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术师的话,让人生厌。

    明明华极是救了所有人,但魔术师却说他反而害了大家。

    阿兰和老王怒不可遏,却又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世界上最恐怖与无力的负能量,便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反驳别人那令人生厌、怒不可遏的话,但是细思过后却感到真实,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乌龟赛跑赢了兔子,靠的依旧是兔子的施舍,再比一万次,依旧是兔子赢。把巧合当做机会,与守株待兔又有何区别。

    人们一面嘲笑守株待兔的愚蠢,一面又歌颂龟兔赛跑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当你以为可以利用规则战胜上位者时,殊不知上位者可以更改规则。华极聪明无双,但是没有跳出这怪圈,还不是死了?”

    魔术师说着,天上一个包裹掉在树下。

    他躬身捡起,里面正是个平板电脑样式的设备。

    魔术师狞笑道:“这个东西,可以操控所有的无人机,我相当于用一点点钱,就买了无数的武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恐怕很疑惑为什么那群富豪,会把这种东西都卖给我。很简单……因为我是他们的棋子,我可以让这场游戏变得更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这场游戏,只有一个必胜法!那就是老老实实地,拿你们的生命,去给主办方演绎精彩的杀戮。”

    他俨然已经铁了心要杀死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说的真好!”

    幕后的富豪们全都兴奋起来了,虽然华极之前的表现也很精彩,但那是另一种层面的乐趣。

    与他们最初的初衷不符,且被频繁打脸也实在是难受。

    眼下,魔术师展现的是另一种极端下的精明。血色必胜法!队友全死,但我独活!

    不仅如此,魔术师说的话,更符合他们的三观。识时务者为俊杰。

    依附强者,并不是因为正义或者邪恶之类事情,只是单纯因为他是强者。

    光明会正是如此,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当狗?不,他们当的很开心,因为他们抱到了人类可以抱到的最强大腿。

    纵然只是工具,甚至是牺牲品,可那又如何?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这依旧比连狗都当不了要强得多,在地球这一亩三分地上,抱到外星人的大腿,他们光明会就是最强的。

    制霸地球数百年,已不知道有多少光明会高层,一生都在享受着外星人红利。纵然有什么代价,也有别人去付,有后人去承担。

    他们在地球上是上位者,他们的观念,注定了他们只能这么选择。

    哪怕不符合大多数地球人的利益,哪怕要牺牲很多人,可他们自己能活下去,便够了。

    因为所谓的大多数,并不包括他们。对成功抱上大腿的他们来说,这就是最优解,最现实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如果能活下来,我们也让他加入光明会吧。”一名富豪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个1级混一混吗?倒也不是不行。”另一名富豪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偶尔也会抬一些普通人一手,哪怕编制再低,也相当于抱到了光明会的大腿,这条大腿对于大多数地球人而言,已是红利惊人的选择。

    科加斯见其他富豪如此议论,心中冷笑:“呵呵,竟然觉得魔术师可以活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科加斯也挺喜欢魔术师的,不过他的喜欢,乃是在于魔术师能帮他把钱赢回来。

    用魔术师所有队友,包括魔术师自己的生命,给他科加斯一波回本,甚至加入两百亿身家的行列。

    魔术师的道理虽然说的一套套的,让众多富豪很是欣赏,奈何科加斯从一开始,就没打算他活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已经和幕后那群人说好,你会把我们都杀了?你把我们杀光,难道你就能活吗?”老王怒道。

    魔术师说道:“蠢货,你还不懂吗?只有顺从规则的制造者,他们才不会刁难我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的同时,天上也不断有无人机汇聚于此。

    一架、两架……十几架,二十几架……

    魔术师脸色一变,操控好难!或者说,他一次最多同时操控三架,想要如同玩游戏似的,一口气选定所有无人机,让它们集体去某地,是做不到的!没这个功能!

    “这……明白了,我会立刻杀光他们的……”魔术师眉头微皱,似乎以为幕后的富豪在利用这种小刁难逼他快点杀人。

    “魔术师!你等一下!我跟你合作!”阿兰吼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已经无法相信你了。”魔术师靠着大树,手上操控设备,顿时有三架无人机朝阿兰撞去。

    “都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阿兰灵敏地闪开,可是无人机直接自爆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阿兰双手护在面前,被爆炸直接炸飞,冲击出两米,倒在地上浑身是血,胸腹手臂腿脚上扎了十几块碎片。

    “永别了,猛男。”魔术师一瘸一拐地走上去。

    阿兰挣扎着想起来,可却只是吐出了一口血,似乎那一炸,还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魔术师按下喷剂,剧毒喷雾覆盖阿兰的面颊,阿兰抽搐片刻,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老王大吼大叫,然后冲进了洞穴。

    魔术师操控无人机上的榴弹发射器,冲着洞里狂轰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几发榴弹下去,洞口冒出硝烟。

    见里面没了动静,魔术师操控着三架无人机先进去看看。

    只见在洞穴通道里,老王在一个弹坑旁匍匐不动,身上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衣服破破烂烂,还冒着烟,甚至有三处布料正在燃烧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魔术师甚至还用剧毒喷剂,怼在老王的脸边上狂喷几下。

    确定老王已经死掉后,魔术师说道:“现在他们都死了!所有的钱都在我一个人身上!”

    “科加斯大人,把我要的东西给我吧!”

    科加斯微笑道: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魔术师一抬头,就看到高空有个降落伞往下落,底下坠着一块巨大的箱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!为什么还要系着降落伞!之前都没有的!”魔术师惊呼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得等空投晃晃悠悠地掉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时间已经不多了,因为刚才的爆炸,远处阿历克塞等一群天龙人,正在疯狂往洞穴这边赶!

    “靠!科加斯,你故意的吧!你想坑死魔术师!”有富豪怒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笑道:“不要乱说,我这是防止它摔碎啊,里面可是易爆物品。”

    随后用广播说道:“魔术师,之前之所以不用降落伞,是因为你买的都是小额货物,这回里面又是车,又是氢气罐的,重量太大了,不搞个降落伞,万一摔炸了,你又说我故意坑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滴水不漏,其他富豪气急却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好在魔术师也很聪明,立刻操控无人机,往降落伞上撞,想要将其切破,立刻降下来。

    他折腾了半天,终于让空投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魔术师连忙上去拆包,里面的确是摩托车和各种氢气瓶、氧气瓶。乃至氮气加速装置也是很精良的那种!器械零件一点不缺,一氧化二氮等化合物也是充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分量太足了!氧气瓶和氢气瓶,竟然都是一人高的那种。

    魔术师杵着拐,发现摩托车竟然在最里面,他只能奋力将氢气瓶挪开,却连人带瓶都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阿历克塞等天龙人,越发逼近,魔术师腿脚不便,又无人帮忙。

    只能独自一个人在那吃力地挪动重物,把摩托车拖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显得既孤独又无助,而死亡正不断逼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为什么要刁难我!”魔术师咆哮道。

    这些小布置,都无可指摘,并不违反规则,但从这几个小细节,也能看出,科加斯要他死。

    魔术师崩溃道:“为什么无人机控制器,没有集体选定?我要一个个操控?”

    科加斯平静道:“啊?本来就是这样啊,即便是我,也不可以给大蛇谷的无人机监控系统,加入那些方便的功能……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真的,其他富豪也没法指责他。

    魔术师眼睛都红了,他挣扎着跨上摩托车,立刻发动朝着远处跑着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布置的陷阱和爆炸物,也没时间部署了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魔术师单手单脚操控摩托车,另一只手控制无人机,不停地往阿历克塞身上撞。

    奈何他单手,只能操控一架,一大群天龙人飞速地追击上来,根本无法阻拦。

    摩托车已经飙到了极高的速度,可天龙人也不慢,时速六十五公里,在这颠簸的土路上,比摩托车还快。

    更何况,阿历克塞还能短暂爆发速度到八十公里每小时!

    “昂!”阿历克塞咆哮一声,追上了魔术师,一把将其拽下了车。

    魔术师大惊失色,他被阿历克塞掐着脖子提了起来,双脚沾不到地,奋力挣扎。

    他连忙掏出TX剧毒喷剂朝着阿历克塞脸上喷,阿历克塞立刻将其扔出去。

    只见魔术师摔在地上滚动数圈,操控无人机的遥控平板直接被石头击碎了屏幕,裂纹遍布,当场黑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魔术师手上的剧毒喷剂也被摔破了,里面的毒雾泄露了出来,喷了魔术师一脸。

    “不!”魔术师哭喊一声,趴在地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至此,全体赛马团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团灭了!”科加斯惊喜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完美!他赌赢了!

    这一波他赢了两百亿!不仅回本,还多赢了六十亿。

    “噢噢噢!”科加斯兴奋地上了桌子,跳起了舞。

    其余富豪一脸死马,被科加斯恶心坏了。

    虽然一共输了很多钱,但分摊在他们这么多人身上,其实也都没有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所以输了就输了,换做以前,见到一系列演绎后,全体团灭,他们也会很开心。

    可是,科加斯明显动了手脚,空投的缓慢降落,里面的货物超值的沉重,以及摩托车和其他货物都缠在一块。这些都严重浪费了魔术师的部署时间,让他最终仓促逃窜。

    明明魔术师还能秀的,他买了那么多东西,说不定会有一系列神奇操作。

    就算最后还是敌不过强大的蜥蜴人,可那也是一种精彩。

    怎么也应该让赛马竭尽全力,拼死拼活熬到最后,再绝望死去啊!

    这样他们输了钱也看得开心,可结果竟然就这么杀青了!

    “发克!”几个富豪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可以说,科加斯把他的人品败光了,至少在场的富豪,他全得罪了!

    “算钱!算钱!”科加斯顾不得客套,直接让众多富豪把钱打在他账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看到天龙人们正在收拾、清理地上的尸体与各种物资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些物资都没什么用,就算送给天龙人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唯一重要的,是无人机控制器,但是那东西似乎已经被摔坏了。

    哪怕没摔坏也没关系,屏幕都碎了,黑着屏,天龙人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阿历克塞捡起控制器,把玩一下就扔到空投箱中,将一大堆物资包括摩托车,都放在一起,跟收破烂似的,一块搬进洞穴中。

    见天龙人一时半会儿还不会知道那东西的用处,科加斯决定第一时间,先把巨额欠款还了,如此就不会引起光明会下属银行方面的过问和调查,继而他就有更多的时间,去善后大逃杀留下的烂摊子。

    到时候去找几个高层活动活动,把玩蜥蜴人这件事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    众人不爽地清着账,而与此同时,恶龙的手机响起,他默默地接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的!以后你赌钱不要叫我!”

    “听着,科加斯,你今天这条命都是我们抬你一手!”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!以后生意上你也不要找我!”

    富豪们有的丝毫不给科加斯留脸,直接骂咧着就要走。

    科加斯也不反驳,他知道自己这一波必然损失了一大片人脉,可他进入两百亿俱乐部,说不定能和另外一批大家族子弟结交起来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他并不亏。

    他收了钱,还了摩根银行的欠款,又和银行方面随便寒暄解释了一下,确定银行还没有组建调查小组后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……”科加斯搞定了银行,这才拿出手机,准备找跟自己关系不错的涅槃者,请他帮忙调一批作战小队进入山谷,把物资回收。

    至于理由,随便用个实验名义就好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他打电话,恶龙就豁然站起来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他一把将准备离开的富豪揪了回来,同时把唯一大门锁了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赌局不是散了吗?”富豪们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怎料,恶龙板着脸,再没有跟他们之前一起赌博的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“关于圣塔菲大蛇谷牧场,有叛徒非法输送物资,协助蜥蜴人造反一事,菲尼克斯组全面介入调查!由32级执剑人,涅槃者罗言为总负责人,全权负责调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在上面调查清楚之前,你们谁也不准离开此地!亦不准向外界传递任何消息……违者,死!”

    “我,萨雅,被临时授权监管你们,有先斩后奏,自由处决之权。”

    富豪们目瞪口呆,有一个急了,吼道:“输送物资关我屁事,又不是我送的!找科加斯啊……我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!萨雅,你也赌了啊!你不能监禁我们……我……我先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有个富豪往大门走,有个富豪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怎料恶龙毫不留情,一拳将拿出手机的富豪脑袋轰爆了,吓得另一个人立马不敢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准向外界传递任何消息,没听懂吗?”恶龙冷漠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把他杀了?”一群富豪吓惨了。

    见恶龙真敢杀自己人,意味着所谓的调查小组是真的成立了,执剑人罗言给了眼前这哨兵授权!

    “现在你们所有人交出通讯工具,不配合者……死!”

    恶龙还没说完,一群富豪就乖溜溜地回到位子上,并且掏出了手机等一切通讯工具。

    科加斯则是脸色僵硬,毫无血色!

    他大脑一片空白,跌坐在椅子上,手上的手机,都已经翻出通讯录了,却是颤抖着不敢按下去。

    这群富豪,都不是战斗人员,他们哪扭得过一名哨兵?而且哨兵是出了名的只听上级命令,从不留情的战斗兵器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这么快!我明明封锁了消息的……”科加斯沙哑道。

    恶龙没有理他,而是回头叫道:“马可,把他们的手机收缴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郊狼应了一声,走上前去,端着一个盒子收手机。

    “萨雅,你也赌了,你也是参与者,凭什么授权给你监管我们?”科加斯交出手机质疑道。

    恶龙平静道:“我赌了吗?我只参与了金主持他们建立的游戏,什么大逃杀,我不知道,我可从来没有怂恿你把无人机的控制器都交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撒谎!你……”科加斯话都没说完。

    其他富豪们竟然也纷纷附和道:“对啊,萨雅可没有参与,你不要污蔑人家!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逃杀?我没参与,科加斯,你疯了吧!你怎么敢随便往里面投放物资?”

    富豪们也纷纷学着恶龙的说法,反正这里有权限搞这些事的,只有科加斯一人。

    这口锅,本来就应该是他一个人扛了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可恶!”科加斯又急又怒,却又无可奈何,哪怕上面不相信这群富豪的话,他们也顶多是从犯,外加怂恿。

    另外这群富豪合起伙来的人脉也是很恐怖的,只要他们抱团,恐怕只有自己遭殃。

    他现在电话都打不了,什么也做不了,被控制在这,似乎只能等待那什么罗言的调查和审判。

    科加斯很是绝望,他百思不得其解,调查小组怎么会建立的这么快,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他早早封锁了消息,想打一个时间差,先违规办游戏把钱赚回来,然后再善后收尾,如此即便以后上头发现他做过这事,也是过去的事,他运作一下,便不会太计较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刚拿到钱,还没来得及善后,调查小组就贴脸输出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科加斯懵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,哪有什么调查小组,只不过他从一开始就搞反了,谁才是这场游戏的主办人。

    科加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魔术师,却不知道,黄极也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他。

    以及这群赌钱的……‘赛马们’。

    恶龙见科加斯一脸懵逼,心中冷笑:“你以为你是主办人?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