过去,这个魔术师随便编了个子虚乌有不存在的人,就把蜥蜴人骗过了?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我感觉这个魔术师还是要死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别忘了,根本不存在一个什么壮汉,所以蜥蜴人会掘地三尺到处找,至少很长一段时间,都不会管魔术师这个崩溃而没什么用的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那些蜥蜴人都以为有光明会派出的哨兵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就是魔术师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幕后的其他富豪们一听,也是,蜥蜴人肯定更关注一个实力不明,不知道躲在哪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这魔术师真聪明啊,他甚至连光明会的存在都不清楚,但却知道瞎编一个神秘的敌人,来转移矛盾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接下来,天龙人们大举出动,在山谷到处找人。

    而魔术师等人,则继续被逼着干活。

    他们没人看管,但是也不敢逃跑,因为无论从什么方向跑,都会遇到正在四处搜查的天龙人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魔术师又能找到机会与无人机沟通。

    “科加斯……科加斯大人!我要买东西……嘶呃!”魔术师在地上爬着,一边假装挖植物根茎,一边对藏在灌木丛里的一台无人机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左腿看起来像断了,虽然裤管遮着伤势,但从魔术师痛苦难忍,额头生汗的表现来看,恐怕是非常疼痛的。

    科加斯说道:“你要买车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现在买车我根本没命开……那群怪物分散得到处都是……”魔术师痛苦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也很遗憾,虽然魔术师没死,但好像也没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涩声道:“我要买武器!”

    科加斯眼睛一亮,看来魔术师终于要作最大的死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魔术师买再多的武器,也打不赢蜥蜴人。

    科加斯说道:“你这点钱,可不够买多少武器啊……”

    怎料魔术师说道:“我要购买……操控无人机的遥控设备!”

    “咦?”科加斯愕然。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无人机上是有炸弹的吧?而且有些还装载了武器……理论上,我根本不需要购买任何武器,我只要买你们无人机的操控设备!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违反规则吧!而且这东西重量肯定也很轻,我好不容易想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科加斯大人!求你了,我会把他们都杀掉的,你让我怎么做就怎么做,我只希望,你不要在遥控器上东任何手脚,也不要禁止它的权限,玩弄文字游戏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真的可以操控无人机的设备。求你了!”

    幕后富豪们一片哗然,这也行?

    “山谷上方常备三千多架无人机,光炸药就相当于五吨重的TNT!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有的还额外加装了榴弹炮。”

    “他如果能操控这些武器,真说不定可以逃出去啊!”

    幕后富豪们,立刻意识到这波购买有多聪明。

    每公斤运费一千万,这是个非常大的购买限制,理论上买武器是最划不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魔术师,却非常聪明的选择买遥控器!天上众多的无人机和里面的武器,皆为他所用了。

    科加斯没想到魔术师能想到这招,并且姿态很低,请求他不要耍诈,这一下子就把他架着下不来台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东西怎么能卖给他!”科加斯手中就有一份主控设备,跟平板电脑一样。

    怎料其他富豪说道:“这并不违反游戏规则,你怂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你真以为他能一个人操控三千多架无人机?他也控制不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就连我们,也只能操控有限的几架,大部分都由系统自动按程序巡视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沉吟片刻,他要非不买,也有的是说辞,比如这设备虽然轻便,但里面的权限很贵,要价五十亿,那魔术师就肯定买不起了。

    但仔细一想,卖了也没关系,那魔术师以为能手持控制台,就能支配所有无人机,这种想法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除非他能临时写出一套控制程序来,否则光靠手速操作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是光明会的程序复杂而精妙,高级算法独树一帜,哪是说写一套程序就写一套程序的?山谷里不可能有人具备这样的技术,即便有,但他们没有计算机辅助,难不成光靠脑子想和手打,编一套程序?

    其他富豪觉得有这东西,魔术师再买辆车,或许真能逃出去。

    但科加斯知道,不可能的,在座的没人比他更清楚,S4到底有多强!而同级别中,蜥蜴人更比人类强得多。

    “好,我可以卖给你!”科加斯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拖不起,只希望魔术师拿到武器后,局势如烈火烹油。

    然而,魔术师紧接着说道:“太好了!科加斯大人……我还要沙地摩托车以及高浓度压缩氢气瓶……”

    科加斯冷笑道:“喂喂喂!你没有钱了!”

    魔术师卑微道:“科加斯大人,我在预约我以后要买的东西!钱……等我杀了他们,自然会有的!”

    “提前说好,这样您可以提前准备,钱一到账,立刻就可以空投,我也可以瞬间拿到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,我已经没有时间慢慢等了,等怪物们回来,我就再也没有机会拿到空投了!”

    科加斯等人了然,原来是为了能更快地拿到空投,所以提前订购。

    每次都是买完了货,还要等一段时间,毕竟科加斯要派人准备然后送过去。

    可现在中间步骤能省略了,提前把要送的东西准备好,魔术师借此能杀光队友后,立刻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很聪明嘛……说吧,你还要买什么。”科加斯笑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无人机上的武器威力还是太低了,我需要高浓度的氢气瓶,在洞穴口设下埋伏。另外我还需要高浓度的氧气瓶助其反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后我还要给摩托车加上氮气加速装置……希望能买一套……燃料一定要足。”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没有问题,我会去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空投位置,就扔到洞穴门口,那棵树后面……”魔术师说罢,找上阿兰等人把小麦子的尸体安置在洞穴里。

    然后仅剩的四人,就坐在洞穴门口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就是你买的吧?什么神秘的壮汉,根本没这个人吧?”阿兰看着魔术师质问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平静道:“我不这么说怎么保命呢?多亏你们没有拆穿我,我们能买资源的事,一定不能让怪物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小麦子为何要自杀?”

    魔术师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敷衍了!”阿兰揪着魔术师的衣领道:“你还做了什么?不要瞒着我们!”

    魔术师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你跟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杵着一根棍子,踉跄地朝一棵大树后走去。

    阿兰跟上去,只见魔术师从树后挖出来一瓶TX剧毒喷剂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一瓶?”阿兰立刻拉开距离,不敢靠近魔术师,哪怕对方只是个瘸子。实在是这毒药太狠了,一喷即死。

    魔术师手持毒药瓶,冷声道:“等那群怪物找不到神秘人返回后,就是我的死期,就算他们不杀我,我恐怕也再也没有机会拿到空投了……这也等于判了死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逃离这里,现在是唯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卢瑟附和道:“那群怪物根本不把我们的生命当一回事!跟他们拼了!你这毒药还有吗?给我一瓶!”

    阿兰眯眼不语。

    魔术师点头道:“说得好!卢瑟!这瓶你拿去,我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他把一瓶毒剂放在地上,自己则单膝跪地,继续在树后刨挖。

    卢瑟毫无戒心地走上去,想要捡起地上那瓶。

    “大家也都……”卢瑟说着。

    怎料魔术师突然回头,闪电般抄起地上的毒剂,冲着惊愕的卢瑟脸上就是一喷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卢瑟捂着脸,脚下跌撞两步撞上树干,顿时扑倒在地,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老王惊吼道:“你干什么!你杀了他?”

    阿兰冷声道:“你还不明白吗?小麦子是被他算计死的!那个女人怕死得很,怎么会自杀呢?”

    “她无比地相信这个魔术师,一定是被他骗了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杵着木棍,手持毒剂道:“没错,我骗她说这是清新剂。”

    老王怒道:“她那么相信你!你疯了!我们现在都困死在这,应该团结起来,一起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摇头道:“我想不到大家要怎么都活着,交通工具的话……我们的钱最多只能买摩托车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兰,我原本是打算与你合作离开的,但是你拒绝了,你竟然想在这里默默顺从等待时机?太天真了!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想想,幕后的富豪们,会愿意看着我们好好当苦工吗?这是多无聊的事啊。这可是大逃杀游戏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冷漠道:“不顺从就是死,表面屈服只为真正的机会,你仓促反抗,害人害己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平静道:“我们是弱者,夹在怪物与幕后富豪们之间。必须顺从一方,才可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你选择了顺从那些长得像蜥蜴的魔鬼,而我则选择……去顺从长得像人的魔鬼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和老王一愣,魔术师只是在两个魔鬼之间,选择了更像人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魔术师逐渐癫狂道:“从一开始,这就是个残酷的游戏,本质从未变过。”

    “三场游戏,我们团结度过。可制定规则的不是我们,说好三场……却又三场……当这场额外多出来的大逃杀出现时,我就明白一个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跟从的,不是华极这样的聪明人,他是很厉害,甚至能把我们都团结起来,可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“华极他……反而把你们害了啊,让你们相信团结反抗与人定胜天是真实存在的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