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沐教授,很感激你救了我三弟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有一个小白鼠,身体异于常人,刚送来的,我希望您能抽空去看一下。他现在注射了过量麻醉剂,昏迷不醒,麻烦您帮忙把他体内的麻醉剂祛除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说着,他耍了个小聪明。

    他故意不说华极对麻醉剂过于敏感,而是用了一个很微妙的形容: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这种形容,可大可小。比如一个人怎么吃也吃不胖,一个人花粉过敏,一个人是路痴……这都可以说他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深知,沐源日理万机,直接说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怎么说?难不成说:‘那华极麻醉剂过敏,半天醒不来,请你赶紧把他弄醒,我好审问他,快速破案找到蜥蜴人’。

    显然,这么说的话,沐源理都不会理他:你破案关我屁事?多等一下不就醒来了?

    因此白肤壮汉,故意模棱两可,说了个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沐源刚好手头上的工作做完,听了这话,便点头道:“哦?把他带过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连忙去叫人把黄极送来,只见黄极躺在床上被推进了一间医疗室。

    沐源在墙壁上输入密码,取出了一根粗壮的试管。

    试管里盛满了鲜血,这其实就是“纳米蜂群”,只不过寄生在血液中,肉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沐源从试管上迁出一条细管子,接了个针头直接插入了黄极的动脉。

    大量的纳米蜂群,就这样注射进了黄极体内。

    “嗯?”沐源站在大屏幕前,看着纳米蜂群遍布黄极全身,扫描着他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扫了半天,什么数据也没反馈回来。

    “卡了?”

    沐源嘀咕一声,推了推眼镜,单手点击几下大屏幕,给纳米蜂群发出指令,清除麻醉剂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众人就看到病床上……黄极,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沐源一看,暗想指令还是有用的,可是这扫不出身体状况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莫非是扫描功能坏掉了?”

    他回过头,询问助手说道:“纳米蜂群有多久没安检了?”

    助手说道:“半小时前您用纳米蜂群救治了一名超级哨兵,一般来说每一次使用完,都要消毒和安检的,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安检,您就又使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初代的纳米蜂群,维护起来还是太麻烦了,应该是中和TX剧毒时,受到了磨损。”沐源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想直接扫描这个新送来的小白鼠,获得他的身体全景模型,没想到纳米蜂群坏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每次使用完,都要安检,这个一定不能偷懒。下次没有安检,而我还要使用的话,你必须提醒我。”沐源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记得了。”助手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沐源走到病床旁,询问道:“他到底是什么异于常人?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见黄极苏醒,一把将其提下床,笑道:“没什么……就是麻醉剂过敏。”

    “你耍我?”沐源看着他,推了推眼镜。

    麻醉剂过敏算个什么异于常人?

    白肤壮汉笑道:“他是很重要的当事人,我必须立刻审问他,抱歉抱歉,算我欠您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沐源漠然道:“你以后不要再想让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小孩子似的赌气坐到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连连道歉,但是心里却并不慌,因为他知道,沐源肯定不会记得他。

    过几天再来找沐源,这位科学家肯定又忘记他是谁了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沐源的记性差,实际上他的记忆力很好!

    只是他从来不会在乎人际关系,这种性格外加对科研的痴迷,以及长期做人体试验,使得他有很严重的脸盲症……

    想想也是,天天看着各种小白鼠的脸,看着他们来,看着他们走,看着他们挣扎,看着他们死。本身就容易忽略人类的长相,而只管其内在状况。

    可以说就算是超级大美女站在他面前,也不过是红粉骷髅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的实验中,还有众多长相一样的克隆人,见多了,渐渐的也就对人脸不敏感了,总感觉谁都长一样。

    做多了人体试验,最后看任何人都感觉像是在看小白鼠……

    谁会记得小白鼠的样子和名字?

    连带着,沐源连在光明会里的同事,都很多不认识……尤其最近几年,他越来越记不住别人的脸了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与他见了好多次了,但每一次……沐源都像是在看新人。

    这时,黄极似乎才反应过来道:“你们就是光明会吧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通关游戏了,你们不能这样对我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冷笑道:“科加斯说了不算,不……他本来也是骗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把将黄极提起来,狞笑着拍了拍他的脸蛋。

    黄极挣扎道:“我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,我把蜥蜴人的秘密都告诉你们,但我不要成为小白鼠,如果你们让我觉得说了也是死,那我宁愿什么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一拳打在黄极的肚子上,让他仿佛要把胆汁都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我会让你都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绝不会做小白鼠……”说罢,黄极直接咬断了舌根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顿时一大口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一惊,见他口中血流不止,立刻喊道:“快救他!”

    沐源提着医疗箱走上去,直接洒了一下药粉,随后给黄极注射了一支降血压的药,然后默默地开始缝合黄极的舌头。

    他的手法干净利落,不到一分钟,黄极的舌头就给他接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竟然如此刚烈。”白肤壮汉之前查了一下黄极的资料,以及他在游戏中的表现。

    知道这个人很优秀,理论上作为小白鼠有点浪费,就算给他个1级成员的编制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做主,推荐你加入光明会,希望你提供的情报有点价值……放心,我这个人跟科加斯不一样,我说一不二。”白肤壮汉拍了拍黄极的脸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很虚弱,说话声音仿佛舌头瘫痪一样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眉头微皱道:“沐教授,可不可以让他恢复说话?我很急。”

    沐源冷漠道:“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无语道:“拜托了……我愿意支付酬金。”

    沐源依旧不为所动,白肤壮汉叹道:“组织里有一个派系,他们瞒着组织也在对蜥蜴人研究,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许诺了什么,让蜥蜴人自愿给出细胞样本。如今蜥蜴人已经逃了,而这个华极是唯一的线索。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沐源默默地走到操作台前,明显是在给纳米蜂群下指令。

    “沐教授,你在做什么?”白肤壮汉没看懂。

    倒是黄极突然说话了:“舌头好麻……诶?”

    他好像突然可以控制舌头了,惊讶地看着沐源:“你做了什么?你不用碰我,就能接驳我舌头上的神经线?”

    “接驳了一部分,每个人的舌头神经分布是不一样的,但大抵相同。不过扫描功能坏掉了,我也只能根据常人的分布来盲接,你还没完全长好,但让你能说话已是足够了。”沐源推了推眼镜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一副不知道什么扫描功能的样子,实际上心里跟明镜一样。

    那套纳米蜂群,其实已经不受沐源控制了。

    他用电流将其全部吸进了丹田,被无数癌细胞层层包裹捕获,并且用强大的内在电场把信号屏蔽干扰了。

    之前什么祛除麻醉剂,不过是‘在合适的时机醒来’罢了,黄极压根也没有被麻醉,他本身就可以引导药理,将其给排放了,神经会不会被麻痹,他自己说了算。

    此刻治好舌头,依旧是他依靠自己的强大神经网络控制能力,而非沐源的操作。

    一切,不过是在合适的时机,给出合适的现象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喝道:“说把,现在我是你的直属上级。作为1级的喽啰,有32级的上司,这可是你的运道。”

    黄极沉默片刻道:“现在时间……应该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肤壮汉皱眉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设计的逃跑方式很简单,先用信号发射器,将一些图片发在网上,在外界散播假消息。然后所有蜥蜴人躲进地下几十米深的地方,把自己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哄骗了科加斯投放了氧气罐,再由蜥蜴人用石板在地下简单建造一个封闭石室,三个小时还是可以坚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旦找不到他们,就会以为蜥蜴人逃跑了,继而调走包围大蛇谷的兵力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你们围剿时,真正的蜥蜴人,已经趁着防守空虚,神不知鬼不觉地逃离了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大惊道:“什么!你说我们调走大军时,蜥蜴人就在地下埋着?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没错,现在他们已经天高任鸟飞了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心态都快崩了,他被当做猴子耍?

    他怒道:“这不可能!我是确定了那些照片没有问题的!”

    “只是P的比较好罢了,只要你们在大蛇谷中找不到蜥蜴人,这时配合一群好事者瞎编的目击证明,你们必然会被引走。”黄极自信满满道。

    沐源推了推眼镜道:“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也冷着脸道:“你还不老实?我根本不是因为那什么照片而把兵力调走的,乃是我的一支调查小队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奥西里斯小队的误导,莫非也是你能算计的嘛?”

    黄极惊愕,楞道:“什么奥西里斯小队?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眉头一挑,他意识到黄极恐怕只知道一些片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什么他设计了一个逃跑方式,什么声东击西躲在地下,都是扯淡!这些看起来好像可以成功,实际上他早已看穿这里面必然有额外的力量插手,很多是这个小小的华极,根本不可能算计的。

    有人在顺着黄极的做法,而动用了几个内鬼,故意弥补了他的操作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暗想:“没有密林那里的人员损失,没有几个哨兵混在队伍中带节奏,我根本不会在那个鬼地方,带着大军浪费三个小时!”

    “这个华极,还在第一层,他说这些,是有人希望他这么说的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明白幕后之人为何放他出来,而没有灭口了。是故意让他以为实行的是自己的计划,继而误导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,他是真不知道被人利用,还是假不知道故意这么说?”

    他一时间想了很多,而沐源摇摇头,直接又对控制台操作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问。”沐源平静道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问道:“华极,快说你还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黄极似乎很难受,一副恶心干呕的样子,扶着脑袋昏昏沉沉道:“我什么都没做,我只是帮忙挖了一下土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肤壮汉一愣道:“你不是说计划是你设计的嘛?”

    黄极昏昏沉沉道:“我……我骗你的……老王说我这个计划一定失败,除非包装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白肤壮汉大惊,这人竟然改口了!

    他看向沐源,只见沐源平静道:“他体内有我的纳米蜂群,他的身体已经由不得他做主了……你不必管我做了什么,说了你也听不懂,他现在的状态,无法说假话,会向你自白他所知道的最真实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惊喜道:“厉害啊沐教授,我才知道纳米蜂群还有这个功能!”

    “新开发的,效果很好,比自白剂有效多了,而且没有副作用,缺点是耗能很大,我不会给你用太久的,否则可能会损坏。”沐源推了推眼镜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抓紧时间追问道:“快说,华极,蜥蜴人到底是怎么跑的!”

    黄极痛苦道:“……会有一群炽诚哨兵制造让你们不得不相信的诱饵,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,但你们一定会被引走,之后天龙人只需要在防卫空虚时逃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惊悚,果然如此!现在黄极说的才是真话!

    有一个叫老王的人,才是科加斯投放进去的派系份子,他和科加斯以及其他派系成员,里应外合,才骗走了大军,放跑了蜥蜴人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在‘自白’效果下,竟然连称呼都变了。天龙人……的确,只是蜥蜴人的自称,看来他和那群蜥蜴人关系还不错,至少他并不怕那些怪物,否则不会在说真话时,使用尊称。”白肤壮汉暗道。

    他紧接着追问道:“那个老王是谁?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那群赛马中,有个隐藏科学家,他跟那群蜥蜴人谈笑风生!说了很多事……他说出了蜥蜴人自己都不知道的天赋……还提供了帮他们逃脱的计划……哦对了,还有个神秘的代码,是什么Σ-95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了个Σ-95,意义不明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根本听不懂,然而沐源却猛地看过来,眉头一皱喝道:“你再说一遍,你刚才那段代码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黄极当即重复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这是那个科学家交换到蜥蜴人细胞样本后,研究时嘀咕出声的,说什么终于拿到这个了。我记忆力很好,听了这么一耳朵,就记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挠头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沐教授。”

    沐源直接抓着黄极来到旁边的研究室,他操控电脑,很快查询到一组蜥蜴人的基因序列。

    Σ-95,原来是圣塔菲记录完蜥蜴人的基因全图谱后,给某一系列的基因组编的号。

    这是圣塔菲的内部编号,社会上根本不这么编号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人,知道我们对蜥蜴人基因图谱分类时用的标签……这一组,我还没测试过。”沐源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白肤壮汉一听,虎躯一震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个编号是很机密的东西,连他都不知道,更别说科加斯了!

    只有高级研究员和沐源这样的人会知道……

    沐源回过头来,问道:“他说‘终于拿到这个了’?那个人当时手上拿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应该是蜥蜴人的神经组织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与沐源,同时面露了然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的确是一段神经细胞的遗传代码。”沐源了然,是因为对应上了,由此可以百分百确定,那人说的就是蜥蜴人的一段基因组,而且用的是圣塔菲内部的术语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面露了然的原因,则是他在洞里挖掘出那一堆实验器皿中的样本里,并没有蜥蜴人的神经组织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没注意,以为对方只是没提取而已,此刻听黄极这么一提,立刻想到不是没提取,而是被拿走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,那个科加斯,其实是暗中送了一个研究员进去!是我们光明会自己的研究员,而且参加过长生工程。”白肤壮汉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实锤了!这个叛逆派系,果然是为了得到蜥蜴人的活性样本,而制造了此次事件。

    沐源并不在意什么叛徒之类的,他只是很好奇,为什么说‘终于拿到这个’了?

    他不喜欢瞎猜,直接叫人把这段基因组植入多功能干细胞,测试其作用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长生基因吧……应该不是的……不可能有人的研究进度比我还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是神经细胞基因?这是我早早就筛选在外,判断为不可能携带长生基因的序列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