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行了,我要回收纳米蜂群了。”沐源说道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把黄极又按在床上,说道:“好吧,我也没什么要问了。”

    沐源拿出了一根较粗的针管插进黄极的静脉,这上面有吸引纳米蜂群的电极,它会吸附住所有的纳米蜂群。

    然后,直接抽血,把汇聚在针管处的纳米蜂群连带血液抽进试管中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拿去消毒和维护。”沐源将一罐血递给助手。

    助手点点头,捧着血罐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黄极的经脉癌就犹如一个巨大的电场牢笼,周身复杂的神经网络更是强大的控制系统。

    纳米蜂群进了丹田还想走?

    沐源只是白白抽了一罐血,黄极则默数十五秒,晃了晃脑袋,揉搓了一下太阳穴惊恐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给我做了什么?我怎么什么都说了!”黄极惊骇道。

    纳米蜂群导致的自白效果,当事人是清醒的,所以回答的会更有条理。

    相应的,当事人也会知道自己把秘密都说出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黄极的表现,可谓完全对应上,让沐源毫无怀疑。

    这种自白功能的效果和事后表现,连白肤壮汉都不知道,那么华极更不该知道了,因此也不存在演戏的可能。

    最好的伪装,就是完全符合他人的预期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看着黄极恢复状态,笑道:“希望你遵循自己内心的决定,华极。永远不要忘记,背叛光明者,皆须一死。”

    黄极呆呆地看着他,随即苦涩一笑道:“你们都把我看穿了,我已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说道:“根据敌人第一层的想法,乃是让你拖延时间,他们则在大蛇谷暂留,寻觅机会逃离。但这显然是扯淡……连你自己也知道是假的,乃是故意让你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实际上第二层的想法,是想把我的大军引到大蛇谷,继而和光明会的叛逆派系攻陷圣塔菲。然而这,也极可能是假的,因为即便我们用普通的自白剂,也应该能让你说出天龙人的天赋。他们让你知道这个天赋,让你活着通关,就很没有道理。理应将你灭口,而保证不影响大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还有第三层,就不知道,是想让我在圣塔菲按兵不动,他们趁机远离西部,还是有其他未知的目的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叹道:“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第三层到底是什么……这种未知下,按兵不动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摇头道:“不……不管敌人什么目的,我都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黄极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道:“我自有安排,一会儿大军返回大蛇谷,你也跟着回去,搜查天龙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相当于,我说假话时的选择吗?万一蜥蜴人攻打圣塔菲……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冷冷道:“那就不用你管了,你服从命令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黄极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非常清楚白肤壮汉的想法,无非就是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三千大军依靠重型武器包围大蛇谷基地,进行搜查,但不带S级战力。

    而专门猎杀天龙人的超级哨兵小队,以及其他S战力,则不随军出发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会提前呼叫支援,在圣塔菲设下埋伏。

    一边是人多势众加重型武器,一边是顶尖战力配备单兵装备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蜥蜴人出现在哪里,都会遭到痛击,可保万无一失,最差的结果,也只是天龙人哪都不在,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可事情往往坏就坏在‘立于不败之地’的想法上。

    黄极没有教他怎么做,只是让白肤壮汉自己决定,引导他觉得:既然不知道第三层目的是什么,那就倒退回第二次,故意给天龙人攻打圣塔菲的机会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根本不知道这是黄极引导的结果,还在这故弄玄虚,谨慎地让他不要多问。

    其实,真正最好的选择,是暂停圣塔菲的一切研究,把不可复制的东西打包带走!

    直接把研究员、天龙人样本、技术资料、科技成果随军携带,在大军的保护下一起去大蛇谷,如此可保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剩下的空壳子圣塔菲,被攻陷了也无所谓,反而成了诱饵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的决策,黄极一开始就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他抛出了一个根本无法抗拒的诱饵,那就是……长生基因!

    “找到了!找到了!”

    “沐教授!刚才的基因组让胚胎细胞端粒延长了三倍!”

    测试结果出来了,研究员们激动地喊着。

    沐源眼睛一亮,竟然真的是长生基因!Σ-95,是决定蜥蜴人细胞分裂上限的基因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这么简短的基因组?”

    沐源感觉难以置信,他测试过很多复杂的基因组,却万万没想到,答案是如此的简单,就这么十几个代码就表达的一串基因组。

    这是表达神经系统的基因组之一,因为它和一大套非常复杂的神经系统基因组联系在一起,所以当初归类时,直接把它归类在一起,认为也是关于神经的基因片段,大约是一种注释类基因。

    哪成想,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片段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懂了,蜥蜴人那套超级复杂的神经系统,是人为设计的!为了让蜥蜴人拥有超强的自制力,所以开发了这一套极强的神经系统,以基因组的形式植入。”

    “长生基因,其实也是人造的,在那个时候被一起植入了!所以两者是联系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,代表智慧的基因系统是如此的复杂,而代表长生的基因,却如此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沐源的大脑十分活跃,不断地思考。

    他已经迫不及待,要进行更多的实验了。

    眼下只是测试出……这的确是有关于长生的基因,但那个胚胎能不能长大还是两说呢。

    就算胚胎成功长大成人,那也只是新造了一个长生者。并不代表,就能让已经定型的光明会员们,可以长生。

    这是两码事,如同造一只鸡和把人变成鸡的区别。

    后者无疑更难。

    “但至少第一步迈出去了,接下来就是尝试各种制药方案了。”沐源兴奋道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现在除非33级下令,否则谁也不能中止他的实验。

    说什么‘这里危险,你先跟我大军走吧’,是没有用的。保护圣塔菲,使其有安稳的研究环境是战斗部门的职责,做不到就是无能,研究员们没有义务配合战术。

    另外卷走圣塔菲的人员和资料,是非常大的事,要一系列申请和审查。

    本来白肤壮汉还有点这个想法,见长生基因找到,便立刻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可恶,那个派系竟然先找到了长生基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着组织的资源,偷偷得到科技成果而不上报,这个派系野心太大了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深知长生药对光明会有多重要,某种意义上可以说,谁掌握了长生药,谁就是‘正统光明会’!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富豪等着长生,不知道组织里多少大家族,多少高层也想着长生。

    还包括各国政客,他们与光明会的合作,也有关于长生药的协议。

    “一旦叛逆派系研发出长生药,而我们没有的话……那他们就可以替代光明会了,其幕后的黑手们,便可以直接谋夺权力,站到台面上来了!公开对抗,顺昌逆亡,肃清异己,取代现有的统治层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他们的目标,既要长生,又要光明会长久恒定的统治阶层洗牌!”

    “而‘主’他们才不管谁管理光明会,反正是光明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那个老王故意暴·露,还是无意暴·露?如果是故意的,那他们不怕圣塔菲比他们更快地研究出长生药吗?现在大家都知道长生基因是哪一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圣塔菲里也有他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看向沐源,倒不是怀疑他,而是怀疑沐源的身边有内鬼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叛逆派系很可能是故意透露哪一条是长生基因,继而利用沐源这位‘大贤者’级别的科学家,帮他们提供方案。

    沐源这边做什么,叛逆派系就也跟着做什么,沐源这边有了重大突破,则代表叛逆派系也有了重大突破。

    圣塔菲在明,敌人在暗。关键时刻搞破坏,叛逆派系就会先一步拿出长生药!

    “这事太大了,有意无意透露出长生基因,简直细思极恐!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立刻要去上报,冲出沐源的研究室,想起黄极还在里面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就见黄极站在沐源后面,看着他安排实验,看得津津有味呢。

    “华极!你现在立即去广场集合,准备随军出发。”白肤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,跟着走出研究室,但却茫然道:“长官,你不带我一起吗?”

    白肤壮汉走出几步说道:“你去广场找一个叫阿姆的人就行了,他是卫兵指挥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没有任何信物可以证明自己啊,我怕他直接把我枪毙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一拍脑袋,忘了这茬了。

    他按了一下墙壁上的呼叫按钮,立刻跑来一名卫兵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让卫兵送黄极上去,否则没有权限卡,黄极连电梯都打不开。

    说罢,白肤壮汉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吧!”卫兵不苟言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急嘛,我初来驾到,你可以叫我华极,请问怎么称呼?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卫兵淡漠道:“我的任务是带去你去见阿姆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哇,你的名字好长啊。”

    卫兵嘴角抽搐,也不知道黄极是什么身份,倒没有强迫,只好跟他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磨叽了一分钟左右,黄极才跟卫兵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在电梯门前,正等待着,突然从拐角处,一名助理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神色很是慌张,似乎出了大事,但是卫兵背对着助理,并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只听得黄极迎上去笑道:“嗨,威克斯,我们要出发去大蛇谷了,正好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罢,黄极一把揽住了助理威克斯,他正是沐源的助理之一,之前捧着试管,去消毒维护纳米蜂群的那人!

    此刻他一脸惊慌,正是发现了纳米蜂群不见了!或者说,根本没有回收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威克斯一眼认出黄极,想起最后一次被注射的就是他,如果说没有回收成功,意味着纳米蜂群还在黄极体内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这一点,所以喊了一声‘是你’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我嘛!走走走,正好电梯来了,我们边走边聊。”黄极手握着威克斯的肩膀,两人勾肩搭背,黄极直接把他带动着就走进了电梯!

    威克斯心中大惊,只觉一股电流涌遍全身!令其身体僵硬,肌肉机械式运动。

    “哒哒……”他两步顺着跨进电梯,想喊出声,却觉得喉咙麻痹、发痒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哈哈大笑起来!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威克斯跟傻子一样在那笑,仿佛被抽中了笑筋。

    卫兵瞥了他一眼,没有在意,还以为两人相熟!

    黄极也是个非常自来熟的气质,揽着威克斯谈笑风生,不停地说些笑话。

    卫兵听了,淡漠面瘫,威克斯却笑个不停,非常捧场。

    对于黄极跟朋友在这狂聊天的情况,卫兵并不吃惊,毕竟之前见到自己这个不爱说话的陌生人,黄极都非要寒暄几番,相互结交。

    显然,黄极是个特别爱聊天的人。

    威克斯笑个不停,心中却极为惊恐:“什么情况!这是什么功夫?我为什么笑得停不下来?”

    好在,黄极也没有一直让他笑,突然又停下,跟他聊点别的。

    而他的口中,总是会嗯嗯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被人控制了?可恶!动啊!肌肉怎么这么沉重……”威克斯心中惊悚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汇报纳米蜂群不见了……该死!说话啊!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卫兵!卫兵!”

    威克斯心中咆哮,可脸上,却是一脸贤者状态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旁人眼中,他嘴角含笑,表情松弛,眼睛半迷瞪着,连眼神都看不清。双手自然下垂,任由黄极揽着肩膀走,偶尔点头嗯啊,或是大笑捧场。

    仿佛一个提线木偶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