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塔菲生命科学中心,奥西里斯坐在屋顶撸狗,目视着一架直升机返航。

    阿姆搭着黄极走下来,将他送到基地医务室,让他好好养伤,自己则走到地面上,通过远程指挥收拢残兵,为白肤壮汉等人压阵。

    然而没多久,圣塔菲内所有人就听到基地响起了警报声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“关闭所有通道。”

    警报声响彻整个生命科学中心,阿姆错愕地站在基地科研所门外,回头看着闸门已经锁死。

    “什么,还有敌袭?是瓦哈娜?”阿姆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只听得基地围墙外,响起此起彼伏的枪声,那是圣塔菲的A级守卫们在战斗。

    显然,已经有敌人杀到门外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蜥蜴人!”阿姆按下通讯器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!是一群不明身份的炽诚哨兵!”有卫兵回复道。

    阿姆一惊,竟然不是蜥蜴人,而是……叛军!

    “所以敌人的真实目的,乃是与蜥蜴人合作,由蜥蜴人牵扯主力,而那个叛逆派系出动一队人马攻击圣塔菲……”

    阿姆短暂思索,吼道:“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六个哨兵!”卫兵道。

    阿姆眉头一挑,惊道:“竟然才六个人?六个人就敢攻打圣塔菲?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,只见圣塔菲现在仅有的一名S4战力奥西里斯,还在屋顶摸着怀里的小金毛,眺望着围墙外的敌人,丝毫没有迎敌的打算。

    不过他懒得动手,他的手下还是要出马的。

    奥西里斯一共带来了三十五人,个个都是S级战力,不过大多数都是S1,仅有五个S2,至于S3一个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因为他没什么权力,恰恰是因为他很强,所以小队配置不需要那么高。

    奥西里斯的工作是非常闲的,主要是支援西部的各大重要基地。若是没出什么事,他简直能闲出鸟来。

    所以这种较为赋闲的机动支援部队,配置太多中坚战力简直是浪费。

    “几位看着就行了,谨防有诈。”

    “这六个人,便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S2说着,他是个天竺裔,高眉阔鼻深目,两只耳朵共打了十八个耳钉……

    这名天竺男手持一根黑黝黝的鞭子,笑眯眯地跳到了围墙边的一座塔楼上。

    他身旁,还跟随着六名S1战力,一半哨兵一半升腾者,这是个小组配置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配置,奥西里斯小队共有五个,五组合一,形成的队伍就是整个奥西里斯小队最强的一支力量。

    这一组编号为三,率先迎敌,其余四组则各自找好位置看戏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他们已经看出来袭者的实力,最强的也就勉强S2,不值得他们全都出手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他们也是防止调虎离山,以免其他方向出现疏漏。

    “嘿!你们的对手是我!”天竺男高声道。

    墙外厮杀的,正是林立、恶龙、瑟提一伙儿。

    他们每人,都拿着在大蛇谷基地顺走的合金战刀和盾牌,此刻已经把一些杂鱼守卫杀溃了。

    S级战力就得S级来解决,A级再强依旧是人类极限范畴,一旦手中的热武器,破不了敌人的盾牌,那么枪法再好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恶龙劈开围墙,带着了林立等人进入圣塔菲的院落,说实话,心脏是砰砰跳的。

    因为三十五名S级战力,外加远处屋顶上撸狗的奥西里斯,给他们的眼里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他们才六个人,最强的也只有S2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相信黄极,因为迄今为止,一切都还在计划中。

    黄极在大蛇谷让他们走时,就交代了攻打圣塔菲的方法,让他们到了圣塔菲外面等着,等到阿姆开着去救援的飞机又回来。

    他黄极,一定在那架飞机上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华墟,你现在把佛骨护臂,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进了圣塔菲基地内部了吧……”恶龙心想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六人,肌肉紧绷地走进了圣塔菲的院落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来头!”天竺男挥着鞭子笑道。

    恶龙看向另一个塔楼上看戏的铠甲青年,说道:“我想有人是认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天竺男也看向铠甲青年:“乌鲁鲁,你认识他们?”

    身着铠甲的乌鲁鲁点头道:“这位,就是大名鼎鼎的恶龙卡罗,组织的头号反贼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原来是他!”

    “真是久仰大名!卡罗!我可是曾听摩尔夸耀过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卡罗啊,模样沧桑了好多,是是是,我记起来了,去年的这个时候,乌鲁鲁,你好像灭了一群弥赛亚,杀了大概有一百多人吧,当时你有跟卡罗交手,他实力如何?”

    乌鲁鲁咧嘴笑道:“可是非常强的啊,其实我早在三年前就见过他了,当时的卡罗,和去年跟我交手时一样强!”

    天竺男大笑道:“竟然原地踏步吗?那么叛逃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说,他可是发誓要干掉帝斯先生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摩尔死在帝斯的手里,他要报仇,我完全赞成。但是弱者向强者复仇,却叛逃到更弱的势力中,真是让我意想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众多S级战力奚落着恶龙。

    恶龙平静地看着他们,他知道,自己的叛逃某种意义上是极其失败的。

    死在帝斯手中的‘玩具’并不少,但并非所有人都会像他和郊狼那么想。

    摩尔是恶龙和萨雅的铁哥们,拼死拼活升到32,被帝斯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恶龙想报仇无可厚非,事实上光明会很多哨兵也想打死帝斯,但是他们都想着在光明会疯狂修行,达到帝斯的地步,然后干掉他。

    没人想着叛逃,毕竟光明会就是他们最好的归宿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,包括恶龙早期也是这么想的,利用光明会的资源进步。

    但他的想法慢慢改变了,最后才尝试叛逃推翻光明会,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成为第一个摆明旗帜叛逃的哨兵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连野心叛逆派系,都没有公开要推翻光明会。

    料想以后也不会,因为这根本毫无意义,推翻一个,还会有新的,只要他们的主还在,光明会就不会灭亡。

    “我不后悔我的决定,我这不是,杀回来了吗?”恶龙说道。

    乌鲁鲁笑道:“你去年也带着一群臭鱼烂虾杀回来了,我都帮你清扫了。今年总算带了几个像样子的帮手,可有什么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年只是攻击洛克希德公司的研究所,今年直接杀到圣塔菲来了……谁给你的胆子?”

    众人说着,阿姆突然插嘴道:“当然是组织内部的叛逆派系。”

    “卡罗啊,你和你的弥赛亚,又归复回来,成为了谁的狗呢?”

    东部发生的事件,被封锁了消息,并不是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恶龙胆敢这么点人攻打圣塔菲,结合今天那么多指向组织内部有野心派系的事,傻子也能将其联系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弥赛亚,是不可能有这么多哨兵的,你背后这些人,是谁给你提供的?”乌鲁鲁也说道。

    野心派系,将弥赛亚收入麾下,成为顶在明面上背锅的旗号,提供物资、技术、战力扶持才是最合理的。

    明面上的弥赛亚不可怕,隐藏至深,与光明会融为一体的野心派系,才是最难除掉的。

    恶龙露出笑容道:“我是来攻打圣塔菲的,不是来跟你们聊天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曾对光明会抱有希望,可惜你们只想长生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,我就把你们长生的梦想粉碎!”

    乌鲁鲁和天竺男等人狂笑道:“就凭你?你背后的主人,还在哪里隐藏了兵力?都派出来吧!”

    他们左顾右盼,不相信真的就这么点人,哪怕恶龙有这么蠢,幕后的野心派系也不会这么蠢的,周围一定还有更多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他们怎么看,都只有恶龙等六人。

    “咦?”别人发现不了,但是奥西里斯的眼睛却是极好。

    他虽然坐在屋顶上撸狗,心不在焉,实际上是非常警惕的!

    如同雄鹰一般锐利的眼睛,突然盯着一个方位,他注意到,一公里外的一座石头后面,刚才有人探出头查看。

    什么人,肯定是看不清的,但他确定,圣塔菲外围还隐藏了一支队伍。

    “阿姆,是五点钟方向,一公里外的巨石。”奥西里斯高声道,依旧懒得动。

    阿姆一听,按着通讯器,向圣塔菲的军事防御部门传信,让他们摧毁那块巨石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得圣塔菲的围墙内,有一处篮球场般大小的地面,突然展开了,升起一座巨大的导弹发射台。

    发射台上密密麻麻,一连串的发射口,口径又粗又大。

    只见那些这座发射台迅速调整,输送导弹,瞄准,发出各种机械运动声。

    “果然埋伏在外面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奥西里斯厉害啊,一眼就看到了。”众人一部分盯着那巨石,一部分则盯着恶龙一伙。

    天竺男没有关注炮轰巨石的事,眼睛盯着恶龙笑道:“上次你攻打洛克希德,是乌鲁鲁击溃了你,但让你跑了,这回换成我,试试你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就一鞭子抽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鞭让空气发出音爆声,显然鞭子的结构非常特殊。

    甚至于,还骤然变长,长度暴涨了六米,仿佛一条巨大电缆从天而降地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恶龙抬起盾牌,格挡住了鞭子,奈何鞭子本身是柔性的,尖端直接绕过盾面,抽向恶龙后脑。

    “梆!”亚姆举起一面盾牌,站在侧翼,替恶龙挡住了这二连击。

    “呵呵,需要两个人才能挡住吗?”天竺男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恶龙则露出鲨鱼牙齿说道:“谁跟你单挑?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找的敌人,不在外面,而就是在这圣塔菲!”

    他正说着,众人只听到一声导弹发射的响动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竺男当场被一发导弹轰击,吞没在爆炸的火焰中。

    这发导弹是从背后袭击天竺男的,直接把塔楼都炸成废墟了,更何况站在上面挥鞭子的天竺男?

    其当场被炸成了肉酱!又碳化成渣!

    升起的圣塔菲防御导弹台,只是保护这座基地的重要武器之一,除此之外速射机关炮,乃至激光武器,圣塔菲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只见导弹系统不仅没有射击远处的巨石,反而朝着圣塔菲自己的各个塔楼炮楼狂轰滥炸!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各个塔楼上的哨兵、升腾者们,都被这来自背后的突然袭击打懵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猝不及防,圣塔菲的防御武器,怎么打自己人?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七十二发导弹被倾泻一空,统统轰炸到了圣塔菲的围墙内!

    一个照面,奥西里斯小队的三十五名精英,就损失过半,S级以下的卫兵更是全灭,仅剩一个阿姆因为就在科研所大门口,乃是导弹轰炸死角这才幸免于难,可也依旧被爆炸震得口鼻流血,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导弹轰完,还有机关炮,突突突激射不停,不打恶龙一伙,专找‘自己人’射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圣塔菲基地的区域,仿佛成了战场,被无数炮火洗礼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奥西里斯勃然大怒,一把将小狗扔掉,自己从楼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躲闪着子弹,瞬间冲到现场一架被轰炸成渣的飞机残骸前,捞出一座黄金棺木般的金属制品,说是棺木,其实并非长方形,而是‘?’的形状,正如埃及文化中的生命之符‘安卡’。

    “梆梆梆梆……”

    当奥西里斯手扶着一人高的黄金安卡,那东西仿佛活了一般,瞬间如液体一般缠绕到奥西里斯的身上,完全包裹上去。

    霎时间,奥西里斯成了黄金色的人,就连每一根头发丝,都渡了一层金色的物质。

    炮火与子弹轰在上面,竟然让他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“有内鬼在圣塔菲地下科研所!”奥西里斯意识到圣塔菲已经被渗透成筛子了!真正可怕的敌人不是从外面来,而是就在基地内部。

    “飒!”奥西里斯仿佛一道金色流光,在战场上如闪电一般飞掠。

    “嘭嘭咚!”他黄金色的拳头,就好像什么了不得的利器一般,活活砸碎了各处的机关炮、导弹发射台。

    一拳下去,钢铁崩裂,合金扭曲,而他的黄金皮肤根本不受任何磨损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也很大,暴起一根粗大炮管,直接当做武器砸。

    太阳光反射着他黄金色的皮肤,威风凛凛,如同化身成神。

    短短一分钟,他就亲手解决了圣塔菲所有的防御武器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十分寂静。

    他看着举盾围成一圈抵挡冲击波,完全没有被轰炸过的恶龙一伙儿。

    又看了看在地上趴伏不动,甚至都成焦炭的各个手下。

    奥西里斯怒喝道:“还有谁活着!吱声!”

    下一秒,屋顶上他丢掉的小狗吠道:“呜呜呜……汪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