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肤壮汉查了一下,研究所编制中,就没有一个叫老王的,姓王的也没有。

    显然这是个假名字,查到了才奇怪!

    “他是个华人?”白肤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毫无犹豫道:“对,他跟我都是华人,之前的游戏里也救过我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查询赛马的资料,果然查到了老王。

    他马上让下面的人去调查老王的资料是否属实,不出所料的话,这些资料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至少从前三场死亡游戏的录像看,这个老王平平无奇,全程毫无发挥,不过就是个老混子而已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个老头才是隐藏boss,整个蜥蜴人逃离事件的关键。

    前面故意不发挥,最后到了蜥蜴人面前,才来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他不把你带走?”白肤壮汉问出这个疑惑:“你是老王派来误导我们的嘛?”

    黄极低沉道:“老王说只有这样,我才能活下来,如果我跟着他一起逃走,他背后的人会灭口。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一定要加入光明会,否则什么也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冷笑道:“但我已经答应你加入,你却还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黄极艰声道:“此为诈降,若能骗过你们固然是好,若是骗不过,能拖延一些时间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我成功骗过你们,并成为光明会的一份子,事后就可以作为他们的一招暗棋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思索道:“你除了骗我们这计划是你安排的,你还准备告诉我们什么假情报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天龙人逃出大蛇谷后,并不会远离,因为没有人接应的话,想远走高飞还是太难了,很容易被你们发现,所以天龙人将全部潜藏在大蛇谷外的军事基地中。”

    “以上,是我打算告诉你们的假情报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问道:“那真实的情况呢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他们有人接应,会悄无声息地离开大蛇谷地界,在圣塔菲附近潜藏起来,那是个绝对安全的地方,不可能被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获得你们的信任,骗你们带着大军返回大蛇谷,四处搜查。那么天龙人与一伙炽诚哨兵,就会奇袭圣塔菲,掳走里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冷笑道:“圣塔菲防守力量雄厚,哪里是这么好攻打的?就算有叛徒相助,圣塔菲也足以坚守到四方支援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我还知道一件事,那就是天龙人基因突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沐源愕然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老王告诉了天龙人,他们进化的真正源泉,正是尊严被侵犯的心理压力,屈辱与愤怒都会刺激他们的基因产生突变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他们把尊严刻进了基因中,轻生死而重情义,身体没有对死亡的恐惧,所以他们已经无法因为生存需求而演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取而代之的,乃是‘受人尊重’的需求成了活着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听此一言,沐源如梦初醒,醍醐灌顶!

    他眼镜歪掉了都不在乎,立刻扑到黄极面前,追问道:“新进化原动力!通过心理上的因素,来刺激基因突变,原来如此……这就是宇宙高等文明的种族啊……真是人类难以想象的层次!”

    “和这种文明相比,人类本质上跟野兽没有区别,跟大自然演化的一切物种都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才叫文明,这才叫真正意义上脱离了野兽概念,自己决定自己的本能,自己决定自己为了什么而演化!”

    沐源兴奋地手舞足蹈,仿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    这是人类技术不到一定程度,永远也想象不到的东西,这是人类迄今为止从未尝试过的道路,甚至是想都没想过能这样改变自己,这样的去忤逆大自然。

    即便是沐源这样的大科学家,也没有想过换一个演变需求。生存是种族的第一需求,是文明的第一需求,这样的设想已然深入人心,成了铁则。

    但是高等文明却表示:‘这与野兽何异?我换一个需求,我不要大自然觉得,我要我觉得,我要根据我的文化,我的思想,我身为高等智慧的意志,来决定我的适应动力与进化方向。’

    和这相比,在狭义的定义中,人类无论文化自觉多发达,其本质上依旧是‘人面兽心’的蛮夷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难怪十年前和二十年前的叛乱,蜥蜴人强大到杀死我们那么多人,原来是在被压迫到极限时,因心理压力而基因突变了。”白肤壮汉感慨道。

    沐源推了推眼镜说道:“我研究过二十年前叛乱蜥蜴人的身体,虽然他们的基因已经自毁,研究不出什么来,可我发现他们体内残留着两种全新的蛋白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种全新的蛋白质,是以前死亡的蜥蜴人体内所没有的。一种我称呼为γ,一种我称呼为ζ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在被吃掉的蜥蜴人体内的都是γ,而杀出来给予我们重大损失的最后七名蜥蜴人,则是ζ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ζ蛋白质改变了蜥蜴人的肌肉强度等各方面身体素质,我原本不懂这意味着什么,现在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掉同胞体内的γ蛋白质,背负着死者意志而迎向最终死战的蜥蜴人,体内就会因为这种旺盛的意志而将同胞的γ蛋白质,转变成ζ蛋白质。继而身体素质猛涨一截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惊讶地看着沐源,原来还有这种事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那些自愿牺牲自己作为食物的天龙人,因为这种强烈的心理因素,而连带地让基因突变,创造了一种新蛋白质γ。

    这种蛋白质,不是提升自己的,而是专门为了别人而演化出来的!一旦有同胞吸收这种蛋白质,便会身体素质暴涨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把自己进化成了同类的大补品。而这种补品,对自己是没用的,因为他已经决定死去,补了也没用,这本来就是给别人准备的。

    当年天龙人吃队友而死战的行为,其实是一次协同进化。

    一个要牺牲自己,一个要不辜负同胞牺牲。两种心理下出现了两种突变,且是互补的!一个身体仿佛成为了补品生产厂,一个身体则是外来补品加工厂。

    基因的‘智慧’与神奇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仿佛是两性·繁殖一般,一个提供‘精’,一个提供‘卵’。但这两性,并非性别的性,而是心性的性。

    因为觉悟上的性质不同,继而突变上的分工也不同。‘你既决死,我必血战’,互补的心理激发了互补的突变。

    而这种协同突变,人类是做不到的,因为人类的基因是自私的基因,是原始的层面,跟天龙人的基因都不在一个概念上。

    “太神奇了,意志影响基因,这才叫文明种族,我们只是基因的奴隶。”沐源一时间想了好多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倒是不太关心这些,他更关心黄极所说的奇袭圣塔菲。

    为何要在大蛇谷驻守几千人的部队?乃至这么多重型火力与尖端武器?就是因为以前被叛乱中不愿投降的天龙人杀怕了,天龙人最后触底反弹的爆发,强得可怕。

    三个S4是别想攻陷圣塔菲的,但他们若像二十年前一样爆种了,那就守不住了,非得一整支军队才行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暗想:“如果我被华极骗过,把大军调回大蛇谷,圣塔菲还真的会沦陷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即便我识破了华极在撒谎,可我只要不知道蜥蜴人的这种天赋,不知道蜥蜴人已经变强,那敌人顶多损失华极,损失一个捡来的棋子而已……而我,定然因为觉得圣塔菲不可能被攻破,而把大军调回大蛇谷,或者调走到更远,到处找蜥蜴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我依旧会正中敌人下怀!届时他们攻破圣塔菲,抢走所有样本,掳掠毁掉所有研究资料,甚至是杀死研究员……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后果不堪设想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反复思量,可很快又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但现在我知道这件事了,就会留下大军驻守圣塔菲,因为圣塔菲是绝对不容有失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叛逆派系为何要放走华极,导致我们有可能获得这种情报?”

    想到这,白肤壮汉问道:“老王放走你,绝不会只是因为想要你活命,我不相信什么同胞之情,你们明明才认识两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放走你,一定有更大的目的,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黄极丝毫没有停顿道:“我不知道,反正老王是说为了让我活下去。如果不是老王的自作主张,那么让我投向你们,一定还有更深的用意。我直到现在,都还在想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没有一丝犹豫的,黄极又把皮球踢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种问题,根本不用解释,不要让敌人什么都明白,因为任何明确的答案,都会引人质疑,把情况说得太清楚,人家反而怀疑‘华极这个人的成分’。

    相反,让他们捉摸不透叛逆派系到底在哪一层,这种对敌人目的的未知,更加真实。

    黄极在‘被纳米蜂群影响自白效果’时,说:我不知道,这肯定有阴谋,但我也在想。

    对此白肤壮汉也没任何脾气,因为这已经是黄极最坦诚的回答了,他真的不知道,这就对了,意味着他也只是个棋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如果在华极情报的基础上,再多想一层,那么敌人的目的就只是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们根本不想攻打圣塔菲,通过华极这个人,让我大军留在圣塔菲不敢动,继而他们可以很轻松的离开新墨西哥州,天高任鸟飞而不怕搜查。因为整个墨西哥的光明会武力,三分之二都在我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论是去大蛇谷,还是留守圣塔菲,只要不散出去到处搜寻,都正中敌人下怀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,在苦思冥想叛逆派系的目的。

    接着又问了黄极几个问题,但除了一些细枝末节,黄极都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最后又问了一些黄极的身份和性格,确认了他这个人本身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想了想,说道:“华极,加入光明会,便不可背叛。不过我再给你一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要诈降,还是真降!”

    黄极昏昏沉沉道:“我华极本就是别人的棋子,现在既然已被识破,我当然要选择最强大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光明会的一员。”白肤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