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科加斯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三十秒!”

    “给我乖乖滚回大蛇谷,这是你们唯一的生路。”

    黄极呕血虚弱地说着,却把九名富豪天龙人的手脚尾巴,电得抽麻抽麻的。

    科加斯气得憋火,身上好不容易结痂的烧伤都给气崩裂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就是打不死黄极,他仿佛一个在刀尖跳舞的舞者。

    “昂啊啊!”富豪们发泄式狂啸。

    这在远处阿姆眼中,就是兴奋如变态似的狂笑。

    “阿历克塞他们,这是疯了啊……”阿姆暗道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。

    黄极突然一副好绝望的表情说道:“还不理解吗?只要是游戏,就一定有通关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想活命,进入大蛇谷,老实待着,哪怕你们一句话不说,光明会也能意识到你们的意思,继而只会重新部署包围网,而不会再攻击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自由,那么当你们冲杀出包围圈时,就应该远离此地,有多远跑多远,而不是跟我在这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其实不是一场逃生游戏,而是一个选择游戏,通关攻略我直接送给你们,你们选吧!”

    科加斯怒不可遏,依旧追着黄极砍。

    黄极哭丧着脸道:“别告诉我,就因为我是这场游戏的主办人,就一定要杀死我再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只能说,你们的尊严太狭隘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让其他富豪思考起来了,他们没有被黄极影响额前叶,也没有科加斯那么极端。

    眼下明显是杀不死‘罗言’了,想办法逃离,获得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乖乖进入大蛇谷,这是不可能的,哪怕他们曾经是光明会的,也不会这么选。

    没有天龙人,会愿意为了活命而去主动当囚徒。

    不过扔下‘罗言’,马上开车离开,趁着援军到达之前,远离此地,那么还是有机会逃掉的。

    “昂吼!”断臂天龙人呼喝着,示意科加斯快走。

    科加斯极度不甘心,看着‘奄奄一息’的‘罗言’,气得跺脚,几乎要吐血,但最终只能仰天长叹,跟众人离开,跳上装甲车。

    黄极痛苦地躺在地上,跟弥留似的,呻吟道:“加油!熟练掌握自己的力量!一定要通关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!”科加斯气得恨不得再跳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旁边一名富豪拉住了他,不拉不行啊,打不死啊!

    远处的阿姆看了,心里奇怪:怎么不补刀呢?

    他要是当科加斯面说这话,科加斯能一巴掌把他拍死!

    补个屁的刀!别看这家伙一脸要死的样子,吐了一地血,奄奄一息,仿若濒死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娘的还是满血!

    谁看了都想上去补个刀,可偏偏大家很清楚,这刀没法补!

    “嗯?”突然,科加斯看到了装甲车上的机关炮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他差点忘了,可以用枪啊!

    “这罗言不是装挨打吗?我直接用枪把你突突了,你还能隐藏实力不成?”科加斯暗想。

    拳脚相加,看起来还能装作‘蜥蜴人故意拳头没用力,打着玩’。

    子弹打进体内,总装不了了吧!

    有种就躲开,或者硬抗子弹不死,但不管怎样,都暴·露实力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科加斯临走之前,也要‘罗言’的计划落空,暴·露实力!

    远处的阿姆,本来正纳闷呢。

    玩归玩,这群蜥蜴人怎么不杀华极了?

    正奇怪之际,就见科加斯移动机关炮,对准了躺在地上呻吟的黄极,与此同时,装甲车开动起来,往远处撤离。

    阿姆恍然:“原来是玩够了,撤离的时候再用枪补刀!”

    科加斯站在颠簸的装甲车上,正要开枪。

    突然空中传来呼啸声,他抬头一看,一发导弹已经轰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科加斯以及脚下的装甲车,当场被炸飞上天。

    援军到了!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一切都在黄极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黄极把所有的时间都算得刚刚好,之前是故意用嘴炮占据他们的思考。

    甚至还抛出‘通关攻略’,来让他们想不到装甲车上有枪炮。

    等他们想到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一架飞机从远方赶来,看到要跑的蜥蜴人,上手就是一发导弹,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不多时飞机来到上空,二十名超级哨兵直接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鳞甲战衣,背后有翅膀型能源背包,虽然不能扇动,但本身就是个滑翔翼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二十名壮汉从天而降,为首三人脑袋没有一根毛。

    “该死!尖端战力来了!”

    富豪们都知道,一场恶战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科加斯恼恨地看着黄极,跳到另一架完好的装甲车上,攥着一把枪就想射击黄极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举动在超级哨兵们眼里,就是威胁。

    他们才不会认为科加斯是想射黄极,只道是要射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黄肤壮汉冷笑一声:“哼!三倍闪光!”

    他喊出招式名,其他队友立刻闭眼还用手捂着。

    霎时间,光芒万丈!

    黄肤壮汉透体圣光,闪耀全场,仿佛一颗闪光弹在人群中爆炸。

    不,这比闪光弹还要亮,所以叫三倍闪光。

    “啊!”科加斯等天龙人,顿时被刺激地闭眼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突突突!”

    一片白茫茫中,无数枪声响起。

    待光芒消失后,超级哨兵们已经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阿历克塞!好久不见!”白肤壮汉冷笑着,猩红之刃当头劈下,直取科加斯。

    科加斯反应极快,跃起躲开,尾巴一甩,抽飞白肤壮汉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反应速度!”白肤壮汉发现,单从素质上来看,‘阿历克塞’的确变强了!

    “爆种了嘛……阿历克塞!”

    科加斯气得半死,心里狂吼:“阿你个头啊!你瞎啊!我是科加斯!”

    他发出来的,全是嘶吼声,昂扬激烈!

    “哼,不屑理会我吗?”白肤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昂着头,利爪指了指自己的脖子,然后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:我嗓子被人动了手脚,不能说话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歪头,这时候旁边的黑肤壮汉,则做了个标准的抹脖子的动作,说道:“老大,他的意思是,要你洗干净脖子等死!”

    “噢!”白肤壮汉恍然。

    科加斯气乐了,看着黑肤壮汉,心里狂吼:“槽!这哪来的傻子!你不会翻译就不要翻译!”

    他的怒视,更迎来一连串的攻击,三名光头兄弟,朝着科加斯冲了过来,雷火刀裹挟着一股热浪斩击,空气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阿历克塞受死吧!”黄肤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科加斯心里冷笑:“发克……一群脸盲!”

    他意识到,天龙人与光明会,是没有话可以说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让白肤壮汉明白了这个情况,揭穿了这阴谋,也只是借此收拾罗言而已,对他自己是没有半分好处。

    他始终是天龙人,这一点不会变,光明会还是会拿他做实验。眼下,他无论做什么,光明会都是抱有敌意的应对。

    无论是人类的他,还是天龙人的他,都已经是光明会的敌人了。

    反过来,他也无法再接受光明会,并且也不可能再听命于光明会了,光明会已经不要自己了,他还上赶着贴回去?

    就算成功逃离,他也不会想着日后重返光明会,不存在的。他们现在的目的,就是给天龙人,给自己的种群争得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“昂吼!”其他富豪们也纷纷出手,与超级哨兵们战作一团。

    他们一通厮杀,九比二十,各显神通。

    其他较弱的超级哨兵,一打起来就发现不对劲,身体素质跟不上。

    这九名天龙人,竟然全都是S4的身体素质,其中‘阿历克塞’更是将近S5了。

    “咦!他们速度怎么这么快!”白肤壮汉惊道。

    他不比黄极,能料敌机先,此刻是结结实实地品尝到九名‘S4天龙人’的恐怖之处。

    “竟然全部都突变了吗?连少年蜥蜴人,都达到S4了!”

    他们是根据身高来判断这些天龙人年龄的,殊不知身高是可以伪装的。

    黄极在转化他们时,用各种手段改变了他们成形后的身高,可这并不能改变,他们都是成年天龙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充其量,被压榨身高过多的富豪,转化后特别虚弱,属于缺能量的S4。

    “尼玛,九个S4!”白肤壮汉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不过,倒不至于恐慌,因为他发现,除了‘阿历克塞’和‘哈斯帕’以外,其他‘少年蜥蜴人’,都很虚弱,只是爆发力偶尔能达到S4的程度而已。

    另外,他们全副武装,有战衣和雷火刀,防御不虚,武器更是碾压对方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们精通格斗术,人数又多,打起来也是不落败象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未成年蜥蜴人,也这么难缠……”白肤壮汉趁隙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瞥见了翻倒的指挥车,他看到了阿姆。

    这下子阿姆不用装了,立刻冲他挥手,表示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点点头,且战且走,突然一个跳跃来到指挥车旁边,一脚踢飞了汽车,把阿姆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长官!”阿姆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时半伙儿解决不了蜥蜴人。你离开这里收拢残兵,重新部署包围圈……嗯……你受伤了,可以退到大后方去指挥,坐我的飞机走。”白肤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阿姆点头道:“明白!对了,我把华极也带走吧,我能等到你支援,全靠他了!”

    他承黄极的情,趁机为他表功。

    白肤壮汉楞道:“啊?他还活着?”

    这时一名富豪天龙人一尾巴甩过来,白肤壮汉立马挥剑:“不说了,你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说罢,他重新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阿姆连忙绕着路,一瘸一拐跑向黄极所在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身上伤痕无数,衣服破烂,还中了一枪!

    嘴里满是鲜血,神色憔悴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!”阿姆扶起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抓着他,咬着牙,嘴里全是血色地笑道:“我,活下来了!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,毫不掩盖自己想要出人头地的那种欲·望。

    阿姆并不在意,扶着他,反而露出激赏地笑容道:“臭小子你命真大!我送你回圣塔菲!”

    只见阿姆扶着黄极往远处跑去,找到超级哨兵们赶来的飞机。

    飞机上还有一名驾驶员,他打开舱门,让两人上去。

    阿姆将黄极安置在椅子上,自己则拿直升机的通讯频道,连续发号施令,命令被杀溃的残兵集合,包围尖端战力们的战场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他拿出直升机上的医疗箱,给黄极简单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这根肋骨断了吗?”阿姆摸着黄极的胸口。

    黄极龇牙咧嘴道:“你别动手了,我来吧,我是一名医生。”

    阿姆一笑,让他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让他们玩弄你那么久的?就算你背叛了他们,也不至于这么恨才对,我看他们简直恨你入骨!”阿姆一边递药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虚弱道:“你想一下,他们为何突破包围圈后,不逃走……”

    阿姆一愣,是啊,为何不走?

    一般来说,他们好不容易杀出包围圈,就应该逃跑。结果还各种杀戮,乃至追杀到这里,玩弄华极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才打算离开,可是已经晚了,援军赶到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阿姆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杀了很多小蜥蜴人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阿姆恍然:“是的,总共二十个蜥蜴人,如今只剩下九个年级较大的,其他小蜥蜴人都被我炸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愤怒地厮杀,没有第一时间逃离,就是心里有仇恨,不报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想去,也只有丧子之痛了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是的。所以,你才是阿历克塞他们的大仇人啊!”

    阿姆瞪大眼睛道:“但是我在他们眼里已经死了!啊!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了什么?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阿姆看着黄极惊叹道:“他们以为我翻车死了,所以仇恨无处宣泄!”

    “而你教我装死,就是为了营造这一点,继而想办法让他们把仇恨都发泄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旦利用好了,反而能拖延时间,因为没什么仇恨的小兵,他们反而说杀就杀,看都不会多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没错。所以我才让你装死,这样你一定能活,而我则也有搏取一线生机的可能!”

    阿姆震惊地看着黄极,翻车时那绝望的境地下,竟然能这么冷静,有谋略又有胆识。

    绝望之际还不忘卖他一个人情,然后由自己以身犯险,搏取一线生机。败则死,成则大功一件!

    他成功了,双死的局面,结果他们都活了!这里既有运气,也有觉悟,更有能力。

    阿姆感慨之余笑道:“我会为你表功的,你这种人,只要不死,就一定会出人头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把我当上司,以后,你就是我兄弟了,华极!”

    黄极虚弱道:“你欠我一顿饭,阿姆。”

    阿姆一愣,拍着黄极的肩膀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