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蜥蜴人果然退守在山里?”

    “已经打起来了?好,保持火力压制!你们不要上去送,我马上赶到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一听前线的消息,立刻召集他的直属手下们,准备亲自出战。

    只见他们每人穿戴上一套青色战衣,贴身如皮囊,衣裾如刀片,背部还有黑色翅膀般的装置。

    这套战衣通体布满了天龙人鳞片,内衬碳化钽铪合金,手肘处还有合金刀翼。

    此乃光明会以天龙人的身体材料为基础,制作的单兵装甲,防御力极强,免疫子弹、刀剑等所有锐器攻击,同时也能有效抵消一部分钝击。

    同级别下,人类是打不赢天龙人的,哪怕力量速度差相仿佛,身体防御和自我愈合能力却根本没法比。

    不过,光明会有科技弥补,他们的武器装备比天龙人好太多了,除了这套战衣以外,这支超级哨兵小队,还每人都配备了一把碳化钨钛合金刀。

    该合金为面心立方晶体结构,拥有极高的熔点和硬度,还有良好的导热和导电性。

    这把刀的柄有独特设计,可以装载在鳞甲战衣上,如此即便持有者骨折或昏迷,这把刀也不会脱手。

    装载阶段时,它同时连接战衣的内载电路,会有高压电直接传导在刀刃上。

    鳞甲战衣背部的羽翼装置,就是用来发电的。虽然看起来是羽翼但并不是用来飞的,它只是做成如收起来的翅膀一般好看的能源背包。

    没有机械运动能力,顶多能辅助滑翔。

    总之这个装置提供的高压电,会使得碳化钨钛合金刀的发红发热,携带电流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把刀同时是‘高压电刃’,以及‘高温切割刃’。

    高压电会直接把刀刃加热到三千四百多度,它周围的空气都会被热到扭曲,刀身通体会呈现出火红的光亮,好似各种作品中的光剑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,它并不是光剑,仅仅只是超高温的刀而已,一把烙到通红的刀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种恐怖的武器,正是为了对付天龙人而设计。

    无论是高温,还是高压电,对于生物都有强大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一刀斩下,天龙人根本不敢依靠他们强横的鳞甲格挡,恐怖的高温会直接把鳞片下的皮肤给灼穿。

    天龙人的血肉皮肤会如同塑料面对烧红的烙铁……且用任何可以导电的物质格挡,也是找死。

    而以天龙人那穷酸的情况,他们能得到的绝缘护具,不是橡胶就是木头。

    这在三千四百多度的高温下,也就是个豆腐……

    基于这种刀的两种杀伤功效,它在光明会又有个俗称,名为‘雷火’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手持雷火战刃,率领着全副武装的超级哨兵小队,亲自来到前线。

    他一过来,就看到林立在带人打炮。

    一大帮子守卫和佣兵,摆开阵势,架好了阵地,对着一处山坳狂轰滥炸。

    山坳里面是硝烟滚滚,火焰滔天。

    空中十几架直升机,也冲着山坳中不断扫射,这样的火力压制已经持续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“战况如何?”白肤壮汉冲着林立说道,语气十分地拽!

    林立回头一看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看到全副武装的一支十八人的超级哨兵小队近在咫尺时,林立的心里是慌的……

    这群人,一看就是狠角色,身穿鳞甲战衣,手持猩红火刃,站成一排,杀意凌然。

    一股热浪裹挟着气势袭来,简直就是一群专业猎杀者。

    不过,白肤壮汉等人,看都没多看林立一眼!

    他们实在是想象不到,这里五个哨兵会不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的目的,就是解决蜥蜴人,此刻白肤壮汉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被狂轰滥炸的山坳中。

    其他所有‘人类’、‘小兵’在他眼中,都是模糊淡化的。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战况十分焦灼,但我们完全压制了蜥蜴人!他们连头都不敢露,一直在往山坳更深处龟缩!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白肤壮汉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也就随口跟林立说了句话,随后就拿出通讯器下令让各个方面军都协同推进,继续缩小包围圈。

    “步步为营,不用急,我们携带了足以支撑一场战争的弹药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并没有急着去猎杀,而是让无数‘炮灰’们慢慢收缩包围圈,用强大的火力,先消耗蜥蜴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身后,一名刀疤脸说道:“队长,差不多了,我们去把他们解决了吧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摇摇头,他们小队三个S4战力,现在只剩下他一个。老三中了毒,老二送其去圣塔菲,这两个弟兄不在,他们小队几乎少了一半的实力!

    本来他们超级哨兵小队,对付阿历克塞等人,是稳赢的,可现在人不齐就不稳了,所以白肤壮汉想稳一稳,先用炮火消磨蜥蜴人。

    反正光明会就是钱多,财大气粗,资源底蕴雄厚。白肤壮汉作为指挥官,自然不是那种愣头青型的哨兵。他乃是哨兵和升腾者的结合体,进化带来超级听力的同时,也让他大脑反射弧更复杂一些。

    “现在该急的是蜥蜴人,不是我们。”白肤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其他扇区的部队,陆续遭遇了林立、瑟提提前埋设的炸弹。

    远处此起彼伏响起来爆炸声。

    听到远处的爆炸声,白肤壮汉用对讲机说道:“蜥蜴人从其他方向突围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没有,我们连蜥蜴人的影子都没看到,是地雷……山脚下有很多陷阱,可恶,蜥蜴人怎么会有炸药?”通讯器里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白肤壮汉冷笑道:“不,他们有。谁让我们中出了一个内鬼,把大蛇谷所有的无人机都送给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林立在后面,就等着这句话呢。

    黄极发照片时也提供了一些文案,其中就有让他在听到别人提及‘科加斯’、‘叛徒’、‘内鬼’等词汇时,跳出来接茬。

    于是乎,林立上前一步吃惊道:“什么?我们自己人给蜥蜴人提供的炸药?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回头看向林立,冷笑道:“我也不希望这是真的,然而它恰恰就是事实!”

    “我们组织中有人故意放跑蜥蜴人,并进行了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易……”

    林立怒道:“该死,内鬼?谁是这个内鬼?”

    他看起来,就像是那种容易愤怒的,S1、S2的实力,大脑还不能掌控过剩强大的力量所带来的激素紊乱,容易情绪化的那种哨兵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眯眼道:“当然是我们的后勤主管了……蜥蜴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出来,他简直功不可没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件事里,光有他科加斯还不够份量,一定还有其他人参与其中!”

    林立低吼道:“无论是谁,背叛光明者,皆须一死!”

    他终于说出这句话,而瑟提等人立即响应,咧着嘴吼叫。

    那些佣兵、守卫们,也纷纷高喊:背叛光明这皆须一死!

    他们这些‘小兵’是真的气愤,因为蜥蜴人逃跑,围剿战役下,他们就是炮灰。

    本来蜥蜴人都关得好好的,竟然内部还有人把这群异族放走,简直可恶至极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点点头,拍了拍林立的肩膀,打量了一下说道:“你是哪个单位的?”

    他不认识林立,但脑子里也没有怀疑林立的概念。毕竟这波战役三千人出动,谁都不可能认识所有人。

    林立和瑟提等人,一看就是那种热血上脑的哨兵,他见的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奥西里斯小队的!机动支援此次围剿!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奥西里斯的人。”白肤壮汉恍然。

    新墨西哥州的奥西里斯小队,乃是机动支援部队。没有固定驻守义务,他们可以在新墨西哥州各个研究所,以及光明会的产业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是个自由支援部队,任何光明会的产业出了事,他们都会就近支援。

    并且这个部队成分复杂,什么人都有,涵盖了所有领域的人才。

    下至金融操手、黑客、小偷、工程师、交际花……

    中至火力手、狙击手、炮兵、飞行员……

    上至炽诚哨兵、升腾者和涅槃者。

    其中最高指挥官,就是一名叫奥西里斯的涅槃者。

    这个队伍可谓自成编制,什么事都管,之所以有这么复杂的阵容,在于他们不仅管战斗的事,凡是光明会成员遇到的麻烦,都可以找他们帮忙。

    他们是所有依附光明会的势力,以及光明会中有自己家业的成员的‘福利’。

    曾经弥赛亚袭击军火公司的武器研究基地,其实恶龙找的时机非常好,而且袭击的是军火公司的产业,并非光明会直辖产业。

    本来是可以成功的,然而偏偏奥西里斯的一支战斗小组赶到了,直接把弥赛亚杀得大败。

    其正是与弥赛亚有血海深仇的一支部队。

    “奥西里斯怎么没来?”白肤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我们几个是看到这里有仗打,就过来了……”林立憨厚道。

    瑟提摩拳擦掌道:“能不能别炸了?蜥蜴人呢!我是来看蜥蜴人的!”

    他们的样子,就像是奥西里斯小队里,中上层的普通哨兵。

    凑巧在附近,看到有仗打,就过来凑热闹了,毕竟奥西里斯作为机动支援部队,本来就是哪里有事,谁离得近就去支援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笑道:“哈哈哈,不必了,你们的实力还不够看!”

    “与蜥蜴人的战斗,你们可插不上手!”

    “不过想看蜥蜴人的话……唔,应该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们已经步步推进到了山坳口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抬抬手,号令全体停火。

    他让众人保持警戒,自己则带着精锐的超级哨兵小队,走进了山坳。

    “阿历克塞!还记得我吗?”白肤壮汉喝道。

    他一马当先,猩红火刃斜在身侧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然而待硝烟散去,山坳里坑坑洼洼,除了石灰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眉头微皱,一步一步警惕地朝深处走去,不停地打量周围是否有山洞。

    果然!他看到了一座山洞,里面黑黝黝的,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阿历克塞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喊着,然而里面只有回音。

    这回音一听,他就察觉到不对劲,要知道他可是有超级听觉,他能从这空荡荡的回音中,听出里面没有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心跳声……”白肤壮汉谨慎地趴在地上,耳朵贴地,聆听了一下。

    发觉没有心跳声后,暗想难道都死了?

    他立刻冲进洞穴,拿探照灯一照,脸都绿了,洞穴里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蜥蜴人呢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大惊,立刻冲出洞穴,在山里到处搜索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如此,直接呈现松散阵型,大举搜山。

    “找!这不可能突围的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怒不可遏,敌人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跑了?

    然而众人搜索许久,山上别说蜥蜴人了,连个蜥蜴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啊……蜥蜴人呢?不是说有蜥蜴人吗?”瑟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嚷嚷道。

    林立连忙拉了一下瑟提,低吼道:“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!”

    随后歉意地对白肤壮汉说道:“对不起……他没别的意思,那个……没什么事,我们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立一副很尴尬,怕得罪人的样子说着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脸色铁青,他刚才还信心十足,说要带他们看蜥蜴人,结果连个蜥蜴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没了!被三千大军包围的蜥蜴人,就这么离奇失踪了!

    见瑟提这个憨憨,嘴上没个把门,白肤壮汉冷声道:“滚吧,另外……我不想在奥西里斯嘴里听到今天这事,反正你们可来可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我们也没帮上忙,就当我们没来吧。”林立说着,拉着瑟提等人离开。

    瑟提临走时还在嘟囔:“什么东西啊,蜥蜴人这也能跑的嘛?会不会把自己埋在地下躲避炮火了?”

    听着这几个哨兵离开时的话,白肤壮汉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的确……这样狂轰滥炸的话,蜥蜴人应该是把自己埋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立刻回过头,趴在地上,一寸一寸地听声音。

    “挖!所有地下是土层的地方,都给我挖开!”

    他折腾了一个小时,山坳里所有的土层都被挖开十几米。

    包括密林里,他们还用了各种型号的探测器,不断搜寻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自己的超级听力,白肤壮汉可谓是把整个包围区都找遍了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就是没有蜥蜴人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……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立刻招来最先炮轰山坳的佣兵团质问道:“你们到底发现了几个蜥蜴人?真的没有疏漏吗?”

    佣兵们激动道:“绝对没有,我们的防守没有疏漏,阵地铺开和其他小队盯死了所有角度,蜥蜴人根本就没出来过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问道:“谁先看到的蜥蜴人?”

    佣兵立刻说道:“WZ-76啊!那个驾驶员,是他最先发现蜥蜴人的!”

    “把他给找过来!”白肤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驾驶员被带到白肤壮汉面前,他刚被人唤醒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蜥蜴人在哪?”白肤壮汉问道。

    驾驶员揉了揉太阳穴道:“长官,我没看到蜥蜴人啊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一愣,勃然大怒道: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:“你没看到蜥蜴人,你开什么炮!”

    驾驶员哭丧着脸道:“我武器系统失灵了,而且通讯系统也失灵了,我想跟你们说,但你们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佣兵急道:“你后来被救了,明明说敌人在那边……那边的!”

    驾驶员连忙道:“对啊,我说的是那个手雷,是从那边扔过来的,因为当时有个哨兵,问我说攻击是从哪来的……我就说实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飞机被不知道什么人炸掉了,然后那个哨兵救下我,就一直逼问我蜥蜴人在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在逼问我,但我怎么知道在哪?我没看到啊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听出味来了,瞪大眼睛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

    驾驶员见指挥官发挥,吞了口唾沫道:“我早就想说了,但是那个哨兵打断了我的话,而且不等我多说,就把我提在手上跑,我都被颠晕了……醒来……就在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!那人是谁!”白肤壮汉道。

    驾驶员摇头道:“我不认识他,但他是个炽诚哨兵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佣兵补充道:“长官,就是那个‘林’啊,奥西里斯小队的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一股逆血往头上涌,他茫然四顾,只见林立等人早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前,是他亲口赶这群人走的!因为他觉得自己在奥西里斯小队面前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挖土挖了一个小时,直到此刻才来过问谁看到蜥蜴人的事。

    早问的话,他早就把那群哨兵追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发克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捂着光头道:“我捋一捋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根本就没有人看到蜥蜴人……是吗?”

    他扫视所有人,众人面面相觑,都表示……没看到过蜥蜴人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瞪大眼睛,他终于明白,他做了什么!

    根本没人看到蜥蜴人,但是无数蛛丝马迹,都在不断地告诉他:蜥蜴人就在这里,已经被压制在山坳中。

    而其中,那伙奥西里斯小队的人,是给了他们最大误导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蜥蜴人根本不在这里……我在这战斗了三个小时?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愤怒地一刀斩开旁边的巨石,低吼道:“查!给我查奥西里斯小队的全员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权限……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强迫自己冷静道:“现在也只有把叛徒都抓到,才能问出蜥蜴人去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亲自去圣塔菲查那伙哨兵……你们则给我去找科加斯,他开赌局一定是在大蛇谷周边,否则他没法控制无人机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安排着,一边神色憔悴地拿出一部手机。

    此事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,一群蜥蜴人不知所踪,一伙儿神秘的叛徒干扰作战,一个明面的内鬼完全失联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这事也必须汇报掌剑,让其指定一个最高负责人,建立特殊调查小组彻查此事。

    一想到要建立一个特殊调查小组,白肤壮汉就想起东海岸那边,几个月前出的事。

    据说也是出现了非常恶劣的事件,以至于由布兰度为最高负责人,全权调查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,布兰度那边是查缪撒之死,的确很恶劣,但肯定没我这边严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……极可能是组织里有个隐藏的叛逆派系,牵扯多个互不统属的部门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